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三百一十七章 黄河赋(十八)

然而懂得和做到,却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情。
开花弹砸入密集的探马赤军队伍,三颗爆炸,一颗哑火。
是他,亲口告诉他们。这一切是他们早就应该得到的,不需要任何人的施舍。原来没有得到,只是因为无耻之徒掠走了他们的财富而已。
“整队,整队!”贺宗哲拼命抖动缰绳,从队伍最前方一直跑到队尾,“整队前进,不能停,停下来正好给人家当靶子!”
不用他提醒,岸边的督战队也在努力用钢刀将徐州炮手,逼回炮位。也许会炸膛,可被自家火炮炸死,和被战船上的火炮轰死,好像没有任何差别。
没等被轰炸者从震惊中恢复神智,丁小弟已经再度将火炮的引线点燃。
刚刚恢复整齐的军阵,再一次四分五裂。所有侥幸没被炮弹波及的士卒,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猛推了一把,侧开身体,上半身远离弹丸落点。苍白的脸上,写满了惊恐。
是他,给他们军饷、荣誉,还有土地。让他们从此可以直着腰,像个男人一样活着,像个男人一样养活自己的老婆孩子。
三个黑洞洞的弹坑裸露在队伍中间,还有十几具残缺不全的遗骸。围着弹坑和尸骸,恐惧一圈一圈向外蔓延,无论是冲在队伍最前方者还是跟在队伍最后者,都被波及,无一幸免。
况且淮安军的战舰,已经靠近到岸边三十步之内。闭着眼睛开炮,弹丸都不会偏离目标。
道理很简单,是个人都懂。
速度已经成了此战的关键,和-图-书如果他们能及时赶过去,与脱因帖木儿等人对淮安军前后夹击,此战将胜得毫无悬念。
虽然朱重九非常不喜欢,大伙把他当作神棍。然而,在绝大多数淮安军将士眼睛里,他就是转世弥勒,就是他们的神明,值得他们一生追随,一生崇拜。
偏偏有人却不能立刻死去,躺在地上,痛苦地翻滚哀嚎。红色的血柱就从他们的身体上喷射出来,像泉水般,一股股喷得到处都是。
发射实心弹的滑膛炮在三十步之内不需要瞄准。发射葡萄弹的线膛炮也是一样。
还没等他们重新振作起精神,“轰!”“轰!”“轰!”“轰!”,又是四枚开花弹射进了队伍当中,两枚爆炸,两枚哑火,掀起大片的残肢碎肉。
所有人的上半身都呈倾斜状,由内向外,仿佛在躲避着一颗看不见的弹片。那颗无形的弹片没有射中任何人,却在一瞬间刺痛了所有灵魂。
答案,很快就出现了。
“畜生,废物!少将军平素待尔等不薄!”贺宗哲急得火烧火燎,挥舞起刀鞘冲着身边的弟兄后背上乱砸。
并且也不完全是板甲,相当一部分人,胸前穿的是临时从友军手里借来的荷叶甲和扎甲。身后,则除了一层单薄的军服之外,一无所有。
由于前几天那场洪水来得太突然,淮安第三军在仓促朝山区转移时,丢弃了绝大多数辎重。
那个简单至极的枪阵,正面根本非人力所能撼动。唯一的破绽,就在身后。所以贺宗哲http://m•hetushu.com必须带着自己的人马,以最快速度追过去,及时给自家袍泽提供有力支援。
炮身已经不烫手了,也许炸膛事故不会再发生。他们这边有四五十门炮,而淮安水师分出来对准这边的火炮,只有区区四门。
除了最外层的两排之外,其余人都是前胸罩甲,后背裸露。
是他,在他们濒临饿死的时候,给了他们第一碗热粥。
是他,告诉他们男儿走在世上,需要挺胸抬头,不用向任何人跪拜。
这原本是水战时,用来近距离“清理”敌舰甲板的杀招。此刻拿来攻击岸边投降蒙元的炮手,最合适不过。
四门六斤线膛炮,每门炮口里射出的,都是装满了火药的开花弹。
“活该!”刚刚修好的五号舰上,一炮长丁小弟吐了口吐沫,将一包用羊毛料子包裹着的葡萄弹,塞进重新装填好火药的炮口。
“跑起来,跑起来,跑起来他们就没法子瞄准了!!”几个千户副千户,也骑着马来回跑动,鼓舞士气。
因为骑在马背上的缘故,他能清楚地看到战场的全貌。在三百五十多步远的位置,淮安军已经推着溃兵,跟脱因帖木儿交上了手。
哪怕他们当中很多人,永远不可能亲眼看到目标的实现。
因为,他们看到,自家的战舰已经靠近了河岸。看到了当先的那艘仿大食三角帆船上,悬挂着一面耀眼的红旗,还有旗面上,那颗硕大的星星。
那意味着,船舱里坐的是他们的主公,他们www.hetushu.com的神。
数不清的弹丸呼啸着扫过河滩,将站在四斤炮附近的炮手和督战者,不分彼此地扫翻了整整一大片。
距离对双方的影响,都是一样的。
但三百五十步的距离,却是如此遥远。
然而,他们却放心地,用后背对着包抄过来的另外一伙探马赤军,毫无畏惧。
当这一轮扫射结束,岸边炮阵上已经找不到任何一个站立的人。暗红色的尸体躺得到处都是,而那些捱过了两轮葡萄蛋扫射还侥幸没死者,无论是俘虏炮手还是督战的色目人,全都丢下兵器,撒腿逃向远方,能跑多就跑多快,再也没勇气回头。
“嗡!”正在高速跑动的三千探马赤军,就像给扼住脖颈的野鸡一般,所有动作,都嘎然而止。
尽管,他们不知道他凭借什么手段,去阻挡那呼啸而来的三千探马赤军。
尽管贺宗哲很努力,尽管其麾下的探马赤军都是察罕贴木儿一手调教出来的嫡系,很愿意为察罕舅甥效死力。
至于如此松散的阵形,还能不能对敌军构成威胁,那是双方发生接触之后才需要考虑到的事情,眼下谁也顾之不上。
“轰!”“轰!”“轰!”巨大的烟柱在人群中腾空而起,数不清弹片和铅珠,横扫烟柱周围。三步之内,所有被波及的活物,都被直接打成了筛子,死无全尸!
然而,三枚开花弹所带来的阴影,却令所有人的动作僵硬,两腿无论如何努力迈动,速度都远达不到先前水准。
没有办法冲进枪阵半丈http://www•hetushu•com之内,即便偶尔成功一两次,也无法让枪阵伤筋动骨,而淮安军手中的长枪,每一轮突刺,都能将脱因帖木儿麾下的探马赤军,刺倒整整一层。如利刃剥笋,毫无悬念!
“胆小鬼,废物,混蛋,万户大人平素给你的好处,都喂进了狗肚子里头!”契丹人贺宗哲挥刀砍翻两名不服从指挥的部属,抬起头,咬牙切齿地大叫,“督战队,开炮,命令炮手给我开炮。你们脚下的大炮难道都是摆设?!”
所以,他们愿意将后背交给他。
“轰——!”“轰——!”“轰——!”另外三门负责招呼炮阵的舰炮也相继开火。
就在他们手中的艾绒,准备递向药捻的时候。猛然间,正对着他们的那两艘哨船上,陆续喷出了四团橘黄色的火焰。“轰——!”“轰——!”“轰——!”“轰——!”
被逼得走投无路的徐州俘虏炮手,哆嗦着撕开火药包,将火药从炮口填进去。再哆嗦着塞入弹丸,哆嗦着用木柄捣紧。
千夫长、百夫长们在队伍中继续大喊大叫,但是,他们的话已经彻底失去了效果。谁都知道,队形越密,就越容易成为炮弹的重点招呼对象。所以幸存的两千九百七十多名士卒,都本能选择了疏远身边的同伴,绝不扎堆。
所以,他们愿意追随他,为了一个自己根本看不懂的目标血战到底。
但是,嘴巴里的说出的对策,却远不如眼睛看到现实确凿可信。
“加速,加速跑起来,跑起来他们就没法子瞄准了!”
http://www.hetushu.com然脱因帖木儿麾下的士兵数量远远高于对方,虽然对方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战,而他们是以逸待劳。但是,那三千多探马赤军,依旧被压得节节败退。
而如果他们任由脱因帖木儿的部属像先前王保保的中军那样被红巾贼杀散。当那面写着“徐”字的战旗调转过来,他们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轰、轰、轰、轰!”最先靠近河岸两艘战舰,侧过船身,冲着第三军身后三百步的位置,迅速来了一轮接力射。
这一伙探马赤军将士的确在努力整队,的确在努力摆脱火炮带来的恐惧,继续向前冲锋。准备在淮安第三军队伍的身后,向他们发起致命一击。
是他,带领着他们从一个胜利,走向下一个胜利。
“整队,整队!”
所以将剩余的盔甲都拆零散了,才能勉强满足一千多名老兵的基本需求。
对于火炮这东西,他们几个丝毫都不陌生。以前跟颍州红巾作战时,就曾经捱过对方的狂轰滥炸。今天下午向芒砀山发起仰攻时,他们也曾经看到过自家拐骗来的四斤炮,是如何将山上的红巾贼炸得人仰马翻。
是他,让他们活得像个人样,所以,宁愿死得也像个人样。
这一刻,岸上每个人的眼睛里充满了期冀。
“轰!”又是一百多颗葡萄大小的铅弹,狂暴地扫过岸边炮阵。炙热的弹丸表面与空气里的水分接触,带起滚滚白雾。
凡是被白雾波及的地方,炮手和督战者们成片地倒下。脸上的五官挪位,血肉模糊,身体上大大小小,布满了红色的孔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