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五十四章 破贼(二)

“报——!”还没等他回过神来,有名伙长打扮的斥候策马如飞而至。遥遥地插手为礼,大声汇报:“禀宣慰大人,水师万户,漕运大总管方国珍,说他奉命前来助战!”
明白了,他全然明白了。怪不得方谷子毫不犹豫地就接受了他的邀请,原来,此人早就跟红巾贼狼狈为奸了,就等着寻找机会给自己致命一击。怪不得今天江湾新城的火炮,这么远就开始发威,原来就是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分散浙军的阵形!
“是!”亲兵百户董泽点点头,翻身跳上坐骑,直奔方国珍部前来的方向迎了上去。后者带着两、三万兵马随身护驾,将其扣下来做人质的图谋,肯定是无法实现了。如此,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让方家军多出些力,给董家军当垫脚石!
“宣慰大人恕罪!”斥候伙长被吓得打了个哆嗦,赶紧大声解释,“是方总管派出他家的斥候,拦住了咱们斥候。他说,说要给您一个惊喜。小的,小的是,是怕发生误会,才找机会偷偷溜过来汇报的。小的,小的……”
“方国珍——?”董抟霄愣了愣,这才想起来,自己昨晚曾经邀请方国珍前来“观战”。然而,他记得自己当初邀请的是方国珍本人,那厮怎么把所有兵马都拉了过来?!
“迎战!命令无锡柳二,立刻给我转身迎战!”董抟霄看得两只眼睛都瞪出了血来,挥舞着腰刀大声咆哮。
然而,一向身为海上霸主的方国珍,麾下却hetushu.com突然多出来一支规模庞大的骑兵,这难道不值得奇怪么?更何况,这支骑兵看上去还训练有素?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马蹄声紧随海螺号声之后,势若奔雷。一千五百余名骑兵,从方家军阵前飞驰而出。排着骑兵最常用楔形攻击阵列,刺向自己的目标,果断而坚定。
作为董抟霄极力培养的晚辈,他早已得了几分家族真传。在飞奔中,便在肚子里头想好了一整套说辞。然而,随着双方距离越拉越近,他忽然感觉到方家军的情况有些怪异。前进的速度越来越快不说,整个军队的正前方,还足足有一千五六百匹战马,在向前推进的过程中,缓缓汇聚成了一个完美的楔形。
“嗖!嗖!嗖!嗖!”反应最快的弓箭手,硬着头皮射出一波稀稀落落的箭雨。对于上半身披着钢丝甲的骑兵来说,这种级别的攒射,简直就是在挠痒痒。冲在最前面的数名骑兵,每人身上至少中了三、五箭,却连晃都没晃一下。相反,他们镇定地伸开了右臂,将手中横刀翻腕向前,探成一只只骄傲的翅膀。
“不对,方谷子手里怎么会有这么多骑兵?”几乎在刹那间,百户董泽就霍然惊醒。战马喜欢干燥天气,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实!所以黄河以南各路大军,包括纯正蒙古军中,战马数量向来都不充裕。寻常探马赤军和汉军,除了斥候之外,则只有百夫长以上将佐才有坐骑可乘,其他低和_图_书级军官和士卒,平素甭说骑马,连摸一摸马屁股的机会都混不上。
几乎出于本能,亲兵百户董泽就拨转了坐骑方向,带领着身边的随从,掉头便逃。他准备逃回自家本阵去,以最快速度向浙东宣慰使董抟霄示警。让自家族叔,一定要制止方谷子的人马继续靠近。然而,有数匹阿拉伯良驹,却以更快的速度追了过来。马背上的骑手从腰间掏出一把短短拐棍儿,左臂平伸为支架,右手果断扣动扳机,“呯!”“呯!”“呯!”
“老子已经看到了,还用你说?!”董抟霄狠狠瞪了斥候伙长一眼,喘息着质问。“怎么现在才来汇报?让撒出去的其他斥候呢?都瞎了眼睛么?”
闻听此言,董抟霄眼睛里的寒光顿时就减弱了许多,手捋胡须,轻轻点头,“如此,倒是董某小瞧了他。也罢,既然他已经来了,就让他跟儿郎们并肩破敌罢了!你带几个人,让他把麾下兵马先安顿下来。别靠得太近,至少,至少保持五百步距离。等会有了功夫,老夫会亲自过去跟他商量今日的战事安排!!”
“什么人?斥候呢,怎么没见回报?”董抟霄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从马背上伸长脖子,朝声音来源处观望。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号角声,战鼓声,紧跟在呼喊声之后响成一片。军阵中,所有能传递命令的紧急手段,被董抟和_图_书霄和他身边的亲信们用的个遍。然而,一切都为时已晚……
然而,浙东宣慰使董抟霄的眉头,却忽然轻轻地皱成了一团。情况不对劲,非常不对劲!以往江湾城头上的超远程火炮,也会利用自身优势对浙军进行轰击,但通常都是在双方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五百步之内才会进行。那个距离上,炮弹落地后跳起的次数更多,杀伤力也更为巨大。而这回,他们却在七百步之外,就彻底耐不住了性子。
布置在浙军右翼的毛葫芦兵柳字营,乃无锡第一富豪柳家联合周围三十几家士绅出面组建。人数虽然高达七千余众,却没接受过任何与骑兵对抗的训练。更何况仓促之间,他们也来不及将队形重新排列紧密。
“嗯?!”董抟霄眉头一跳,两眼之中寒光毕现。给自己一个惊喜?两军阵前,岂能如此儿戏?!况且自己跟他方谷子素来没任何交情,他方谷子上赶着拍自己马屁干什么?
“会不会是,方,方某人察觉到一些端倪……”亲兵百户董泽为人机灵,在旁边小心翼翼地提醒。
“轰!”“轰!”“轰!”“轰!”当第五轮弹丸落地之后,城墙上火炮终于消停了下来。正在仓惶调整队形的浙军将士们,几乎每个人都偷偷松了一口气。苍白的脸上,重新燃起了几分对胜利的渴望。
这绝对不是一种正常的反应。根据小半个月来的交手经验,董抟霄已经敏锐地摸索出此种火炮的一个致命缺陷,那就是,炮管升温速度太快,和*图*书每发射五到六轮,就必须停顿一段时间来冷却。所以在以往的战斗中,他总是充分利用淮安军远程火炮需要冷却的空档,将队伍快速推进。城上的守将,则尽力避免被他抓到机会,每次齐射针对性都非常强,从不会胡乱开火。但是今天,以往总结出来的所有经验都失去了作用,对方变得特别有恃无恐。
“莫非朱屠户给他们派来了援军?还是他们已经得知张贼入寇浙东的消息?”能够以一介文官在剿灭红巾起义的战争中脱颖而出,董抟霄倒不是光凭着阴狠。对危险的直觉和对敌情的洞察力,也都是一等一。然而,第一种情况显然不太可能,在脱脱的三十万大军围攻下,朱屠户想保住淮安已经需要竭尽全力,根本不可能再分兵回援扬州。至于第二种,如果守将明知道浙军后路不稳,又何必这么急着出城野战。继续躲在高墙之后死守,岂不是稳操胜券?
挡在马队前的毛葫芦兵们,几曾见过如此阵仗?再也发不出第三波羽箭,胆小一些的丢下角弓,转身便逃。胆大的则两股战战,抄起根长矛,在自家身前四下乱舞。还有一些胆子特别小的,既没勇气逃走,又没勇气抵抗。干脆大叫一声,丢下兵器蹲在了地上。双手抱头,身体抖得如同筛糠!
“迎战,迎战!柳字营,柳字营全军右转,正面迎战!!”急自家主帅所急,董抟霄身边的亲兵们,也扯开嗓子,将命令一遍遍重复。
只见一支规模庞大,但军容极为混乱的队伍,打http://m.hetushu.com着五颜六色的旗帜,缓缓从北方向他靠了过来。队伍正前方,有一面暗蓝色的大旗迎风招展。旗面儿上画着一个巨大的鲨鱼头,向周围的人露出冷冰冰的牙齿。
正惊疑不定间,耳畔忽然传来一阵阵低沉的海螺号声,“呜呜,呜呜,呜呜噜噜噜——”,带着股子特别的土气和咸腥,刺激着人的耳朵。
“嗖!嗖!嗖!嗖!”第二波羽箭匆匆飞来,比上一波还要孱弱无力。冲在最前方的那十多名骑兵,平均每人身上又中了两、三箭。却依旧没有落马,反而仰起头,发出狼嚎的一样叫声,“啊——!”“啊——!”“啊——!”
“呯!”“呯!”“呯!”二十余把三眼短铳,将六十余颗弹丸,隔着十三、四步距离,打进董泽等人的后背当中,深入数寸。马背上的“方家军”骑手,则毫不犹豫松开右手,让尾端拴了皮绳的短铳自行坠落到腰间。然后迅速从鞍子下抽出一把又细又长的横刀,以更快速度,朝浙军的右翼冲了过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们一边大叫着,一边更用力地磕打马镫。带领身后一千五百多名弟兄,如同百万雄师。马蹄掀起的烟尘,扶摇直上,遮天蔽日。
“呜呜,呜呜,呜呜噜噜噜——”,“呜呜,呜呜,呜呜噜噜噜——”,“呜呜,呜呜,呜呜噜噜噜——”,海螺号继续吹响,如涨潮时的海浪般,一波高过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