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三十二章 讨价还价(中)

“你放心,倭国那么大,淮扬商号一家的货,肯定填不满!”不想把对方逼得铤而走险,朱重九笑了笑,主动给与补偿,“既然你不要淮扬商号的回扣,这样好了。你耶律家的船队从倭国回返时,尽管替朱某带硫磺和铜锭回来。无论带多少,朱某这边都按照当时的市价全收,货到款清,绝不会让你耶律家蚀了本钱!”
货源掌握在淮扬商号的手中,港口也掌握在淮扬商号的手中,一旦他们熟悉了高丽和倭国航线,商场之上,谁人还能跟他们竞争?等待耶律家商号的,不过是死路一条而已。早死和晚死,其实没多大差别。
说罢,又俯首下去,在地上重重猛磕。
太失策了,今天做大的失策就是来跟朱屠户做交易。此人根本就不是什么草莽豪杰,而是十足十的奸商。并且是早就熬成了精的那种,即便蚊子飞过,也能从肚子里刮出一层油脂下来。
“那就算了!”正百思不解间,又看见朱重九和_图_书挥了下胳膊,意兴阑珊地说道。“朱某最不喜欢强人所难。知道如何去高丽和倭国的,又不是你耶律一家。朱某许他几船我淮扬的紧俏货,就不信没人肯替朱某跑这一趟腿儿!”
“这?”没想到朱重九居然还肯主动让给耶律家一份好处,耶律昭愣了愣,灰败的面孔上重新涌起几分血色。
他之所以不愿放弃从胶州出海,就是因为此地距离淮安近,可以最方便地买到淮扬工坊新推出的各种特产,随便运一船去倭国那边,价格至少都能翻上十倍。而如果单纯从北方的辽阳和中书行省上土货的话,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好的红利。
“别这么一惊一乍的,我又没勉强你!你不愿意,直接拒绝就是!做生意么,总得讲究个你情我愿!”朱重九轻轻抬了抬手,示意对方坐着跟自己说话。
“侮辱你,我怎么会侮辱你?”朱重九被问得一愣,迟疑着回应。“你不要回扣就算了呗!当朱某http://www.hetushu.com没说便是!朱某对你本人,可是没有半点恶意!”
“待你我两家联手事成之后,草民已经准备去祖先灵前自尽谢罪了。要这些身外之物何用?”见朱重九的表情没带半点奚落的意思,耶律昭长长地叹了口气,面如死灰。
注1:在十五世纪前,因为月见银山还没开采。所以日本向中国出口的金属,只要以金和铜为主。宋元两朝的史料中,均有明确记载。
他到底是想给耶律家留一条生路,还是想彻底将耶律家赶尽杀绝?
无论是辽参还是毛皮,在高丽国根本就不稀罕。至于北方所产的丝绸,质地跟苏绸、浙绸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即便运到倭国去也卖不上高价。在蒲家和沈家提供的南货面前,转眼之间就会被打得落花流水!
他是个海贸老手,自然很容易就得出了正确答案。真的能保证硫磺和铜锭的销路的话,耶律家的船队只要跑得勤一些,每年从海上所hetushu.com赚,绝对不会比原来少!
“爽快!耶律掌柜真是个爽快人!等船队归来,朱某一定让他们拿出一成红利,送到耶律掌柜指定的人手中!”朱重九立刻转怒为笑,拍打着帅案大声许诺。
“大总管开恩!”话音未落,耶律昭已经快速拜了下去,以头抢地,额头上青筋根根直冒。
“大总管,大总管开恩!”耶律昭又被吓了一跳,膝行数步,爬到帅案前苦苦哀求。
在他们看来,海贸虽然利润丰厚,但终究还是属于贱业,与治军谋国根本不能相提并论。而为了换淮安军帮忙练兵,耶律氏连称臣纳贡这种屈辱的条件都肯答应,怎么对于替淮扬商号带一趟路这等微不足道的小事儿,反倒锱铢必较起来?
“都跟你说多少次了,咱们是在做生意,不谈谁施舍谁!”被对方哭得心烦,朱重九皱起眉头,低声呵斥。“通海,送耶律掌柜下去休息。本总管今天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不就是让他帮忙和-图-书带一次路呢?这姓耶律的怎么会难过成如此模样?”无论是毫无做生意经验的陈基和章溢,还是曾经专门替人销赃的冯国用,都被此人的失态举动,弄得满头雾水。
然而如此一来,耶律家岂不更得看淮安军的脸色行事?只要双方稍有不睦,无须出兵,淮扬商号只要宣布拒绝收购耶律家的货物,就足以逼着耶律家主动负荆请罪了!
“是!”俞通海干脆地答应一声,上前拉起耶律昭,就想往大堂外边拖。后者都耗了如此大力气了,岂肯半途而废?将双腿蹭在地面儿上挣扎了几步,猛地把心一横,哭泣着回应,“大总管息怒,大总管息怒。这件笔买卖,我耶律氏接了。草民回去后,立刻可以安排得力伙计,带着淮扬商号的船队前往东瀛!”
这朱总管,到底想要干什么?
此时此刻,耶律昭哪里有勇气往起站?用膝盖当腿向前蹭了几步,苦苦哀求,“大总管开恩,大总管开恩呐!我耶律一族能苟延残喘至今,全http://www•hetushu•com靠着海上贸易吊着一口气。如果大总管把这条航线也拿了去,我耶律氏甭说复国了,连能不能保全目前模样都得成为难题!”
倭国境内火山众多,因此盛产硫磺。非但价格便宜,质地也远远高于中原所产。而铜沙和铜锭,早在宋代,就是倭国向中原的主要交易物资。前往杭州的货船里,十艘里头七艘都装得都是此物。(注1)
“去的时候装满船中原货,回来时装满船硫磺和铜锭,只要销货速度足够快,不大规模积压资金……”一边用力喘着粗气,耶律昭一边快速在心里计算。
占了“公家”便宜,就要给私人好处。这是他在另一个世界学会的不二法门。谁料原封不动搬到本时空来,却没受到丝毫效果。耶律昭闻听之后,非但脸上没有半分感激之色,反而“腾”地一下站起来,怒目而视,“大总管何必如此辱我?耶律昭技不如人,已经引颈就戮了。大总管何必要了耶律昭的性命之后,还不忘了朝尸体上狠狠踩上数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