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五十章 后路(上)

“住口!”董抟霄听得心烦意乱,用力拍了一下桌案,厉声打断。“什么一万万一,分明是尔等见贼军火器犀利,心生畏惧!那张贼士诚真的要起兵东进,首先他得攻取无锡州。而那无锡州的孙同知,昨天还曾经过江给我等运送军粮。只是一个晚上的功夫,此地怎么可能就已经落入张贼之手?!”
刹那间,中军帐内乱得像一锅粥。十个人里边,至少有八个人动了回家的念头,不愿意再跟淮安军继续死磕下去。
倒不是他们容易上当受骗,而是连日来的战斗,的确越打越没有滋味。数万人围攻一个弹丸小城,城里到底有多少守军不知道,自己这边却每天的死伤枕籍。特别是从四天前开始,城内还出现了一伙专门对将领打黑枪的神射手。前后已经有三个千夫长隔着两百余步远稀里糊涂地丢了命,大伙谁也不敢保证,下一个挨黑枪的是不是自己。
传言是如此剧烈,令董抟霄麾下的浙军士气大落。白天对江湾的进攻,坚http://m.hetushu.com持了不到两个时辰,就草草收了场。回到营地之后,一些将领干脆直接向董抟霄提出,放弃在江湾城下无意义的干耗,火速派人回援浙东,保卫桑梓。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死活都不敢相信自家后路安然无忧。
所以扬州城的士绅们聚集在一起商量了整整一下午之后,最终做出了一个出乎很多人预料的选择。他们不想死,不想把全家老少的性命,寄托于蒙元朝廷大发慈悲上。他们以前,也没等听说过朝廷大发慈悲的先例。他们想要活下去,尽可能地在淮扬新政中活得更好,更滋润。而情大,莫过于雪中送炭……
“可不是么?万一张贼真的打过去,州县上剩下的那点儿兵马,根本无力抵挡!”
“多谢大人!”
……
“我等皆受浙东父老供养,诸位担忧桑梓之心,董某感同身受!”强力将众人的退意压制住,董抟霄又换了幅口气,和颜悦色地补充,“好在这里,距http://www.hetushu.com离无锡和宜兴都不算远。董某这就派人过江,打探这两地的消息。如果这两地依旧安然无恙,则证明外边的流言,乃为敌军的疑兵之计。而万一这两地当中任何一地有失,董某答应诸位,立刻分兵去救便是!诸位意下如何?”
“诸位莫要上当!此乃疑兵之计而!只是如此浅显的计谋,又怎可能瞒得过老夫的法眼?!”董抟霄自己,也被流言弄得心怀忐忑。但当着众将的面儿,却不得不做出一幅镇定自若的模样,手捋胡须,笑着说道。
“大人说得是,我等先前莽撞了!”
至于士绅们最初聚集在一处的初衷是什么?当中有人是否曾经受到过蒙元细作的蛊惑?这些已经不重要了。目前的结果,对大总管府,对扬州城的军心与民心,都是最好的一个。疯子才会在这当口上去刨根究底。
“一派胡言!为将者,岂可凭猜测来定进退?”董抟霄被气得脸色铁青,拔出宝剑,将书案砍去了一个角。“有再敢和*图*书乱我军心者,当如此案!”
“这,这……”众将闻听,心中稍安。然而,很快就有人低声说道。“张贼素来狡诈,也许故意放着无锡州不取,转而南下攻取宜兴呢?左右不是隔着个太湖,他从宜兴,湖州那边绕个弯子,也耽搁不了多少时日!”
“还有那王贼,可是受过朱屠户不杀之恩的。他要是铁了心要替朱屠户出力,围魏救赵是最好的选择!”
一活人,一杀人,这就是淮扬大总管府和蒙元朝廷之间的最大区别。淮扬新政虽然损害了一些士绅的特权,出发点和结果却都是让更多的人能够平安活下来。而蒙元朝廷,却喜欢将被征服地区的百姓不分青红皂白杀戮一空。
当即,第四军指挥使吴永淳便拱手为礼,向刘伯温以及委托他前来犒军的扬州士绅致谢。随后,便将麾下的参谋们召集到了敌楼当中,按照刘伯温刚刚献的计策,制定具体施行方案。那些参谋都是两次科举考试中的成绩优异者,又在讲武堂受过专门的集训和_图_书,因此动作极为专业。很快,就将吴永淳需要东西拿了出来。
“大人深谋远虑,末将佩服!”
“上次彭和尚之所以打到了杭州城下,就是因为我等出征在外的缘故。如今又换成了张贼士诚……”
还没等欢呼声落下,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紧跟着,浙东宣慰使司同知,董抟霄的心腹幕僚程明仲连滚带爬地冲了进来,不顾周围人多口杂,趴在地上,喘息着喊道:“大人,大人速速回师。张,张、王二贼联袂南下。宜兴,长兴两地已陷贼手。从长兴到湖州,太湖东岸,连日来火光不断!大人再不速速回援,我等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嘶——!”众将领倒吸一口冷气,转眼间,整个中军大帐内鸦雀无声。“董剃头”这一绰号可不是胡乱取的。甭看他董某人出身于儒生,这些年来,死在他手里的各类反贼,恐怕要数以十万计。而因为违反号令被他当众处斩的蒙元将领,也不在百人之下。其中甚至还包括几名地地道道的开国四杰的血脉http://www.hetushu.com
“有道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宣慰大人目光如电,我等自然佩服。只是,只是我等都随大人征战在外,家乡那边,家乡那边的确空虚得很。万一,万一真的被小人所趁……”众将不敢跟董抟霄明着顶嘴,话里话外,却继续劝他回头。
中军帐内,立刻响起一阵欢呼声。每个人都一脸振奋,好像刚才嚷嚷着退兵的不是他们一般。
“对啊,张贼素来狡诈。打仗时从不跟人硬碰硬!”
随即,便是挑选得力人手,调动各类资源。整个第四军如同一架机器般高速运转。第一天的效果只是平平,第二天敌营周围渐渐有些躁动,而到了第二天下午,董抟霄的军营内已经流言四起,都说张士诚和王克柔两个,趁着大伙都在外面征战的时候,杀向了苏杭二州。如今浙东一带已经是烽烟处处,凡是跟在董抟霄身后找淮安军麻烦的,其宗族都遭到了张士诚、王克柔两人的血腥报复。一些替毛葫芦兵出人出钱的高门大户,甚至全家老幼,都被杀了个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