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五十六章 破贼(四)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董抟霄和他身边的幕僚们拼命眨巴眼睛,努力认清事实的当口。淮安骑兵的队伍中当中,忽然又响起了一阵激越的喇叭声,“嘀嘀,哒哒,滴滴嗒嗒嗒——!”
“可以让宜兴毛葫芦兵从左翼顶上去,挡住淮贼!”跟在董抟霄身侧的一名幕僚急自家主人所急,凑过来,低声提醒。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方国珍的帅旗,却在距离浙军右翼三百步外,忽然停了下来。整个队伍缓缓向东向西延伸,仿佛剩下的战事已经跟自己无关一般,在旁边好整以暇地看起了热闹。
青黑色的军阵,再度开始向前移动。飞舞的旌旗,遮天蔽日。
到了此刻,董家军上下,才忽然意识到,眼前的景象完全不对。溃散成了一群泥鳅的,竟然是百战百胜,威名持续了几代人的蒙古铁骑!而胜利者,却是去年三月才获得了大批战马,以往从没有出战记录的淮安新兵!虽然,双方再遭遇之前,他们已经和毛葫芦兵打过了一场。虽然,他们的总人数,还不到蒙古铁骑的一半儿!
“阿卜——!”“阿卜——!”溃散的“泥鳅”们一边策马逃命,一边在嘴里发出绝望的呼喊,仿佛灵魂都已经破碎,只剩下了一具腐朽的身躯。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大帅有令,王字营出战。绕过骑兵,迎战淮贼!”董抟霄的亲兵们也紧随其后,扯开嗓子,将命令一遍遍重复。
作为一名百战宿将,董抟霄清楚地知道此战关键在哪儿。龙腾虎跃的淮安骑兵也好,如墙而进的淮安步卒也罢,他们都不会是真正的杀招。真正的杀招,肯定会来自和_图_书正继续从正北方向朝自己靠拢的方家军。姓方的既然跟淮贼勾结,就一定是准备置自己于死地。否则,万一自己撤回浙东,方贼将独自面对所有报复。
对手在指挥骑兵方面严重缺乏经验,然而在对火器的了解方面,却明显是个行家!居然于命令骑兵转头扑向浙军火炮和弩车的同时,调动步卒向前推进。如此一来,无论他的骑兵最后是胜是败,短时间内,浙军的炮车和弩车都无法再发挥作用。而淮安军手中那种双轮轮小炮车,则可以和步卒们一道,从容地布置到最佳射击位置。
“啊——!”一具胸前开了大口子的身体,忽然惨叫着从黄色的烟团中飞了出来。鲜血沿途如瀑布般飞溅,将众人的视线染得一片通红。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雪亮的弩箭,在半空中横着扫出一道闪电。正在仓惶逃命的弩手和炮手们,被拦腰射了个正着。一个个睁大了绝望的眼睛,摇摇晃晃,摇摇晃晃,如雨中的芭蕉。鲜血如喷泉般从他们的躯干上疾射而出,组成一道道猩红色高墙。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从几种不同途径接到了命令的宜兴毛葫芦兵们不敢拖延,在其义兵万户王可大的率领下,大步向斜前方走去。他们的武器大多数为长矛和朴刀,也有几百把竹臂步弓。在装备方面与,缓缓推进过来的淮安军相比,劣势非常明显。但凭着双倍的人数,将对手挡住一刻钟左右,应该不成问题。
淮安军的骑兵则追着他们的脚步,滚滚而来。一边冲杀,一边调整自己的队形。他们明明可以冲和图书得更快,但是他们却耐心地压制着自己的马速,始终不肯将溃兵彻底冲垮。他们的目光早已超越了溃兵的头顶,如无数道闪电般,落在了董抟霄的帅旗之下。
天空中的云气,也忽然被染上了一团粉红,飘飘荡荡,随着风的方向,来回移动。好像无数不甘心的灵魂,眷恋着下面的沃土。猛然间,惨叫声再度被金铁交鸣声取代,“叮叮叮,当当当”,宛若狂风暴雨。
“该死!”董抟霄紧皱眉头,低声唾骂。
“呜呜呜哇哇,呜呜哇哇,呜呜哇哇……”仿佛故意与浙军做对,先前在旁边看热闹的方家军中,也传出了一阵充满海腥味道的螺号声响。
左侧由东南迂回过来的那团巨大的烟尘是蒙古骑兵,他们拥有百年不缀的威名。右侧自正北方杀过来那团小了足足半号的烟尘是淮安军,他们当中,很多人在一年之前,恐怕根本没接触过战马。双方在声势和规模上,都不属于一个数量级。胜负的趋势应该非常明显!
杀伐果断的董抟霄,根本不会被如此惨烈的景象触动。趁着淮安军骑兵受惊减速的瞬间,再度挥动令旗,“探马赤军,左前二十步,结长矛阵。挡住骑兵!挡住淮贼骑兵!”
在烟尘外侧,则是凌乱的炮车和弩车,以及其他各类攻城用具。可怜的弩手和炮手们,根本发挥不了半点儿作用,只能抱着脑袋,尽力远离暗黄色的战团。无论是淮安军骑兵,还是蒙古骑兵,都不会拿他们的血肉之躯当一回事。只要遇到,肯定是毫不犹豫地策马踩过去。对于前者来说,他们是生死寇仇。对于后者来说,他们从来就不是同类,死活和-图-书跟自己没半点儿关系!
“探马赤军,左前二十步,结长矛阵。挡住骑兵!挡住淮贼骑兵!”
在嘈杂的牛角号和战鼓声中,探马赤军开始快速移动。跟在弩手们身后,组成一道庞大的长矛阵。以步对骑,长矛密集阵列与弓弩配合,是最佳选择。只要长矛阵不垮,对手就甭想再向前推进一步。
粉红色的蛟龙,则紧紧追在他们身后,遇到稍微大的一团泥鳅,就张开嘴巴,一口咬成碎片。然后再追上另外一团,露出锋利的钢牙。
“阿卜——!”“阿卜——!”董抟霄的身侧,也有人嘴里发出绝望的呼喊。双手抱着脑袋蹲在地上,泪流满脸。(注1)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牛角声再度吹响,紧张得令人窒息。
淮安军的骑兵即将冲入浙军的炮阵,蒙古骑兵也顶了上去。在他们分出胜负之前,谁也无法正中央通过战场。但浙军毕竟在人数方面占据绝对的优势。从自家队伍最左翼调动一哨兵马绕路前行,刚好能横在淮安军的骑兵和步兵之间,令他们彼此不能相顾。
“探马赤军,左前二十步,结长矛阵。挡住骑兵!挡住淮贼骑兵!”
一刻钟,已经足够双方的主帅重新调整部署。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战鼓惊天动地,声声急,声声催命。
一张无形的大手,就在狂风暴雨般的金属撞击声之后,悄悄地锁住了观战者的喉咙。令他们无法呼吸,无法移动,甚至连眼皮都无法合拢。就在浙军上下,都以为自己即将被活活憋死的时候,金铁交鸣声猛地加剧到了顶点,随即嘎然而止。左侧的粉红色云团四http://www•hetushu•com分五裂,变成无数股泥鳅,倒折而回。右侧的云团,则被拉成一条粉红色的蛟龙,张牙舞爪,威风凛凛。
然而,令大伙感到惊诧的是,包裹着骑兵的两个暗黄色的烟尘团儿,却头对着头,重重地顶在了一处。彼此挤压,迅速就合二为一,彼此间很快就分别不出半点儿界限。不断有战马的悲鸣和垂死者的哀嚎从烟尘最浓郁处散发出来,刺激得人头皮发麻,小腹不由自主地一阵阵抽紧,抽紧。
如果方谷子不继续向前推进的话,自己就没有必要命令剩下的所有队伍立刻做出调整。否则,万一江湾城方向发生新的变故,浙军的反应难免会慢上半拍。
是骑兵!双方的骑兵终于正面撞在了一起!无数目光,包括董抟霄自己的目光,刹那间都不由自主地从战场右翼转回到正前方,努力从两团暗黄色的烟尘当中,分辨自家袍泽的身影。
“大帅有令,王字营出战。绕过骑兵,迎战淮贼!”身后背着数面认旗的传令兵,立刻策动战马。一边朝自家左翼的宜兴毛葫芦兵队伍狂奔,一边扯开嗓子大喊。
是蒙古人!蒙古铁骑败了!蒙古铁骑被淮安蟊贼迎面撞了个粉碎!
董抟霄身边的亲兵们,伸长脖子,一遍遍地大喊。蒙古兵败了,但是大帅手里还有探马赤军。同样是百战百胜,同样拥有持续了几代的不败美名。
“啊——!”“啊——!”“啊——!”“娘——!”“阿嬷——!”惨叫声忽然压过了所有马蹄声和金铁交鸣,充斥了整个战团。暗黄色的烟尘,则快速变成了粉红色,从地面扶摇之上,占据了小半个天空。
“方谷子到底要干什么?和*图*书”董抟霄被对方举动弄得满头雾水,已经举到半路的令旗,迟疑着停到了耳根处。
还没等他做出最后的决定,忽然间,耳畔传来了一声闷响,“轰——!”,一刹那,地动山摇。
“传令给王可大,让他带王字营绕过骑兵,迎战淮贼!”董抟霄果断纳谏,咆哮着,将令旗塞进传令兵之手。
“督战队,上前,无差别射杀!”感觉到淮安骑兵身上浓重的杀气,董抟霄猛地清醒过来,大声断喝。培养一个合格的弩炮手花费不菲,培养一个合格的火炮手更是造价千金。然而,比起中军被冲垮的后果,这点儿代价微不足道!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凄厉的牛角号声在帅旗附近响起。千余平端着擎张弩的督战队越众而出,对准溃退回来的自家袍泽,毫不犹豫地扣动的扳机。
那些弩手和炮手们,一直被用来远程作战,很多人连腰刀都没配,怎么可能挡得住骑兵的冲杀?嘴里乱纷纷发出一阵惨叫,调转身形,朝着浙军的本阵亡命狂奔。将造价高昂的弩车、炮车,以及各类攻城器械,统统抛弃不顾。
正在追亡逐北的蛟龙,猛地来了个大回头。放弃对泥鳅们的追杀,朝着距离自己最近,茫然不知所措的董家军弩手和炮手们冲了过去,刀砍马踏,掀起一团团血浪。
注1:元末,驻扎在各地的蒙古兵早已腐朽不堪。遇到顺风仗则趁火打劫,为祸地方。遇到硬仗,则掉头逃命,冲击自家本阵。而蒙元朝廷从塞外召集的兵马,则被刘福通,张士诚等人消耗殆尽。导致蒙元朝廷在后期,完全依靠王保保等人手中的私兵才能维持。朝政也逐渐落于这些军阀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