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四十七章 较量(四)

……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再多的敌人,在这支铁铸的队伍跟前,都是纸糊的靶子。看上去一时风光,用不了太久,就得被打回原型!
“吴指挥那边,天黑之后,要不要派人冲过去联络一下?!”听出了陈德话语里的决绝之意,宋克想了想,继续提醒。“运河已经被方谷子卡断好几天了,咱们这边再不送消息回去,恐怕吴指挥那里会等得着急!”
然而老人这会儿显然不是为了摆长辈架子而来,先捧着热茶慢慢抿了几口,然后望着外边被闪电照亮的夜空,忽然问了一句,“二十二,江湾那边,一号紧急预案需要启动么?”
“不怕,大不了老子把城里的人都撤到战舰上去,然后一把火将作坊全烧个精光!!”第四军副指挥使陈德的眼里,立刻涌起了几分江湖人特有的凶狠。笑了笑,非常豪气的说道,“只要人还在,用不了几个月,咱们就能重新建一座新城起来。而董贼得了一座废墟得不到人,注定还是空欢喜一场!”
他们也没有畏惧,从上到下都斗志高昂。
各个身在敌楼中的炮兵都头们,挥舞着三角旗,将孙亮的命令一个接一个传递下去。很快,正东方城墙偏南侧的五座敌楼中,都扬起黑漆漆的炮口。装药手从油布之下拖出火药桶,将标记着数字的麻袋剪开,将一整袋子火药倒进炮口。
“报告,四号炮位准备完毕!”
话虽然说得豪迈,内心深处,显然他也没太多胜算。敌我双方的兵力对比实在太www.hetushu•com悬殊了,董抟霄手里光是战兵就有五万多,旁边还跟着一支为虎作伥的方家军。而江湾新城里,连学兵加在一起,才不过三千余。其中还有一千多是在训练中被淘汰下来的辅兵。
“噢,噢,噢噢!”城墙之上,则爆发出了一阵阵欣慰的欢呼。又一次打碎了敌军的好梦,淮安勇士们将手里的钢刀、火枪高高地举上了半空,冒着从天而降的秋水,向对手撤离的方向大声示威。
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无论是他,还是水师统领朱强,都不会去做。然而,宋克的提醒倒也没错,长时间不向扬州那边报平安,的确容易引起许多不必要的猜测。想到这儿,第四军指挥使陈德忽然把手臂一伸,指着已经被隔断于雨幕之后的敌军轮廓,大声吩咐,“来人,集中所有够得上的六磅炮,实心弹,三轮速射,给姓董的送行!”
“喀嚓!”天空中猛然劈下一个巨大的闪电,照亮了城头一张张坚毅的面孔。
“报告,三号……”
运河的水面过于狭窄,而淮安军的战舰又过于庞大。所以当两岸都被熟悉水战的方家军夺取之后,再派船只去扬州传递消息,等同于白白给方谷子送火炮。
“报告,四号炮位准备完毕!”
他说得客气,第四军指挥使吴永淳却不敢怠慢,一边伸手去解老人家肩膀上的蓑衣,一边大声吩咐,“快,把火盆点起来,让先生烤烤!老赵,你过来帮个忙,帮先生的把蓑衣挂起来!www.hetushu.com
“恐怕雨一停,董抟霄立刻就会再杀回来!”城门正上方的敌楼内,第四军长史宋克没有加入欢呼的人群,放下已经发烫了的神机铳,忧心忡忡给陈德提醒。
“三号炮位准备,正东偏南二十度,四十五度仰角,听枪声后,三轮速射!”
“不用,不用,不用那么费力气了。我在你这儿站一会儿,马上还得到别处去!”逯鲁曾又笑着摆摆手,然后低声补充。
而江湾城头,却站着一个个挺拔的人。已经习惯了伸直的腰杆,就不可能再弯下。
“报告,五号炮位准备完毕!”
他们没有战败,江湾新城还牢牢地控制在他们手里。
“四号炮位准备,正东偏南二十度,四十五度仰角,听枪声后,三轮速射!”
于公,逯鲁曾位置在他之上,值得他尊敬。与私,他的正式名字乃是老人所取,相当于半个入室弟子。所以用晚辈伺候长辈之礼相待,丝毫没什么不妥。
“轰!轰!轰!轰!轰!”五门六磅线膛炮,冲着董家军的背影射出一排黑漆漆的弹丸。没有人停下来观看结果,事实上,这么远的距离,即便侥幸有结果,也不会给董家军造成太大的伤亡。所有炮手们,按照平素训练时掌握的程序,立刻开始清理炮膛,重新装填火药和弹丸,调整角度,随即,整齐的汇报声,再度于五座敌楼中响了起来。
一道接一道闪电从空中劈落,照亮扬州城南门上,高大宽阔的敌楼。还有敌楼当中,那个不算魁梧的背影m.hetushu.com
“不必,我们俩一起共事这么久了,他知道我是个什么人。这个节骨眼儿上,强行派人突围送信,反倒容易引起误会!”陈德笑了笑,继续轻轻摇头。
“报告,三号……”
……
一场突如其来的秋雨,将处于白热状态的战斗,缓缓浇熄。
两淮的秋天,原本不是个打雷季节,却从傍晚打到深夜,片刻不停。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乌云背后,则有雷声与炮声相回应。在滚滚惊雷声中,第四军长史宋克忽然觉得豪情万丈。
“当当当当当当!”沙哑的破锣声,透过秋雨传遍整个战场。正在护城河畔进退两难的蒙元士卒,闻听之后立刻仓惶后撤,转眼之间,就走了个干干净净。
“嗯——!”听着由远及近的回应声,炮团长孙亮得意地点头。随即,从身边端起一杆只装填了火药的短铳,对着无边无际的秋雨扣动了扳机。
江湾新城上,炮手们却依旧没有停下来观望。他们该装填弹药的装填弹药,该调整炮位的调整炮位,各司其职,继续熟练地重复上一轮的步骤,节奏清晰,动作一丝不苟。
……
“二号炮位准备,正东偏南二十度,四十五度仰角,听枪声后,三轮速射!”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先前的战斗中,他带着一个连的学兵,用神机铳给了元军极大的杀伤。但对手的顽强程度,也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特别是来自那些两浙的毛葫芦兵,从眉眼上看,分明都是汉人。却仿佛跟淮安军有什么http://m.hetushu•com不共戴天的血仇一般,一个个前仆后继,比蒙古人和色目人还要敢于拼命。
有辆四轮马车,冒着大雨从街道上驶了过来,径直钻进了城墙下的门洞。须臾之后,一个身影自马道急匆匆地冲上城头,三步并作两步冲入敌楼当中,对着灯光下的肃立的男人举手行礼,“报告,吴将军,逯长史有事求见。”
“一、二、三、四、五号炮位准备,正东偏南二十度,四十五度仰角,听我的枪声,三轮速射!传递!”夏天时刚刚在讲武堂短期集训训过的炮团长孙亮,扬起手中红色的令旗,冲着临近的敌楼用力挥动。
装弹手紧随其后,将表面涂了一层厚厚软铅的炮弹,塞进炮膛。然后用一根顶端带着原型托盘的木棍,用力压实。一炮手迅速调整角度,二炮手将艾绒搓成的火绳吹燃,重新挂上击发锤,站在旁边的炮兵都头则仔细检查了一遍,然后高高地举起另外一面橙色的三角旗。“报告,五号炮位准备完毕!”
自己刚才想多了,董抟霄绝对拿不下江湾城。这场战斗,从最开始,结局其实早已经写好。一群没有灵魂的野狗,即便队伍规模再庞大,也终究是一群野狗。狠狠地打它们几棍子,便会夹起尾巴,落荒而逃。
雷声越来越急,越来越急,宛若催战的金鼓。
“不妨,不妨!你忙你的,我只是过来看看!”逯鲁曾笑了笑,轻轻摆手。
“呯!”枪口出喷出一股浓烟,清脆的枪声穿透重重雨幕。
火器怕水,这早已经是敌我双方都了解的事实。但www•hetushu•com是弓箭的威力,在雨中一样会大打折扣。更何况江湾城头,每格三十余步,还耸立着一座上面加了顶的小型敌楼。站在里边的枪手和炮手根本不必担心火药被打湿。再勉强纠缠下去,攻击方等同于白白送死。
“先生,您不好好地在总管府坐镇,怎么跑这儿来了!”吴永淳闻听,赶紧快步迎了过去,亲手去托老人家的胳膊,“小心,地上滑。雨有点儿大,他们跑来跑去,弄得门口全是水!”
“让他进来!”第四军指挥使吴永淳抬手还了个标准的朱式军礼,大声吩咐。随即,又皱了下眉头,快速补充,“等等,我到门口迎接他。你赶紧下去搀扶一下,老人家腿脚不方便……”
“小子,又胡说什么呢?我老人家,怎么会老到如此地步?”话音未落,敌楼外已经响起了淮扬大总管府副长史逯鲁曾特有的反驳声。有一点点哑,却中气十足。
“轰!轰!轰!轰!轰!”又是一排威武的炮声,宛若盛夏时节的滚滚滚惊雷。重重雨幕内,董家军的身影明显出现了混乱迹象。尽管,在凄风冷雨当中,弹丸落地之后根本无法再度起跳。
“轰!轰!轰!轰!轰!”第三轮齐射很快就炸响起来。穿过无边风雨,宣告一支铁军的存在。
而董抟霄手中,像这样的毛葫芦兵,据说有四个完整万人队。真的长时间拼消耗,形势还真不容人乐观。
“那,就先喝口热茶!”吴永淳点点头,亲手走到充作墙角,拎起包裹着厚厚稻草的茶壶巢子,给老人倒了一碗浓茶。然后双手捧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