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二十章 血祭(六)

“张松,有关我出发去北方的消息,一直封锁到我的旗号在那边竖起来为止。”
朱重九知道有人心中还暗藏杀机,却也不去点明,更不会去做更多的制止。淮安军需要偶尔露一次牙齿,而不是总受他的性格影响,对盟友们一味地大度忍让。那样的话,不但会害死更多的人,也会拖垮整个反元大业。
但是,丁德兴却无法让自己也一样安宁地睡着,尽管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到了此时,宿州军上下,估计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他奉芝麻李遗命,进入了淮安大总管幕府的消息。那就意味着,有一支战斗力相对完整的兵马,也彻底倒向淮安军。如此一来,宿州军中,很多持观望态度的人,都会做出同样选择。
整个淮扬三地,都是朱重九带着大伙一刀一枪打下来的。包括红巾副帅芝麻李在内的其他红巾将领,在里边根本没出过任何力气。即便各方曾经联手出过一次兵,但出兵者也都从中也获得了十倍,甚至上百倍的红利。淮安军早就跟他们之间两清了,早就不再欠任何人的情!
他开始感激芝麻李在临终前,做了一个英明无比的决定。同时却又开始怀疑,芝麻李做这个决定时,是否有许多无可奈何的成分。有那么几个瞬间,他甚至怀疑,芝麻李之所以被救回来后自暴自弃,是否因为他自己发现,即便他自己没有中毒,东路红巾早晚也会落入朱屠户掌握。他这次倒下,已经永远不可能再卷土重来,重新成为一方霸主?但是,下一个瞬间,丁德兴又强迫自己把这些古怪的想法从心中赶了出去,强迫自己不用最卑鄙的角度去揣摩人心。
……
码头上,第五军精挑细选出来的三千多战兵,早已整装待发。朱重九一声令下,第五军指挥使吴良谋第一和-图-书个踏上了栈桥。第一旅旅长刘魁紧随其后,带领着弟兄们,一排接一排进入船舱。
因为有无数人宁愿用自己的性命献祭,也要唤醒他,催促他重新站起来!
“天德,无论排兵布阵,还是临敌机变,你的才能都不在任何人之下。所以我带奇兵北上期间,你无需萧规曹随。该做决断的,就自己做决断。即便偶尔犯一些小错,过后我也不会苛责于你!”
如此,十五艘战舰悄无声息的都顺着水流飘然而下。只用了三个多时辰,就已经抵达了黄河入海口处。
如今既然大总管点了头,接下来,淮安众文武就不用顾忌那么多了。倘若赵君用之流还不知道收敛的话,那等待着他们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好结果。
等到自己跟着朱重九从北方归来的时候,淮安城中,早已大局初定。而只要自己拿出任何一颗蒙元上将的头颅,哪怕只是个有名无实的下万户所万户,所有反对朱重九的人,都将彻底无力回天。
连续两个多月来,蒙元的兵马与淮安军,已经隔着黄河较量的许多次。眼下在水面上,绝对是淮安军的天下。而由于脱脱手中也有许多仿制和缴获来的火炮之故,淮安军想要在脱脱的军营附近登陆,也根本没有任何指望。所以对于南岸在夜间闹出来的动静,元军的哨探早就失去的关注的耐心。甭说朱重九等人刻意偃旗息鼓,就是偶尔不小心弄出点儿响动来,北岸也会自动视为走私船在喧哗,根本懒得去刨根究底。
正惊恐莫名间,却又听见朱重九笑了笑,大声强调,“你们也别老想着杀人。只要他们不主动跳出来,谁也不准去找他们的麻烦。更甭要想着,故意设圈套骗他们自己送死。否则,朱某绝对不会感谢那个下套的和*图*书家伙!”
“黑丁,你也留下。今晚跟我一起出发。我答应过大总管,要以蒙元那边一名上将之血祭奠他。你跟着我,一起去取此人的首级!”叮嘱完了众人,朱重九迅速又将目光转向丁德兴,笑着发出邀请。
旗舰天枢号第一个跳了起来。
“是!”非但内卫处管事张松,在座其他人也答应得异口同声。
因为他有一个名字,叫做华夏。
任何船只经过此线,都会迅速跳动一下,就像鱼跃龙门。
他知道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是,主公!”丁德兴浑浑噩噩地答应着,浑浑噩噩跟着徐洪三,来到大总管行辕的后院客房。然后如皮影戏里的提线皮偶般,被安排睡下,两眼茫然,魂不守舍。
被甩在身后的陆地,也迅速变成了金红色。仿佛一个濒危的巨人,在血与火的洗礼当中,慢慢脱胎换骨。
“也许,这才是朱重九敢于放心北上的真实原因。几只螳螂,挡不住高速奔行的马车。而驾驭马车者,也不会为几只螳螂的张牙舞爪而分心。”在临睡着之前,丁德兴脸上涌起几丝嘲弄的表情。然后彻底被困意征服,沉沉进入梦乡。
万道霞光当中,丁德兴双手扶住船上的围栏,用力挺直了腰杆。
的确,他朱重九不喜欢杀人,更不喜欢流同族的血。可那是在从前,那时他知道自己背后有芝麻李,知道历史上还有一个朱元璋。知道即便自己所做的事情大错特错,最后蒙元一样会被赶回漠北,华夏一样会浴火重生。
然后是天府、天梁、天机、天同、天相、七杀……
当他被人推醒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朱重九的近卫团长徐洪三亲自带人帮助他以最快速度洗脸更衣,然后摸着黑,快速奔向了满浦城外的货运码头。
看到众人擦拳磨掌的模样m•hetushu•com,丁德兴的里衣瞬间就被冷汗湿了个透。他发现自己今天来得绝对太及时了,如果再晚一步的话,即便最后能够独善其身,恐怕将来也是个郁郁而终的下场。
而失去了宿州军的支持,赵君用光凭着被救回来的残兵败将,绝对不敢轻举妄动。况且徐州军内部,也不全是忘恩负义之辈。至少,丁德兴就知道,赵君用的几个心腹,刘聚、冯国胜,还有一向被他视为手臂的李慕白,态度已经开始摇摆,未必肯继续跟着赵君用一条路走到黑。
一艘接一艘精心改装过的仿阿拉伯式战舰,陆续装满了战兵,扬帆启锚,在熟悉黄河水纹的老艄公们的指引下,尽可能地贴着黄河南岸,悄无声息地滑向了下游。
凡是被单独点了名的文武,都郑重点头。心中暗暗发誓要竭尽全力完成自家主公交代的任务,不辜负长期以来的知遇之恩。
朱重九与他原来认识的朱重九,完全不一样。淮安军与他想象中的淮安军,也大相径庭!不身在其中,近距离观看,就无法认清其真实面孔。而即便现在身居其中了,谁知道又不是“横看成岭侧成峰呢!”
“这,我,我……”这一早晨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丁德兴根本反应不过来。愣愣地想了几息时间,用力点头,“愿为大总管马前一卒。”
这个过程,无疑将充满了痛苦,甚至充满了血腥。但这个巨人,注定会重新站起来。
“陈参军,军情处负责保持联络畅通,每天在淮安发生的事情,五日之内,必须送到我手上,无论我到了什么地方。”
“常统领,水师继续保持对北岸的攻势。发现有敌方船只敢过中线,无论大小,一律开炮击沉。”
朱重九叫住几个不同部门的主事者,继续单独面授机宜。
淮安军和*图*书根本不是凭借阴谋诡计就能窃夺的,除了朱重九之外,它几乎不受任何人的控制。与周围的各路红巾,也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它依托于一套完全不同的规则而运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与以往君臣父子那一套大相径庭。
所以在大伙看来,眼下赵君用等人的性命都是淮安军所救,每天吃着淮安军的,喝着淮安军的,还没完没了地在朱总管背后捅刀子,根本就是找死行为。只是朱总管自己心太软,大伙也不愿违拗了他的意思,才对赵某人的行为一忍再忍。
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紧随其后。
更何况是一群百战余生的武夫!
海面迅速开始翻滚,红色浪花,迎着战舰,跳跃,飞舞。像是火,又像是血。
“呼呼,呼呼,呼呼……”隔壁的房间,也有准备当晚出征的将领在睡觉,已经均匀地打起了呼噜。他们都是安详的,因为他们早早地就和强者站在了一起。不用再做太多选择,也不用没完没了地疑神疑鬼。
“通甫……”
“如果昨天下午,李平章决定将基业交给赵君用,会出现什么情况?”不由自主地,丁德兴就开始胡思乱想。
我佛慈悲,但也会做狮子吼。
当十五艘战舰,排着队跳出海面时,一道金红色的阳光,恰巧从大海里射出来,瞬间点燃了整个海面。
他发现那可能是个非常令人恐惧的答案。至少,以他今天早晨的所见所闻,推算出来的结局将非常残忍。
黄河水含沙量极大,而海水盐分又远远高于河水。所以,河水与海水交汇处,有一道非常清晰的分界线。
“苏长史,继续打着我的名义跟脱脱泡蘑菇。把跟他会面的时间,拖在半个月之后。无论他是否安排了杀招,咱们干咱们事情,别把主动权交在他手里!”
而现http://www•hetushu•com在,芝麻李却中途撒手西去,朱元璋的实力还不如他的十分之一,现实中和想象中的两个强大支撑点全都不存在了。他就必须做出改变,把心中那份软弱剔除出去,努力去做一个真正的乱世枭雄。
他相信自己永远不会为昨天的选择而感到后悔。
很快,一个营头的弟兄,就装进了战舰当中。第一艘战舰迅速拔起铁锚,像幽灵般,消失于空荡荡的河面上。
“是!”众文武齐声答应着,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告退。
“遵命!”众人再度拱手,回答的声音,却比先前低沉了许多。
“如果大伙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就各忙各的去吧!”一个合格的枭雄,不但要懂得如何抓权,而且要懂得如何放权,“各自负责好各自那一摊子,别把心思都花在外人上面。只要大伙齐心协力,把职责内的事情做好。他们,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换句话说,淮安军自身,早已成为一个强大、骄傲而又聪明的猛兽。它不光有骨骼和血肉,而且有心脏和灵魂。它只会选择自己相信的主公去追随,而不是随便某个人过来,就能令其俯首帖耳。如果某些野心勃勃的家伙自不量力的话,除了被这头猛兽撕成碎片之外,几乎得不到其他任何下场。
圈套!陈参军拉丁某人进来参与军机,绝对是个圈套!某一个瞬间,丁德兴又被自己吓得睡意全无,冷汗淋漓。然后,他又发现,即便今天早晨自己不来大总管行辕,结果好像也不会差太多。双的实力对比在那摆着,朱重九不用任何阴谋,照样能将反对者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好,那你就去后面找个房间睡下。养足了精神,子时前后,我派人来叫你!洪三,你派几个人照顾好丁将军。他刚刚来咱们这儿,需要点时间适应!”朱重九冲他笑了笑,继续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