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八章 缓急

果然,听闻方国珍只求一个行省左丞,就肯出动水师对付朱屠户。脱脱的精神立刻又大幅好转。想都不想,就迫不及待地吩咐,“给他,不用再讨价还价了。行省丞相以下,任何官职都可以答应他。如果他愿意的话,待剿灭了朱贼之后,老夫甚至可以举荐他做河南江北行省平章政事。如今当务之急,是将他的具体出兵日期敲定下来。”
“是!”李汉卿不敢再劝,无奈地点头。扬州城出产的许多奢侈物件,在北方都深受蒙古贵胄的追捧。那些拜在王公贵族们门下的商号,也从中大赚特赚。所以封锁运河以及黄河上的各个渡口,是一件非常得罪人的事情,并且效果越来越差。甚至距离军营仅仅十几里远的下游,每天夜里,都有人偷偷地划着小船朝南边跑。
“那依旧是远水!”脱脱也笑了笑,轻轻摇头,“能不能起到效果,还要两说呢!这样吧,你以老夫名义给朱屠户写一封信,约他到黄河上再跟老夫再见一面。就说,就说老夫想跟他商量,让运河重新通航之事!”
“去准备吧,这是最快的方法!”脱脱仿佛突然放下了万斤重担般,笑了笑,脸上露出了几分轻松。“芝麻李已经病入膏肓,如果能再除去朱重九。余下的赵君用、彭大、郭子兴等辈,不过是冢中枯骨而已。朝廷随便派一名虎将来,就能尽数擒之。届时,老夫在与不在,已经没什么分http://www.hetushu.com别!”
“她?一个高丽贱民之女,有何资格对朝政指手画脚!”脱脱闻听,立刻不屑地撇嘴。如果是走大皇后伯颜乎都的路子,脱脱也许还能考虑一二。至少此女是正宗的蒙古贵胄,给她送礼不算委屈。而二皇后奇氏,如果不是侥幸生了个儿子,母凭子贵的话,早就该被赶出皇宫去了。凭什么让蒙古豪杰向她折腰?
“丞相!”李汉卿顿时两眼发红,泪水再度滚滚而下。“丞相何必如此?想要拼掉朱屠户,小四替您去就是!您留着有用之身,才能替大元擎起这片河山!”
“嗯,你说得也对!”脱脱眼神立刻就黯淡了许多,笑了笑,有气无力地回应。
“方谷子答应出兵了?他想要什么好处?”闻听此言,脱脱的精神登时就是一振。苍白的脸上,瞬间涌起一团病态的潮红,“答应他,只要他提的要求不太过分,你尽管先替老夫答应下来!”
“叫你清君侧你又不肯,怪得了谁?”李汉卿心里悄悄嘀咕了一句,然后笑着提议,“丞相不妨让派人去走走二皇后的门路。据小四所知,那位高丽皇后素得陛下宠爱。有她于后宫内替丞相解释几句,想必能让皇上宽心不少!”
“噢!”脱脱笑了笑,欣慰地点头。但是很快,他的脸色就又阴沉了下去,“太慢了,还是见效太慢了。老夫原本打算,http://www.hetushu.com将百万灾民全都逼到朱屠户那边去,然后再徐徐图之。可惜朝廷那边,不愿意给老夫更多时间。”
“据细作汇报,芝麻李伤重难愈,肯定熬不过这个夏天了!”存心给脱脱打气,李汉卿想了想,又抛出了一个利好消息。
“消息是今天下午刚刚送回来的。具体出兵时间,还需要跟董抟霄那边商量。毕竟方谷子的力量主要集中于水面上,真正登了岸,还得依靠董部官军。”偷偷看了看脱脱的脸色,李汉卿悄悄给自己留出足够的退路。“但最迟也就是下个月中旬的事情,只要董抟霄那边一准备好,就可以扬帆起锚!”
“他不过是朱贼等人名义上的共主而已!”脱脱艰难地笑了笑,满脸苦涩。“如果是数月之前死了,那赵君用和彭大两个,凭着手中实力,还能跟朱屠户争上一争。如今赵君用和彭大等人手中的残兵败将加在一起都凑不出一万人,芝麻李一死,朱屠户正好顺势上位。谁还有胆子说什么废话出来?”
“他们几个?他们几个实力如何?”脱脱眉头轻皱,怎么想也找不出与上述名字所对应的形象。这两年朝廷情急之下,封了一大堆肯与红巾贼作战的地方豪强做义兵万户。这些万户们实力有大有小,能力也是良莠不齐。强悍者如察罕贴木儿,可独自顶住刘福通。孱弱者不过是个山大王,朱屠户随便伸出跟手指www.hetushu.com头来就能轻松碾死。
“叫你写你就写!”脱脱看了他一眼,不耐烦地挥手,“老夫自有主张。即便运河不通航,黄河之上,每天也有数不清的船只偷偷跑到朱屠户那边去贩运东西。与其让那些奸商偷税漏税,还不如让他们大大方方地去朱屠户那边做买卖。至少,朝廷设在运河上的关卡,还能收些钱回来!”
“是,小四这就去安排!”李汉卿大喜,笑着拱手。
“淮西义兵镇抚康茂才、江浙义兵万户朱亮祖,还有建平毛葫芦兵万户陈也先,均已经答应出兵围攻张士诚。”李汉卿不愿意眼睁睁地看着脱脱颓废下去,继续想方设法鼓舞他的精神。
在他看来,眼下战事之所以僵持不下,主要问题便出在自己麾下缺乏一支强大的水师上。而如果方国珍肯出兵,就弥补了朝廷方面最后的短板。
“丞相!”虽然心里边已经隐约猜到了一些,李汉卿依旧大惊失色。玉石俱焚!脱脱居然打算跟朱屠户以命换命!那姓朱的不过是一介草寇,有什么资格拉着大元朝的丞相跟他共赴黄泉?
“确定!”李汉卿故意装作很夸张的模样,手舞足蹈,“芝麻李在睢阳附近,就受了箭伤。随后又因为躲避洪水,撤进了芒砀山中,仓促之间找不到郎中和药材,导致伤口溃烂流脓。如今已经毒气攻心,纵使朱屠户那边的医馆再用心,也回天乏术了!”
果然,先前一直不主张派刺客对朱www.hetushu.com屠户下黑手的脱脱,这回彻底改变了想法。低低的叹了口气,小声跟李汉卿吩咐,“如果他肯来河上会晤的话,你就替老夫准备好毒箭。也先帖木儿从草原上重金礼聘了三名射雕手,不日就可以抵达军营当中。只要能除掉朱屠户,老夫不在乎跟他玉石俱焚。”
纵横捭阖乃是李汉卿所长,听脱脱问,立刻如数家珍般汇报,“康茂才是新附军将门之后,水战陆战都深得其中精髓。朱亮祖曾经在宣让王帖木儿不花帐下效力,兵败后与其失散,才逃过了长江去重整旗鼓。陈也先祖上乃是蒙古人,素以勇力闻名乡里。他们三个合兵,即便不能将张士诚擒获。至少,也能逼得后者自顾不暇,再也无力给朱屠户输送粮食!”
江浙行省参知政事素来骁勇善战,深得他的器重。然而此人性子狡诈如狐,从来不做对自己没好处的事情。以前脱脱权倾朝野,此人当然唯前者马首是瞻。但如今朝廷当中形势不明,姓董的在执行军令之时,就有些拖拖拉拉了。
李汉卿想了想,换了种委婉的方式继续提议,“她以前替哈麻、雪雪两兄弟撑腰,主要为的是拉拢二人支持其子爱猷识理答腊。但哈麻无论威望还是人脉,毕竟都差丞相您很远。如今大皇后之子雪山渐渐年长,并且素有聪慧贤能之名。如果丞相肯给爱猷识理答腊指点一下文章的话,奇氏肯定会感激不尽!”
“他想做江浙行省平章,咱们的人m.hetushu.com跟他讨价还价之后,以丞相之名,答应事后举荐他为行省左丞。”李汉卿犹豫了一下,笑着回应。
“这……”李汉卿微微一愣,迟疑着提醒,“上次跟他走船换将之事,已经被他大肆利用。况且通航之后,肯定有些目光短浅之辈,又从淮扬大肆采购……”
事实上,双方目前还在继续讨价还价之中,尚未达成任何协议。但是为了激励脱脱振作精神,他故意把好消息提前了一些。反正方国珍这个人没太大野心,只要朝廷给足了好处,不难实现这驱虎吞狼之策。
而对于急需养活上百万灾民的朱屠户来说,双方约好了同时开放运河水道,绝对利大于弊,不愁他不肯答应。至于脱脱跟他在会面时,是只谈通航的问题,还是会顺带着做些别的事情,就不得而知了。
“你份量不够!那朱屠户素来奸猾,看不到老夫,肯定会心生警觉。”脱脱又笑了笑,轻轻摇头,“此人也算一方豪杰,如果还有时间的话,老夫宁愿在战场上跟他一决雌雄,也不会出此下策。”
身为臣子,对六月份刚刚被封为皇太子的爱猷识理答腊表示一下支持,算不得什么丢人事情。至少比主动向高丽人奇氏示好,要名正言顺得多。当即,脱脱轻轻点头,叹息着道,“也罢,该怎么弄,你尽管以老夫的名义去做吧。老夫连性命都能豁出去,又何必在乎些许虚名。”
“噢,消息确定么?”脱脱的眼神又是一亮,却很快就又恢复了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