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六十一章 雪崩(中)

他看到,副万户杨其昌带领两个千人队,大步迎向了前来抄自己后路的浙军。
弃军逃命?天底下哪有如此便宜的好事?那淮安贼既然能一步十算,将浙军的所有应对都提前预料了个清清楚楚。又怎么可能不提防着自己壮士断腕?弄不好,此刻正有一直生力军,堵在战场的东方。就等着自己慌不择路,一头扎进陷阱!
“大人速速离开,末将愿以本部兵马断后!”本家兄弟,汉军副万户杨其昌的声音忽然从耳畔响起,带着几分疯狂与绝望。
击毙方国珍,力挽天河,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从一开始,他就只是将其当作一个鼓舞士气的借口而已。此刻,他真正想要做的是,凿穿方国珍的队伍,从正面强行突围。让方家军没有勇气来追,让不便真伪的淮安军,把注意力都放在自己的帅旗上,无暇分兵他顾!
浙东宣慰使董抟霄要得就是这股子血勇之气。假作激动地抹了下眼角,大声道,“诸君且听我一和-图-书言,此战,我等未必不能死中求活。就看我等,能不能拿出决死之志,依董某号令行事!”
心中打着如意算盘,董抟霄快速回头张望。有点对不起副万户杨其昌的耿耿忠心,但成大事者,自古不拘小节。想当年,汉高祖连老婆孩子都可以丢给项羽,自己岂能连个樊哙、夏侯婴之流,都割舍不下?
众嫡系文武听闻还有翻盘的可能,顿时两眼发亮,举着兵器大声回应。
“血战到底,血战到底!”
已经被敌人的非常规战术愚弄了一次,接下来,董抟霄绝不会再按照常规出招,哪怕是硬着头皮苦撑,也得装出一幅大义凛然状,以换取身边将士们最后的支持。
“轰!”董抟霄身边最后的四千兵马一分为二,两个千人队紧紧跟在副万户杨其昌身后列阵。另外两个千人队,则簇拥起董抟霄,潮水般向着方国珍杀了过去。
“死战,我等愿意与大人一道死战!”
至于突围之后,下一步该去哪里http://www•hetushu•com?董某人此刻根本顾不上去想。反正天无绝人之路,大不了在突围之后,将麾下弟兄们丢开,隐姓埋名逃往北方。只要能成功抵达淮安附近,就不难借助脱脱丞相之力,卷土重来,洗刷今日奇耻大辱!
“大人尽管下令,我等百死亦不旋踵!”
头顶上的阳光很毒,浙东宣慰使董抟霄却被冻得牙齿上下相撞,脸色苍白如雪。
他看到,无数熟悉不熟悉的两浙子弟,平端着长矛,高举着钢刀,一个个如飞蛾扑火。
“大人,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另外一名董家军勇将,浙东宣慰使司经历戴敬梓也走上前,用力拉扯董抟霄的马头。
“列阵!以本帅为锋,列锋矢阵。沿途无论遇到谁,都不必理睬!”听着身边急促的脚步声和低沉的怒吼声,董抟霄心神又恢复了几分清明,哑着嗓子,大声发号施令。
擒贼先擒王,只要能砍翻到方国珍的鲲鱼旗。海贼必将不战自乱。届时,大伙无论http://m•hetushu•com是回头和杨万户他们一道去对付其余淮贼,还是保护着董大人撤退,都要比现在从容十倍!
……
太恶毒了,不知道是哪个阴险恶毒的家伙,给淮贼制定下如此绝户的诡计。方谷子麾下的海贼人数虽多,所起到的作用,却仅仅是为了让自己分兵!而那两千淮贼虽然看似单薄,却是一把真正的倚天长剑!如果自己当初不管方国珍的威胁,全军直扑背着护城河列阵的淮贼,也许对方就只能缩回江湾城中,铩羽而归。可一边是两千,一边是三万,换了谁,敢对近在咫尺的三万大军视而不见,却偏偏去拿区区两千散兵游勇当作主要对手?纵使孙吴转世,没经历过一次,恐怕也同样要落入其圈套当中!
“如此,董某就先行拜谢了。只要此番我等不死,从今往后,诸位便是董某的八拜之交!”董抟霄立刻红着眼睛,向四下团团做了一个长揖。随即,从亲兵手中抽出令箭,“杨其昌,剩下的兵马,分你一半儿。你可愿打m.hetushu.com起董某旗号,转身去迎战淮贼!”
“好,孝字营,礼字营,跟着杨万户去迎击敌军。”知道时间紧迫,董抟霄也不多废话。抽出蒙古皇帝赐予的腰刀,遥遥第指向方国珍的帅旗所在。“其他人,跟着董某去杀方国珍!抢在身后的淮贼到达之前,解决正面之敌!”
“愿为大人赴汤蹈火!”
“男子汉大丈夫,死则死尔!”
“董某累受皇恩,临难岂敢弃众苟免?”董抟霄的思绪,迅速被从地狱中拉了出来,勉强笑了笑,用力摇头。“诸君若是有卧薪尝胆之志,尽管换了装束,自行离去。董某当坚守于此旗之下,为诸君擂鼓送行!”
“也罢,跟着大人,我等这辈子也算风光了一场。今日就陪同大人血战到底,让那姓吴的奸猾小吏见识见识,我浙人的血性!”
果然,听闻他提出要以身为饵给大伙创造逃命机会。众将领立刻虎目含泪,纷纷摇了摇头,咬着牙回应道,“大人何出此言?若无大人,岂有我等的今天?”
他看到,自http://www.hetushu.com己的董字帅旗,被高高地举上了半空。
“末将百死而无悔!”明知道这是一个必死的任务,汉军万户杨其昌依旧红着眼睛上前接令,方正的面孔上,写满决然。
很明显,在两千淮安贼将五千探马赤军打崩的那一瞬间,此战的结局已经不可逆转。所以如今之际,最重要的不是后悔当初判断错了军情,而是断尾求生,留下大部分人来吸引淮贼和海贼的注意力,另外以小部分人掩护着董抟霄从战场上迅速撤离。只要成功逃回老营,与董昂霄汇合之后且战且走,日后未必就没有给弟兄们报仇雪恨的机会。
一时间,董抟霄的帅旗之下呼喝声大做。所有嫡系将士都争先恐后表态,愿意跟他共赴黄泉。
上当了!凭军功起家,号称算无遗策的他,居然完全判断错了此战的关键所在。一厢情愿地以为,人数众多的方氏海贼,才是自己首要作战的对象。却万万没想到,该死淮贼把真正的杀招藏在了战场西侧,只凭借区区两千余步卒,便给自己来了个一剑封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