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九章 时间

“三个只会纸上谈兵的草包而已!”李汉卿心里悄悄嘀咕,却不打算继续劝阻脱脱。也先帖木儿从草原上重金礼聘的射雕手还没到,跟朱屠户那边信来信往,也需要一些时日。有这段时间,已经足够联络好人手,趁脱脱毫无防备,给其披上一件黄袍。
“你们都认定了,脱脱会铤而走险?”朱重九却扫了众人一眼,犹豫着发问。事实上,他本人对脱脱的印象倒没有那么差。虽然后者曾经炸堤放水,犯下了滔天大罪。但在此同时,脱脱对被其俘虏的红巾军将领,却没做任何虐待。这一方面是由于有淮安军义释俘虏的例子在先,老贼不想绝了今后所有被俘元将的生路。另外一方面,则说明了此人生性骄傲,不愿意做得比他眼里的反贼都不如。
“那就多带几名好手跟朱某一起去就是!”朱重九微微一愣,大笑着做出决定,“让傅友德和王胖子陪着我一起去,朱某就不信,有他们两个在场,谁还能近了朱某的身!”
“主公不妨将计就计,那脱脱乃蒙元擎天一柱,越早除之,我淮扬越能反守为攻,摆脱眼前困局!”章溢与冯国用同属于激进一派,巴不得立刻就将脱脱干掉,因此认为自家主公冒一些险也很值得。
谁料在对脱脱人品的判断上,众参谋却是异口同声,“胡虏素来不知道义为何物,主公不得不防!”
“叫你写,你就尽管去写!”脱脱将脸孔一板,大声呵斥,“莫非你也不肯再和图书用心替老夫做事了么?那更好,老夫这下算是彻底赤条条无牵无挂!”
他知道李四只对自己一个人忠心,所以特地放了狠话去逼。果然,李汉卿闻听之后,眼泪立刻嘎然而止,“好,既然丞相这样说,小四替你写了这封信就是。但无论如何,会面之时,还请丞相务必带上小四同行!”
“不可!主公不能以身犯险。”陈基闻听,立刻大声反对。“蒙古人狡诈无信,早在当年南下灭宋之时,就有趁着会面之时,谋杀宋军大将的先例。那脱脱连炸堤放水之事都做得出来……”
“丞相勿忘此刻之言!”李汉卿咬着牙回应了一句,从书架上取来纸笔,趴在地上,将给朱重九的信一挥而就。
更何况,眼下大总管府所辖的五个军中,有四个都集中于淮安。仅剩下吴永淳和陈德两个,带着第四军沿江布防。而扬子江北岸,却有扬州、泰州、江湾和海门四个战略要地不容有失,万一被敌军偷袭得手,后果不堪设想。
只要内乱一起,朱屠户就不得不从前线调兵去灭火。而只要他将刀子对准百姓,哪怕是占足了道理,先前苦苦积累下的好名声,也会毁于一旦。届时,脱脱麾下的三十万大军就能从容过河,彻底将淮安军斩尽杀绝!
在忙忙碌碌中,三天的时间就过去了。李汉卿怕脱脱生疑,不敢明着耽搁时间,立刻派了一个能说会道的,带着脱脱盖了印的亲笔信,去给朱屠户下www.hetushu.com书。
“依微臣之见,主公倒不妨先答应下来!”因为对淮安军的了解更深入,冯国用想法,多多少少与杨毕等人有些差异,“反正双方不可能共乘一舟,只要船上都不安装火炮,脱脱想玩什么花样,最终结果只可能是自取其辱!”
那使者上个月接洽走船换将时,已经去过淮安城一趟。清楚自己只要不故意找死的话,朱屠户绝不会痛下杀手。因此毫不犹豫地接了书信,坐上小船,悠哉悠哉地向南岸驶来。
如果蒙元朝廷多给他一点时间和信任的话,脱脱完全可以把朱屠户活活耗死。对此,李汉卿一直深信不疑。
“丞相三思,三思啊!”想到行刺失败所带来的后果,李汉卿又动情地叫了一声,流着泪哀求,“那朱屠户,素有当世项羽之称。万一,万一您有个闪失,这,这三十万大军谁来统领?如果连这三十万精锐也丧失殆尽,朝廷,朝廷还能支撑得了几天?!”
如今的朱重九麾下,人才却已经不像几个月前那般匮乏。除了陈基、章溢和冯国用三个之外,通过科举选拔,还录用一大批前来谋取功名的读书人。其中杨毕、詹书、刘柄三个因为名列甲等,按照上次科举考试之后人才安排的先例,直接被送到参谋本部,出任参谋一职。
因为要养活突然多出来的百万灾民,黄河下游靠近淮东一侧,水面上几乎不分昼夜,都有大量的船只在撒网捕鱼。所以信使乘坐的hetushu.com小船还没等驶过河面中央,就已经被组织捕捞的将士们给发现。旋即,水师副统领常浩然就亲自带着一艘战舰迎了上来。
与上一批参加科举的读书人不同,他们这批,对淮安军的前途更为看好,相信以目前的态势,朱重九早晚必会定鼎九州。所以言谈之间充满了自信。根本不认为拒绝了脱脱的邀请之后,会对淮安军的士气造成什么不良影响。
不是他们两个对朱重九不够忠心,而是淮安军目前所面临的局势,其实一点儿都不比敌人那边好多少。大批的灾民嗷嗷待哺,大批的货物堆积于扬州和淮安两地的码头仓库中,无法及时贩运到沿河各地。而工坊里的货物运不出去,淮扬商号和大总管府就无法回流足够的金银。没有足够的硬通货,就甭想从来自南方的黑心商贩手里换来粮食……
两派各执一词,短时间之内谁也无法说服谁。便不悦而同地将目光转向朱重九,等待其做最后决断。
“是啊,大总管日理万机,哪有功夫陪着老贼闲聊。直接回一封信打发了便是。”参谋刘柄笑了笑,满脸骄傲。
“好!”脱脱不想再于同一件事情上过多纠缠,毫不犹豫地点头。“那就带上你,咱们兄弟要么一起建此奇功,要么一起去阎王老子那边做伴,谁都不抛下谁!”
淮东自古就不是产粮区,去年张明鉴刚刚给朱屠户那边制造了六十万灾民,今年脱脱又给淮扬送过去了一百余万。即便每天只给和-图-书两碗稀粥吊命,也足够把朱屠户那点儿家底儿吃个干干净净!
并且一百多万人需要解决的,不光是吃饭、喝水。其中老弱妇孺还需要衣服蔽体,需要房屋,哪怕是最简单的茅草棚子来藏身。而那些青壮,则迫切需要找到事情做,来帮助全家人重新站立起来,摆脱靠人施舍度日的尴尬境地。如果朱屠户不能给他们提供任何希望的话,情急之下肯定有一部分人会铤而走险。
黑洞洞的炮口之下,使者不敢托大。隔着老远,就主动站到了甲板上,高举书信说明来意。常浩然见了,自然也不会刁难他。派小船将其接上战舰,然后风驰电掣般驶回了淮安城下向朱重九覆命。
所以,单纯从战略层面,脱脱一直占据了绝对上风。如果方国珍再如约封锁住扬子江面,阻止南方的粮食进入淮东,不出三个月,连淮安军就得面临绝境。朱屠户根本不可能永远龟缩下去,日渐紧张的形势,会逼着他必须杀过河来跟脱脱速战速决。而一旦失去了黄河和淮河两道天险的防护,在平原之上,淮安军即便火器再强悍,都没有任何取胜的希望。
“再等三天,三天之后,你派人给朱屠户送去。然后尽量跟朱屠户约好了,在本月底前见面。”仔细将信检查了一遍,脱脱说话的语气再度放缓,“在上船之前,老夫会将营中所有事情都交托给蛤蝲。雪雪既然已经来了,相信数日之内,皇上还会再派其他援兵。太不花、月阔察儿、哈麻三个和_图_书,亦是敢战之将。即便老夫真的有什么闪失,他们三个当中任何一个,都足以代替老夫掌管起这三十万大军。”
没时间了!说一千道一万,最关键的问题还要归结于一个,那就是,脱脱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
“以属下之见,重开运河水道这等小事,大总管直接回一封信答应了脱脱即可,哪里用得着双方在河上面谈?!”另一位新晋的参谋詹书也拱了拱手,笑呵呵地给朱重九出主意。
但是,朝廷偏偏不肯再给脱脱更多时间。哪怕是短短一个月,都等不及!在李汉卿眼里,脱脱是个盖世英雄,骄傲且自信。如果他还有选择的话,绝不会考虑采用刺杀手段来解决问题。那根本不是个常规手段,自古以来没有任何一个成名的将领会使用刺杀来赢取战争。此计只要拿出来,就等同于承认自己已经无法在战场上打败对手。而万一行刺失败的话,肯定会对自己一方的军心和士气带来灭顶之灾!
“恭喜大总管!”新晋的参谋杨毕急于表现,第一个站出来,笑呵呵向朱重九拱手,“前一段时间大总管的釜底抽薪之计,想必已经见了效。否则,以老贼脱脱的本事,绝不会出此下策。其名为河中约谈,实乃暗藏祸心。只要大总管不上他的当,用不了多久,老贼就得死在其政敌之手。”
这个时代读书人虽然少,但能读出些名堂的人,肯定智商都不会太低。因此大伙将脱脱的书信传阅了一遍,立刻就猜出了此举背后可能暗藏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