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三百零八章 黄河赋(九)

“啪!”一枚五斤多沉的铁弹丸砸在淮安军旗舰的护栏上,溅起漫天的木头碎屑。
先后三枚炮弹正中目标。将元军充当旗舰的漕船,从尾部到中央,砸出了三个巨大的透明窟窿。
“开火!”
转眼,就将半边河面都染成了红色。
“都给我滚远点儿,别耽误老子观察敌情!”朱重九冲着近卫们又喝了一句,举起望远镜,再度看向对方的战舰和火炮。
然而,他们却太小瞧了对手的实力。
但在一起磨合了好几个月,舰长们都彼此之间早就形成了一种默契。凭着肉眼的观察和大脑的直觉,指挥各自的船只,紧紧尾随于旗舰之后,亦步亦趋。
“开火!”
“如果我是舰长,就再拉开一点距离,然后从侧面迂回过去,集中火力打最左面那艘敌舰!”仔细观察了片刻,朱重九慢慢得出结论。
徐洪三等人却不肯走,一边小声答应着。一边陆续举起盾牌,在朱重九围成一个简单的圈子。尽力避免其被破碎的木屑所波及。
这下,幸运女神终于再度睁开了眼睛。
漕船周围那些驾驶着渔船,原本准备靠到淮安军战舰附近施展手段的水贼们,一个个吓得魂飞天外,根本不敢停下来救援落水的袍泽,头也不回就将渔船往岸边划去。
巨大的漕船,立刻摇晃了起来。船上的操帆手在押队官的催促下,手忙脚乱脚乱地降下主帆,调整副帆方向,焦头烂额。
一时间,双方炮来炮往,将水面砸得像开了锅一样热闹。
“开火http://m•hetushu.com!”
“保护都督!”“保护都督!”甲板上,上层船舱里,更多的近卫冲上来,试图用血肉之躯搭造盾墙,将朱重九牢牢护在一个绝对安全区域。
淮安军的战舰看到便宜,不约而同扑将过去,调整炮口,冲着主帆破损的蒙元旗舰猛轰。
“顺流、全速、斜向北切!”旗舰上的瞭望手王三也举起铁皮喇叭,冲着距离自己最近的阿拉伯三角帆船叫喊。同时拼命挥舞信号旗,招呼大伙跟上。
周围其他十余名近卫也被飞起的木屑波及,扎得满脸是血。
“瞄准对方旗舰!”
“瞄准对方旗舰!”
水师中正在摸索的通迅旗鼓,暂时也还表达不出如此复杂的指令。
不得不说,蒙元朝廷那边,在缩短双方武器差距方面,狠下了一番功夫。仿制出来的大炮,虽然看起来笨重了些,但射程与淮安军的四斤滑膛炮,已经不相上下。单纯论威力,甚至还略有胜之。毕竟炮壁的厚度和炮身长度,都远比淮安军的火炮来得大。更多的装药量和更长的炮管,无疑可以让炮弹获得更多的初始动能。
蒙元水师的另外三艘漕船却主动放慢速度,用身体将旗舰挡在队伍最后。同时拼命朝淮安军战舰反击。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四门六斤线膛炮、六门四斤线膛炮,按照前后次序,挨个朝八十百步远处正在艰难转舵的敌军旗舰发起打击。
护栏后边的两名近卫,不和*图*书幸被弹丸的余势波及,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筋断骨折。
“转头,顺流而下,靠到一百步之内!”
“呯!”对轰多时之后,一枚从六斤线膛炮里飞出的弹丸,终于又建立了功勋。砸在了蒙元水军旗舰的主帆上,将木制的船帆砸得碎屑乱舞。
特别是四艘漕船上的色目炮手,发现淮安军也不过如此而已,竟然慢慢提升了射击频率。将船头上的千斤重炮打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隐隐已经不在淮安军的火炮之下。
“保护都督!”徐洪三再也不顾上管章溢和冯国用两个的死活,大叫一声,带着十几名亲信就往朱重九身边冲。
“主,主公……”船行大伙计出身的舰长常浩然被骂得面红耳赤,跺了跺脚,转身钻下船舱。
不过非常令人遗憾的是,当那些充当“添头”的小渔船都被迫退出战场之后,双方的战果却都变得乏善可陈。
“哼!”朱重九拿他们没办法,只能置之不理,继续用望远镜观察敌军。
“火炮准备!”
情急之下,双方的指挥都有些混乱。战舰之间的距离在不知不觉当中,居然缩短到了两百步之内,炮弹的准头大增。
烈焰下,则是数以百计残缺不全的尸体。
船只失去平衡,开始剧烈摇晃,底层甲板的水手和舵手们被打了个冷不防,一个个焦头烂额。
相反,双方船上的炮手和水手们,经历了最初的紧张之后,却越来越沉稳,动作越来越有节奏感。
注:元军水师编制承袭于宋,军官分和-图-书为统制、统领、正将、副将、押队,拥队,引战教头,旗头等级别。
红色的河面上,还有无数火头在来回翻滚,烈焰腾空。
上百人被沉船卷起的漩涡,直接带进了水底。
整艘大船猛地在黄河上打了个横,然后直接翻了过去。
“该怎么打就怎么打,别老想着光占便宜不吃亏!”朱重九又竖起眼睛,朝着从舰长室冲出来的常浩然喝令。“你就当老子不在船上。白训练了那么长时间,却连几个新上船的菜鸟都打不过。老子真不知道你们平时都在干些什么狗屁倒灶事情!”
尸体旁,飘着更多挣扎着的人头,每张面孔上,都写满了绝望。
连续两枚四斤炮弹落在了挡在蒙元水师旗舰左侧的漕船上,将甲板上战兵砸得鬼哭狼嚎,血肉横飞。
这里已经不是黄河,而是冥河。
数十人在水里拼命挣扎,大声呼救。
“开火!”
“继续绕,绕到敌阵之后!”
“继续绕,绕到敌阵之后!”
宛若地狱里的冥河来到了人间。
“都督!”众人被骂了灰头土脸,迟疑着停住脚步。
“都给我回自己位置上去!”朱重九猛地转过头来,冲着徐洪三等人大声断喝。“你们上来有个屁用,你们能挡住炮弹?滚,全都给我滚开!再不滚开,就全部军法从事!”
“开火!”
两千石载重的大漕船,每艘上面,光战兵就装了三百多人。还有操帆手、桨手、伙夫、杂役若干,宛若一座漂浮的城镇,崩塌之时,惨不忍睹。
咚咚咚和-图-书咚咚咚的战鼓声,瞬间取代炮声,成为整个战场上的主旋律。
激越的鼓声从后面的船只上响了起来,一艘三角帆船和三艘哨船也开始用船桨加速,整个舰队像梭鱼一般,贴着水面飞驰。蒙元的四艘大漕船,显然没预料到这种情况,根本来不及掉头。追着舰队的尾巴打了几炮后,就彻底失去了角度,停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停止炮击,拉开距离,全速绕到上游去!”副舰长孙德冲上甲板,举着铁皮喇叭,冲望斗中的瞭望手大喊。
然而在弹道的稳定性上,双方的差距就非常明显了。淮安军的舰炮,无论是装在阿拉伯船上的六斤炮,还是后面三艘哨船上的四斤炮,都加刻了膛线。炮弹表面,也均匀地涂了半分厚的软铅。因此每一枚炮弹出膛时,都在高速地旋转。炮弹的落点,也与出膛时的位置,基本呈直线关系。而不是像对面飞过来的弹丸那样,比布朗运动还无规律可循。
他们船大,他们船上的将士多,如果能靠近淮安军进行接舷战,依旧有足够的把握,将局面搬回来。
红色的血浆,沿着漩涡在河面上快速扩散。
“停止炮击,拉开距离,全速绕到上游!”瞭望手王三挥动着角旗,用事先约好的信号,向其他船只发布命令。
正犹豫是不是食言一次,到下面船长室去越俎代庖。脚下的甲板忽然晃了晃,随即,从战舰的底层甲板上,忽然伸出四十几条木浆,与风帆一道,推着战舰向河道左上方抢了过去。
还有不计其数的人和*图*书被破碎的甲板,木料,以及其他船上的物件挤压,在水面上硬生生变成了一堆堆碎肉。
特别是水面被炮弹砸出无数波涛后,船只上下起伏得极为厉害,连瞄准都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更甭说让炮弹飞向制定的目标。
淮安战舰的几个舰长们,都是水师统领朱强精挑细选出来的。每个人至少都有八个月以上实际指挥经验。岂肯以自己之长就敌军之短?立刻努力调整方向,让自己船身始终与对方保持着三四百步距离,不断用炮弹伺候敌人。
“转头,顺流而下,靠到一百步之内!”
距离稍稍有点儿远,嘈杂的水声和鼓声,令他的呐喊很难被其他船只上的人听见。
炮弹无眼,可不分谁是主帅,谁是小兵。万一被击中,无论穿着多厚的板甲都得砸成一团肉饼。
但色目炮手也终于开了利市。
在没有瞄准具的情况下,三百到四百步,也就是另一个时空四百五到六百米的距离上,用原始的火炮对轰,能不能打中,很大程度上都取决于运气。
“火炮准备!”
于是乎,河面上轰轰隆隆,炮声不断。敌我双方共九艘船只在河心处兜来转去,打得浊浪滔天,水雾弥漫,却半晌也不见新的伤亡。
“顺流、全速、斜向北切!”副舰长孙德举着铁皮喇叭,大声命令。
另外四艘漕船上的蒙古押队,却像疯了般,挥舞着钢刀,勒令炮手们加快速度与淮安战舰对射。船上的水手们,也被拥队官拿刀子逼着调整船舵和木帆,继续向阿拉伯船靠近。(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