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十八章 血祭(四)

“多谢,多谢大总管厚爱!”俞通海的眼睛顿时也红了起来,拱起手,结结巴巴地表态,“属下,属下愿为大总管粉身碎骨。”
所以在朱重九打下淮安之后,俞通海父子干脆把心一横,直接投了红巾。不久后就又因为武艺过人,双双被选入了近卫团,担任了营长和连长之职。
他本是草原上玉里伯牙吾氏后裔,祖父做过武平郡王,是地道的蒙古贵胄。谁料到了他父亲这代,却不知道怎么就稀里糊涂成了燕帖木儿的余党,先被贬到了山东道的胶州管名存实亡的水师,几年后又被继续深究,剥夺了姓氏,贬往洪泽湖旁边做编户。一家人受尽了地方官府的折辱。
“马上的确有一件任务交给你,却不是要你粉身碎骨!”朱重九笑了笑,轻轻点头,“据情报处探知,益王已经亲自领兵参战。此刻正与王宣将军在诸城一带对峙。其身后的胶州、莱州等地,各万户,千户所形同虚设!因此,参谋本部提议,以一支偏师,从海路直插胶西,切断益王退路。然后,与王宣前后夹击,围住此人,逼脱脱分兵去救。俞通海,你可愿意为大军先导?”(注2)
“破局?”丁德兴听得好生惊诧,却不敢开口询问。瞪圆了一双大眼睛,四下请求赐教。
好在大伙并没让他等多久,很快,朱重九就接过了会议的主导权。站起身,冲着刚刚跟他一起入内的周俊问道,“周营长,你们那个营里头,夜间不能视http://m.hetushu.com物的弟兄还剩多少?”
注1:雀蒙眼,即夜盲症。古代因为营养不良,夜盲症非常普遍。
每个军都有自己的绝活,擅于夜战,的确是第五军的一大专长。谁让这个军的指挥使是凭夜钻排水沟而成名的呢,老本行不能丢不是?但伙食增加大量野菜和咸鱼,就不是第五军一家的特色了。自打去年接受了扬州城那六十万饥民时起,淮安军为了节约粮食,内部就形成了吃海鱼和野菜的传统。如今又时值夏末秋初,如果不先把海鱼从岸边就地腌好了再送过来,难道弟兄们还天天吃臭鱼不成?
“所以,我军的应对方案是,以牙还牙。跟脱脱比谁下手快!抢在第四军退守扬州之前,主动破局,打乱脱脱的得意部署!”做了这么久的参军,陈基已经被磨砺的非常老练了。根本不受丁德兴这边噪音的干扰,顿了顿,继续大声介绍。
“轰!”丁德兴闻听,脑海里立刻像炸开了一枚炮弹般,头晕目眩。
以前在芝麻李帐下,他也参与过多次军议,但每次都是大伙都乱得像一锅粥般,从未如淮安军这边一样,秩序井然。
“其他各营的情况也差不多!”第五军指挥使吴良谋的脸色,与营长周俊一样自豪。点点头,在旁边快速补充,“我军的一直侧重加强的就是火器和夜袭,每个营都定期会在夜间集合,外出训练。伙食也按照大总管的提议,以咸鱼和野菜为m•hetushu•com主。”
正惊得魂不守舍间,却又听陈基大声介绍,“按照我军先前做出的应急预案,一旦水上防线被董贼攻破。则水师第一舰队回缩扬州,与第四军一部死保江湾。第四军其他各部,则根据实际情况,决定放弃那些城池,以空间换时间。按照这种预案,万一泰州城下战事对我军不利,最迟半个月之后,吴指挥使所带领全部兵马将退保扬州城。以扬州和江湾新城两地互为犄角,与董抟霄做最后的周旋。”
最后一句话,却是冲着参军陈基吩咐的。后者立刻站起身,答应了一声“是!”。随即,大步流星走到墙上的舆图前,用木棍指着下方的位置说道,“据昨夜收到的紧急军报,董贼抟霄在海寇方国珍的协助下,避开了我淮安第一水师的防线,于通州西侧六十里处的老河口登岸。随即,攻下了泰兴。如今敌军正水陆并进朝泰州进发。吴永淳将军已经率领第四军的四个旅前去迎战。但敌众我寡,方国珍麾下的海贼又精通水战,形势非常紧急!”
为了挡住脱脱麾下那三十万虎狼,淮安军的绝大部分兵力都集中在北线,水师的战船也被抽调过半。此刻留守扬州路的,只有吴永淳所率领的第四军。而从扬州到海门,却有五座城市,四百余里的防线。吴永淳即便是三头六臂,也一样巧妇难做无米之炊。
“末将,末将的确生在胶西。家父,家父做过胶州水军万户所的达鲁花赤http://www.hetushu.com。后来,后来惹了皇帝,才被人削了职位,跑到巢湖那边当水匪。”俞通海红着脸站起来,低声解释。
注2:正史中,红巾大将毛贵,便是从长江边上的海州,直扑胶州。然后以闪电般速度接连击败当地守军,进而拿下了整个山东半岛。
“启禀大总管,丁统领有要事求见。溢觉得他不是外人,就将他领了进来!鲁莽之处,还请大总管包涵!”章溢闻言大急,赶紧开口解释。
“末将,末将初来乍到,怎好,怎好……唉!既然大总管不嫌末将粗鄙,末将坐了便是。今后但凡有用得到末将的地方,绝不敢辞”丁德兴接连挣扎了几下,却没有朱重九力气大,只好半推半就地来到桌案旁,在下首位置空出来的椅子上,坐了半个屁股。
“你们两个也坐!”朱重九很随意地冲着俞通海和周俊两人挥了挥胳膊,转身回到上首的主帅位置。“陈参军,你把当下的形势大致再向他们三个介绍一遍。”
然而朱重九今天把他叫叫进来参加军议,却不是为了追查他的血统。点点头,笑着安慰“你不要紧张,你们父子昔日在战场上的表现,大伙有目共睹。只要跟大伙一条心,谁也不会拿你们当外人。”
“嘿嘿嘿……”听了他的话,许多将领都会心而笑。
“俞通海,你以前就生在胶西是不是?对那边地形是否还熟悉?”轻轻将手向下压了压,朱重九迅速将话头带回正题。
这番履历,包括身http://m.hetushu.com为蒙古人却成了下等奴隶的遭遇,俞家父子一直视为奇耻大辱。所以很少在人面前提及。今天突然被朱重九主动给问了出来,顿时尴尬得无地自容。
“呵呵呵……”其他几个指挥使又纷纷轻笑着摇头,都觉得吴良谋和逯德山两个吹起牛来没边没沿儿。但笑过之后,议事堂中的紧张气氛,立刻就减轻了许多。
而一旦扬州失守,淮安军就要腹背受敌。粮草、军械供应,也全部被切断。想要摆脱困境,就只有一条路可选。放弃黄淮防线,火速回师南下。抢在脱脱做出正确反应之前,将董抟霄击溃。然后再回过头去迎战脱脱,期待老天爷降下新的奇迹。
待来到议事堂内,他才发现先前姓俞的家伙还真不是完全在敷衍他。不光第五军的正副指挥使在,其他各军的主将,如胡大海、徐达、刘子云等全都在场,包括淮扬系中稳稳位居第二把交椅的苏先生,此刻也跟众人坐于同一张椭圆形桌案旁,两眼通红,仿佛一头饥饿的猛兽般准备择人而噬。
“嗯?章参军这是什么话?”朱重九微微一愣,旋即从章溢急切地目光中,理解了对方的良苦用心。笑着追上前,从身后拉住丁德兴的手臂,“丁将军要到哪里去?既然已经来了,就赶紧找个地方坐下。接下来的事情,正要借助你黑丁的勇猛!”
见到此景,丁德兴立刻知道自己没有列席的资格。主动停下脚步,冲着朱重九深施一礼,大声说道:“已故先平章帐下http://www.hetushu.com亲军统领丁德兴,奉遗命前来效力。不知道大总管正在升帐议事,贸然闯入,罪无可恕。且容末将暂且退在门外,稍后再主动回来领大总管责罚!”
丁德兴即便再狂妄,也不敢把自己比作黄忠和赵云。听章溢为了推崇自己,居然连陈寿都给骂了个狗血喷头,心里不由得涌起一股暖融融的滋味。多余的话便再也说不出口,跟在对方身后,昂首挺胸往里走。
“这……”周俊被问得一愣,旋即长身而起,挺着胸脯汇报,“启禀大总管,第五军第三旅三团二营,这几个月一直按照上面的吩咐,给弟兄们吃鱼和野菜。雀蒙眼已经只剩下了五十三人。其他弟兄,走夜路不成任何问题!”(注1)
“我们第五军,吃,吃咸鱼比较多。是存着替弟兄们治疗眼疾的目的去吃,而不是单纯的为了节约军粮!”第五军长史逯德山被笑得好生尴尬,主动出言替吴良谋解围。
“嘶——!”不知不觉中,丁德兴就将自己的手掌放到了嘴巴上,一边咬,一边倒吸冷气。淮安军对此种恶劣局势早有准备,肯定比没准备强。但凭借扬州和江湾新城死守,却已经落了绝对下风。顶多能保证扬州城里的粮草辎重和江湾新城内的工坊不落到董贼手中,却再也无法沿着运河源源不断给北线输送物资。而一旦消息传开,对整个东路红巾军的士气之打击,也将非常致命。至少,让赵君用等人一下子就找到了足够的发难借口,在大敌当前之时,先挑起内部纷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