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四十一章 劫持

“是啊,用这么贵重的东西,就为了放个大炮仗给大人你听,那不是太浪费了么?”耶律昭又敲了几下,继续撇着嘴冷笑。
“啊,啊……”释嘉纳直到现在,依旧没弄清楚对方究竟唱得是哪一出?捂着脑袋半蹲子在地上,哆哆嗦嗦地冲自家亲兵吩咐,“不要过来,大伙都不要过来。退下,退下守住帐门。没,没老夫的命令,谁也不准再进来。”
“南不花,你和敏图押着那个没了一只耳朵的去接弟兄们。外边如果有人敢阻拦,你就直接将他杀掉,回来再换第二个!”俞廷玉才不管对手怎么想,踢了已经快昏过去的副万户保力格一脚,大声吩咐。
“南不花,你拿绳子把几位大人先绑上,免得他们一会儿乱跑乱动,闹出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来!”
“通海,你带着五名弟兄取火枪,盯住两侧的窗户。如果有人靠近,立即射杀,不用交涉!”
“你,你说,你说此物叫做自鸣钟!”释嘉纳愣了愣,心里猛然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你,你……”不光是释嘉纳,在场所有蒙元文武,个个两眼发黑,寒毛倒竖。刚才那一声巨响,显然不光是为了将大伙震晕。否则,直接让自鸣钟炸开,效果不是远比让它向半空中释放焰火要好。那分明是在给外边的人传递消息,让对方立刻动手配合。并且,外边的人距离大营肯定没多远,否则,几根本不可能看得见半空中的信号!
正被惊得魂不守舍间,却又听闻外边响起http://m•hetushu.com了潮水般的喇叭声,“滴答答,滴滴答答嘀嘀答答嘀……”
“不准靠近,谁敢再靠近,我就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操着一口地道的蒙古话,几名淮安军勇士齐声威胁。手里的刀尖比来比去,在被俘的知事、照磨和正副千户的脖子上画影儿。
“让开,让开!”副万户保力格比释嘉纳还要胆小,立刻扯起嗓子,大声发出回应,“全都给老子让开,没看见老子被人劫持了么?让开,谁敢不让,就是存心要老子去死!”
“勾结朱屠户,大人,谁有证据?”耶律昭早就有所准备,笑了笑,撇着嘴反问。
“啊——!”有人嘴里发出一声惨叫,撕心裂肺。是副万户保力格,他的耳朵被俞廷玉毫不犹豫地切了下来,狠狠甩在了亲兵百户宝音不花的脸上。
外边的蒙元低级军官见了,一个个气得两眼通红,却没人敢上前营救。刺客们个个心狠手辣,万一他们动作不够利索,副万户保力格肯定当场送命。而其他被困在中军帐内的大人物,少不得也会身首异处。
按照事先商量好的策略,俞廷玉继续不慌不忙地发号施令。每一道命令发出,就令释嘉纳的脸色更苍白一分。
然而仅仅在一瞬间之后,他就追悔莫及。被唤作“秀一”的俞廷玉,毫不犹豫抓住他的左手,狞笑着压在自鸣钟的楠木侧壁上。“别逼老子,老子耐心一向不怎么样。老子数十个数,每次切你一根手指。www.hetushu.com十指切完,咱们一拍两散!”
刺客手中没有长兵器,这一点他观察得清清楚楚。只要等营里的射雕手们赶过来,找机会射死挟持着宣慰大人的那两个,顷刻之间局势就可以逆转。
“别,别切,我,我下令,我这就下令!”向来养尊处优的释嘉纳,几曾见过如此很辣角色?立刻扯开嗓子,大声吩咐,“来人,来人,赶紧把客人的随从都请进来。让开通道,让客人的随从都进来!”
其他八十余名扮作伙计的淮安精锐,在听到炮声之后,就按照事先商量的好预案,从“货物”中抽出了钢刀和火枪,于宿营处结阵自保。先前外边一片混乱,只有极少的元军想起了他们,试图将他们抓做人质。但是仓促之间,又怎是这支精锐的对手。被打死了五六十个之后,便再也不敢靠得太近。只是远远地围成了另外一个大圈子,以防他们冲出去制造更多混乱。
待南不花和敏图两人押着副万户保力格来到,包围圈立刻崩溃。众淮安精锐列起方阵,刀盾在外,火枪在内,带着俘虏,缓缓向中军大帐靠拢。不一会儿,就跟俞廷玉等人汇合到了一起,将整个中军帐守得严严实实。
“你,你休想!”释嘉纳愤怒地将头转向一边,不肯配合行动。
如意算盘正在心里打得利落,却又听到“哗啦”一声巨响。抬头看去,只见价值连城的自鸣钟,不知被谁给踢翻在地上。破碎的冰玉,散得到处都是。而那些刺客和_图_书们却丝毫不懂得珍惜,一个接一个轮流走到自鸣钟旁,从内部夹层里,将明晃晃的雁翎刀抽了出来。
“不可!”中军帐外,以亲兵百户宝音为首的一众低级军官,大声劝阻。
“是!”宝音不花咬了咬牙,带着亲兵们缓缓后退。
……
“退下,退下,立刻给我退下。”释嘉纳无奈,也只好暂且隐忍。
“是!”路礼干脆利落地答应了一声,点起五名好手,迅速走向帐门。将宝音不花等人毫不客气地隔离在外。
“这……”亲兵百户宝音不花犹豫不决。
“都退下,都退下,谁也不准留在这儿,谁也不准留在这儿!”话音未落,一众蒙元文武抢着打断。谁也不愿意稀里糊涂地就丢掉性命。
“还不快滚!”俞廷玉将眼睛一瞪,大声威胁。“老子从一数到三,中军帐里头留下一个亲兵,就杀一人顶数。是不是真正对你家大人忠心,你们自己权衡!一……”
后半句话,可是太不讲良心了。众低级军官和闻讯赶过来的士卒们,谁也不愿意担上谋害副万户大人的罪名,纷纷向后退去,给南不花和敏图两个让出一条宽阔的通道。
“大人,你看看这是什么?”耶律昭也不跟他争辩,用钥匙敲了敲身边的楠木空壳,笑呵呵地反问。
这是地地道道的乱命,两波刺客被分格开,他们还有机会冲冷子进去救人。而如果另外一大半儿刺客也汇集到中军帐内,机会就彻底消失了。一百多名训练有素的刺客,完全可以挟持着释嘉www.hetushu.com纳,从军营里头杀出条通道来。
“陆营长,你带着五名弟兄,去接管中军帐大门!”俞廷玉自己,也从钟肚子里抽出一把秋水雁翎刀,同时接管了整个队伍的指挥权。
“叫他们让路!”南不花将刀刃向下压了压,大声威胁。
“你,你,你……”释嘉纳气得两眼发黑,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没证据,只要今天中军帐里的当事人回不了大都,朝廷就没有任何证据指控“巴特尔”的罪行。而即便有什么风言风语传回去,在没弄清到底谁是主使者之前,朝廷也不敢跟那么多塞外蒙古贵胄同时翻脸!
“李周,你把弟兄们身上的手雷全解下来,堆在释嘉纳大人脚下。一会儿要是情况有变,你就直接点火,无需向任何人请示!”
“你,你,你……噗!”释嘉纳闻听,嗓子眼儿顿时就是一甜,鲜血顺着嘴巴喷涌而出。
“大人有替巴特尔操心那功夫,还是多想想自己吧!”耶律昭把玩着长长的钥匙,气定神闲,“淮安军跨海而来,补给困难。但大人却为了一己之私,悄悄盗卖了大批军粮给他们。于是那朱佛子便按图索骥,星夜奔赴象州,将所有粮草辎重席卷而空!”
清脆嘹亮,仿佛破晓时的第一波鸡啼。
“呃!”众释嘉纳的亲兵们被刺客的狠辣给吓了一跳,拎着兵器,进退两难。
转眼间,整座中军帐就彻底被刺客们控制。外边闻讯赶过来的蒙元兵卒将帐篷围得水泄不通,但所有能做主的将领都在对方手里hetushu.com,他们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孙帖木儿,你……”
“宣慰大人,麻烦你再下个令,让外边的人闪开一条通道,把老子手下其他弟兄放进来!”看看局面基本上被完全控制住了,俞廷玉轻轻缓了口气。继续用蒙古话,向山东宣慰副使释嘉纳吩咐。
“宣慰大人,麻烦你让他们退下去,否则,兄弟我很难做!”耶律昭用自鸣钟钥匙在释嘉纳头上敲了一下,冷笑着吩咐。
“快来人,抓刺客。抓刺客!”事发仓促,站在门口看热闹的亲兵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当他们看见自家主帅和一众文武都被劫持时,才猛地大叫了一声,拎着兵器试图冲上前营救!
“是!”斥候伙长南不花和敏图立刻大步上前,用钢刀架住副万户保力格的脖子,推搡着向外走去。从后者耳根处淌出来的鲜血淅淅沥沥,在地上淌出一条长长的印迹。
见到全部刺客如此训练有素,释嘉纳岂能还明白不过味道来?指了指得意洋洋地耶律昭,满脸惊恐,“你,你,你居然勾,勾结了朱,朱屠户。你,你,你将陷你家主,主人于,于何地?”
吐出了一大口血,他的思维和口齿反倒利落了起来。撅着被染成红色的胡须,哈哈大笑,“老夫,老夫还以为是哪里得罪了你,让你下如此狠手。原来,原来你图的是老夫手里的粮草辎重!哈哈,哈哈,巴特尔,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那朱屠户前天晚上才到的胶州,老夫就不信,他能插着翅膀飞到这里,跟你一道把粮草全都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