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十四章 短章

属于他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呜呜……”众人闻听,再度大放悲声。
这是发现他练兵有术时,芝麻李提出的交换条件。
当即,整个淮安医馆,都被悲伤的气氛所笼罩,再也容不下任何私心。
听着四下里的嚎啕声,朱重九加快速度,将芝麻李露在衣服外的肢体,全部仔细擦拭了个遍。然后,他将对方的遗骸放平,盖上一件干净的薄被,认认真真掖好上下被子角。
而在此人之后,将注定有无数反抗者会前仆后继,把中外奴隶主们从高高在上的神龛中拉下来,让他们血债血偿。
包括他自己,有时候都不明白,芝麻李为什么表现得如此宽容。
才终于彻底明白了,芝麻李在相逢后的这两年里,到底给了淮扬系多么大的帮助。也才终于明白了,病榻上这幅残躯当中,曾经跳跃着怎样一个不屈的灵魂。
“那,那得多少钱啊!”芝麻李先长长叹了口气,然后咬牙切齿,“拿!你如果愿意给我看,我就派人去拿。不白拿你的,我用,用五匹好马加一把宝刀跟你换。下午就叫人给你带过去!”
同样和-图-书无法扭转的事实还有一个,东路红巾新的名义大当家已经诞生,在脱脱没有被击败之前,任何人都必须遵从这个大当家的号令,不折不扣。
战争是最好的试金石,两年的磨砺下来,依旧能独领一军者,智商和情商肯定都不会太差。用自己的尸骨和血肉,替别人铺就一条青云之路的事情,谁也不肯去做。更何况,医馆也是淮安军的地盘,在没拿到任何大义名分的情况下公然挑衅朱屠户,任何人的胜算都不可能超过一成。
“这么好的东西,老子怎么可能反对!签,俺老李签第一个,你们大伙跟在后边。别人要是对八十一兄弟弄出来的盟约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让他先来找老子。”芝麻李拿起笔,毫不客气地在高邮盟约后,署上自己的大名。
施礼完毕的众人,强忍心中悲痛,将目光转向朱重九。
但是,他们却谁也没勇气走上前,将朱重九手中的手帕夺下。至少,谁都没勇气在这个节骨眼上,把自己的不满与不甘,摆在明处。
如同他们在前年差不多时候,等着芝麻李的振臂http://m•hetushu.com一呼一模一样。
芝麻李在临终之前,拼着全身的力气,替朱重九做了最后一件事情。此刻他尸骨未寒,任何挑头闹事的人,最后都难免落下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注2:对历史上那些抵抗者,酒徒始终心怀敬意。尽管从现代人眼光看来,他们的举动不够专业,甚至有些地方做得非常愚昧。但是他们毕竟在抵抗,比起那些勾结外敌奴役同胞的许多“文明人”,文明了至少一万倍。
“剿兵安民,均田免粮,杀一人如杀我父,淫一人如淫我母……”在此人之前,没有任何一个反抗者,把目标制定得如此清晰。也没有任何一个反抗者,到最后依旧没有忘记自己是谁的孩子。
他们在等待着他的第一道将令。
这是在他越权行事后,芝麻李的选择。
芝麻李生前待属下宽厚,每得一地,所获除军中留用部分之外,其余皆按战功分配给诸将。不多占,不偏心,处事公平大气;芝麻李不好美色,不置私产,战时每每身先士卒,不利时每每亲自断后,有古代名将之风。如今他忽然撒和_图_书手西去,让众人如何不肝肠寸断?
“买一口金丝楠木棺材,给大总管入殓。请大光明使按照明教尊者之礼,给大总管诵经七日。七日之后,朱某必以鞑子军中上将之血,祭大总管英灵!”目光扫过众人,朱重九一字一顿的宣布。
“责罚什么,死了活该,伤了的,有胆子就自己站出来!老子先问问他,他还记得不记得自己为什么才造了反?!”芝麻李将手一摆,非常霸气地回应,“这才把腰直起来几天?就忘记自己原来也是穷苦人了。这种货色,老子疯了才会给他们出头!”(注1)
在场之人,谁也没见过这种古怪的礼节。但从朱重九挺得笔直的后背和肃穆的面孔上,却都感觉到了其中所包含的崇敬。
他们的大当家去了,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这是得知他在徐州失陷之夜,杀了许多红巾败类时,芝麻李的态度。
……
“大总管……”彭大,潘癞子、大光明使唐子豪,芝麻李的亲兵统领丁德兴,还有一大堆徐州、宿州的将领们,也纷纷拜倒在地,放声嚎啕。
但是,朱重九依旧擦得无比认真hetushu•com
朱重九将手臂慢慢放下,穿过悲恸的人群,走向病房门口。
当确定芝麻李像睡着了一样安详之后。他又缓缓向后退了两步,将右手举到了额角,郑重行了一个自己最熟悉的军礼。
病房的门被人从外边推开了,赵君用冲了进来,彭大冲了进来,潘癞子冲了进来,当日陪着芝麻李飞夺徐州的八兄弟,除了远在濠州的毛贵和已经战死的张氏三雄之外,全都到了场。身后还跟着各自的侍卫,以及代表明教联络群雄的大光明使唐子豪。
此时此刻,他心中也痛如刀割,但眼下却不是放纵悲怆的时候。外面,还有无数人在等着他。
很多人都说芝麻李糊涂,也有人曾经认为,他朱重九是芝麻李故意蓄养出来,对付内外敌人的一头老虎。
注1:正史当中,芝麻李八人夺徐州。随后在徐州多次击败前来征剿他的元军。第二年秋天,被脱脱率领百万大军所败。芝麻李不肯屈服,壮烈战死。脱脱随后对徐州(包括周边)军民进行了血腥屠杀。据蒙元自己统计是屠戮了七十余万人。
朱重九从口袋中掏出一只白色的棉布手帕,轻和-图-书轻擦干净芝麻李的面孔。很瘦,两个月来的病榻缠绵,已经耗尽了这具躯体主人的精力。从遗容上,很难让人相信他就是那个带领八名兄弟夜夺徐州的红巾大豪。
但从今天起,他却不愿意再顾忌那些无形的约束。
这是在外人面前,芝麻李对他的力挺。
“朱重九搞出来的,神州广舆图!”芝麻李笑了笑,脸上带着几分骄傲,就像家长在外边炫耀自己的孩子一般,“你也知道,这小子干别的不行。最擅长鼓捣这些奇技淫巧!”
哭声瞬间变低,赵君用、彭大、潘癞子、唐子豪等人,一个接一个,跟在朱重九身后,或叩首,或长揖,向芝麻李拜别。
感觉到众人眼里的期待,朱重九转过身,面向大伙,再度将手掌举到了额角。这是他最熟悉的军礼,以前总觉得此礼与时代有些隔阂,没有在军中大力推行。
而现在,他才终于知道了,种种宽容之后,所包含的期待。
当即,整个病房,都被哀哭声所充满,除了悲痛之外,再也容纳不下别的情绪。
“大哥……”短短数息之后,赵君用带头跪了下去,对着芝麻李的遗骸,痛哭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