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三百一十一章 黄河赋(十二)

三枚表面上包裹着软铅的弹丸,一枚六斤,两枚四斤,协裹这巨大的动能,先后砸在目标的侧舷、前甲板和后尾楼处,让漕船的身体晃了几晃,转眼就失去了平衡。甲板上的探马赤军战兵乱作一团,惨叫着跑向船身翘起的一侧。火药桶、石块、木料、弩箭,则顺着快速倾斜的甲板,噼里啪啦往河里头掉。
千疮百孔的蒙元水师旗舰上,水师统领哈力克欲哭无泪,举起铁皮喇叭,大声命令临近的船只过来保护自己。然而,无论是一千石的大漕船,还是两百石的小货船,都对旗舰上发出的命令置若罔闻。
更多的弩箭飞来,大部分失去准头,不知所踪。偶尔也有一两支创造了奇迹,但是淮安军战舰上特制的铁力木护板,却成了他们无法突破的屏障。箭头上所积蓄的动能,根本不能给船身造成致命伤害。而淮安军水兵在平时的训练中,却早已熟悉了如何应付火箭,非常老练地就将这些小麻烦彻底解决。
初夏已经到了,白昼的时间正在变长。
“保持航向,准备撞击!”
甲板上,血肉横飞。实心炮弹直接砸入底舱,然后从另外一侧船舷穿了过去,带走数名士兵和水手的性命。还没等船上的人发出惨叫,漕船的木帆已经从半空中拍落下来,将更多闪避不及的战兵拍成了肉酱。
“保持航向,准备撞击!”操舵手使劲全身力气,将船舵卡死。底层桨手们则大声喊叫着,奋力将木桨划动了两下,然后收回船桨,双手牢牢抓住横在身侧半空中的缆绳。
“轰轰轰轰轰轰!www.hetushu.com”更多的炮弹则奔向了已经失去了移动能力的敌军旗舰,痛下杀手。
他今天有足够的时间,去让对手知道,并不是将大炮架在船上,就能自称水师!
对面的蒙元战舰,则在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乱做了一团。不光船是临时强征来的,根本不具备作为战舰的资格。船上的绝大多数将士,也根本不懂得水战是什么模样。唯一相对专业一些的,是被李思齐协裹投敌的炮手。然而这些炮手们却得不到舵手和水手的有效配合,一次次错过最佳发炮时间,只能徒劳地用炮弹在淮安军战舰的身后打水漂。
“没有水密舱!”“没有加强船肋!”“奶奶的,连护板没舍得装!”取得了开门红战绩的炮手们,兴奋地大喊大叫。迅速将火炮拉回船舱,按照早已操练了上千次的标准程序,擦净内膛,装填火药、压实弹丸,然后又迅速将火炮推出射击口。
“加速,加速切外线!”
如此混乱的应对,无异于自寻死路。占据了上游位置的淮安舰队娴熟地调了个头,由右向左,斜切而下。在水流、划桨的双重作用下,船速迅若奔马。第四轮齐射就在高速奔行中,砸向哈力克的座舰,八枚落入水面,一枚砸中甲板,还有一枚,不偏不倚砸中副桅,将粗大的桅杆直接击成了两成了上下两段。
而淮安军的战舰,却越打越有感觉。一分钟不到,就又发起了第二轮齐射。这回,他们默契地选择了一艘正在艰难转身的千石大漕船。十枚弹丸带着死亡呼啸扑m.hetushu.com过去,在目标的前后左右溅起数道巨大的白色水柱。
“轰!”“轰!”“轰!”“轰!”“轰!”第三轮炮击,在一分钟之后,又宣告开始。这次,比上一次更为专业。四枚六斤弹丸,六枚四斤弹丸,飞快旋转着从半空中落下。滚烫的弹丸表面与空气中的水分接触,在身后留下清晰的白色抛物线。
就在五分钟前,船上的正将、副将和押队、战兵们,还都信心十足。以为凭借白赚来的火炮和优势兵力,可以轻松灭掉送上门来的猎物。如今,他们却忽然发现,自己才是那头愚蠢的猎物,而对手,则早已磨利爪子和牙齿。
探马赤军的战场在陆地上,而不是水里。刹那间,几乎所有船只上的正将,都醍醐灌顶般顿悟。
在河水与载重的双重压力下,漕船的龙骨,开始发出渗人的声响。“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宛若水怪在河面下磨擦牙齿。忽然间,船头猛地往水下一扎,船尾高高地跳起,大部分船身都露出了水面,扭动,挣扎,“轰”地一声,四分五裂。
“轰!”一千五百石对二百石,宛若犀牛撞上了绵羊。锋利的金属撞角根本没能发挥作用,只是在根部与对手的桅杆接触了一下,然后就快速分离。不算高大的三层甲板仿阿拉伯式三角帆船,直接从低矮的内河货船上碾了过去,船舷两边,飘满了破碎的木材和尸体。
斜阳下,他的身躯显得格外伟岸。
巨大伤亡面前,所谓荣誉和勇气,比秋风中的枯叶还要单薄。
漕船上的火炮无法瞄和_图_书准侧面目标,只能用床弩和投石机还以颜色。三支一丈多长的弩箭掠过两百多步的距离,其中两支射飞,第三支“啪”地一声,凿在淮安军旗舰的侧舷护板上,挂在弩箭前端的猛火油球冒出滚滚浓烟。
在他们声嘶力竭的指挥下,所有还能移动船只,向下游与两侧河岸快速逃窜。宁愿屁股对着淮安军的炮口,也不愿意继续做无谓的挣扎。
仅仅二百余步的距离,让线膛炮弹道稳定的特性,得到了充分的发挥。漕船庞大笨重的身躯,又成了最佳瞄准目标。
而淮安军的战舰,则理智地放弃了逃命的对手。继续集中火力,对着随波逐流的敌军旗舰发起炮击。一轮,两轮,三轮,在前后又挨了五枚实弹之后,漕船的承受能力终于达到了极限。“轰”地一声,在水面上化作了一团绚丽的火焰。
“加速,加速切外线!”
“灭火!”水手长马武端起掀开身边的木桶盖子,将一桶混了白垩粉的泥水,从顶层甲板泼了下去,令刚刚跳起来的火头,瞬间熄灭在了萌芽状态。
“瞄准那个最大的号的!”
大部分抛物线的尽头,都是浑浊的河水。但是,依旧有三道抛物线,成功地跟目标对接在了一起。
“轰!”“轰!”两枚炮弹呼啸着,砸到四十步外,一艘正在努力后退的货船上,将其送进了水底。
另外两名水手则按照平素训练时养成的习惯,抄起长柄大锤,冲着弩箭的长杆猛砸。一下,两下,三下,转眼间,就将弩箭从护板上砸飞出去,徒劳地掉进了河水当中。
呼啸的弹丸和*图*书由下而上,砸烂船头左侧的护甲。破碎的木板,射在临近几名战兵的脸上,让他们惨叫着倒下,痛苦地在甲板上翻滚。
水手长马武带领几名弟兄迅速冲过去,将伤者拖入底舱。随船木匠扛着板子跑上前,检查船只,准备应付突发险情。“都趴下,趴下,拉住甲板上的缆绳!”副舰长孙德一手拉紧侧面护栏上的木柄,一手高高地举起铁皮喇叭,大声提醒,“准备撞击!”
“调整航向,去敌军水寨!”淮安军旗舰的舰长常浩然冲上甲板,骄傲地将战刀指向上游。
“开船,开船,把船开到岸边去!”甲板上的亲兵们举起专门为徐州军将领配备的铜皮喇叭,将命令大声向周围重复。
“撞击结束,继续加速!”桨手长在底舱的窗口,清楚地看完了整个碾压过程。然后毫不犹豫地举起铁皮喇叭,冲着舱内的桨手们发出命令。
“开火!”“开火!”“开火!”
“瞄准那个最大的号的!”
理想与现实的巨大落差,让所有人都乱了方寸。临时赶鸭子上架出任水师统领的探马赤军千户哈力克不甘心撅着屁股挨打,挥舞着弯刀,大声命令,“开船,开船,把船开回岸边去,让岸上的大炮轰碎它们!”
数以百计的士兵掉进了浑浊的黄水中,随波起伏,挣扎求生。数以十计的士兵身负重伤,血流滚滚。
成功射出了一枚炮弹的货船,根本来不及检视自己的战果。摇摇晃晃,摇摇晃晃,拼命挪动瘦小的身体,试图躲开从上游高速碾压过来的庞然大物。然而,这种努力注定徒劳,顺流而下的淮http://www.hetushu•com安军旗舰转眼就冲到了近前,船头上的金属撞角,闪着冰冷的光芒。
沉船附近的河面,转眼就被染成了猩红色。另外两艘正在艰难调头的大漕船和其他五艘小货船在红色的漩涡的周围,挤成了一团,不知所措。
在隆隆的战鼓声和声嘶力竭的求救声里,他们的命令根本不可能被其他船只上的人听见。惊慌失措的各船正将,按照各自的想法,自谋出路。或者下令座舰扯满木帆,冲向岸边。或者下令船只借助水流,奔向下游。还有一、二艘心存侥幸者,则继续调整船头,试图用炮口对准已经成功切到上游的淮安舰队,一炮创造奇迹。
因为产能不足,每一艘战舰上,都只装了四门线膛炮。每侧两门,远远没达到列装标准。
但战舰上的每个人,却都对胜利充满了信心。
宽大的木桨再度深入水力,淮安军旗舰再度开始提速。顶层战兵从甲板上站起身,小跑着赶赴各自的指定警戒位置。二层甲板里的炮手,则重新调整炮口,用最快速度瞄准下一个目标。
有了上一场战斗的经验,炮手们的准头,也得到了成倍的提高。这一轮射出的十枚炮弹,竟然有两枚直接命中了目标。将两艘冲在最前面的两百石货船,瞬间还原成了一堆烂木头。
战舰继续高速驰骋,淮安军的红旗,在桅杆顶端迎风招展。一艘两百石货船晃晃悠悠挡在了航线上,黑洞洞的炮口瞄准旗舰,喷出一枚生铁弹丸。
“轰!轰!轰!轰!轰!”跟过来的其他四艘战舰陆续开火,在高速奔驰中,用装在侧舷上的线膛炮向敌军发起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