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十九章 血祭(五)

看到他们悲悲切切的模样,朱重九无奈地笑了笑,低声安慰。“不光是我,谁都无法保证自己永远不死。徐达若是哪天遭遇不测,接下来就是吴良谋。然后是胡大海、吴二十二和刘子云。咱们兄弟前仆后继,总要保住淮安军的薪火不灭,直到把蒙古皇帝赶出中原!”
“主公,不要说此丧气话。您武艺高强,又知兵善战。只要不亲自以身涉险,必能领着我等重整汉家河山!”
“黑丁,你也起来!”朱重九双手拉起丁德兴,继续说道,“正因为你刚刚加入,跟任何人都没深交。所以才让你来做见证。我这不是说丧气话,是以防万一。毕竟我还没儿子,即便有,也不能让个穿着开裆裤的小娃娃来管着大伙!”
“说!只要本总管能做得到!”朱重九抬了下手,笑着答应。
“末将,末将誓不辱命!”俞通海又是激动,又是紧张,站起来,双手抱拳。说话的声音微微战栗。
“有什么差别?!”朱重九毫不畏惧地挥手。然而在众人坦诚的目光逼迫下,很快,又不得不将手举起来,宣告让步,“好说,好说,本总管不亲自上阵跟人拼命便是。那些家伙又不是猪,本总管杀起来还嫌累得慌呢?”
“君子一言!”众人立刻纷纷举起手,要求击掌为誓。
“是!”俞通海双手接过地图,扑在桌子上,开始认认真真地校对。
“大总管且慢!”
注2:郁州,今连云港市的一部分。当时还是海岛,与陆地并不相连。
“臣在!”在扬州投靠朱重九的前庐州知府张松挺直胸口,大声回应。
“末将,末将……”徐达不敢违抗,红着眼睛站起身,泪流满脸。
死并不可怕,既然当了红巾军,大伙就早把脑袋别到裤腰带上。但可怕的是,在大伙死了之www.hetushu.com后,大伙一直舍命捍卫的事业,也随之烟消云散。所以,从这一点上讲,朱重九未雨绸缪,其实一点也没有错。毕竟战场上刀箭无眼,谁都不能保证自己永远不会恰巧成为炮弹的目标。
“主公,末将愿意替你去胶州。您坐镇淮安便是!”
“令尊昨晚已经带着令弟通源混在商船中提前去那边了,他会负责给大伙指示登岸的位置。”仿佛能猜到俞通海在紧张什么,朱重九看着他的眼睛,低声补充。“那条航线,是蒙元山东的官商特地开辟出来走私通道。自从脱脱封锁运河之后,咱们淮扬商号销往北方的货物,六成以上走得都是这一航线。情报处和水师里头也有很多弟兄跟着咱们这边的商船跑过好几趟,可以在旁边协助你!”
甭看一直在装聋作哑,事实上,芝麻李去世后赵君用等人的反应,给他带来的打击非常大。他无法想象,一旦自己遭遇不测之后,身后的事业会变成何等模样?而上辈子所看的幻想小说当中,穿越者不死定律,显然在自己所处的世界并不适用。既然芝麻李能因为血液中毒而逝,他不敢保证,同样的结局永远轮不到自己。
“第五军指挥使吴良谋、副指挥使耿再成、参军逯德山!”朱重九满意地点点头,继续发号施令。
“主公……”凡是被点到名字并且恰巧在场的将领,个个泪如泉涌。
“苏长史,把刚才的话写在纸上!”朱重九看了一眼唯一没有哭泣相劝的苏先生,郑重叮嘱。“然后归档封存。你就不用想接位了。你负责监督这道命令的实施。所以无论什么时候遇到紧急情况,你都可以先行撤离,无须跟任何人请示!”
众人这才明白,朱重九要亲自带队去偷袭www.hetushu•com胶州。一个个大惊失色,劝阻的话脱口而出。“海上风高浪急,主公岂可亲涉险地?”
注1:元代黄河入海口与现代不同,下游也远比现在水流充沛。而连云港以南的许多地区,当时还是海面。
“就这么决定了!”朱重九又用力拍了下桌案,郑重继续宣布,“黑丁,你刚好在,你来做个见证。咱们淮安军的接位次序是,万一我遇到不测,大伙则推徐达为主……”
“诺!”众文武齐齐的站直身体,答应得异口同声。
“笑话!”时隔一年半,朱重九终于又掀露出了他固执的一面。毫不客气地将众人的话头打断,“海上风高浪急,别人坐船,就比本总管安全么?至于万金不万金,本总管去年三月份的时候,还亲自上阵冲杀呢。怎么现在,就成了泥巴捏的摆设了?”
“住口!”朱重九眼睛跳,厉声打断,“徐达,你给我站起来,淮安军的将士,只跪天地父母,莫非你忘了么?”
“主公!”徐达“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含着泪叩头,“主公,切勿下此乱命。末将,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末将愿意追随你一道去阴曹地府,再造一次阎罗王的反!”
“臣,臣将来即便粉身碎骨,也替大总管看着这份命令!!”苏明哲立刻感觉到自己肩头上被压了一座大山,双手扶住桌案边缘,大声回应。“可若是有谁知道了这份命令之后就图谋不轨,臣也绝对不会让他遂了心意!”
“快马一鞭!”朱重九无奈,只好挨个跟大伙击掌。然后想了想,脸色又慢慢开始发冷,“在打垮益王之前,我离开淮安的消息,不准出大总管行辕。张松……”
“主公乃万金之躯,岂可做此鲁莽之事。有第五军足够了,主公务必收回成命!”
“第一军副m.hetushu•com指挥使刘子云,第二军指挥使胡大海,本总管领兵北上时,你们二人以及麾下将领,暂时归徐达调遣。水师第二舰队、情报处和内卫处,也是如此!”
激动得是,明知道自己是蒙古人,朱总管依旧给与了自己毫不保留的信赖。紧张的是,自家虽然当年在水师万户所生活了好几年,却根本就没坐船出过海。丝毫不熟悉胶州那边的水文,万一把大军给领到礁石区,那可就百死莫孰了。
非但他自己,包括他的父亲,曾经担任说大元水师万户的俞廷玉,都根本不熟悉胶州湾的水文。大元朝的水师在近二十年来,基本上就是个笑话。否则,也不会连方国珍都打不过,每征剿方贼一次,结果都是让方贼官升三级。
朱重九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然后迅速在众人身上扫了一圈,大声命令,“从现在起,大总管行辕封锁,没有指挥使以上将领签发的手令,谁也不准出门。”
“停,停住!”朱重九用力拍了几下桌子,再度将众人的话打断,“你们提醒得好,咱们淮安军的继承顺序问题,的确该提前做个准备了。免得哪天我有个闪失,自己内部乱成一团糟!”
跟朱重九时间最长,他也最了解自家主公的脾气。在做决定之前会广纳建议,真的做出决定后,却是一百头牛也拉不回。所以他也不费那个劝说的力气,只管跟在后头查缺补漏。
“回去挑选十五个营头能够夜间视物的弟兄。不要打散建制,就以营为单位,立刻吃饭休息,养精蓄锐。今夜子时在满浦城外上船。每营一艘,上完就起锚。连夜顺流而下,从北沙寨出海,明天午时,在郁州岛东侧集结待命。”(注1,注2)
“末将在!”被点到名字的三人个个挺胸拔背,满脸喜悦。当年夜袭淮和-图-书安,为大军打下第一片落脚点的,是他们第五军的将领。如今为大军破局,跨海北征的,也是第五军的人。此战若能获胜,淮安第五军必将名动四方,他们三个主事的将领,也必将在青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笔。
“请大总管不到万不得已,切莫亲自提刀上阵!”众将立刻受到了启发,纷纷拱起手来,大声求肯。
有人负责在海上领路,困难立刻减少了一大半儿。至于登岸之后如何摸向胶州城,以及从胶州杀向诸城最短道路,俞通海即便闭着眼睛都能指示清楚。当即,挺直胸脯,信誓旦旦地说道,“大总管放心!末将,末将一定,一定把大伙平安送到胶州城下!”
朱重九欣慰地点点头,信手从桌案上拿出一份手画的地图,交给俞通海,“好,我这里有份舆图。你根据自己的记忆对照一下。发现有错误的地方,赶紧标出来。标完之后,将舆图交给冯参军,然后你自己就在议事堂后面找间屋子睡下。养足精神,咱们今天下半夜登船出发!”
“主公近年才二十岁,说这些丧气话做什么?以您的武艺,谁能轻易近得了身?”
“不可!”
“主公何出此言?”众人闻听,立刻又顾不上劝阻朱重九带兵北上,七嘴八舌地开解。
“此战的目的,是扯动脱脱的主力,给大伙创造回援扬州的机会!”见众人终于不再苦劝,朱重九沉吟了片刻,低声补充,“他就是冲着本总管来的。本总管要不亲自出马,脱脱肯定不会上当。而一旦我的旗号插在了益都,他继续与大伙隔阂对峙,就彻底失去了意义。而如果他带领元军主力赶赴益都的话,只要海上航路不被切断,本总管就随时可以撤回来。让他再次空跑一趟!”
“大总管慎重,丁某,丁某,丁某担当不起如此重任!请大总管和*图*书三思!!”丁德兴也没想到自己第一天来,就遇到这种传位大事,吓得也跪倒在地,大声推辞。
……
“请大总管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亲自提刀上阵。您是咱们整个淮安军的大总管,不再是区区一个左军都督!”
“这,这……”众人知道朱重九说得全是实话,无法反驳,一个个义愤填膺。
……
“给我盯紧了那几个人。如果谁敢拖大伙后腿,你就告知胡大海,然后替我直接杀了他。朱某不想手足相残,但也绝不会让抗元大业,毁于某个短视的匹夫之手!”朱重九又看了他一眼,声音瞬间变得冷硬如刀。
“天有不测风云!在昨天之前,谁曾想到过大总管大业未成,含恨撒手西去?谁曾想到过,大总管一走,赵君用等人立刻会变成这幅模样?”朱重九轻轻叹了口气,声音慢慢变低。
椭圆形的桌案旁,立刻空出了一小半儿位置。朱重九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大声命令,“第三军指挥使徐达,从今天起,你全盘统筹淮安、高邮两地的防务。半个月之内,本总管不想看到任何鞑子踏上这两府地面!”
“大总管请答应末将一件事!”知道朱重九亲自带兵出征已经成了定局,徐达也不继续多劝,而是退求其次。
“主公,主公三思。臣等,臣等没有,没有那个,那个意思!”众人被抢白得语塞,却丝毫不肯让步,只是苦口婆心地劝阻。“您,您如果有个闪失,让,让淮安军十万弟兄,让淮扬高邮三地数百万黎庶……”
“诺!”第五军指挥使吴良谋、副指挥使耿再成、参军逯德山躬身领命,带着麾下几名将校,快步离开议事堂。
“主公……”众人又齐声劝阻,红着眼睛,声音哽咽。
“末——将?遵命!”徐达微微吃了一惊,却没有做任何质疑,而是选择了接受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