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五十八章 破贼(六)

看得再清楚都没有用,距离太远,他根本来不及给任何人示警。只能继续眼睁睁地看着,两支队伍迅速互相接近,从两百步接近到一百五十步,再从一百五十步接近到一百二十步,一百步,八十步。“嗖!嗖!嗖!嗖!嗖!嗖!”探马赤军方阵后排的弓箭手率先发难,朝着淮安军的阵线,迎头射出一波箭雨。虽然距离很远,方国珍却觉得自己依旧听见了那骇人的羽箭破空之声。然后,他就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第三排羽箭,再度腾空而起,遮断头顶上的日光。弓箭手们迅速抄起第四支,箭锋完全用百炼精钢打造的破甲锥。奋力将弓弦拉到最满。
“吱——吱——吱!”战兵团长屠小弟奋力吹响嘴里的铜哨子,然后低下头,用头盔阔沿迎向羽箭来临方向。
“刷!”六百多杆长矛,猛地放平。锋利的矛尖,对准迎面走过来的淮安将士胸口。
正前方稍稍偏左位置,他麾下的心腹鲨兵和董抟霄的家丁营正胶着在一处,战得难解难分。战场右侧,则是其他海贼精锐硬顶着各路毛葫芦兵。隔着人海人墙,来自淮安军的火铳手和来自浙东的弓箭手互相比拼准头,互相朝对方头上倾斜弹丸和利箭。火铳的威力巨大,几乎每一轮发射,都能带走数以百计的浙东子弟。但弓箭手们却占了射速上的便宜,利用破甲锥,在极近距离上,也给海贼们造成了和图书巨大的杀伤。
如意算盘打得精明,只可惜他完全找错了人。刘伯温虽然仕途上郁郁不得志,但好歹也是进士出身,又在官场上打过数年滚儿,无论智力还是和人勾心斗角的经验,都甩了他不知道多少街。根本不肯接话茬,只是继续闭着眼睛装逍遥神仙。
方国珍连续问了三次,也没得到半个字的回复。只好悻然撇了撇嘴,举起单筒望远镜,开始仔细观察整个战场。
整个战场上,此时威力最大的,依旧是火炮。不鸣则已,一鸣就是尸横遍地。但火炮的装填速度比火铳还要慢上数分,并且因为敌我双方的战兵此刻彻底搅成了一团,不得不加倍小心。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乃是方家军的战兵和淮安军炮兵相互之间缺乏配合,如果换了同样是淮安军的战兵和淮军的火炮……
探马赤军可不是毛葫芦兵,无论战斗力还是战斗意志,都超出了后者数倍甚至数十倍。两千余淮安军与五千探马赤军正面硬撼,除了结阵据守之外,方国珍根本想不出任何对策。
这东西的用途,刘基在第一天出使他的军营时,就曾经亲手向他展示过。作为一个纵横水面多年的老海贼,方国珍恐怕比任何人都知道能多看数里远的距离,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上述种种,都不妨碍他继续装傻充愣。不图别的,只图逼着刘伯温嘴里能多吐几句承诺,以便在今后的合作和*图*书中,拿着去向淮扬大总管府讨价还价。
尽管心中已经提前带上了几分期许,视野里看到的情况,依旧令方国珍惊诧地张大了嘴巴。那支毛葫芦兵已经崩溃了,就在方家军和浙军发生接触这短短半柱香时间,堵在战场正东方那支来自宜兴的毛葫芦兵,已经被打得倒崩而回。写着“王”字的战旗,早就落到了一名淮安斥候手里,被此人骑着战马,倒拖在身背后来回展示。而一些依旧聚集成团,看样子准备垂死挣扎的毛葫芦兵们,则在这面千疮百孔的大旗前,迅速土崩瓦解。
这无疑是找死行为,因为一旦双方彻底绞杀在一处,撤向两翼淮安骑兵,就很难再帮上任何忙。而那五千探马赤军之后,分明还藏着大量的弓箭手和弩手。透过单筒望远镜,方国珍看得清清楚楚。
每一根长矛,都斜斜地竖在身体的上前方,随着人的脚步轻轻摆动。一则,这样做,可以遮挡掉很多羽箭,为后排的火铳手们,提供最大程度的保护。二来,这样做也相对协调省力,不会影响低头的角度和前进的动作。
位于长蛇阵最前两排,总计六百多名战兵们,也微微低下头去,学着自家团长的模样,尽量用头盔的阔沿和前胸甲,面对羽箭。同时,继续迈动整齐的步伐,继续朝敌军推进。
冷锻而成的钢盔和胸甲,将绝大多数羽箭都弹得倒飞出去,没给弟兄们造成任何伤害。但是,偶尔也有一和*图*书、两支因为角度问题,或者其他各种莫名奇妙原因,恰巧射在了胸甲和臂甲的衔接处,或者射穿了其他需要保持灵活性的薄弱点,让中箭者呻吟着倒地。
想到这儿,方国珍心里突然轻轻打了个哆嗦。将望远镜迅速转了个方向,对准先前从江湾新城内杀出来的那支淮安军。他们和浙军的距离有些远,但他们这会儿,应该已经和浙军发生了接触。那队浙东毛葫芦兵人数虽然众多,却并非董贼麾下的主力。他们,他们,天啊!他们怎么如此之快?
“轰——!”“轰——!”“轰——!”“轰——!”四门小炮又来了一轮齐射,这一次,他们使用了开花弹。巨大的爆炸声,在探马赤军的方阵中响起,四团暗红的烟柱扶摇直上。
空出来的位置,很快被更后排的战兵们迅速填补。整个军阵,顶着狂风暴雨般利箭,继续向前。没有人停下来,也没有人试图转身。尽管队伍中,一些老兵在肚子里头,已经在不停地问候某些人的直系亲属。
他们骂得最多的,通常都是淮安军长史苏明哲,论权力之重,在整个体系之中,仅次于朱总管的第二号人物。因为老兵们都清晰得记得,在去年三四月份的时候,每个战兵都有一套全身板甲穿。而就是因为姓苏的想省钱,将所有战兵的全身甲硬生生砍掉了一半儿。都变成了现在这种只有前面为精铁锻压,后面则为单薄的软猪皮缝制。如此http://www•hetushu.com一来,铠甲的重量的确降低了一半儿,可临战时,士兵们就只剩下了一个行军方向,前进,永远面对你的敌人前进。否则,转过身后,死得肯定更快。
“咚咚咚咚咚!”连绵的战鼓声在紧跟着在军阵中跳起,整个契丹人的方阵再度加速。七十步、六十步、五十步……“平矛!”有骑着马的将领在队伍中大声断喝,同时吹响嘴边的号角,“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这是什么?”方国珍将单筒望远镜抓在手里,明知故问。
“轰——!”“轰——!”“轰——!”“轰——!”摆在那支淮安军阵地后的四门小炮,猛地来了一次齐射。不是针对毛葫芦溃兵,而是针对不远处正在与淮安骑兵对峙的探马赤军。黑漆漆的弹丸越过纷纷撤向军阵两侧的自家战马,砸进探马赤军密集枪阵中,趟出四道恐怖的血肉胡同。而那支董抟霄麾下的探马赤军,则像被激怒了的公牛般,疯狂地朝淮安军冲了过去,长矛钢刀并举,将沿途敢于挡路的自家溃兵,杀得尸横遍野。
然而,让他心脏狂跳不止的是。那支刚刚击溃了宜兴毛葫芦兵的淮安军,居然迅速收缩了队形,然后旌旗断然前指,径自朝探马赤军迎了上去。细细的长蛇阵,就像一条单薄堤坝。试图挡住迎面而来的骇浪惊涛。
“当当当当当当!”羽箭飞掠过八十步的距离,猛地从半空中一头扎下。砸在淮安军的队伍中,宛若http://m.hetushu.com雨打芭蕉。
下一轮,将是最后一轮齐射。他们准备用破甲锥替自家袍泽开路,收割胜利的果实。
没有人会骂朱重九,虽然谁都知道,不经过朱大总管的准许,姓苏的绝对不敢肆意妄为。然而无论新兵还是老兵,都清楚记得自己入伍之前,过得是什么日子。是朱总管将他们从流民堆里拉了出来,是朱总管让他们第一次吃饱了饭。是朱总管,让他们第一次感觉到了做人的滋味。所以,他们就要像人一样回报朱总管的恩情。尽管,朱总管身边,总是被各式各样的“奸臣”环绕!
“当当当当当!”第二波羽箭又凌空而至,比第一波更密,更急。战兵团的勇士们,依旧低着头,用胸甲和盔沿迎着箭雨,列队前行。每一名勇士手中,都擎着一杆锐利长矛,矛头长三尺,有四个棱,前尖后粗,最后变成一根圆圆的套管。套管内,则衔接着一根一丈五尺长的白蜡杆子,儿臂粗细,握在手里轻重适中。
“结阵,赶紧原地结硬阵,然后让骑兵迂回攻击探马赤军的身后!”尽管自己的声音不可能被听见。方国珍依旧忍不住低声吼叫了起来。
至少有二十名契丹人被炸死,还有十余名被炸得缺胳膊少腿,躺在血淋淋的弹坑附近翻滚哀嚎。但对于五千人的队伍来说,这个数字却是微不足道。跟在方阵中央靠后位置的探马赤军万户萧延昭轻轻撇了下嘴,毫不犹豫地抄起了鼓槌,狠狠敲在架在身前的巨鼓上,“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