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七章 盘外

“不要再说了,老夫知道私恩和国事不能混为一谈!”脱脱用力挥了下胳膊,大声打断,“你想说的,老夫都懂。但是,老四,咱们回师清洗了哈麻,就能永远断绝后顾之忧了么?或者说,咱们再立一个新君,就可以一劳永逸了?新君的翅膀总会长硬的,到那时,就有无数人会给他出谋划策,教唆他去除掉老夫。老夫当年和皇上就是这样对付的伯颜,现在不过是把伯颜换成老夫罢了。”
“拖出去,立刻给老夫拖出去斩了!然后把脑袋挑在旗杆上,示众三日!”脱脱被气得两眼冒火,跺着脚大声咆哮。“有图谋不轨者,今后都以此为例!”
闻听此言,李汉卿不觉微微一愣。随即,又继续低声补充,“哈麻虽然曾经对丞相有恩。但丞相此刻……”
“唉——!”李汉卿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只能报以一声长叹。而脱脱却好像要把自己肚子里的心事全都一次性倒干净般,继续摇着头说道,“你知道老夫最佩服谁么?老夫最佩服的是汉人的大将岳飞。当年,岳飞岂不知道自己早晚会死在赵构和秦桧两人手中。可他宁可自己死,也不肯造大宋的反。不是他愚忠,而是他明白,如果他反了,大宋肯定会内战不休。而金人就会趁机南下,最后大宋国连半壁残山剩水都保不住。江南各地,不知道要有几百万人得死在女真人之手!”
“首先,大人今后别再跟朱屠户有任何书信往来。像前段时间那种走船换将的事情,千万别来第二次!”李汉卿想了想,郑重提议。
“怎么做,你来教我!”脱脱不想和*图*书打击李汉卿的积极性,强打精神回应。
脱脱慢慢向帐篷口走了几步,目送众人离开。然后又缓缓走回来,倒背着手踱步。正在收拾地上杂物的亲兵们加快动作,将令箭、信札和笔墨纸砚等物归置好,分门别类放进四周的柜子中。然后用手拎起破碎的帅案,快速退了出去。
“沙喇班将军的嘴巴虽然臭了些,却是出于一片忠心。”李汉卿知道脱脱心中余怒未消,小心翼翼的劝慰,“如果他想明哲保身的话,尽管装聋作哑就行了。没必要主跳出来自讨苦吃!”
“抓紧,帮老夫剿灭朱屠户。老夫的时间不多了,趁着皇上还没下定决心。你不了解他,老夫却跟他是总角之交。他不是恨老夫,他是恨天下权臣。等剿灭了朱屠户,老夫就将兵马全都交出去,然后避居塞外。他心里不怕了,自然就不会再想尽办法瞎折腾!”
“丞相……”李汉卿心中大悲,低下头去,泪如雨下。如果脱脱心里已经存了死志,作为谋士,他还能想出什么有效的办法?总不能带领一群亲兵把脱脱软禁起来,然后再假传号令,反攻大都吧?那不是唯恐脱脱死得不够踏实么?
“是!丞相!”众人尴尬地躬身,互相看了看,陆续走向军帐门口。
“我不服!”沙喇班也不挣扎,只是梗起脖子大喊大叫,“末将这条命是丞相的,丞相什么时候都可以拿走。但丞相这样杀末将,末将死不瞑目!死不瞑目!”
摇了摇头,脱脱满脸惨然,“而整个大元帝国,连现在不服王化的四大汗国的蒙古人都算上,也m.hetushu•com只有二百五十余万而已!再这样杀下去,不用汉人造反,蒙古人自己就把自己杀干净了!”
“老夫知道!”脱脱看了李汉卿一眼,喘息着回应。“老夫知道,你们今天的话,都是为了老夫着想。但正是这样,老夫才觉得生气。才觉得一肚子无名业火不知道找谁发!”
“可,可是他,他不光是自己死了,还拖累儿子跟部将。”李汉卿摇了摇头,结结巴巴地反驳。他虽然从血统上算是汉人,却一直在脱脱府长大,心里根本没有任何民族概念。所以,也理解不了脱脱此刻的情怀。
“或者老夫就效仿燕贴木儿,杀一个皇帝,毒死一个皇帝,再让第三个皇上死得不明不白。但是你可知道,那些年我大元有多少蒙古人无辜惨死。三十万,往少了算都有三十万!”
“还不赶紧拖他走!”李汉卿给亲兵们使了个眼色,大声补充。“把他那张臭嘴现在就堵上,省得他整天瞎叫唤!”
“是!”众亲兵大声答应着,上前按住沙喇班的肩膀。
“拖出去,拖出去用马粪把嘴巴堵上!”脱脱心里也明白沙喇班罪不至死,咬着牙,大声命令,“等老夫腾出功夫来,再揭他的皮。”
“还有,那个王保保。”不待李汉卿反驳,脱脱又快速补充,“老夫换回他,是为了察罕贴木儿。此人散尽家财,起兵效力朝廷。不到一年,就成了刘福通的心腹大患。这样的豪杰,老夫岂能不替皇上拉拢?若是拒绝了朱屠户的换将之议,察罕帖木儿即便不恨老夫,今后恐怕也不会再全心全意替朝廷出力了!”
m.hetushu.com然间想到反攻大都这件事,他眼前突然一亮。软禁脱脱肯定不行。可如果找人做一件黄袍子,冷不防披在脱脱身上呢?已经生米做成了熟饭,脱脱还能将黄袍再脱下来不成?
“这……”李四瞬间无言以对。脱脱这个人,最大的问题不是糊涂,而是看问题太透彻,透彻到几乎没有人能影响他决断的地步。
“丞相,丞相何出,何出此言?!事情哪会糟到那种地步。况且,如果没有了您,小四,小四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李汉卿听得鼻子一酸,眼圈立刻开始发红。整个一晚上,脱脱都像在交代后事,可见受打击之重。而身为脱脱的绝对心腹,他却眼睁睁地看着灾难一步步迫近,无能为力。这让他如何对得起鬼才之名?如何对得起脱脱多年来的知遇之恩?
“可大宋又坚持了一百五十余年。若非我蒙古人受长生天庇佑,突然崛起。最后灭掉金国,一统河山的,未必不是宋人!”有一缕淡淡的失望,迅速掠过脱脱的眼睛。“他们汉人老是说,胡人无百年之运。就是因为我们这些胡人,只懂得自相残杀,却不知道还有君臣大义,还有天理伦常。算了,咱们今天不说这些了,说了你也未必会懂。总之,你记住一句话,老夫宁做岳飞而死,也不会学那燕帖木儿,让自己手上沾满了族人的血。”
“这……”李汉卿轻轻打了个冷战,赶紧拱了下手,低声说道,“大人不必如此丧气,其实,其实形势远还没糟到那种地步。只是,只是我们需要多加一些小心,不能再给哈麻任何从背后捅刀子和_图_书的机会。”
“老夫当时,也知道朱贼肯定还藏着后招!”脱脱想了想,非常耐心地跟李汉卿解释,“但老夫身为大元丞相,却不能比朱屠户一个草寇还不如。他每次抓到我大元将士,都好吃好喝地招待,然后收一笔赎身钱遣散。老夫如果坐视奈曼不花和李大眼他们几个被朱屠户抓了,却不肯拿几个贼头去交换。将士们知道后,怎么可能还甘心替朝廷卖命?!”
“是!”众亲兵们齐声回应,用刀子割开中衣下摆,团成一个团,塞住沙喇班的嘴巴。然后拖着此人快速往外跑。
“属下遵命!”李汉卿诧异地回过头,拱手答应。
除了让脱脱黄袍加身之外,这也许是唯一的两全之策。李汉卿咬了咬牙,轻轻点头,“小四知道,丞相尽管放心。方国珍已经答应派遣战舰,协助董抟霄跨江闪击扬州。只要我军顺利登岸,无论能不能顺利把扬州城拿下来,短时间内,也不会再有人从南方给朱贼运送粮食了。届时,光是饿,也能将朱贼跟他的手下喽啰活活给饿死!”
“丞相!”蛤蝲、李汉卿、龚伯遂等人不约而同跪在了地上,大声替沙喇班说情,“丞相三思,临阵诛杀大将,必损军心!”
“老夫说的不是戏言!是心里话!”脱脱惨笑着摇头,眼角的皱纹清晰可见。他今年才刚刚四十岁,但看上去却好像六七十岁的老人一样,满脸沧桑。“老四,刚才周围都是外人,老夫有些话无法说给你你听。其实老夫在出兵前就知道,无论这仗打输打赢,等着老夫的,都未必是什么好结果。所以老夫只想尽全力,在皇上准备拿http://m.hetushu.com下老夫之前,抢先一步把朱屠户平掉。这样,老夫即便是死了,大元朝也不至于立刻就亡国。而有了这桩大功劳在手,皇上处置老夫之时,说不定也会多少念一丝当年的旧情!”
“我不服,我不服。我沙喇班打仗时从没落在别人后边!我沙喇班对朝廷忠心耿耿。但是朝中有小人作祟,丞相你不敢去管,反倒要杀我灭口。我不服,死也不服!”沙喇班却不知道好歹,继续声嘶力竭地叫嚷。
“无论是谁举荐的他,他都是我大元朝的万户!”察罕贴木儿摇摇头,铁青着炼回应,“老四,你看着吧,此人前途不可限量。如果哪天老夫真的出事了,今后能扛起大元朝半壁江山的,肯定是这个察罕贴木儿。届时,老四,如果你还活着的话,就一定去辅佐他。这是老夫对你最后的要求!”
“有再敢劝老夫清君侧者,杀无赦!”脱脱愤愤地抽出腰刀,猛地插向地面,没入半尺多深。“都给我退下,退下去仔细想想如何打破眼前僵局!老夫现在需要的破敌之策,不是要你们教老夫如何自相残杀!”
跟红巾贼交换俘虏,是朱屠户主动提出来的,并且立刻得到了脱脱的积极响应。李汉卿当时无论如何苦劝,都不能让脱脱改变主意。而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证明,他李四的担心不是多余的。朱屠户的目的根本不是换回被俘虏的徐州军众将,而是借此抹黑脱脱,离间大元君臣。
“老四留下!”脱脱气喘嘘嘘,从众人身后大声命令。“老夫找你还有别的事情!”
“他可是月阔察儿举荐给皇上的!”李四想了想,忧心忡忡地提醒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