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三百零三章 黄河赋(四)

朱重九将目光转向徐洪三,看见自己的近卫团长的眼睛也一样的红。按在刀柄上的手掌青筋乱蹦,只待他一声令下,就会将钢刀抽出来,高高地举起。
老进士逯鲁曾却又主动站了出来,冲着帅案后躬身施礼,“淮扬三地,无论蒙古人、色目人还是大食人,都是都督的子民。当然不可报复。但脱脱指使察罕帖木儿炸开河堤,杀我军民数十万,天良丧尽。都督却不可再报之以慈悲……”
注1:掘开黄河这段,属于虚构。历史上,脱脱并没有掘开黄河。但是,他在攻破了徐州之后,却将下令将城中军民六十余万,全部屠杀殆尽。所犯之罪,比不掘河小。
脱脱的五万大军,猛然在黄河北岸停了下来,引而不发。
“逯长史说得对,咱们这边的蒙古人和色目人,都与脱脱没关系。但他们那边的,却一定不能轻饶!”众将闻听,心中的仇恨之火立刻又熊熊燃起,扯开嗓子,七嘴八舌地说道。
“谢主公!”俞通海等人抹了把汗水和泪水,躬身退开,心中对朱重九充满了感激。
他曾经宽恕了无数对手,这些人只有很少一部分已经离开了淮扬,大部分都留在了当地,成了普通老百姓。其中有的还开起了作坊,商铺,与当地百姓彻底融合为一体,彼此之间,已经看不出太多分别。
赵君用率兵东进,与芝麻李一道夹击察罕帖木儿和李思齐。
注2:见于朱元璋的北伐檄文。如蒙古、色目,虽非华夏族类,然同生天地之间,有能知礼义,愿为臣民者,与中夏之人抚养无异。在当时群情汹涌,主张对蒙古和色目人报复的情况下,朱元璋这篇檄文里,表现出了难得的理性和宽容。正因为如此,在明末之时,仍有大批蒙古人与汉人站在北京城下,抵御女真人的入侵。
“啪!”朱重九又用力m•hetushu•com拍了下桌案,打断了议事堂内所有喧嚣。他手上已经沾了不下百十条人命,早已不忌讳杀人。然而,他想要打造的国度,却不能充满了仇恨。就连另一个时空中的朱元璋,都知道在北伐檄文中,堂堂正正地宣告:凡是遵守华夏礼仪法度者,不管蒙古还是色目,皆为华夏之民。他多进化了六百余年,不能连个古人都不如。(注2)
……
“噗!”逯鲁曾一张嘴,血喷出来,将衣服和胡须染得通红一片。然而一口血吐出之后,他的眼神却迅速恢复了清明。将自己的身体从朱重九的肩膀上挪开,一边踉跄着往前跑,一边大声说道:“是,他们从没把咱们当成人看。从当年伯颜提议杀光‘张王李赵’四姓的时候,老夫就该明白。可叹老夫居然还以为,那只是伯颜一个人的邪恶想法。老夫居然还以为,夷狄入华夏者,则为华夏……”
想到这儿,朱重九眼前一阵阵发黑,身体晃了几晃,本能地用手扶住了墙壁,才让自己勉强没有栽倒。
逯鲁曾愣了愣,眼睛突然变得像烛火一样明亮。紧跟在朱重九身后,二人小跑着赶赴议事堂。“咚咚咚咚”的鼓声,伴着人的脚步忽然炸响,像惊雷般,迅速传遍整个淮安城。将所有沉浸在睡梦中的人,彻底唤醒。
正惊愕间,近卫团伙长俞通海带着其他几个当值的侍卫也缓缓跪倒,脸色苍白,泣不成声,“主公,小的,小的……呜呜……”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传我的命令,从现在起,扬州、高邮、淮安三地,除了水师之外,所有船只都赶赴徐州。救人,救李平章,救赵君用,救徐达,救所有能救下来的人,不管他长着什么样的眼睛和头发!”
“行了,站起来!”朱重九一把从地上扯起逯鲁曾,又挥手斥m.hetushu.com退了试图上前搀扶自己的亲兵,“走,去议事堂。洪三,给我擂鼓聚将!”
郭子兴、孙德崖匆匆带领所部精锐前去助战。
“杀光蒙古人,杀光色目人,杀光这些没有人性的衣冠禽兽!”陆续有文臣武将跪倒,红着眼睛请求对敌方以牙还牙。
从淮安、高邮到扬州,这样的人数量恐怕不下十万。报复之火一起,恐怕他们第一时间就要受到冲击,血流成河。
芝麻李挟大胜之威,越过黄河南道,兵临睢阳城下。
白天的时候,他还怕战火烧起来之后,祸及自己的家人。而此时此刻,他却宁愿以自己的家人为代价,拉着整个蒙元中书省的蒙汉色目官吏,一起去下地狱。
“杀人放火的罪孽,由末将来背。都督只管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没等朱重九回应,第五军指挥使刘魁也跪了下来,双目之内寒光四射。
但是,这不共戴天的仇恨,却不能发泄在无辜者头上。虽然在判断出黄河已经决口刹那,朱重九自己心里,也同样充满了杀人的欲望。
“杀,以后我淮安军再与蒙元交战,只杀不俘!”
“都督,血债血偿,血债血偿!”
逯鲁曾整个人就像被抽去了筋骨一般,半倚在朱重九的肩膀上,继续喃喃地念叨,“不可能,一定是我看错了。一定是我看错了。他们,他们怎么能这样?怎么能使出如此绝户之计。纵使把我等统统淹死,这千里之地,也要再次荒无人烟。这对他们,对他们到底有什么好处?”
睢阳城处于旧日的黄泛区,地势原本就比周围高。城里的察罕帖木儿和李思齐两人如果准备充分的话,甚至可以凭借城墙和城内原有的各种防洪措施,将河水隔离在城廓之外。站在敌楼之上,看十三万红巾将士尽数葬身鱼腹……
“噗通!”就在朱重九不知道该如和-图-书何回应众将们的请求时,第二军副指挥使伊万诺夫也跪了下去,以头抢地,“都督,末将,末将自追随您以来,受过四次重伤,三次轻伤。从没主动后退过半步。”
五万余徐州红巾、五万余宿州红巾、再加上濠州和定远红巾各一万,淮安第三军五千,总计超过十三万红巾义军,汇聚于睢阳附近,新旧两条河道之间。而拥有新式火药的察罕帖木儿和李思齐等贼,只需派人将黄河炸开一条口子,顷刻之间,便能水淹七军。
“主公三思!”第五军火枪旅副旅长阿斯兰也跪了下去,肩膀挨着火枪旅长刘魁的肩膀,“末将自打投了都督之后,就忘了自己是一个蒙古人!”
“末将,末将不敢!”胡大海和老伊万二人,立刻同时站起,拱着手向朱重九谢罪。“末将,末将刚才……”
“退下!”朱重九狠狠瞪了二人一眼,然后将目光转向正在仓促往起站的吴良谋等人,“还有你们,都给我站起来,退到一边去。再有高声喧哗者,决不轻饶!”
“杀,凡是与蒙元朝廷有瓜葛者,无论军民,都罪在不赦!”
太清晰了,将所有事实摆放在一起,连日来盘踞在朱重九脑子里的疑云终于显出了本来面目,化作一头巨大的魔鬼,于半空中张开了血盆大口。(注1)
“主公,末将错了。末将愿带领麾下兵马,这就杀过黄河去。将益、泰、济、河诸路的蒙元官吏,全都斩尽杀绝!”吴良谋紧跟着跪倒,头磕在地上,血流满脸。
淮安第三军旌旗西指,紧随赵君用之后。
逯鲁曾却早就蹲了下去,在他旁边,像个傻子般喃喃地念叨,“八年,光,光治水就治了八年。六百里长堤,两百余处缺口,上万民壮的性命。苍天啊,你怎么不肯睁开眼睛?”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杀,全都杀光。让脱脱也知道和_图_书什么叫做疼!”
“起来,都给我站起来。淮安军中,什么时候又兴了跪拜之礼?”正当大伙手足无措之时,朱重九猛地一拍桌案,大声喝令,“胡大海、伊万,你们两个要逼我用军法么?”
胡大海和第五军长枪旅旅长刘魁两立刻愣住了,不知所措。特别是刘魁,就在他投奔淮安军的当天,他的副手阿斯兰也朱重九所俘,然后也被迫加入了淮安军。所以二人可以说是同期入伍。然后就一起并肩作战到现在,彼此之间就像兄弟一般亲密。如果不是阿斯兰突然跪倒,刘魁早就忘记了此人也是个蒙古人,也是自己刚才誓言要杀死的对象。
“还有你们几个,也退到一边去!”朱重九又看了一眼阿斯兰、俞通海等人,沉声吩咐。“在本都督这里,只有自己人和敌人的区别,没有异族!”
“自古奴隶和主人,便不属于同一个国家!”朱重九咬着通红的牙齿接了一句,越过老进士,大步流星朝淮安城的议事堂走。黄河决口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他现在需要去做的,不是跟老进士一道去谴责罪行。而是想尽一切办法,就救人。救芝麻李,救赵君用,救徐达,救所有能救的人。
他们的头发或者金黄,或者卷曲,面孔上明显带着西域一带的特点。如果自家主公真的决定报复,他们不知道自己该身居何处?
“是!”吴良谋等人行了个礼,讪讪退到一旁。都知道刚才自己太冲动了,居然差一点儿对身边的袍泽动了杀心。
是徐洪三失去了冷静,在他没到达之前,就将察罕帖木儿可能炸开了黄河大堤的消息告诉了众文武们。而此时此刻,朱重九也没办法要求任何人保持冷静。议事堂里头除了逯鲁曾等极少数人之外,其余文武官员,差不多都出生于徐州、宿州、安丰一带。这场人为制造的大洪水,等同hetushu.com于直接毁了他们的家。
“都督,末将请命,杀光淮扬三地的蒙古人和色目人!”没等朱重九开口,胡大海上前一步,双膝跪倒,瞪着通红的眼睛嘶吼。
“我,我不是说你们!”刘魁猛然像被吓到了一般扭过头,连连摆手,身体也于不知不觉一寸寸地往后挪。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的想法,只能再度将目光转开,向吴良谋,向耿再成等人求援。而吴良谋和耿再成等人先前,也没想到自己身边并肩战斗的弟兄,其实也有很多是异族,是即将被报复的对象。一个个瞪圆了惊愕的眼睛,面面相觑。
“脱脱领的是一群禽肉,但咱们不是!”目光从众文武脸上逐一扫过,朱重九一字一顿地宣布。“咱们起义兵是为了驱逐禽兽,却不是把自己也变成禽兽。咱们不能。不能把自己变成自己自己最恨的那一种人,那样的话,咱们现在所作所为,将没有任何价值!”
“是!”徐洪三咬着牙答应了一声,飞一般离去。
不待任何人回应,他又将身体转向胡大海,继续用力磕头,“胡将军,老伊万跟你并肩作战一年多,自问没偷过片刻懒。你要杀人,就请先从老伊万这里杀起。老伊万愿以这颗脑袋,为淮安城里所有色目人请命!”
黄河下游的浊水突然减少,流量甚至比不上淮河。
察罕贴木儿放弃宁陵。
“他们,从来没把咱们当成过同类!”朱重九将涌到嗓子眼的甜腥之物咽回肚子里,冷笑着回应。“他们,从来没把咱们当成过人。几千里地毁于洪水,明年刚好当做牧场。”
当二人来到议事堂时,大部分高级文武官员,已经恭候在内。与朱重九一样,他们也隐约预感到最近的情况有些不太对劲儿。所以谁都没心思回去休息,一直留在衙门里头等候前方传回来最新情报。于是,在听到鼓声的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