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三百一十六章 黄河赋(十七)

他们瞅准机会,咆哮着冲上去,试图力挽狂澜。
倒下的淮安军士卒,被迅速推开,无论生死。
但是也有少数个头足够大,运气足够好的飞蛾,在同伴的掩护下,成功地砸入了火焰中央,发出“咚咚”的声响。
但是,他却被逼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冲上去,保力格,赛丝丁,你带人冲上去。把他们挡在这里,脱因帖木儿马上就会赶过来!脱因帖木儿与贺将军马上就到了!咱们已经能看到他们!”王保保被家将们强行协裹着后退向河畔,一边退,一边大声喝令。
他只有两只眼睛和一张嘴巴露在外边,嘴里的大黄牙上还沾着血丝。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不需要参战的蒙古号手,岔开双腿,站在河滩上,将手中牛角吹得声嘶力竭。宛若猛兽嗜血的长嚎,带着金属的冰冷,透过重重铠甲,一直刺入人的骨髓。
十步、九步、八步、七步、六步……
大部分被刺穿身体的探马赤军将士,当场气绝。还有十几个没被伤到要害的,挂在冰冷的枪锋上,大声惨叫,“啊——啊——啊——”
从山坡上压下来的淮安军继续下压,战术单调得令人发指。
这些职业强盗,在战斗力远远高于他们自己的对手面前,表现其实并不比土匪山贼好到哪里去。
攻不进去,他们只能徐徐后退,然后等待对方主动追击,露出破绽。
每个人身体的宽度上,至少有一杆。无论是向左挪动,还是向右闪避,总有一杆长枪在那里等着你。
他们惨叫着被长枪挑起来,挂在三角形大阵边缘,成为一具又一具尸骸。
身边的另外一杆长枪,“咚”地一声,恰恰刺在了此人手中的盾牌中央,将此人的所有动作,定格在了半空之中。
河面上的四艘战舰,也停止了没有任何准头的发射。扯满了风帆,以最快速度向岸边靠近。
只要能组织起身边的弟兄们,将这个三角阵缠住半刻钟。脱因帖木儿与贺将军两个,就能从两侧赶过来,从三角阵最薄弱的后方,发起攻击。
两千余探马赤军在号角的催促下,加速向对手冲去。
徐达深吸一口气,长枪迅速捅出。直奔黄褐色的牙齿。雪亮的枪锋快得如同一道闪电,刺进对方的嘴巴,从后脑处露出半尺长,然后将尸体甩向半空。
徐达知道自己只有一弹指的机会,所以没做任何犹豫。
和*图*书要双方距离接近到半丈以内,三角阵中,就是齐齐的一排长枪。
雪亮的枪锋迅速捅了进去,对方手里的弯刀,也刚好来到了他的头顶。
徐达轻轻地摇了摇头,推开护面铁甲,将一枚沾满了血的铜哨子,塞进了嘴里。
于是,泗州城附近那些不肯屈服的山贼草寇,就成了下一波练习对象。在单独领兵在外的那段时间里,徐达将方圆两百里之内所有山头水洼都梳理了个遍。
千人,千枪,如墙而进。
如此丑陋的军阵,如此简单的战术,根本就不是一个懂行的将领所为。王保保甚至相信,三角阵里头那个姓徐的家伙,从来都没完整地读过一本兵书,也没系统地学习过任何临阵战术。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蒙古号角再度响起,充满了焦躁。
侧面锻压着两道排凹槽的枪锋,根本不会被血肉所阻挡。迅速抽出来,恢复到先前准备出刺位置。
然而,虎扑、蛇盘、狼跃、鹰击,各种各样的战斗花巧,在上百杆齐刷刷前捅的长枪面前,却全都失去了作用。
这是探马赤军老祖宗留下来的战术,临阵对敌,再恰当不过。当年王保保等人的祖辈,就靠着这种战术打得南宋将士抱头鼠窜。如今,他们要复制祖先的辉煌。
所以,事后他不知道多少次,跑去向胡大海讨教用枪技巧。然后第三军中,枪术训练,就成了首选科目。每一名士卒都要练习上数千次,对着木头的靶子,要一刺而穿,并且正中要害才算过关。
对方的阵形太密了,根本没有任何空档。长枪紧挨着长枪,就像一排细密的牙齿。所以他们必须找到破绽,顶住对手第一波突刺,才能渗透进去。然后才能施展自己一方最擅长的小队列配合冲杀。但,但破绽究竟在什么位置?
“啊——啊——!”探马赤军们的叫声愈发凄厉,恨不能将腔子里的所有紧张都随着叫声排体外。
这种简单至极的枪阵,完全脱胎于胡大海去年在淮安城下的战斗中,临时创造出来的战术。
徐达听不懂对方在喊什么,却能判断出,此人正在招呼从侧后方从冲过来的两支埋伏队伍,加紧发动进攻。
但是,淮安军的三角阵中,却没有任何人主动追出来。整个军阵缓缓地调整到最初形状,缓缓前压,依旧像先前一样,不疾不徐。
往前捅,往前捅,往前捅,没和_图_书有变化,没有后招,这算什么本事?
明明那群刚刚放下锄头的农夫什么都不会,连基本的兵器搭配都不懂。就知道拿着一杆长枪不断地向前捅。
“冲上去,冲上去拦住他们!”探马吃军队阵列里,有将领在声嘶力竭地大叫。但是语调里,却隐隐透出了几分恐慌。
“啊——!”终于一群探马赤军无法承受枪锋带来的压力,脱离本阵,大叫着向前扑去。
整个淮安军三角阵的正前方,敌人一扫而空。数不清的探马赤军将士,乱哄哄地向两侧退避,唯恐成为铁三角的下一个碾压目标。
如此冷酷的杀戮,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在此之前,他们周围,从来没有任何人,将军队训练得像一台机器般,不带丝毫属于人类的感情。
包括一伙从定远出来四处“打草谷”的红巾军,都倒在了枪下。只是事后孙德崖自知理亏,没勇气承认。而徐达也装作不知道对方身份而已。
他们无法忍受。
脚下地面被血水浸得又湿又滑,但是丝毫不影响他的动作。在敌军扑上来的一瞬间,他和身边的亲卫们,同时将长枪刺出,刺穿一名探马赤军的身体。
凡是被三角阵压到的位置,都迅速土崩瓦解。
不敢保证火炮会不会炸膛的徐州炮手们,被督战队逼着返回弹药箱旁,拼命用抹布沾了河水,冷却炮身。
方阵、圆阵、三角阵、鱼鳞阵、锋矢阵,所有窥探淮安的草莽,都成了第三军的磨枪石。
因为对于步战而言,兵种过于单一是纯粹的找死行为。虽然对手眼下气势正盛,手里却只有长枪。而他们手里的兵器,却是长短配合,可远可近。
然而,三角大阵中,却没有任何人回头。
山坡上压下来的淮安军,也同样变得悄然无息,平端着长枪,继续缓缓前行,就像一座移动的高山。
长三角形的淮安军枪阵,被砸出一个又一个小的塌陷。然而,这些塌陷却很快就恢复如初。
他们依旧有信心战胜对手。
“吱——!”哨子声忽然又响了起来,将所有淮安军将士从短暂的失神中唤醒。随即,整个铁三角大阵又开始向前推进,“轰轰轰”,“轰轰轰”,牛皮战靴踩得大地上下晃动。
然而,令他们无比绝望的是,没等他们靠近攻击位置,已经有数条长枪,从三角阵的第二排捅了出来。自上向下,梳子般,护住了第一排将士的双腿。
河滩上忽然变得和_图_书万籁俱寂。
“愚蠢!”徐达在铁三角的正前方,轻轻地摇头。
“噗!”蒙古将领保力格的尸体落在松软的河滩上,血浆溅起老高。
不是输不起,然而,他却无法容忍自己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输在一个无名小辈之手。
“啊——啊——啊——啊——!”十几个没立刻断气的幸运儿或者倒霉蛋,张开双臂,在血雨中大声惨叫,身体一圈一圈旋转着,旋转着,试图寻找一个支撑。然而,他们却最终什么都没有找到,仰面朝天倒了下去,圆睁的双眼里,写满了恐惧与绝望。
他们一样会紧张,一样会不知所措,一样会在绝望之中,做垂死挣扎。
“冲上去,冲上去杀光他们!”的确,有大批的回过神来的探马赤军,组成他们最拿手的小队冲上。就像一群秋夜里的飞蛾,绝望地扑向明亮的篝火。
细算下来,王保保这次,已经不知道是枪阵的第多少次发威。甚至连探马赤军在初次遭遇打击之后,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徐达都了然于胸。
但是,等待着他们的结果也必然是一样。
包裹在面甲后的脸孔上,闪过了一丝不忍。但长时间的训练,却让位于三角阵最外侧的所有淮安将士,毫不犹豫地采用了同样的动作。枪纂后抽,抢身转动,锐利的枪锋迅速拔出。无数条血光紧跟着飞上了天空,然后落下来,不分彼此地染红敌我双方的眼睛。
整个铁三角迅速转动,以最锐利的位置,对准了新的一波敌军。
“吱——!”铜哨子发出刺耳的咆哮,紧跟着,他猛地一转身,将长枪指向了从左翼杀过来的脱因帖木儿。
又一名探马赤军将领,带着几十名亲信,嚎叫着冲上前来。盾牌护住自家要害,弯刀舞得像一团雪。
河滩上的两千余名探马赤军,也迅速上前,牢牢护住王保保的左右两侧。弓箭手丢弃了角弓,从腰间拔出弯刀。重步兵高高地举起长柄大斧、刀盾手将身体掩在盾牌之后,刀锋向下斜指,长铣手则将带着刺的铁叉子,从第二排位置伸过来,于自家人身前交错晃动,为敌军靠近制造障碍……
对手速度依旧不快,仅仅比先前稍稍提高了些许一点儿。应该是不懂得充分利用山势,或者是由于主将过于死板,为了保持阵形而故意放弃了对山坡的利用。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破绽,他必须牢牢地抓住。
“吱——吱——吱!”“吱——吱——吱!www•hetushu•com”“吱——吱——吱!”单调的节拍又响了起来,连绵不断。
“¥#……&,#%¥!”更远地方,有一名年青的将领,正操着他不熟悉的语言,大声收拢队伍。
徐达知道此人就是王保保,探马赤军的主将。
肉搏战几乎在刚刚展开的瞬间,就进入了白热化状态。
“全体——迎战!”百余名忠心耿耿的家丁大吼着追上去,将王保保团团围在了正中央,每个人手里都持着弯刀和圆盾。然后像一个车轮般,朝淮安第三军滚了过去。
他们是天生的掠食者,而对手不过是一群猎物。
一直到死,他都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会倒在如此简单的招数之下。
但是,总会有一些血勇之辈,不甘心就这样被击败,宁愿用生命捍卫祖辈的荣誉。
从没用火器“欺负”过对方,每次都是如林长枪。
“噗!”冷兵器刺入肉体的声音,令人额头发木。用千斤水锤反复锻压出来的枪锋,毫无阻碍地刺穿了探马赤军身上的皮甲,刺破皮肤、肌肉和单薄的肋骨,将里边的内脏搅得一团粉碎。
“吱——”长长地龙吟再度响起,刺破天边绚丽的晚霞。如晨曦一样涤荡世间黑暗。
有些武艺娴熟的探马赤军,毫不犹豫地卧倒在地,试图从对方的下盘寻找突破口。
巨大的压力下,探马赤军纷纷后退,以免成为枪下之鬼。
被抽走了全身生命力的对手,像团泥巴般软软地倒下,土黄色的面孔上,写满了困惑。
谁曾想到,这群猎物却突然长出了犄角,捅破了掠食者的肚皮!
从没被打得如此惨痛的探马赤军,在各级将领的督促下,一次又一次,以各种方式,向淮安铁三角展开了反击。
“冲上去,冲上去,挡住他们。脱因少爷马上就到了!”家将头目保力格,大声叫嚷着,从身边召集起百余名探马赤军,再度顶向那个铁三角。
里层的弟兄,则逐排向前补位。雪亮的枪锋,平平地指向阵外,等待对手下一次靠近,等待下一次出枪,无悔,亦无惧。
待炮身完全冷却之后,也许,他们就有下一次发射机会。
他不相信,八千多探马赤军,依旧吃不下这一千淮安农夫。虽然这群农夫已经武装到了牙齿。
没有鼓声,没有号角,只有船桨击打水面的声音,哗哗哗,哗哗哗,好像士兵整齐的步伐。
没有破绽,只能硬碰硬。
长枪不利于近战。
他们不甘心。
大批的飞蛾,hetushu.com在刚刚接近火焰边缘,就被活活“烧死”,落在篝火周围,变成一具具尸体。
千人,千枪,如墙而进。
当时的场景,令徐达的印象如此深刻,永远无法忘怀。
尸体周围,再无一个站立的人影。
最外侧的淮安将士们手里的长枪,以同样的速度和角度,猛然前刺。整个三角阵的顶端和左右两个边缘,瞬间向外延伸了半丈宽。
尽管被铜哨子声吵得心烦意乱,这支探马赤军,依旧表现出了训练有素的一面。所有战阵配合,都做得一丝不苟。
还好,在谋略上,他还略胜出了一筹。
然而徐达却没有功夫替他解惑。
下一个瞬间,徐达和身边的同伴齐齐将手中长枪外甩,将尸体甩出了半丈多远。他们没时间耽搁,他们必须用尽快速度,打垮正前方的敌人,然后才能去迎战来自侧后方的伏兵。
他们两个都是王保保麾下数得着的勇将,无论身手和威望,都远在其余将领人之上。身先士卒地冲向了淮安军,立刻引起许多人的舍命追随。在极短时间内,就重新组成了一道顽强的攻击阵列。
“全体——迎战!”王保保大喝一声,顺手从地面上抄起一块盾牌,大步迎向正对着自己的枪锋。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回应他们的,只有整齐的脚步声,如上了发条的机器般整齐划一。
他们身后三百步外,则是贺宗哲所率领的另外一支伏兵。一边迅速靠近,一边大喊大叫,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的存在。
“啊——啊——!”探马赤军们扯开嗓子,像野兽一样嚎叫。盾牌、长矛、长铣、大斧对准越来越近的枪锋,两眼一眨不眨,浑身肌肉僵硬如冰。
铁三角由纵转横,对着脱因帖木儿所统率的生力军,缓缓迎了过去,不疾不徐。
徐达迅速收回长枪,然后再度刺向下一名对手的小腹。那人手中提着一面的圆盾,从半空中扑下来,试图将他一刀两断。然而,由于跳跃的动作太大,将小腹最下部暴露在了盾牌外边。
“弟兄们,跟着我来!”千夫长赛丝丁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咬牙切齿地命令。
而他们,却是祖一辈,父一辈都以征战为生,每个人至少都熟练掌握了两种以上兵器,并且通晓不下二十种战阵配合。
按照以往的经验,只要双方将距离缩短到半丈吱内,等待着淮安军的,有可能将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屠杀。
看最后一刻,谁的手更稳当,谁的铠甲更结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