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五十九章 破贼(七)

当爆豆子般的枪声结束,整个探马赤军方阵正面深入半丈深的位置,已经找不到站立的人。倒在血泊中的将士要么已经气绝,要么手捂着伤口,翻滚哀嚎,声音惨得令人两股战战。而方阵后排的弓箭手们,刚刚将第二支破甲锥搭上弓弦。已经发酸的手臂颤抖得像风中的芦柴棒。
“呯——!”
探马赤军的方阵正面,猛地打了哆嗦,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裂开了上百道血淋淋的缺口。每个缺口处,至少都有两三人倒地。浑身上下到处都是窟窿眼,又红又热的血浆,顺着铠甲上被打出来的窟窿眼,喷泉般四下飞溅。
“嘀嘀嘀嘀嘀——!”唢呐声再度响起,依旧短促而激越。第四排的淮安士兵,迅速将笨重的抬枪扛上肩膀,倒退着向后。第五排士兵与他们相对而行,将三百杆火绳枪,再度架到了盾墙上。
“吱——吱——吱!”“吱——吱——吱!”单调的铜哨子声,压住伤者的呻吟和破甲锥与板甲接触时的摩擦声,刺激着每一个战兵的神经。
“吱——!”战兵团长屠小弟,则以一声尖利的铜哨子声作为回应。随即,快速站了起来,将手中长矛笔直地指向了正前方。同时,他再度行使自己的临阵指挥权,奋力吹响进攻节拍,“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他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脏在跳动,清晰http://m.hetushu.com第感觉到有股凉凉的威风在耳畔轻吹。清晰看见对面敌人的皮盔,还有皮盔之下那一张张狰狞的面孔。清晰第看见,迎面刺过来的雪亮长矛!
这是他们平素训练了上千次,才达成的默契。每个人都早就将动作幅度和出矛角度,变成了本能。临阵时根本不用想如何做,凭着直觉就可清楚第展示。
而淮安军的战兵们,却依旧保持这同样的前进速度。阵形,阵形,阵形,速度越快阵形越容易被拖垮。而齐步前进,则军阵始终如墙而进。
黑色的硝烟迅速被风吹散,契丹人的方阵,抢在硝烟被吹散之前,土崩瓦解。五千大军,竟然有一千余人永远倒在了阵地上。另外三千余,则彻底失去了与对手交战的勇气,丢下长矛、盾牌、角弓、弩箭和钢刀,四散奔逃。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感觉到脚下大地的震颤,屠小弟眼睛瞪得滚圆,嗓子里头,瞬间干燥如火。额头上的血管,也一根根蹦了出来,在头盔内沿下快速地跳动。
“嘀嘀嘀,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唢呐声再度响起,第四军副指挥使陈德鼓足力气,脖子和面孔因为激动而红得宛若涂朱。
“咚!”根本不会给对手太长反应时间,第三排的淮安战兵,也蹲了下去。这是一整排的刀盾兵,手中的木盾有大半个人高,重重第戳在地m.hetushu•com上,立刻组成了一堵整齐的木墙。
“嘀嘀嘀嘀嘀——!”一记短促无比的唢呐声,预示着时机的到来。唢呐的指挥级别,远高于铜哨。听到声音的战兵团长屠小弟,立刻将身体蹲了下去,手中长矛末端触地,矛锋斜斜地指向前上方,迎面冲过来的那名探马赤军的哽嗓。
平素训练中养成的本能,在这一刻被充分刺激了出来。几乎第一和第二排的所有能站立的人,包括数十名被破甲锥穿透了铠甲又刺入肉体盈寸的轻伤号,都迈动双腿,重重向前踏步,“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每一步,都气势万钧。
“吱——吱——吱!”战兵团长屠小弟继续吹响嘴里的铜哨,协调整个战兵团的步伐。他的胸甲上插着六根羽箭,头盔边缘还有两根,整个人看上去像极了一只掉了毛的孔雀屁股,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没有人愿意拿自己的血肉之躯去硬撞矛锋,特别是在有选择的情况下。即便是英勇绝伦的探马赤军也不愿意。
十步不到的距离,即便是滑膛枪,也很难射失去目标。
他们是长枪兵,朱总管麾下的长枪兵。从徐州到淮安再到扬州,每一场战斗都列于队伍最前排。只要三寸气在,就永远不会让身后的袍泽直接面对敌军。
他的亲兵卫队,则紧紧簇拥在身侧,试图追随主将一道力挽狂澜。乱哄哄的人流中,这一小簇异类实在过于醒目。跟在和-图-书淮安军战旗下的长史宋克迅速发现了他们,毫不犹豫第举起了因为装填缓慢而一直没机会发挥作用的线膛枪,隔着四十步远,缓缓扣动扳机。
只有冲起速度来,才能给敌军更强大的冲击。这是几代探马赤军用生命总结出来的经验。只要将对面的军阵冲垮,接下来任务就是追亡逐北。敌军即便有火炮助战,也无力回天。
“轰——!”“轰——!”“轰——!”“轰——!”四门小炮再度吐出火焰,越过淮安长枪兵的头顶,扎进迎面冲过来的探马赤军。
“站住,站住,全都给我站住。他们火铳里已经没弹丸了,他们需要装填!”作为整个方阵中仅有的几个清醒者之一,探马赤军万户萧延昭手持一把钢刀,冲着溃败的士卒四下乱砍。
正在试图重整队伍的探马赤军萧延昭,应声而倒。
正在奋力前冲刺的探马赤军,没想到对手竟然拿克制骑兵的招数来应付他们,冲击的速度猛然一滞。
这是用玻璃粉和硫磺作为引火栓的拉弦式手雷,击发概率,比最初的点火式手雷高出了至少两成。三百颗手雷,竟然有两百二十余颗落地之后立刻炸开。用大团大团的黑色烟雾,将探马赤军的方阵彻底笼罩。
“嗖——!嗖——!嗖——!”第六排,也是最后一排淮安士兵上前,冒着被破甲锥射中的风险,扬起粗壮的胳膊,将三百余颗手雷丢向了探马赤军。
只有区区一百杆,但枪管,却像成年人www.hetushu.com的手臂一样粗细。跳动的火星,迅速点燃了药锅里的火药。“轰——!”白烟弥漫,数万颗筷子头大小的铅弹,从枪口喷了出去,直扑对面的探马赤军。
第一排,第二排战兵,一层接一层起立。两排长矛,伴着单调而又亲切的铜哨子声,缓缓向前推进。遇到直立的人,平推过去,将其犁成一堆堆碎肉。遇到直立的战马,也平推过去,不做丝毫停顿。
“刷!”第一排,三百名战兵,与屠小弟一道蹲了下去。锐利的四棱矛锋,在普通人的哽嗓高度,排成了笔直的一道横线。
已经进入到了十步之内。再有一到两个呼吸,就要刺中他的身体。但是,这一刻,他却丝毫感觉不到恐惧。只觉得敌军的脚步是如此之慢,浑身上下到处都是破绽。而自己身上,所有伤痛却忽然不复存在,手臂和双腿充满了力量。那是猛兽扑向猎物之前所积蓄的力量,只待最后那一闪而过的时机。
这一轮,是实弹。探马赤军方阵被迎面撕开了三条血口子,脚步却丝毫都没有放慢。后排的士兵大叫着填补上被炮弹砸出来的缺口,前排的士兵则咆哮着,使出身体内最后的力气。
他们是长枪兵,淮安军长枪兵。从团长到营长到普通一卒,每一个都经过重重筛选。只要没有倒下,就永远不会用脊背对着敌人。
“刷!”第二排,又是三百杆长矛,末端触地,矛锋在高出第一排两寸位置,组成第二条死亡直线。
“嗖嗖嗖,http://m.hetushu.com嗖嗖嗖,嗖嗖嗖!”第四波羽箭,接踵而至。落在人身上,则发出明显与前三波羽箭不同的声音。有点像重锤砸上了破锣,又类似于冰雹砸穿了晚秋的荷叶。是破甲锥,凭着两年多来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经验,屠小弟清晰第判断出这一波羽箭的真实面目。深吸一口气,将铜哨子吹得愈发响亮。
然而,这道木墙的作用,却不光是为了阻挡羽箭。就在探马赤军急着调整战术之时,第四排的淮安士兵,将扛在肩膀上的大抬枪,架在了前排的盾墙上。
而两军对战,整体的阵形永远优先于个人的勇力和冲锋速度。这是副指挥使陈德亲口传授给他的秘笈。据说是陈氏将门的压箱经典。不光是他,战兵团里的副团长、营长和几个连长,都曾经得到了陈德的类似指点,对纪律和阵形的认识,都深入到了每个人的骨头缝隙当中。
对面的探马赤军已经开始冲锋,这时候,他必须站在队伍的最前排。这是一名战兵团长的职责,也是一名战兵团长的荣耀。只要他的哨声不断,整个战兵团的脚步就不会变得凌乱。只要弟兄们的脚步始终保持齐整,他们的阵形就坚若堤坝。
其中有两支羽箭,肯定已经穿透了胸甲,从箭锋末端隐隐渗出两股殷红色的血迹。虽然入肉不深,却疼得厉害,随着他每走一步,伤口处都像有两把小刀子在朝里边肉。但是,屠小弟却不敢停住双腿,更不敢让口中的哨子停下来。
“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