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五十一章 后路(中)

好歹他也是个三品同知,行刑的亲兵百户董泽不敢真的将其活活打死。赶紧命人收起了军棍,自己则小跑着入内向董抟霄汇报,“大人,程,程参军昏,昏死过去了。”
“唔——!”擦拭了半晌,程明仲才从昏迷中醒转。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虚弱地骂道,“董剃头,你,你好狠的心呐!”
“还差多少?”董抟霄丝毫不觉得同情,抬头扫了亲兵百户一眼,冷冰冰地询问。
“末将在!”亲兵百户董泽闻听,立刻大步而入。
不待他的脚步声去远,董抟霄又再度将目光转向程明仲,“程同知,今日之事,董某实在对你不住!董某这厢赔罪了,请明仲千万不要恨我!”
“大人,大人这是哪里的话!”程明仲见状,立刻感动的两眼发红。“是下官自己考虑不周,乱了军心。若是换了别人为帅,早一刀砍掉首级了,怎敢对大人心怀怨恨?”
“还,还差十,十棍子!”亲兵百户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掰着手指回应。
“暂且记下!”董抟霄摆摆手,意犹未尽地吩咐,m.hetushu.com“抬他到后帐敷药。等三天之后,再当着全营弟兄的面儿,补剩下的刑罚!”
除了有限的几个聪明人,绝大多数浙军文武主动和谣言划清了界限。然而,他们却没有料到。就在他们刚刚离开的瞬间,董抟霄就在后帐当中,急切地冲到了程明仲的担架旁。一边用冷毛巾在其头上反复擦拭,一边大声叫喊:“明仲,醒来,快快醒来!给你送信的人在哪里?嘉兴的告急文书在哪里?”
而程明仲却丝毫不肯念董抟霄的不杀之恩,两条腿拖在地上,一边挣扎,一边声嘶力竭地嚷嚷,“大人,冤枉。冤枉啊!卑职,卑职真的不是随意传播谣言。卑职,卑职刚刚接到来自嘉兴的警讯……”
亲兵们不敢耽搁,将程明仲的手脚抬起来往外走。不一会,军帐外就传来的木棍与肉体的接触声,“啪,啪,啪,啪……”,一下接着一下,声声刺激得人头皮发麻。
说罢,也不待众人回应,将袖子甩了甩,反剪起手臂,大步朝后帐去了。
“唉!毕http://m.hetushu.com竟还是可惜了你!”董抟霄叹了口气,慢慢俯下身,从程明仲示意的地方取出告急文书。却不立刻观看,而是又叹了口气,低声补充道,“警讯我已经收到了。你放心去!身后荣荫,自有董某负责向朝廷为你谋划。”
而眼下浙军面临的形势,与当年的楚军何其相似?万一故乡危在旦夕的消息传开,那些以佃户和庄丁为主的毛葫芦兵,肯定会士气尽丧。而长江的宽度,却数倍于乌江。即便有方国珍的鼎力相助,浙军也不可能一夜之间撤回南岸。更何况方国珍这厮是个典型的墙头草,发现事情不妙,谁也保证不了他会不会临阵倒戈!
这可跟杀头差不了多少了。程明仲是个要脸面的读书人,当着全营几万弟兄被扒光屁股抽军棍,即便不疼死,也得活活羞死。众幕僚和将领们感同身受,愈发觉得胆寒。心中暗暗发誓,无论如何也不再去触董某人的霉头,提什么撤兵回救浙东的事情!
“放肆!”董抟霄顿时气得脸色发青,用力一拍桌案,大www.hetushu•com声断喝,“汝身为参军,却不辩谣言真伪就肆意传播,该当何罪?来人,给我拉下去,重二十军棍!”
“是!”亲兵百户董泽答应一声,带着四五名彪形大汉冲入中军帐内,架起程明仲就往外边拖。
“什么?”程明仲愣了愣,一瞬间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我,我已经被打,打成这样子了。难,难道还不够么?”
想明白了前因后果,程明仲再也无法恨董抟霄对自己痛下杀手了。即便换了任何人来做主帅,遇到同样情况,恐怕需要做的第一件事,也是杀人灭口。而不是像自己先前那样大肆张扬。“信,信就在,就在我的贴身口袋里头。那,那信使,我,我已经命亲兵王三带着他下去吃饭了。此刻应该就在王三的寝帐附近!”
说罢,双手抱在胸前,认认真真地给程明仲做了一个长揖。
“明仲,恕我无奈!”董抟霄根本不做任何解释,单手握住程明仲的脖子,缓缓发力,“真的很无奈。慈不掌兵,你应该知道。你别m.hetushu.com恨我,换了你跟我易位而处,结果也是一样!”
“去程同知那边,把嘉兴来的信使,还有所有跟信使接触过的人,无论级别,全给我关起来。记住,别弄出太大动静。谁敢喧哗,格杀勿论!”
“来人!”董抟霄闻听,立刻低声断喝。
董抟霄将众人的表现都看在了眼里,冷笑着撇撇嘴,再度大声说道,“诸君荷国厚恩,而闻谣言则溃,不怕世人耻笑么?今日董某在此立誓,不破扬州,绝不班师。有敢再胡言乱语,扰动军心者,提头来见!”
众文职幕僚和武将们面面相觑,在帅帐里又小心翼翼地等了好一会儿,才纷纷散去。回到各自的营房之后,对也赶紧各施手段,禁止流言继续传播。以免被董剃头抓了现行,像收拾程明仲那样狠狠收拾。
最后一句话,说得非常隐晦。但进士出身的程明仲,顿时就惊出了一身冷汗。当年楚霸王在亥下,手中原本还有八万将士,完全可以从容撤退。而韩信却依靠大肆散布楚地被汉军夺取的消息,令楚军士气崩溃,八万兵马全军覆没。项羽本人也www.hetushu.com因为突围失败,自尽乌江。
“是!”亲兵百户董泽大声答应着,拔腿便走。
其他文职和武将们看到了,纷纷在心中打了个哆嗦,将头低了下去,不敢再出一声。就凭程明仲那单薄身板儿,二十军棍打完,一条命肯定去了大半条。而这恐怕还是看在他鞍前马后效力多年的情面上。换了别人,董剃头肯定就将其直接斩首示众了!
“推出去,用马粪堵住嘴巴,打,重重地打!”董抟霄越听,脸色青得越厉害,刀鞘敲在帅案上,啪啪做响。
“慈不掌兵!”董抟霄用冷毛巾在他脸上狠狠抹了两把,继续大声询问,“信使在哪?除了你之外,还有谁知道宜兴失守的消息?你赶紧告诉我,别耽误功夫!你知道亥下之战是什么结果!”
中军帐内的众文职幕僚和武将们,个个觉得脊背发寒。眼观鼻,鼻观心,谁也不敢给程明仲求情。而那嘴巴被堵住了的程明仲,起初还能呜呜啊啊地叫嚷。才五、六棍子下去,呜呜啊啊声就变成了呻吟。又挨了两、三棍子之后,干脆连呻吟声也没了。两眼一番,彻底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