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九十七章 毒计(上)

想到这儿,朱重九心中未免真的有了几分紧张。转过身,先嘉许地冲徐达点了下头,然后迅速冲陈基问道,“陈参军,今天白天,运河上可有新的警讯送过来!”
随即,他又朝朱重九行了个礼,继续说道,“都督,依末将之见,此战最终结果如何,恐怕不在于李思齐、察罕和王保保三个,而是脱脱那边。毕竟脱脱的大军前几天就已经抵达了聊城,如果把辎重放在身后,轻骑南下的话,数日之内,就能与李思齐汇合!”
作为一员经验丰富的武将,他知道大军出发,并非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粮草、辎重、船只、马匹,还有沿途官府的配合,没一件不消耗时间和精力。也亏了徐州、宿州和淮扬等地,当年都按照朱重九的建议,将战兵和辅兵剥离了,常年集中在军营里接受训练,才随时都可以拉出去作战。否则,甭说第三天下午出发,半个月内能动身,都得算反应及时。
……
而打造一个可靠的情报收集体系,对他来说,却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非但理论上两眼一抹黑,现实中,也连任何可供模仿的参照物都找不到。
“不过是个二世祖罢了,大总管何必涨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第五军指挥使吴良谋未曾像朱重九这样听说过王保保的传奇,见自家都督如此推崇此人,忍不住心生较量之意。“末将愿领麾下弟兄,先行赶赴徐州。去会一会这个什么宝宝!”
“王保保也来了?怪不得。你家总管这仗,能打赢了才是奇迹!”朱重九心中一凛,苦笑着m.hetushu.com说道。
“嗯,你这两天盯紧一些。一有消息,马上让我知晓!”朱重九点点头,满脸无奈。没有及时可靠的通讯手段,没有得力的情报系统,没有无孔不入的间谍人员,光靠着船帮的义务支持,很难对敌情做出正确判断。
“如此,多谢禄长史,多谢大总管!”李喜喜闻听此言,再不顾上惭愧,立刻弯下腰去,恭恭敬敬地行礼。
对赵君用的了解,在座当中,恐怕谁也没有逯鲁曾这个当人家师父的深刻,见李双喜尴尬成了那幅模样,心里立刻明白了其中隐藏的猫腻。笑了笑,大声说道:“你如果不嫌累的话,现在就尽管去向赵君用覆命。就说我家总管的兵马,后天下午就会启程出发,五日之内,前锋肯定能抵达徐州。”
“没把握的,就先不考虑在内!”逯鲁曾看了李喜喜一眼,毫不客气地说道。“另外,你说能从周围几个县城收拢回两万兵马回来,那睢宁,宿迁等地谁来防御?脱脱此番南下,可是带着三十万大军,随便分出一路来,都能打你家赵总管一个措手不及!”
“嗯?”众武将们闻听,议论的声音立刻小了下去。脱脱带领三十万大军南下的消息,大伙在三天前就已经知道了。而淮安军在拿下扬州之后,一改先前的精兵政策,拼命扩充,也是为了将来能扛住蒙元朝廷的血腥反扑。但聊城与睢阳两地相距千里之遥,所以刚才谁都未曾将李思齐等人和脱脱放在一起考虑。
“你认为脱脱和李思齐之间,是早和图书就勾结好了的?”听了徐达的话,朱重九也被吓了一跳,迅速回过头去,观看挂在墙上的舆图。
“我军还有一战之力!”李喜喜听得脸红,赶紧主动站出来说明情况。“我军虽然新败,但留在徐州的,还有一万多战兵,从周边收拢回来的战兵,估计也能有两到三万。再加上辅兵,凑足五万不成问题。我家主公上次是急于收复睢阳,才被李思齐和察罕两人给打了埋伏。这回谨慎一些,应该能对付了他们其中一个。此外,刘大帅那边,我家主公也派人去求援了。就是没把握刘大帅是否肯出兵。”
并且运河沿岸地势平缓,途中没有任何高山阻挡。脱脱如果单纯为了抢占先机的话,甚至可以带领少部分骑兵精锐轻装前进,一日夜甚至可以向前奔行一百四五十里,从聊城出发,七天内肯定能到达睢阳。
“这?这……”李双喜被说得无言以对,脸上红得几乎能滴出血来。在跑到扬州向朱重九求援之前,赵君用曾经给他交代过,只要对方肯答应出兵,他就可以将睢宁,宿迁等地割让给淮扬。在他们君臣想来,既然那些地方已经割让了出去,防务责任,肯定也得由淮安军来负。谁料到,朱重九根本不肯占友军的便宜,所以他们君臣的如意算盘,没等开始打就彻底落了空。
“那咱们至少得出三个军才行!”徐达想了想,低声补充。“赵总管的兵马刚刚打了一场败仗,恐怕士气和战斗力都会受到极大影响。李平章那边抵住察罕,咱们自己派一个军去收拾和*图*书李思齐,一个军在外围警戒,以免受到脱脱的突袭。另外一个军则留在都督身边,以备不时之需。”
“好久没打仗,老子正嫌手痒痒呢。总算有人送上门来了!”
“可不是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三千骑兵,还比得上当年的阿速军?”
“当年阿速军怎么样?还不是被都督带着咱们给打了个落花流水!”
“第四军的人马已经满编了,虽然训练的时间稍短,但新兵未见血,永远是新兵!”第四军指挥使吴永淳也感到很不服气,站起身,站在吴良谋背后向朱重九请缨。
“你也不用谢我们!”逯鲁曾笑了笑,继续吩咐,“刚才我们的话,你也都听见了。回去后,记得立刻提醒你家赵总管严加防备。一旦李思齐真的像我等分析的那样,早就搭上了脱脱的线。恐怕此番脱脱南下,第一目标就是徐州!”
注1:王保保,原名扩廓帖木儿,察罕帖木儿的外甥。在察罕贴木儿中计被杀后,接管察罕贴木儿麾下兵马,攻破益都,杀红巾名将田丰、王士诚。给红巾军造成了重大打击。后与孛罗帖木儿争夺权,发生内战。1265年兵临大都城下,逼迫元顺帝诛杀孛罗帖木儿。随即又跟支持蒙元朝廷的另外一个大军阀李思齐发生冲突,互相征战不休。蒙元亡国后,成为支撑塞外流亡朝廷的柱石。据说朱元璋平生最佩服和最感激的人,都是扩廓帖木儿。佩服其卓越的军事才能,感激其政治上的白痴行为。无他跟孛罗帖木儿,李思齐等人在北方自相残杀,朱根本m.hetushu.com不敢展开一统江南的军事行动。
“还没!”陈基不敢怠慢,立刻大声回应。“按约定,那边的消息是三日一到。今天刚好是第三天,按照以往情况,如果途中遇到蒙元那边查得紧,送信人在路上耽搁一日半日,也极有可能。”
“骑兵好,骑兵好。余主事前几天还抱怨呢,咱们缴获的马匹早就不够用了。来了三千骑兵,等于有五千匹好马送上门来!”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齐齐将目光投向舆图。挂在墙上的舆图很粗糙,但好歹也能看出个大概。聊城是东昌路的治所,紧邻大运河。而这个时代最便捷的行军方式,恐怕就是借助运河了。非但粮草辎重可以放在船上,士兵如果走得累了,也可以轮流上船休息。在没有任何阻挡的情况下,一日间行军百里,根本不是问题。
倒不是瞧不起赵君用的本领,而是王保保这个人,在他记忆中印象实在是过于深刻。蒙古郡主赵敏的亲哥哥,铲除六大武林门派的主要执行者。《明英烈》里头文武双全的第一帅才,谋略水平超过三国时的周瑜,勇猛又不亚于虎牢关前的吕布,曾经单人独扛傅友德等十员大将的围攻,丝毫不落下风……(注1,注2)
“也对,养兵千日,用兵一日。趁着脱脱还没赶到,咱们刚好拿这个王保保来练手!”耿再成虽然沉稳,但前段时间一连串胜仗打下来,心中也积聚了许多骄傲之气,根本不觉得两万探马赤军有什么了不起。
在座的其他武将虽然不像他们三人这般敢说,却也擦拳磨掌,跃跃欲试。和-图-书李思齐是谁,王保保又算个头?连孛罗不花、帖木儿不花叔侄跟淮安军对阵都是一触即溃,李、王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将还能逆了天不成?
更无奈的是,受这个时代的通讯能力所限,淮安军所掌握的敌情,肯定要比真实情况落后那么几天。而脱脱兵马即将抵达聊城的消息,却是三天之前就送到了大总管府。淮安军抵达睢阳,还要再多加上五天。前前后后的总延迟时间叠加起来,早已经超过了十天,远远超过了脱脱轻装沿河畔奔行千里的最大时间。
而大伙即便今夜就从扬州出发,即便乘船夜以继日赶路,到达徐州至少也是两天半之后的事情了。从徐州赶赴睢阳战场,前后至少还得两天。察罕和李思齐在睢阳以逸待劳,再加上一个随时都可能冒出来的脱脱……
“多算胜,少算不胜!”老进士逯鲁曾见朱重九脸色越来越凝重,忍不住大声提醒,“不知道脱脱的人马是否来了,就当他已经到了便是。反正即便脱脱不来,眼下黄河天险已失,咱们也无法保证其他蒙元兵马不趁机渡河!”
“诸位稍安勿噪,何时出兵,怎样出兵,想必都督心中自有定夺!”徐达为人最是老成,听众人越说越不离谱,站起身,大声打断。
“末将不敢说,末将只是觉得,李思齐的发难时间,非常蹊跷!”徐达想了想,低声回应。
注2:王保保大战傅友德等马步十将,见于评书《明英烈》。剿灭六大派,则出于《倚天屠龙记》。朱重九是工科宅,历史不及格,大伙继续笑话他就行了,千万别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