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三十八章 夺营(上)

“当然惦记了,兄弟你可不知道,听闻胶州那边出了事,大伙第一个就想着打听你的消息!”蒙古千户阿穆尔不花用力在耶律昭后背上拍了几下,继续大笑着寒暄。“我当时就说了,兄弟你生得一脸福相,肯定早不在那边了。果然,被我给说中了!”
那也是一场没有任何回头路的豪赌,赢了,大辽国就有重现昔日辉煌的希望。万一输了,让元军打到辽阳城下,沿途所有城市村寨,下场绝对不会比眼前好上半点。
“速去,速去!”耶律昭不耐烦地挥了几下手,大声催促。随即,又将头转向俞廷玉父子,用蒙古话大声吩咐,“都给老子打起点精神来,待会儿谁要是敢丢了老子的脸,老子就揭了他的皮!”
“只要你别乱说话就行!”耶律昭被刺激得脸色发红,丢下一句话,轻轻磕打了一下马镫,主动迎向冲过来的元兵,“今天是哪位将军当值?烦劳替巴特尔通禀你家宣慰大人,说有故交来访。”
没想到敌将粗心大意到如此地步,俞廷玉等人暗暗纳罕。一个个挺起胸脯,撇嘴瞪眼,摆出一幅豪门家奴模样,大摇大摆朝营地里走去。周围的色目和汉军将士们非但不敢阻拦,反而一个个主动点头哈腰上前打招呼,唯恐不小心得罪了财神爷的爪牙,被自家顶头上司秋后算账。
“借老哥你的吉言,我这几天刚好没去那边。否则,差一点儿就见不到几位哥和-图-书哥了!”耶律昭装出一幅感动的模样,摇着头回应。“不过,这次是亏大本钱了。十几船的货物,都落在了红巾贼手里。”
“人没事就好,人没事就好!”阿穆尔不花又拍了拍耶律昭的后背,笑容里渐渐带上了一丝勉强,“反正哥哥你家大业大,这点损失根本不算什么。”
“那,那我可就先谢过老哥您了!”阿穆尔不花眨巴眨巴眼睛,喜出望外。海上走私的利润丰厚,这一点儿整个中书省靠近山东路的文武官员,个个都心知肚明。可利润大归大,海贸的门槛也相当高。如果没有对方主动点头,甭说他一个小小的千户,就是宣慰副使释嘉纳,也只有干看着流口水的份儿,绝对没有勇气向里边插手。
“嗨,那规矩都是给别人订的,哪能管得到老哥你头上。”阿穆尔不花大咧咧地摆手。在耶律昭面前,他可不敢摆什么千户架子。甭说此人背后站着无数手眼通天的大股东,就凭着前一段时间从山东宣慰副使释嘉纳手中购买军粮的手笔,就绝对值得尊敬。否则,人家随便使点儿小钱儿,就能让他这个千户挪挪地方。
“还有登州和莱州呢,怎么会就在胶州这一棵树上吊死!”即便他不问,耶律昭也准备主动说明。立刻将声音又压低了数分,满脸神秘地补充,“话又说回来了,真金白银谁不爱啊。那红巾贼都是苦哈哈出身,没什么见识hetushu•com。老子等战事消停下来,随便拔跟汗毛,就能乐呵地打发掉他们。到时候,他们巴不得老哥我从胶州出海呢,好歹还能落到手里几个!兄弟你想想啊,这年头,东西的价格都翻着跟头涨,能有什么比真金白银攥在自己手里还踏实?!”
“是!”几个看得目瞪口呆的汉军百户,齐声答应。然后小跑着去推开军营门前的木栅栏,以招待贵客的礼节,把耶律昭和他身后的“伙计们”给迎了进去。
“哪能呢,哪能呢?我是那种人么?!”耶律昭立刻赌咒发誓,“我巴特尔要是那种人,就让天雷劈了我。具体的,等见了大人之后,你自然会清楚。上次的货物的尾款我已经带来了,就在身后的马背上。不信,等会儿你可以当着大人的面点数!”
这令耶律昭更加期盼淮安军此战能大获全胜。只要朱屠户打败了益王,将山东道搅成一锅粥,脱脱就不得不分兵来救,淮扬的危局立刻便被化解。而只要淮安军一天不灭,就会一天将朝廷的注意力吸引在这边,耶律家在北方的复国行动才愈发容易成功。
“那是,那是!”阿穆尔不花的身子立刻就又矮下去了半头,满脸堆笑。随即,偷偷四下看了看,故作关心状,“老哥,那胶州不是被红巾贼给占了么?你再出海,麻烦不麻烦啊?!”
不多时,蒙古千户阿穆尔不花匆匆赶来。远远地看到耶律昭,http://m•hetushu•com先是微微一愣,旋即就大笑着张开双臂,“哎呀,这不是我兄弟巴特尔么?昨天晚上大人还跟我念叨起你呢,没想到,今天就把你给念叨来了!”
但是俞廷玉父子却信,刚刚从芝麻李麾下投奔过来的路礼也信,被临时挑选出来扮作伙计的那些淮安精锐,更是对朱重九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深信不疑。他们不但相信有这样一支铁军的存在,并且还誓言以其为楷模。匆匆吃完了干粮和冷水之后,就主动起身整队,准备按原计划赶赴敌营。
“怪不得呢,我昨天在路上,耳朵就一直发大烧!原来兄弟你在惦记我!”耶律昭也大笑着跳下坐骑,张开双臂迎上前,给对方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啧啧,看兄弟你这话说的,让老哥我多不好意思!行了,你拿我巴特尔当朋友,我巴特尔也不矫情。下次出海做生意,兄弟你也来凑个份子。多了不敢保证,三个月之内,你最初拿多少,我让你翻双倍拿回去!”
带着一肚子的牢骚与不安,他骑着战马,沿河滩缓缓南行,一路上看到的景色触目惊心。几乎所有沿途经过的村落,都变成了一片鬼域。里边的百姓要么早早地逃入了深山老林当中避祸,要么被元军掠去服劳役,不分男女,只要超过车轮高就无一幸免。
正迷迷糊糊地想着,胯下的坐骑忽然竖起耳朵,轻轻打了几下响鼻。整个队伍也瞬间停住了脚步,http://www.hetushu.com然后快速退向了他身后。“马上就到了,敌营的巡逻兵已经发现了咱们,正朝这边围过来!”俞廷玉紧贴着他的马背,以极低的声音提醒,“耶律掌柜,咱们这一百二十来号弟兄的性命,可全都交给你了。您老人家千万别关键时刻就给自家祖上丢脸!”
“谢啥啊?今后巴特尔用到你的地方也多着呢!咱们兄弟俩就甭客气了!”耶律昭笑了笑,大气地摆手。
一昼夜行军两百余里,还能击溃以逸待劳之敌?这种神话,耶律昭才不会信以为真。要知道,耶律家可是地地道道的将门,族中精英子弟打小就被要求熟读兵书战策。而像他这种顶尖苗子,更是被当作帅才重点培养,古今经典战例个个倒背如流。却从没听说过,哪个古代名将,敢带领队伍狂奔百里以上与敌手交兵!
“规矩不能废,规矩不能废!咱们之间交情归交情,该走的过场还是要走!”耶律昭却捡了便宜还卖乖,一边大步流星朝营地深处走,一边表示自己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商人。
阿穆尔不花朝耶律昭身后看了看,正好看见二十几匹驮马背上那沉重的褡裢。脸色立刻就又亮堂起来,推了对方一把,大笑着数落,“我说,巴特尔,你这客气啥呢?你想见大人,还用通禀什么。跟着我进去就是,来人,把营门给我打开。带着我兄弟的人去后营安顿!”
那汉军百户闻听,愈发不敢怠慢。连忙叫过自己的副手和*图*书,让他领着大伙慢慢朝军营正门走。自己则一溜小跑冲了回去,找头顶上距离最近的蒙古上司汇报。
“疯子,一群疯子!”耶律昭心中腹诽,却不得不在众人的搀扶下爬上马背。
“你是说上次的货物……”阿穆尔不花脸色顿时大变,皱着眉头盘问。
这句话,他是特意用蒙古话说的,带着纯正的上都口音。那带队冲过来盘问的汉军百户吓了一哆嗦,赶紧停住队伍,躬身作揖,“是,是,大人您稍等。小的,小的这就去告知我家千户大人,然后,然后再由他去向,向宣慰使大人汇报。”
即便是在自家领地上作战,元军也从来没强调过军纪。他们仿佛专门为掠食而生,只要见到比自己孱弱的对象,就会扑上露出牙齿。糟蹋完一个地方之后,就迅速转向下一处,年年岁岁,乐此不疲。
“肯定不止于伤筋动骨,但着实给吓了一大跳。”耶律昭四下看了看,忽然将声音压得极低,“这不,听说那边出了事情,我立刻就想到了几位哥哥。还请老兄替我向大人通禀一声,就说我有一件好事情,想请他帮忙参详一番。当然了,具体该怎么做,兄弟我心里头都明白,决不让大伙白帮忙就是!”
“是!”俞廷玉父子会意,齐声用纯正的蒙古话答应。
别人两条腿走了百余里都没喊累,他一路上都有坐骑代步,当然也不能装怂。否则,非但会令朱屠户怀疑合作的诚意,整个耶律家颜面也会无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