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五章 忠奸

产自两浙的茶团,用牛奶、黄油、盐巴等物调制后,香气非常浓郁。只是那股子新茶的青涩味道,却怎么都压不下去。让人每喝上一口,都有股苦苦地味道萦绕于心头。
“这话还用你说?问题是我得有那本事!”哈麻狠狠横了自家弟弟一眼,悻然回应。随即,又看了两眼跟上来的一众亲兵,非常不高兴地吩咐,“都给我滚远点儿。我们哥俩要商量皇上交代的事情,谁嫌乎自己活得太滋润,就尽管凑到跟前儿偷听!”
“爱卿所言甚是!”妥欢帖木儿吐对着茶碗吹了口气,意兴阑珊地点头。“他如果不是存心谋反,即便有种种错处,朕也会念着他的功劳,让他平安到老。”
“脱脱不会谋反!”哈麻迅速抹干净自己的眼角,用力摇头,“这话,我只能跟你一个人说。满朝文武里头,如果只剩下最后一个忠臣,肯定还是脱脱。他不会谋反,即便皇上赐给他一杯毒酒,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喝下去。他这个人,读汉人的书读痴了,相信‘君让臣死,臣就不得不死!’”
“是!大人!”众亲兵吓得脸色煞白,赶紧用力拉住了战马的缰绳。
“呼!”雪雪也学着哈麻的样子吐气,然后跳下坐骑,轻轻替哥哥拉住了马缰绳。
兄弟俩互相看着,摇头苦笑,笑着,笑着,眼睛里头隐隐就有了泪光。
脱脱专横跋扈,也先帖木儿志大才疏,自命清高。这两兄弟近年来把持着朝政,的确结下了无数冤家。但为了出一口恶气,就把上万弟兄白白往朱屠户的屠刀下送,这还是智者所为么?他们,他们可都是如假包换的蒙古人啊。而全天下的蒙古人加在一起才多少?这样送下去,即最后成功灭掉了朱屠户,大元朝还能多坚持得了几天?
“陛下宽宏,那些居心叵测之辈,真是该活活羞死!”哈麻、雪雪两个,又站起来,异口同声地大拍马屁。
“此话和图书怎讲!”雪雪吓了一跳,也迅速四下看了看,低声追问。
“小声点儿!”哈麻不高兴地呵斥,回头看了看亲兵们跟自己的距离,又仔细搜寻了一下路边,确定没有第三双耳朵在听,才皱着眉头解释道,“我是怕皇上不肯赐他死啊!如果不能一下子弄死他,咱们兄弟两个,就麻烦大了!”
“而万一我接了脱脱的摊子,却没能很快地打败朱屠户。情急之下,皇上肯定还得再度启用脱脱。到那时,咱们兄弟两个头上的罪名,可就任由脱脱随便安了。满朝文武,谁也不会站出来替在咱们说好话。皇上自己,也把今晚他说过的话,忘个一干二净!”
哈麻狠狠夹了一下马肚子,让坐骑先跑了起来。雪雪则策马跟上,兄弟二人在漆黑的街道上跑出了足足一里远,才先后勒住缰绳。
“呼!”哈麻冲着天空喷出一口气,仿佛要把身体里积聚的想法全都喷到外边一般。
“啊——!”雪雪倒吸一口冷气,瞬间就明白了所有前因后果。
而这次万一兄弟两个没有弄死脱脱,哪天皇帝又改了主意,想起了脱脱的本事,将其重新启用。兄弟二人肯定会和以前那些陷害过脱脱的家伙一样,落个万劫不复的下场。
想到这儿,抱着几分期许,他试探着问哈麻,“如果脱脱一个月后还没能成功剿灭朱屠户,朕派你去替换他,你有没有把握?”
“因为咱们这边,有人会帮倒忙啊!”哈麻摇摇头,连声冷笑,“你应该知道,脱脱他们兄弟两个,自诩公正廉洁,这些年来,可没少得罪人。前一阵子有刘福通、芝麻李,朱重九这些外来威胁,大伙怕亡国,所以谁都不会扯脱脱的后腿。而现在芝麻李生死难料,刘福通自有搭矢八赌鲁去对付,朱重九也眼瞅着要完蛋,大伙还会任由他脱脱继续一个人把所有功劳都挣了么?所以,该玩的花样,一件都和_图_书不会少。偏偏朱屠户又是个特别擅长败中求胜的,如果朝廷这边有人给他制造机会,临死之前跳起来狠狠咬脱脱一大口,对他来说,也不算太难。如此一来,相当于朝廷和朱屠户联手在对付脱脱,他脱脱即便浑身是铁,弄碾得了几根钉子?他一定会吃个大亏,并且还要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然后咱们兄弟登场的时间就到了!”
“那他怎么还会打输了!莫非朱重九真懂得妖术不成?”雪雪越听越迷糊,皱着眉头追问。
“慢慢来,等皇上自己出招,在此旗舰,咱们兄弟可做两手准备!”哈麻想了想,缓缓竖起一根手指头。“第一,就是像今天我跟皇上暗示的那样,让脱脱先铲平了朱屠户,然后咱们兄弟去摘果子。这样,只要刘福通等人今后不再折腾出太多花样,脱脱复起的机会就不大。咱们兄弟牢牢控制了兵权,自然能保证一家人富贵平安!”
“那,那大哥你说,咱们到底怎么办?像今晚这么敷衍皇上,总归不是个事儿啊!”雪雪听得额头冒汗,惨白着脸讨教对策。
“皇上已经不是忍了脱脱一天两天了!”见弟弟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想法,哈麻摇摇头,惨笑着补充。“假使我今天敢跟皇上拍胸脯,说自己能平得了叛乱。无论咱们先前怎么跟他说临阵换将的害处,用不了多久,他肯定会让我取代脱脱。而此刻他心里,对脱脱的恨意,却远还没到一定要置对方于死地的程度。顶多是像上回一样,夺了脱脱的兵权,让他闭门思过。”
“嗯……”妥欢帖木儿叹息着点头。当真正冷静下来之后,他也不太相信脱脱会跟朱屠户两人能勾结到一起。但他现在想拿下脱脱,却不是因为脱脱勾结敌酋谋反,而是脱脱已经具备了谋反的所有条件和资格。他必须防患于未然。
“以微臣陋见,眼下脱脱手中光战兵就是朱贼麾下全部力量的http://m.hetushu•com三倍有余,火器上又不再像先前那样比对方差得太多,如果稳扎稳打,未必不能将朱屠户活活碾成齑粉!”哈麻心里立刻打了个哆嗦,不敢跟妥欢帖木儿对视,低下头,顾左右而言其他。
皇宫里向来不缺马屁精,妥欢帖木儿对此早就麻木,摆了摆手,又笑着吩咐,“好了,咱们君臣,用不到这些。你们努力做事,朕自然会让你们富贵一生。时候不早了,再喝一碗碗奶茶,然后回去休息吧!”
“你记得上次脱脱被罢相么?皇上在那会儿,其实已经不信任他了。”哈麻笑了笑,满脸无奈,“可后来,手中却没人可用,皇上又不得不又把他官复原职。而那些当初揣摩着皇上的意思对他落井下石的家伙,有哪个得到了好结果?”
皇宫里的御膳房,向来是全天候备着火,很快,一壶热气腾腾的奶茶,就由膳食房的小太监端了上来。妥欢帖木儿自己喝了一碗,也让太监给哈麻、雪雪兄弟两个各倒了一碗。带着几分感慨吩咐,“喝吧,这是董抟霄特地派人从海路进献的茶砖。自打运河被朱贼占据之后,朕这边,想喝口好茶都不太容易了。”
正是流火的盛夏,他却觉得有股寒风从天上吹下来,一直吹进了自己的骨髓当中。
“谢陛下体恤!”哈麻和雪雪赶紧又将小太监倒上的奶茶一口闷干,然后行礼告退。
“希望如此吧!”妥欢帖木儿疲倦地点头。除了忧心脱脱拥兵自重之外,他还忧心的是,一但自己动了脱脱,就给了朱屠户喘息机会,好不容易搬回来的局面,有可能会再度被弄得一团糟。
“谢陛下!”哈麻和雪雪兄弟两个谢过赏赐,端起茶碗大口大口地喝光,然后齐声安慰,“陛下不用担心,朱贼已经是日薄西山,马上要灰飞烟灭了!”
“正因为他是脱脱,所以才会打败仗!打那种损失不是很大,却足以让陛和_图_书下认为他在养贼自重的败仗!”哈麻又四下看了看,声音压得更低。“换了你、我,还有朝中任何人去领兵。都会以泰山压顶之势强渡黄河,要么大胜,要么大败,绝无第三种可能。而脱脱不然,他想一战而竟全功,所以不会给朱重九任何机会。他宁愿一步步,慢慢地将朱重九耗死,也不肯做任何赌博。”
“大哥是怕,脱脱被逼急了,真的会起兵造反?!”抬手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雪雪幽幽地问道。
兄弟两个都敏锐地觉察到,自己今晚的表现,并没有让妥欢帖木儿满意。所以都心事重重,谁也提不起精神说话。直到出了皇宫,各自爬上了马背。雪雪才长长地吐了口气,低声抱怨,“大哥,你刚才为什么不肯把皇上安排的事情应承下来。早点夺了脱脱的兵权,不是早点儿安生么,皇上对你也会更加看中。”
妥欢帖木儿没担当,这点儿他早就看清楚了。包括今晚让他去脱脱身边分权,此人也把丑话说到了前头。如果被脱脱发现,就自己承担责任,甭指望皇上把这事儿给扛起来。
“但陛下也不可掉以轻心,最好让江南的董抟霄也动一下,骚扰朱贼的身后。此外,答失八都鲁既然已经成功扫平了孟海马,不妨再趁势向东推进一些,给徐寿辉和刘福通两人,制造更大的压力,让他们谁也腾不出手来支援朱屠户!宣让王和威顺王他们,也该出来了。总不能对付不了朱八十一,连个朱六十四也打不过!”知道自己的答案不能令妥欢帖木儿满意,哈麻想了想,继续补充。
“那,那大哥你还担心什么?直接取代了他便是!”闻听此言,雪雪愈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眼巴巴地望着哈麻,等待下文。
“这,怎么可能?”雪雪咧开嘴,继续连声苦笑。“他光战兵就带了三十万,还有董抟霄、宣让王等人协助他。即便一时半会儿拿不下淮安,也不至http://www•hetushu•com于吃什么大亏吧!他可是脱脱,当朝第一谨慎人。”
同样的策略,脱脱出征前就当面跟他探讨过,哈麻不过是拾人牙慧罢了。比起前者来,后者无论谋略、担当还是执行能力,都差了十万八千里远。唯一的好处,也就是让人放心罢了。无论自己什么时候想将他拿下,都轻而易举。不像对付脱脱这般提心吊胆。
“嗯,你的话很有道理!”妥欢帖木儿随口敷衍了一句,意兴阑珊。
他这个人向来有自知之明,那么多经验丰富的宿将都先后败给了朱屠户,换了他去,怎么可能创造出奇迹?最稳妥的策略,当然是脱脱先冲上去,跟朱屠户拼得两败俱伤了。他再瞅准机会去摘桃子。
这一点,他自己知道,在座其他三个,想必也是心知肚明。
见妥欢帖木儿兴致还是提不起来,哈麻想了想,再度继续补充道,“这也是臣先前劝阻陛下,不要急于动脱脱的另外一个缘由。如果能让他将朱屠户平掉,以暴烈手段杀上一批人立威。陛下再派文官过去收拾两淮,就会比较容易一些。此外,凭着讨贼之功,陛下如果想给脱脱一个做富贵闲人的机会,群臣想必也说不出什么来!”
“呵呵,朕也不相信朱屠户真的是个神仙下凡!”妥欢帖木儿没听到自己希望的答案,笑着低下头去,慢慢品茶。
“这……”雪雪顿时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脸色转眼之间变得煞白煞白。
“第二!”见雪雪听得似懂非懂,他又竖起另外一根手指,“就是咱们兄弟,等着脱脱打败仗。只要他真正输上一场,那怕只损失了一两万人马,远没到伤筋动骨的时候,皇上对他的耐心,也就彻底到了头。而届时他以前得罪过的那些人,就会抢先跑出来弹劾他。咱们兄弟只要再加烧一把火,就可以直接要了他的老命。然后无论局势接下来如何发展,哪怕是红巾军打过了黄河,咱们兄弟都不用再担心受到报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