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六十七章 关系(三)

“我看中的就是他这份无能!”朱重九脸色微微发红,笑着解释。“在此番北上之前,章参军和冯参军都曾经跟我剖析过,万一南征受挫,脱脱即将面临的处境会十分尴尬。而更早些时候,逯长史也说过,蒙元朝廷内部有两大派系,脱脱是其中之一,雪雪、哈麻、月阔察儿等人,则属于另外一派。”
“大人,那朱,朱屠户,会不会想求招安?”枢密院参议刘文才心思比较灵活,按照自己的想法,低声推测。“他要是存着歹意,就不会主动把这封信送还回来了!”
当然,那个代价肯定不会太小。以方国珍的海运万户,浙江行省参政为标杆,朱屠户恐怕得封个河南江北行省平章,并且有相应的爵位和封地才能满足。可这又跟雪雪有什么关系呢?官爵和封赏,又不用他掏腰包来出。相反,如果大力促成了招安之事,他丢失济南的罪责就可以被彻底忽略。而有了朱屠户及其麾下的虎狼之师做外部助力,他和哈麻两个在朝中的地位,就会安如磐石。
“如此,倒是微臣鲁莽了!”听朱重九说得似模似样,陈基犹豫了一下,低声赔罪。“不过,主公非跟他会面不可么?万一此人起了什么歹意……”
这个部门,原本是朱重九参考了另一个时空某唯一超级大国的中央情报局所设。然而正式搭好了架子之后,却发现其有点儿类似于大明朝的锦衣卫。由一个心思缜密的和-图-书亲信大臣担任统领,底下招募身体健康,头脑机灵的江湖豪杰,专门负责收集军情、策反敌将等工作。偶尔也负责干一些见不得光的脏活,如在敌后制造混乱,散播流言等。(注1)
注3:青龙山现在位于济南市区。但在元明两朝,济南城区都远小于目前。周长只有六点四公里,大体上被包围在如今的护城河遗址内。
“着啊!他肯定是存着招安的念头!干红巾,怎么可能长久?而他现在的实力,足足是当年方谷子的十倍。方谷子打一个胜仗就封定海尉,再造反就封治中,第三次造反封万户,第四次封行省参政……”
陈基猜得非常准确,刚才在内心深处,他的确是受了《三国演义》,即现在广为流传的《三国志平话》的影响,试图在脱脱和蒙元朝廷之间施展离间计。但这个设想,却不是建立在一厢情愿的基础之上,而是根据蒙元朝廷的现实情况,并且很早之前就做了许多相应准备。
这样一来,他身边的可用人手,就比约定数字多出了将近一呗。令徐洪三和丁德兴等人,不由自主地都皱起了眉头。而大元知枢密院事,禁军万户雪雪却抢先一步,哈哈大笑着解释道:“本官昨日骑马受了些伤,走不得路。所以才找了几个奴才抬着上山。朱总管,你甭看他们个个生得人高马大,却全是些没骨头的孬货。你无论怎么打他们,他们都不敢还手http://www•hetushu•com。更甭说动刀动剑,行什么不轨之事了!朱总管,你本领高强,当年一把短刃在黄河北岸七进七出。不会连这点小便宜,都跟本官斤斤计较吧!”
“他为了活命,连他们蒙古皇上都骗,怎么可能舍得跟朱某拼个玉石俱焚?”朱重九笑了笑,不屑地摇头,“即便他真的想拼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有洪三和黑丁两个在,等闲之辈想靠近朱某不太容易!”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况且那朱屠户真的要打,我等在腊山,一样藏不住!”
绝命书没能抢在战败的消息之前,先一步抵达大都。他的谎言就失去了依托,丧城辱国的罪名,就无法清洗。而妥欢帖木儿秘密交给他的重任,也彻底失去了执行的可能。
朱重九提出会面的目的,是离间蒙元君臣。当然不会像雪雪等人一样,尽在表面上做文章。接到敌情司死士带回来的消息之后,立刻大笑着答应了下来。
但是无论怎么吵,替朝廷招安朱屠户的大方向,都没人会质疑。于是乎,又经历了几番斟酌,雪雪最后做出决定,委托朱屠户的手下,给朱屠户传令。明天午时,双方在青龙山顶的鹤归亭会面。各自准许带五百侍卫,谁都不准带火器和弓弩。会面前的两个时辰,各派得力下属搜山。然后双方全部兵马都驻扎在山下。双方主帅每人只带十名亲兵于亭中一叙。除了贴身佩刀和和-图-书佩剑之外,严禁任何兵器上山。
……
想到这儿,雪雪激动得脸色发红,额头冒汗。伸出手用力在身边的矮几上拍了一下,大声决断,“朱屠户的人呢?赶紧,赶紧回复他。本官答应跟朱,朱将军见面了。地点,地点就设在城外十里的青龙山。如果,如果他觉得不妥当,还,还可以再商量!”(注3)
越说,众人眼里越亮堂,几乎识破了朱屠户的无耻打算。方国珍屡降屡叛,每打败朝廷的兵马一次,就升一次官。朱屠户与方国珍同样出身低贱,肯定也不会是什么目光长远之辈。若是朝廷肯拿出足够的好处给他,淮扬之乱,将不战而平!
“商量一下也无妨,大人待之以诚,他亦应以诚相报!”
“不可!”陈基想都不想,立刻大声反对,“戏文中说的话,岂能相信?况且那雪雪一看就是个无能之辈,指望他去对付脱脱,无异于驱猪搏虎!”
蝼蚁尚且惜命,雪雪当然不甘心束手待毙。然而此时此刻,他却没有任何挣扎求生的本钱。五千多残兵败将,根本不可能重新夺回济南。指望脱脱分些功劳给自己,或者借数万兵马前来助战,则无异于痴人说梦。并且手中这五千兵马,根本没有粮草供应。再于深山老林里头追几天兔子,恐怕不需要任何人来打,自己就逃个干干净净了。
“万一那朱屠户提前布置下埋伏……”
注2:皇城司,机速处,都是古代谍报机构http://m.hetushu.com。但专业性很差,情报的收集整理工作也不成体系。
于是乎,双方又各派信使,你来我往正式交涉了几番。第二天上午,则各自带起约定的人马,朝济南城外的青龙山赶去。
“很有可能!”仿佛黑夜里忽然出现了一道闪电,在座的所有蒙汉将领,眼睛里全都倒映出了明亮的光芒。“他,他把送信的亲兵全也都送回来了!”
“这朱,朱屠户到底想干个啥?!”大元知枢密院事,禁军达鲁花赤雪雪接到了邀请之后,先是被吓了一跳。随即就跌回了椅子上,对着没能送出去的绝命书沉吟不语。
虽然还处于草创阶段,但军情处毕竟也属于“半专业”谍报系统。效率远非这个时代的皇城司,机速处可比。当天夜里,就替自家主公发出了会面邀请。(注2)
作为妥欢帖木儿的乳弟,雪雪心里非常清楚这位大元天子的性情。多谋、多疑、少断,且没有任何担当。一旦被他发现自己辜负了信任,恐怕很快就要另作安排。那样的话,自己恐怕就是一粒弃子,甚至可能直接被抛出去,作为一个安抚脱脱,缓和君臣关系的替罪羊!
朱重九想看一下山间秋色,所以提前小半个时辰,就登上了鹤归亭。雪雪则拖后了大半个时辰,才端足了架子,由八名身材魁梧的昆仑奴,用滑竿抬上了山坡。
“这……”陈基犹豫再三,无奈地点头。从雪雪目前的表现来看,此人极为惜命,应该舍不得http://www.hetushu.com行专诸、荆轲之举。更可以确定的是,在双方都不带长兵器和火器的情况下,大总管一把杀猪刀在手,十个雪雪上来也是送菜的货。
“行了,别婆婆妈妈了,去准备吧!他肯不肯来,还两说着呢!”朱重九挥了下胳膊,笑着催促。“无论成功与否,至少抢在脱脱赶过来之前,咱们可以先给他制造一些麻烦。比一味地被动迎战要强!”
登时间,雪雪麾下的文武又分成了几派。有要舍死捍卫朝廷颜面的,有认为折节下士才能显示诚意的,有建议防人之人不可无的,有唯恐夜长梦多的,你一言,我一语,吵成了一锅糊涂粥。
“正所谓,杀人放火受招安。当年方谷子抓了朵儿只班,不也是当作佛爷一样伺候着么?”
“不可,大人说哪就是哪,怎能让一个屠户得寸进尺?”
“他,他给受伤的弟兄都敷了药。并且还送还了战马和兵器!”
注1:明代的锦衣卫,因为只能混乱,一直受到文人的口诛笔伐。但此部门建立之初,却为明军的顺利北伐,立下了许多功劳。万历年间的对日战争当中,锦衣卫也因为收集了大量的日寇情报,而扬威域外。琉球的官方文书,甚至提到锦衣卫指挥使史世用,潜伏日本刺探军情归国,被暴风所阻,然后由琉球国专门派船送回大明的文字。
“臣要是雪雪,就一定会来!”陈基敬了个军礼,顺口回应。然后小跑着出去,调动刚刚成立没多久的敌情处,开始全力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