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四十四章 较量(一)

流水般的命令,从陈德嘴里传出去,然后迅速传进麾下将佐们的耳朵。众将佐或者抱拳行旧礼,或者举臂行新式军礼,各自领命,快速下去做准备。趁着敌军的新一轮攻击没有来临之前,把刀子、大炮和火枪擦亮,把钉拍、滚木、雷石和火油桶收拾齐整。
对于上面给第四军派下来的这位年青长史,他是打心眼里头喜欢。文武双全不说,做事还颇有古代豪侠之风。从不计较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不会因为另外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给吴永淳和他二人制造什么麻烦。
在没有任何瞄准器具的情况下,即便是线膛炮,准头依旧有限。特别是针对移动中的目标,能否建立功勋,完全凭运气。
周围的元军被吓了一大跳,弩车前进的速度,立刻慢了下来。就在这个当口,二十几颗由四斤线膛炮和四斤滑膛炮发射的弹丸呼啸而至。密密麻麻地落在先前的爆炸点附近,掀起一道道粗大的烟尘。
但凡事都怕个万一。万一老天不开眼,被他蒙中了呢?死了的人可没地方买后悔药吃。所以这些天来,只要董抟霄一亲临战场,他的亲兵和麾下文官们个个手心里头都攥满了汗。要不是畏惧这位“董剃头”杀伐果断的威名,大伙早就撒腿逃得远了,根本不会咬着牙苦撑到现在。
城外的敌军,敏锐地感觉到了来自头顶上的强大杀意。纷纷加快脚步,同时将阵形排得愈发疏松。每辆弩车和炮车周围的人,都绝对不超过十个。每辆弩车和炮车之间,都留着至少六尺远的空间。这是他们用无数袍泽的性命,试探出来的最佳推进阵形。即便其中某几个倒霉鬼,恰好被来自城墙上的开花弹击中,周围的同伙也不会受到波及。只是在发起攻击时,威力会受到一定影响。彼此之间的配合,也很难像紧密阵形那样,保持得整齐划一。
“穆罕默德,你带一个营辅兵,专http://www.hetushu.com门负责泼猛火油。那东西是你们色目人传过来的,这里没人比你更擅长”
他们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更好地鼓舞士气,另外一方面,则是为了避免自己停下来之后,成为淮安军炮手的靶子。火器的出现,令战争的规则,发生极其巨大的变化。越是处于作战一线的中低级将领,越是对此的感受深刻。因此,他们不得不强迫自己加快适应速度,跟上这一变化。否则,他们有可能很快就变成一具具尸体。
“是!”接到命令的将佐齐声答应,然后快步去执行任务。
“盾牌手,盾牌手,护住炮车,护住炮车。子弹打不透盾牌。这么远距离,子弹打盾牌不透!”四个千夫长也迅速做出了反应,策动坐骑,一边在自家队伍中来回穿行,一边大声命令。
“呯!呯!呯!呯!……”一大串火枪声破空而至。下一个瞬间,千夫长韩二猛地低下头,看着自己和小腹处,冒出了六道血泉。
“竖盾,把盾牌竖起来!”
“难!”陈德想了想,轻轻摇头。“神机铳射程虽远,但咱们这边能用得好的人却不是很多。况且这枪装填起来也太麻烦了一些,有换一次枪的功夫,对方至少能向前多走二十步!”
弩炮车后,也立刻涌起了一片慌乱的叫嚷声。很快,就有人推着底部装有木头轮子的巨盾冲上前,将拉车的水牛挡了个严严实实。
更多的盾牌竖起来,将所有炮车和弩车遮挡了个严严实实。这下,站在江湾城头的神射手宋克甭说射杀目标了,连目标的影子都无法看见。被气得低声骂了一句,恨恨地将线膛火枪放在了脚下。
“喀嚓!”一枚四斤重的包铅弹丸落地后跳起,在半空中画了道怪异的折线,重重地砸在了一面底部带着圆轮的巨盾上。
数以千计的元军精锐,则缓缓地跟在了弩车和炮车后二十余步远http://www.hetushu.com的位置。蒙古人、色目人、契丹人,汉人,每个人的神色凝重。他们的队形排列得非常古怪,就像一头鱼身上的鳞片,按照某人特定的方式组合在一起。每片麟,基本上都由三十名士兵构成。每两个鳞片之间,都留着巨大的空档。
“仲温,别心急,他们不可能永远都缩在盾牌后面!”第四军副指挥使陈德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安慰。
“你自己把握机会,等会儿我不干涉你具体指挥!”陈德又笑着举手还礼,然后将目光转向周围的将士,“郑一,你去帮宋长史集合队伍!孙亮,把所有火炮给我调集起来,拦截弩车!从二百五十步处那道壕沟处起,集中火力击其一点。告诉弟兄们耐住性子,干翻一门,再接着干下一门!”
这对于曾经见识过蒙元军中种种你死我活,又曾经在江湖上勾心斗角的陈德来说,就是难得的投缘了。至于宋克这个长史通不通兵略,那倒无关紧要。反正包括指挥使吴永淳在内,整个第四军上下都是在现学现卖。宋克只要不聋不瞎,早晚有机会追赶上来。
“把那些武秀才都调给我。单独组织一支使用神机铳的队伍,专门来负责对付远距离目标。”宋克一个建议被否绝,却丝毫不气馁,很快就提出了第二个建议。“他们在讲武堂里摸迅雷铳的机会多,悟性也比普通战兵强。多锻炼几次,即便这一仗发挥不了作用,将来也能用得上!”
五百步,按说已经非常安全。淮安军的火炮射程虽然远,但瞄准也得用肉眼才成。五百步距离,万里挑一的神雕手都不敢说自己能看清楚一个人影,目力只能算十里挑一的淮安炮手更不可能。
“别愣着,赶紧上。他们的大炮需要重新装填!”千夫长韩二见势不妙,第一个做出反应,策马冲到第一排弩车旁,挥舞着钢刀叫嚷。
“唔!”陈德低声沉吟。这m•hetushu.com个提议,倒让他有些心动。华夏讲武堂的学生来源通常只有两个,第一为从作战部队选拔出来的重点苗子,第二则为淮扬三地有志于投笔从戎的年青学子。无论是哪个,基本素质和未来前途都远远强于普通士兵。拿他们当预备队使,实在是有些牛刀杀鸡之感。并且万一学生们损失太大,将来他也不好交代。还不如全都转给宋克,由后者带着学生们远远地朝敌军放冷枪。
“铁标,你去带火枪团。不求准头,只求速度。对着云梯上的人打,能打多快打多快!”
“啊——!”他丢下兵器,惨叫着用手指去堵。却根本无济于事。全身的力气,顺着六个弹孔迅速被抽走,头顶上的天空迅速被放大,远处的号角声,却愈发地清晰,“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神射手,当心神射手!”
宛若一头失群地野狼,在呼唤自己远去的同伴。
“轰!”“轰!”“轰!”“轰!”“轰!”“轰!”当走在最前方的十辆弩车跨过了地面上一道被填平的壕沟,摆在城墙炮台上的六斤线膛炮,率先发威。隔着二百五十步,射出一轮开花弹。
“咯吱吱,咯吱吱,咯吱吱……”第一排弩车呻吟着,继续向前挪动。整个队伍从震惊中被唤醒,也跟着一起缓缓前推。千夫长韩二见状,满意地在马背上直起腰来,向其他几名同僚挥动胳膊,“不用怕,大伙一起……”
全四名身穿千夫长服色的将领,则各自骑着一匹高头大马,于队伍中往来穿梭,片刻都不肯停歇。
“刘葫芦……”
所以尽管被大匠院命名为神机铳的线膛枪,比滑膛枪性能优秀。淮安五支主力部队当中,却都没装备太多。一则受不了该枪的缓慢装填速度,而来,短时间内,也培训不出来足够的神射手。
“冉三十五……”
“呼——”身边亲兵和文武悄悄松了一口气,紧随其后,退向战场外围,尽和-图-书量远离江湾城的青灰色城墙。
正所谓“响鼓不用重锤”,对方后两句话的意思,他理解得非常透彻。而他自己先前的表述里头,本身也有将这些武将种子尽量保护起来的意思。只是没有说得太明白而已。
“轰!”“轰!”“轰!”另外三枚开花弹,则钻到后面一辆弩车附近,相继炸开。巨大的烟尘,将拉车的水牛连同车上的弩杆一并抛上了半空。装在弩杆中的黑火药,就像沙土一般纷纷扬扬落下。没等及地,就再次被炮弹引起的火星点燃,猛地化作一个巨大的光球,膨胀,膨胀,直到炸裂“忽——!”,将临近的另外一辆弩车包裹进去,发出一连串的殉爆,“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很显然,第四军的运气,在刚才的战斗中被消耗得太多了,剩下的已经不足以再度创造奇迹。六枚高速出膛的炮弹当中,五枚都落在了空地上,徒劳地炸出了五个黑洞洞的大坑。只有一枚,在引线燃尽之前碰到一辆弩车的后轮,将其立刻掀翻在地。粗大的弩箭当场殉爆,轰地一声,将拉车的水牛和周围的蒙元士卒,炸得支离破碎。
“我在尽可能地试着想办法,看能不能把弩炮车拦在两百步之外。”感觉到陈德话语里的关切,第四军长史宋克回过头,低声汇报,“我刚才用望远镜看到,这批弩车和上次靠过来的那几辆一样,弩杆上都有引火线。万一让他们靠得太近,怕是弟兄们又会遭受损失!”
“杨守正,所有喷子都交给你指挥。专门对付跨过护城河之后的敌人。没过河之前,即便他们叫嚣得再厉害,也没你什么事儿!”
“呯!”一枚铅弹掠过四百步距离,打在了弩炮车前,将拉车的水牛吓得停住脚步,嘴里发出低沉的叫声,“哞——”
想到这儿,第四军副指挥使陈德轻轻点头,“我把学兵连全调给你。再调给你两个连的辅兵,负责替他们装子弹和火药。一和-图-书会儿,你把他们分散开,尽量都安排在敌楼当中。告诉他们不要心急,今后有的是机会建功立业!”
可以抵抗子弹的巨盾,却抵抗不了火炮射出的弹丸,立刻被还原成了一堆木屑。而高速旋转的炮弹余势未尽,继续划着诡异的折线,穿过巨盾后的队伍。将拉车的水牛、负责瞄准的弩手、负责点火并督战的牌子头,以及牌子头身边的另外一名倒霉鬼,通通放翻在地,每个人都筋断骨折。
当硝烟被风吹散,敌我双方的将士,才重新看清楚被攻击点附近的场景。三辆弩车彻底被从人世间抹除了,一道被抹除的,还有二十余名倒霉的蒙元士兵。侥幸没死于火药殉爆的六名幸存的士兵,则孤零零站在几个焦黑的弹坑之间,既不哭嚎,也不躲避,完全变成了六块行尸走肉。
“是!末将明白!”宋克站起身,干净利落地给陈德敬了一个新式举手军礼。
他们的性命都金贵,不能稀里糊涂死在淮安军的炮火之下。但是,队伍里的汉军弩炮手们可没这么好的待遇了。逆着董抟霄后退的方向,四十余辆由色目工匠精心打造的弩车,十余辆从不知道哪路红巾诸侯手里缴获而来的炮车,松散地排成扇面形,由水牛拉着,缓缓向江湾新城青灰色的水泥城墙靠近。
“呯!”第二枚铅弹恰恰飞来,不偏不倚,打在了巨盾中央。将包了铁皮的巨盾表面,硬生生砸出一个大坑。
他说得全是实情。加刻了膛线的火绳枪,无论威力和射程方面,都远远超过的滑膛枪。然而,火器装填缓慢,操作复杂的弱点,也被其成倍的放大。为了保证枪膛的密封性,每一颗子弹,表面都必须涂上一层厚厚的含锡软铅。并且大小,还要保证跟火枪内径接近。如此一来,在装填子弹时,射手就必须用一根特制的通条,将子弹一点点推到底部。而发射时,为了保证子弹不偏离目标,还要努力用肩膀牢牢顶住枪托,稳定枪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