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三百零九章 黄河赋(十)

“把兵器丢水里!”“把兵器丢水里,否则定杀不饶!”徐洪三等人,则齐声将命令重复。
“多谢大总管慈悲!”胡力吉等人喜出望外,又咚咚咚地磕了几个响头,然后站起身,大声保证,“大总管尽管问,我等如果敢做任何隐瞒,这辈子肯定不得好死!”
“是!”徐洪三裂开嘴巴大笑,走上前,一手一个,拉起副将和押队,就往后甲板走。
“那尔等来的途中,可曾从芒砀山附近路过?”朱重九皱了皱眉头,沉声追问。
“我等愿意花钱赎命,花钱赎命!求对面的爷爷大发慈悲!”有人则抓住身边一切可以拿来引起注意力的东西来回晃动,靴子、里衣、袜子、头巾,杂七杂八,只要来得及脱,就应有尽有。
“那就好!”朱重九笑了笑,脸上的表情极为和蔼,“洪三,你挑两个人去后甲板上问,我在这里问。然后咱们凑在一起核对口供,如果两边有一句供词对不上的话,就直接送他们上路便是。反正他们自己刚才也说过了,如果虚言相欺,就不得好死。”
胡力吉等人万万没想到,看上去满面春风的朱佛子,居然发起狠来如此野蛮,吓得“噗通”一声又跪了下去,以头抢地,“大总管慈悲,末将,末将绝对不敢对您隐瞒任何事情。末将,末将知道您是菩萨心肠,绝不敢拿全船弟兄的性命来做赌注。”
那胡力吉等人见了如此情形,哪里还敢再心存侥幸?立刻如竹筒倒豆子一般,把朱重九问到的事情,全都招供了个言无不尽。
到了睢阳之后,刚好察罕贴木儿和李思齐两个掘开黄河,水淹十三万红巾大军。他们这支http://www.hetushu.com带着漕船的队伍,就直接转成了临时水师,与前来为虎作伥的水匪们一道,专门负责搜索被大水冲散了的红巾残部。
“还有船上的拍杆、弩车,投石机,如果有的话,也全给我拆了,丢水里边去!”朱重九想了想,吩咐对手继续解除武装。“否则,立刻击沉!”
“停止射击,炮下留船!”朱重九这次没有让水师的将领们自己做决定,而是抢先一步,从亲兵手里拿起了个铁皮喇叭,冲着瞭望台上的士兵大喊。
在不到五十步的距离上,线膛炮弹道稳定的特性,被发挥了个淋漓尽致。平均三、五颗炮弹就能命中一发,两三发炮弹就能将原本就不是以作战为目的而制造的漕船,砸得彻底失去了生存的可能。在河面上不停地打着旋儿,转眼间就沉了下去。
原本淮安舰队还顾忌漕船上的火炮,不敢从正前方和侧前方靠得太近。如今见对手将屁股露了出来,岂能不抓住战机?当即,从左右两侧追赶过去,用内侧船舷上的线膛炮夹着对手狂轰滥炸。
原来,这伙人都是蒙元中书省晋宁路的探马赤军。平日的主要任务是防备布王三北上,前一段时间北锁红巾大将张良弼倒戈,把半个河南府路卖给朝廷。他们才又接到了新命令,在副万户周蛤蝲不花的带领下,乘着运粮船东下,到睢阳支援察罕贴木儿。
“停船,原地下锚,把炮弹和火药推进水里!”徐洪三等人扯开嗓子,冲着漕船上瑟瑟发抖的蒙元将士断喝。
“可曾在附近发现了什么?”朱重九立刻察觉到对方神态有异,眉头一www.hetushu.com挑,声音陡然转高。
……
“大总管慈悲之名,罪将即便在晋宁路,也早有耳闻。”胡力吉又磕了个头,大声回应,“所以刚才罪将自知不是对手,才赶紧向大总管请降。如果刚才是别人的兵马,罪将恐怕宁可死战到底,也不愿放下兵器,等着他们拿刀来杀!”
命令很快就传达到了漕船上,早已绝望的蒙元将士们干净利落地执行。七手八脚,将所有可能引起误会的装备,拆的拆,砸得砸,转眼间破坏了个干干净净。
见对方如此乖觉,淮安将士也不好意思难为他们。立刻放下绳梯,将四人接上了甲板,然后用兵器“簇拥”着,带到了朱重九面前。
这个举动,才是真正要命。
“投降,投降!”连续两艘靠主航道外侧的漕船被击沉之后,第三艘漕船上的正将忽然福灵心至,冒着直接被火炮轰毙的风险,挑着一件白色内袍冲上甲板,“投降,投降,我愿意花钱自赎,请淮安军高抬贵手!”
有道是,人的名,树的影儿。朱重九自起兵以来,每次战后,从来不诛杀俘虏。因此漕船上的元军各级将领,闻听“我家大总管”五个字,立刻就知道自己此番肯定能活着上岸了。毫不犹豫地放下逃生用的小舟,跳将上去,亲手划桨前去投降。
“我家大总管有令,着正将、副将、押队官、拥队官一起划小船过来,听后处置!”众淮安将士趾高气扬,扯开嗓子命令对手。
“轰!”“轰!”两门来不及反应的火炮及时调整方向,在硕果仅存的漕船正前方,击出两个巨大的水柱。
“停船,原地下锚,把炮弹和和-图-书火药推进水里!”其他几艘战舰上的淮安士兵也扯开嗓子,将命令一遍遍重复。
淮安军旗舰上的炮手们不明所以,动作本能地放慢。
在十门黑洞洞的炮口下,漕船上的蒙元将士哪里还敢起什么多余心思?立刻遵照命令,将火炮周围的弹丸和火药箱子,全都推进了水中。一边推,还一边向周围的淮安战舰挥舞头巾、短裤、足衣,唯恐因为自己动作太慢,惹得对方痛下杀手。
“慈悲,慈悲!”刹那间,整个漕船就变成了菜市场,五颜六色的东西在半空中挥舞不停。
朱重九叫他们过来的目的是打听芝麻李、赵君用和徐达三人的下落,所以根本没心思折辱对方。将手轻轻一摆,大声命令,“都起来吧,你们应该听说过,朱某从来不杀放下武器之人。”
“让他们放下小船,正将、副将、押队官、拥队官一起划船过来!”亲眼看着漕船自废了武功,朱重九满意地点了点头,大声吩咐。
“没,没!”胡力吉连连摇头,随即又慌忙跪了下去,大声补充,“启禀大总管,不是,不是罪将有意隐瞒。那边,那边的确有人发现了一支红巾残兵。不过,不过察罕帖木儿已经派了心腹去打,末将,末将初来乍到,没,没资格去跟着一块儿捞便宜!”
既然已经选择了投降,漕船上的蒙元将士当然不敢抗命。将长矛、弓箭、战刀、盾牌等物,像破鞋子一样丢进了水中,毫不迟疑。
“饶命,饶命,我等,我等都不是坏人啊!”有人解下头盔,不停地挥舞。
“哦,你不说,我倒是差点忘了。那边还有一船人呢?三益,传我的命令,让他们再过来四个机灵的和_图_书,接受本总管的询问。如果三方的口径不能统一的话,就全都杀掉,然后再让他们送八个人过来!”
“大总管有令,停止射击!”瞭望手王三立刻挥舞起了一面黑色旗面,打着红叉的三角旗,将这个命令准确地传递了出去。
朱重九虽然不是第一次听人夸自己慈悲,可从敌军将领嘴巴里说出来,依旧觉得非常受用。笑了笑,继续吩咐道,“起来说话吧,没必要跪着。我淮安军不兴跪拜之礼。尔等放心,只要如实回答本总管的问题,本总管绝不加害。连同尔等在漕船上的下属,也会送其上岸逃生。”
他的副将、押队、拥队也有样学样,一齐跪倒,向被徐洪三等人团团保护着的朱重九叩头。口称罪将,祈求宽恕。
其他已经装填完毕的火炮则在炮长的操作下,瞄准了漕船的侧舷吃水线,准备待对方稍有异动,就将它彻底还原成一堆木头。
“罪将胡力吉,叩见大总管。先前不知道就在船上,无意间冒犯虎威,还请大总管宽恕!罪将下辈子定然结草衔环,以报不杀之恩!!”漕船正将是个色目人,看上去非常机灵,还没等走到朱重九面前,就远远地拜了下去,额头磕在甲板上面咚咚作响。
这艘漕船上,装载的蒙元将士比上一艘还多,并且大多数都不识水性。船翻之时,将其中一大半人都倒扣进了河面以下,活活闷死。
然而这场人祸所波及区域实在过于广阔,他大海捞针般搜索了好几天,也没捞到任何一条足以扬名立万的“大鱼”。眼看着水势一天天变小,心里未免着急。因此就又听了几个老水匪的提议,沿着黄河顺流而下,准备到徐州附近,看hetushu.com看有没有便宜可占。
“是!”章溢佩服得五体投地,立刻捡起一个铁皮喇叭走到船舷边,给俘虏下达最新指示。片刻后,又有一艘小船,将四个战兵的百夫长给送了过来,以备不时之需。
“让他们把兵器也全丢进河里!”朱重九用望远镜仔细在漕船的甲板上搜索了一遍,谨慎地发布了第二道命令。
“放肆!”“大胆!”徐洪三等人大声斥骂,胸口却高高地挺起来,觉得脸上无比荣光。
还有一小半儿反应迅速者,抢在倾覆之前跳水求生。却不知道先脱掉身上的铠甲,只顾深一下浅一下地仰着脖子挣扎呼救。而剩余三艘大漕船上的水师正将,此刻哪里还顾得上救人?赶紧调整船头,直奔下游逃去。唯恐跑得慢了,步前两艘大船上袍泽的后尘!
“投降,投降!”甲板上的押队、拥队和战兵们,早已失去了挣扎求生的勇气。猛然间看到了一丝活命的曙光,立刻乱哄哄地响应,“投降,投降,我等愿意花钱赎命。花钱赎命,请对面的爷爷高抬贵手,高抬贵手!”
“大总管有令,停止射击!”“大总管有令,停止射击!”“大总管有令,停止射击!”“大总管有令,停止射击!”,“大总管有令,停止射击!”包括旗舰在内,所有副舰长都准确地接到了信号,将命令第一时间下达到了炮舱。
其他几艘战舰则迅速贴近,抢占有利位置,随时准备给对手最后一击。
“命令他们停船,原地下锚,把炮弹和火药全丢进水里!”朱重九迅速接管总指挥的角色,举着铁皮喇叭,继续发号施令。
“有,有经过?”胡力吉的声音瞬间变小,低下头,躲躲闪闪地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