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三十三章 讨价还价(下)

此时此刻,朱重九心中,也是惊雷阵阵。如果方国珍协助董抟霄攻打扬州的事情,也受到了沈家的暗中支持的话,那淮扬军所要面临的危险,无疑就增大了几十倍。稍有不慎,甚至就会落到全军覆没的下场!
“嘶——!”章溢、陈基和冯国用三人,齐齐倒吸冷气。
“那就好,朱某做事情最恨公私不分!”朱重九笑了笑,轻轻点头。好像眼下占了淮扬商号三成股份的那个“无耻之徒”,跟他素不相识一般。“耶律掌柜还有什么事情么?要是没有其他事情,朱某就不再多留耶律掌柜了!”
如果此时有后悔药可卖,他宁愿付出任何代价买上一包!姓朱的根本就是一头恶魔,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非但头脑精明得无以复加,对人心的把握,也准确到了极致!妄图从他手里占便宜,耶律昭啊,耶律昭,你昨夜到底喝了多少碗猪油,才能动了如此愚蠢的念头?!
话音落下,陈基等人将头垂得更低。唯恐一个按奈不住,就跳起来占到对手那边。
“不用,不用!草民,草民愿意!草民这就能做出决定!”耶律昭闻听,哪敢再做任何耽搁,俯下身去,大声回应。“我耶律家愿意,愿意接下这笔生意。为大总管从倭国搜购硫磺和精铜!”
“没,没有!大总管勿怪,事关重大,草民在做决定时,难免会慢一些!”耶律昭心里立刻又打了个哆嗦,哀求的话脱口而出。
不同于当初对待朱重八和张士诚,此刻在朱重九的记忆里头,可是没有半点儿关于耶律家的内容。所以,跟后者交往时,他心中也不存在任何顾忌。从一开始,就完全将此人及其背后的耶律家当作了潜在的竞争对手来看待。能宰就宰,能阴就阴,绝不留情。
“怎么,耶律掌柜不愿意么?那朱某向别人收购好了!”见耶律昭迟迟不肯回应,朱重九皱了下眉,低声问道。“老实说,朱某是念在你耶律家多少还能给蒙元找点儿小麻烦,才想拉你等一把。否则,江南沈家也有船队往来东瀛,朱某何必舍近求远?”
“那就按照市面上的价格交易便是。你运粟和麦子来,我让淮扬商号用火炮交割,来一船走一船,现货现结!”朱重九笑了笑,飞快地答应。
“秦人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况且先前大总管也再三强调过了,今天你我双方在商言商!”耶律昭冲众人拱了下手,侃侃而谈。“况且那沈家,也未必真的会无意染指陆上。几位也许还不知道吧?如今三佛齐国王麾下的水师将士,清一色全是汉人。而那水师主帅梁某,则是沈万三的结拜兄弟。他们还有个结拜兄弟叫方国珍,眼下正带着麾下舰队,与董抟霄一道,窥探扬州!”
“大总管说得极是。”耶律昭等得就是这句话,立刻冲着朱重九长揖及地,“沈家是沈家没做过任何对不起淮安军的事情,我耶律家,又何曾伤和*图*书害过淮安军分毫?威胁同在十几年后,大总管何必厚此薄彼?”
“大总管卖给外边,是一千贯一门。卖给芝麻李和赵君用的,才四五百贯!”耶律昭深吸一口气,继续低声还价。
章溢、陈基和冯国用等人听了,立刻将头低下去,两眼放光。太阴险了,追随自家主公这么久,还没见他待人如此阴险过。每月五贯的价格,还没淮安军中一个小伙长高。却雇来一群合格骑术教头。再加上先前换来的战马,淮安军还何愁训练不出来一支强大的骑兵?
于是,狠狠吸了一口气,他又大声补充道:“即便我耶律家的族长不识好歹,胆敢冒犯大总管的天威,那,那至少也是十年后的事情。届时,淮安军也不会再是现在的淮安军!”
再看陈基等人,一个个将头垂到胸口,眼观鼻,鼻观心,绝对不敢流露出任何表情。
朱重九又笑了笑,轻轻摆手,“不急,你可以慢慢想。甚至派人回辽东请示一番都行。什么时候想好了,什么时候就可以直接往淮安运硫磺和铜锭,这两样东西,眼下朱某并不急着要!”
长长地吐了口气,他又继续高声补充,“而据当时路过的其他商贩说,当时海面上晴空万里,却有雷声隆隆不断。而半个月之后,在松江、杭州等地,各色香料的价格都下跌三成。”
“我耶律家可以发誓,只取辽东一隅!”耶律昭举起右手,再度大声重申。然而,看到朱重九那充满戏虐意味的眼睛,他就明白,这话只能拿去糊弄别人,对朱大总管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张昭闻听此言,立刻就又活跃了起来。深深一俯首,继续大声说道:“火炮,耶律家想用牛羊换大总管的火炮。耶律家知道淮扬缺粮,耶律家愿意用牛羊代替粮食,跟淮扬商号购买火炮。只要大总管肯换,草民可以直接将牛羊运到大总管指定的任何地方。”
“呵呵……”朱重九笑了笑,轻轻摇头。“耶律掌柜说得在理,火炮既然已经对外开卖了,卖给谁不一样啊?不过,光有牛羊可不行。我淮扬气候潮湿,北方的牛过来就烂蹄子,根本下不了地。草也不行,你运来的绵羊,蒙古牧人都无法养得活,朱某更没那个本事。你想买火炮的话,得再拿出些值得交换的东西来!”
“是四斤炮,不是六斤炮!”朱重九迅速收起笑容,郑重强调。“当初沈家为了从朱某这里购买六斤炮,除了等价交换之外,还送了三十万石粮食以表达诚意。朱某不能厚此薄彼,让你耶律家不付出任何代价,就获得六斤炮的购买权。”
注1:泉州蒲家,乃大食移民之后。在1250年,蒲寿庚任提举泉州舶司,随即在泉州肆意安插大食人,把持了整个市舶司。1276年,南宋少帝逃向泉州,蒲寿庚挟持当地官员,闭门不纳。随即杀光了泉州城中支持南宋的士绅http://www•hetushu.com,以及所有姓赵的人,以向蒙元表达忠心。忽必烈任命蒲寿庚为福建行省中书左丞,终元代一朝,蒲寿庚家族掌控海上贸易,独霸市舶。朱元璋建立明朝后,下令将蒲氏族人全部流放,为娼为奴,永远不得登仕籍。
“那不一样!”陈基红着脸站起来,大声反驳,“沈家经营得是南洋,而沈家上下,也全都是炎黄子孙。”
果然,几句讨价还价的话一出,耶律昭再度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按照他的预想,火炮乃镇国之器,淮安军无论如何,都要多拿捏一番。逼自己像前两个回合那样,做出极大让步,才肯答应交易。谁料朱重九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很干脆地把交易着落到价格上。
“在商言商。你都说过了,六斤炮是我淮扬的独门生意,别人仿造都仿造不出来!”朱重九却丝毫没有该惭愧的自觉,笑了笑,非常市侩地补充。“独门生意,自然就有独门生意的做法。况且朱某自己的船队,至今还没能将六斤炮装配全呢。拼着自己不要,也先拿出来满足你耶律家,足见待你耶律家之重视。你耶律家,当然得多拿出一些诚意来回报才行!”
“大胆!”没等朱重九回应,章溢已经拍案而起。“居然敢打我军火炮的主意,你莫非嫌自己活得太长么?谁知道你耶律家得到了火炮之后,会转手卖给哪个?!”
“除了粮食之外,你还可以拿其他东西来换。皮革、人参、鹿茸,甚至黄金、白银和战马。如果实在手头紧,派些弓马娴熟的武士来替朱某效力也行。朱某按每月每人五贯的标准给他们发饷。至于他们的军饷留着自己花,还是贡献给族里,朱某这边不加干涉!”朱重九笑呵呵地追加了一句,漫不经心。
“这?”章溢和陈基两个人互相看了看,脸色瞬息万变。
其中最为尴尬的是参军陈基,他奉命组建军情处已经好几个月了,至今在打探敌军消息方面,还建树缺缺。而区区一个商贩头目耶律昭,却不光探出了淮安军在秘密对外出售火炮,甚至对这些火炮的去向,也了如指掌。
他们二人根本不懂生意经,只是本能地认为,国之利器不可轻易于人。所以争先恐后开口,以防自家大总管一时短视,为了让弟兄们吃上几口牛羊肉,就把火炮给卖了出去。
“终究还是狼子野心!”章溢和陈基等人对耶律家仅有的几分同情,瞬间消失了个干干净净,瞪了此人一眼,冷笑着说道。
正惊诧莫名间,却又听见耶律昭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那蒲家原本就来自大食,又把持泉州市舶司一百余年,可谓树大根深。损失七艘大福船,也许不会令他家伤到筋骨。然而此事仅仅过了半个多月,蒲家专门跑倭国的船队,又在海上出了事儿。十艘福船,两艘广船,全都没有按时返回。倒是广州那边的另外一伙大食人,忽然http://m•hetushu•com把他们的三角帆船,换成了福船。然后那些替换下来的三角帆船,就不知所踪!”(注1)
海面上晴天打雷,显然是海盗动用了大量火炮。而松江和杭州等地的香料价格大幅走低,不用问,是海盗打劫得手之后,把蒲家船上的香料,以极低的价格倾销了出去。
江南沈万三家,在海上早已经是可与泉州蒲家分庭抗礼的庞然大物。如果被朱屠户以市价收购硫磺和铜锭为诱饵,分出一支手来争夺胶州到东瀛的航路。耶律家根本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姓张的,你到底是谁的人?赶紧给我如实招来!否则,休怪陈某下手无情!”陈基也迅速冷了脸,盯着耶律昭的眼睛威胁。
“你,你,你……”明知道对方在胡搅蛮缠,陈基却找不到任何言语来反驳。
“是,微臣遵命!”陈基咬了咬牙,红着脸坐在了一旁,手臂和身体都微微颤抖。
“不是为了朱某采购硫磺和铜锭,而是你耶律家,跟淮扬商号做硫磺和铜锭的生意。这完全是两回事,千万不要混为一谈!”正懊恼得恨不能转世重生间,朱重九的声音却从上面再度传来,又冷又硬,不含任何感情色彩。
见过会做生意的,没见过如此会做生意的。按对自己一方最有利的价格卖了货物不算,还要把交易权单独拿出来,重新卖上一次。这朱大总管,如果早生些年,陶朱公都得甘拜下风。
大辽开国皇帝耶律阿保机姓刘,无论真伪,都早已记录于史册。而契丹族,乃为鲜卑的一个分支。在《晋书》上,就已经明确记载,鲜卑都督的慕容廆,“昌黎棘城鲜卑人也。其先有熊氏之苗裔,世居北夷,号曰东胡……”,从官方之口,承认了其黄帝后人的身份。
“无妨,粟与麦在淮安什么价钱,就按市价折算便是。”只要能得到火炮,耶律昭根本不在乎售价。况且淮扬那边粮食向来紧俏,粟与麦售价再低,价钱也超过了北方产地两倍。怎么算他都不会赔本儿。
“嗯!”众参谋们愣了愣,面红过耳。
“啊?!”众参谋们闻听,又是大吃一惊。
“芝麻李是我淮安军的恩人,赵君用是我淮安军的盟友。”朱重九笑了笑,非常耐心地补充,“所以,双方之间有优惠价格。而你耶律家,却要一点点慢慢来。只能先从普通客户开始,等彼此都熟悉了,有了信任,才能被视为熟客。而盟友资格,则还要等双方并肩作战之后。”
然而,耶律昭被逼到了墙角处,却彻底豁了出去,“情报,草民拿不出更多的钱财。但是草民手里,却有益王那边兵力部署的详细情报。从黄河北岸一直到大都,沿着运河两岸的兵力部署,草民也能探听得清清楚楚。只要大总管肯答应交易重炮,草民有一计,可令益王全军覆没!”
光看到自家主公将耶律昭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了,二人先前在心里,或多或少,和-图-书都对耶律昭生了几分轻视之意。谁成想,后者在朱重九面前疲于招架,对上他们俩,却轻松就将不利局面扭转了过来。
“这……”耶律昭被憋得好生难受。即便是商贩之间,也素来有生客、熟客和老客之分。按等级享受不同的待遇。对方完全依照规则来,他根本没理由反驳。
此刻唯一还能保持镇定的,只有朱重九自己。在跟耶律昭交谈之初,他就没敢太小看此人。所以虽然前两个回合都大获全胜,却没敢丝毫掉以轻心。眼看着对方完全占据了第三回合的主动权,只好笑了笑,再度亲自出马,“耶律掌柜好宽的眼界!怪不得被你家主人倚作臂膀。的确,朱某向沈家卖过火炮。但那沈家,却是纯粹的海商。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他都不会对朱某造成任何威胁。而贵方,先前朱某也曾经提到过。一旦推翻了妥欢帖木儿,你我两家,如何相处还很难说!”
“可以倒是可以!”一回到自己擅长的方面,朱重九两只眼睛里就又开始放出咄咄的精光,“不过,我们淮人喜欢吃稻米。粟与麦,根本卖不上什么价钱。”
他麾下这几个参谋,学问和本事都不差,却全都不是做生意的料子。以己之短,对他人之长,当然被打得节节败退。而他自己,上辈子却经历过的商业社会洗礼,这辈子又卖了十几年的猪肉,早已百炼成钢。
“耶律掌柜真是一手好算盘!”朱重九丝毫不觉得对方的有什么冒犯之处,笑着回应,“四斤炮价格,你得自己跟商号去谈。谈到多少是多少,朱某这边只管准不准你们双方交易,却不管具体价格!”
但是很快,他就强迫自己重新镇定了下来。至少在耶律昭面前,依旧显得泰然自若,“沈万三家大业大,他给自己多预备几条后路,不足为怪。至少,沈家到目前为止,没有做过对我淮安军任何不利的事情。至于方国珍,虽然与沈万三有八拜之交,但他是他,沈万三是万三,岂可混为一谈?!”
“嗯!”耶律昭又被憋得一口气没喘匀,差点当场晕倒。
“好了,敬初,你先坐下。咱们在谈生意,没必要争论这些无关的事情!”朱重九非常无奈地笑了笑,示意陈基稍安勿躁。
对方虽然没明说,可淮安军的战舰,此刻就停在胶州湾。那些充满了大食风格的船只,一眼看上去就知道不是淮扬地区自己所造。两厢对照,这些船从何而来,早已再清楚不过。
“是,是淮扬商号,不是,不是大总管本人!”耶律昭知道,自己已经彻底输掉了第二回合,咬了咬牙,按照朱重九的说法重申。
沈万三本人如今就在扬州,以身为质。沈家与淮扬大总管府之间的关系,也极其密切。眼下从外边输入到淮扬的粮食,有六成以上,是沈家从占城一带运来的。所以以陈基为首的众参谋们,已经本能地将沈家放在了荣辱与共的伙伴位置上。谁曾经想hetushu.com到过,沈家在全力与淮扬大总管府交好的同时,还脚踏着这么多条船?
不过能讨价还价,总比没得谈强。稍稍稳了稳心神,耶律昭试探着回应,“大总管不愿意要牛羊,草民可以学着沈家那样,从北方为大总管运送粮食!”
“耶律家经营的是塞外。耶律家乃汉高祖嫡系血裔。我整个大契丹,起源于鲜卑别部。亦是正宗的有熊氏之后!”耶律昭仰起头来,毫不客气地与陈基对视。“陈大人学富五车,应该知道草民所言绝非杜撰!”
后半句话里头,送客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谁料,已经输得几乎血本无归的耶律昭,却仍不肯甘心。迅速抓住了他的话头,高声说道:“启禀大总管,草民,耶律家,还有一笔大生意,准备跟大总管,跟淮扬商号做。还请大总管再给草民片刻时间!”
“四斤炮的价格,与给红巾诸侯的售价相等。”耶律昭也是老商人了,全身戒备之下,头脑转得一点儿都不比朱重九慢,“六斤炮的价格,不高于沈家。是沈家装在船上的那种!可打到七八百步外,却只有区区一千多斤重的火炮。不是朝廷那边,动辄上万斤重的!”
而明明已经到了手的军饷,却要被强行收走一部分上缴族里,那些契丹武士心里岂能没有疙瘩?用不了多久,他们对耶律氏的忠诚就会被消磨殆尽。届时,淮安军只要勾勾手指头,就不愁他们不争先恐后地留下来。
也是先前被朱重九给逼得实在太狠了,耶律昭反击得手,立刻奋起直追,“两位大人也许没听人说过,今年三月,在鸡笼岛以北五十里处,泉州蒲家从三佛齐返回来的船队,忽然遭遇了一伙海盗!七艘三千料大福船,一千多名家丁和水手,连同船上的货物,统统消失不见。”
身为商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手,此时此刻,耶律昭亦敏锐地感觉出朱重九话语背后必定藏着圈套。但是,以他的经验和阅历,却根本猜不出具体的圈套是哪个。皱着眉毛苦想了半天,才轻轻点头,“好,那就按照大总管说得来,我耶律氏,拿任何淮安军看得上的东西交换火炮。”
“说吧,只要你给出的价格合适!”朱重九丝毫没有做英雄豪杰的觉悟,立刻换了幅笑脸,洗耳恭听。
这下,可是彻底帮了倒忙。先前还满脸灰败的耶律昭闻听,反倒立刻来了精神。摇头笑了笑,大声回应,“章大人请暂熄雷霆之怒!陈大人也请听草民再说几句。草民胆子再大,如果没有听说过什么消息的话,也不敢起购买火炮的心思。而既然此物不是绝对严禁外流,别人家的生意,淮扬商号做得,我耶律家生意,为何就做不得?”
顿了顿,不待二人回答,他又继续大声质问,“莫非我耶律家的牛羊,就不能杀了果腹么?要知道,我耶律家的实力越强,对朝廷的牵制效果也就越大。大总管这边,也就越能早日积聚起足够的力量,誓师北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