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七十章 旁观者(上)

“济宁义兵万户田丰,东平义兵万户孟本周,素有报效国家之志。臣举荐,他们两个带领各自麾下的毛葫芦兵,沿着运河南下,与李思齐、察罕二人一道对付淮贼徐达!”见妥欢帖木儿听得进自己的劝,哈麻想了想,继续朝战场上安插嫡系。
“臣以为,朱屠户是故意放弃了般阳、益都等地,所以雪雪的反击才能屡屡得手!”每当雪雪有捷报送来,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儿肯定会出面给妥欢帖木儿泼冷水,这次也不能例外。“而朱屠户之所以沿大清河一路向北,不管身后发生了什么情况都不肯回头。肯定是为了收缩兵力,从海路前往登莱!”
“嗯!”妥欢帖木儿抬头瞟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所以连日来,妥欢帖木儿对脱脱的专横跋扈,越来越无法忍受。如果不是脱脱之弟,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儿伙同其党羽从中阻挠,他早就做出了临阵换将之举。毕竟无论是哈麻还是月阔察儿去取代脱脱,至少都会更听话一些,知道急君王所急。
“嗯!你不说,朕还真把他们两个给忘了!”妥欢帖木儿想了想,轻轻点头。
可看得到是一回事,看得懂则是另外一回事了。特别是济南城被攻破之后,每次看双方交战区附近送来的各项文书、密报,妥欢帖木儿都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一团迷雾当中。
“嗯?”脱欢帖木儿微微一愣,脸上立刻涌起几分期待,“速速说于朕听。若是可行,朕必将依从!”
“陛下,臣以为陛下应及时给雪雪一道旨意,命令他不要过于轻敌。朱贼丢了益都,是因为麾下兵马太少,无力处处防守。而雪雪大人手中的兵马更少,一旦朱贼趁着他东进之机,调头再逆流而上,济南城恐怕又要再度陷入敌手!”另外一名肱骨之臣,侍御史汝中柏也凑上前,小心翼翼地提醒。(注1)
“陛下圣明!”没等汝中柏再说话,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儿抢着上前,带头大拍妥欢帖木儿的马屁。
妥欢帖木儿最恨的就是臣子们结党营私,将他这个大元朝皇帝当成瞎子和傻子。抬起头,冷冷地盯了侍御史汝中柏好一阵儿,才笑着说道:“爱卿说得极是!朱贼已经到了海边,hetushu.com却又看到了济南空虚,调头杀回来,准备在那里跟脱脱决一死战!”
“陛下圣明!”登时间,御书房里阿谀之词宛若潮涌。所有文武官员,无论属于哪个派系,都异口同声。
细算下来,如今最能详细掌握军情的,反倒是大元朝皇帝妥欢帖木儿。虽然他远隔在千里之外的大都城中,可全天下官府的各类文书,都会第一时间往他这里送。通过多方比较,不难看出来最近几天朱屠户的大致动向。
“臣闻朱屠户北犯之前,曾给其麾下众贼排了座次。他若死,徐达继之。徐贼死,则吴良谋,胡大海,吴二十二和刘子云,按顺序继承。唯独将陪着其一道出生入死多次的心腹苏明哲排除在外。而那苏贼明哲,在淮安群贼之中,又稳坐第二把交椅。如今,朱、徐两贼都出征在外,苏贼坐拥淮扬。若是陛下许下高官厚禄,他区区一个编外小吏,岂能不感激涕零?”
不同于脱脱出身高贵,他与雪雪,完全是靠着娘亲的乳汁,才得到了妥欢铁木儿的重用。所以家族中没有太多的依仗,手里也没太多的亲朋故旧需要照顾。如此一来,反倒能做到折节下士,不拘一格地从地方团练中提拔人才。
“谢陛下鸿恩!”中书左丞韩元善、中书参政韩镛等汉官,不敢抗命,伸手抹了抹眼角,缓缓站起。
“不准!”妥欢帖木儿气得脸色发黑,用力拍打御案,“说错一句话就被逐出朝廷,莫非你想说朕是个听不得逆耳忠言的昏君么?尔等回头好好看看,自朱贼突然在胶州登陆之日起,朕什么事情最后不都是听从尔等?可尔等,除了排斥异己之外,可有一策献朕?打了胜仗的,朕不能及时嘉奖其功,那些屡战屡败的,不听调遣的,朕反而要给对其百般安抚。朕到底是大元天可汗,还是尔等家中的仆役?”
“臣,臣不敢!臣对陛下忠心耿耿!若是陛下觉得臣言有误,请陛下夺了微臣之职,放臣回乡养老!”侍御史汝中柏是个有名的正直人,哪里受得了如此委屈,眼含热泪重重叩头。
过了德州再往西,可就是紧邻运河的陵州了。万一此城被朱贼的人m.hetushu.com马攻克,非但朝廷跟脱脱之间的联系会被切断。大都城内肯定也会一日三惊。毕竟朱贼的善攻是出了名的,去年宝应、高邮和扬州三座大城,都被他一鼓而下。而从陵州往北,挡在大都城之前,并且城防完善程度能跟扬州想提并论的,恐怕只剩下了一个通州。
如今济南周边方圆百里的区域,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每天都有无数支打着朱贼旗号的队伍在趁火打劫。甚至远到德州,都出现了朱贼的手下。据说是伪淮扬大总管府的帐下先锋官余宝,把德州城郊的田庄洗劫一空,然后扬长而去。
“臣素闻察罕帖木儿骁勇善战,而李思齐最近亦为朝廷立下了赫赫之功。如今他二人都枕戈待旦,陛下不如命令他们也挥师北上,从侧翼威胁淮贼徐达。如此,脱脱大人的后顾之忧必将大大地减弱,就能加快速度,前往益都跟雪雪汇合!”
妥欢帖木儿见此,心中愈发觉得脱脱不值得自己倚重。像这些汉官,明明对朝廷忠心耿耿。而脱脱却千方百计防范他们,甚至直接规定,凡议军事,汉人、南人回避。这不是将人才朝淮贼那边推么?如果不是他平素所为太过,逯鲁曾怎么会战败之后,就直接投降了朱贼?反过来千方百计跟朝廷做对!
这段时间,唯一能令妥欢帖木儿感到省心的将领,恐怕就是雪雪了。同时令他最为困惑的事情,也都是因雪雪而起。在丢失了济南之后第五天,此子居然知耻而后勇。只带着五千残兵败将,就趁朱屠户不备,重新将城池给抢了回来。随即,他就跟朱屠户二人,在山东东西两道开始了一场抢地盘比赛。朱屠户每沿着大清河向北攻破朝廷一城,他就向西南从朱屠户身后夺回一城。
“但愿吧!”妥欢帖木儿看了他一眼,依旧提不起什么精神头。良将,脱脱难道不算良将么?精兵,抽空了整个塞外各部的勇士,难道还没组织起一支精兵。而那朱屠户,战前只是龟缩于两淮,如今却已经进入了中书省。再精兵良将下去,恐怕下个月早朝,群臣就得商量迁都之事了。
“陛下圣明!”众文武闻听此言,再度大声赞颂。特别是几个和_图_书汉人官吏,按照脱脱在时的规矩,原本没有资格参与探讨军情。今天却因为脱脱出征在外而破了例,并且亲耳听到了皇上要将汉人和蒙古人一样看待,怎么可能不感动得热泪盈眶。一个接一个拜倒下去,将地砖磕得咚咚作响。
没有卫星,没有无线电,甚至连最简单的有线电话也没人来得及去发明。他和徐达之间的联系,完全靠水上的快船和陆地上的军情处信使。而前者对天气的要求非常苛刻,并且需要在河流与大海之间多次中转。后者,蒙元立国这么多年来,居然用的还是北宋时的驿道!沿途的各家堡寨的又多是些墙头草,能顺利把报告送到目的地已经属于万幸。根本不用考虑任何时效性问题。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妥欢帖木儿不耐烦地摆手,“起来吧,朕也按照你的说法,给雪雪去一道圣旨,提醒他不要贪功冒进就是!”
“圣明不圣明,朕都得替祖先看好这片江山!”妥欢帖木儿懒懒地摆了下手,苦笑着自嘲。“谁叫朕是大元的皇帝呢?谁在这个位置上,就甘心做个昏君来着?呵呵,时也,势也,命也罢了!”
结果朱屠户沿河大清河顺流而下,攻城掠地,雪雪则趁着朱屠户身后空虚,一路横扫。按照今天送回来的最新战报,朱屠户大军已经进入了利津,只差一步就重归大海。雪雪的兵马,则再度将益都收归朝廷掌握,并且随时都可以剑指胶州。
“臣蒙陛下不弃,依为肱骨。多年来,却寸功未立!”正当妥欢帖木儿兴奋得几乎跳起来的时候,中枢左丞韩元善又拱了下手,大声请缨,“若陛下有招降那苏贼之意,臣愿轻衣简从,潜往淮安。以三寸不烂之舌,说其举城来降。给朱屠户来一个釜底抽薪!”
“当然,你没别的意思!”妥欢帖木儿忍无可忍,大声冷笑,“御史台么,不就是风闻而奏,专门纠察百官的么。雪雪不顾大局,居然敢在别人都丧城失地之时,逆势而进,他不是胆大妄为,还有谁配得上‘胆大妄为’四个字。朕干脆直接撤换了他,让你汝中柏去领军才好。你会比雪雪谨慎小心,哪怕眼睁睁地看着朱贼将朕的山东东西两道全给抢成白和-图-书地!”
一直想着如何对付朱重九,如何对付徐达,却偏偏把这淮安军中稳坐第二把交椅的苏贼明哲给忘了,此人可不像朱屠户,摆明了车马要革蒙元的命。此人也不是徐达,当初不造反的话,早已成了一具饿殍。此人是落第秀才,徐州府的弓手,好歹也算是天子爪牙。对为“国”出力,心里一点儿都不排斥。此人陪着朱屠户出生入死,到头来却要做千年老二,他心中岂能半点怨气都没有?
李思齐、察罕、田丰。孟本周,四人手中兵力全部夹在一起,差不多也接近小十万了。单纯从规模上,足以令淮贼徐达感觉到压力。妥欢帖木儿在心里默默地算了一下账,再度笑着点头,“嗯,朕准了。等会儿你替朕拟旨,将他们勉励一番。让他们放心去替朕出战。倘若能立下大功,朕不管他是蒙古人、色目人还是汉人,全都一视同仁!”
“嘶!”蒙元君臣,齐齐倒吸冷气。
侍御史汝中柏闻听,委屈得几乎要吐血。然而,想到脱脱出征之前对自己的嘱托,又强忍住辞官离去的欲望,轻轻叩头,“谢陛下宽宏,臣以后知道该如何做了。”
众文武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怎么劝他振作。过了好久,刚刚升任平章政事的哈麻才清清嗓子,笑着说道:“陛下何出此言?贼寇折腾得再厉害,也不过是疥癣止痒而已。只要陛下选良将,领精兵,早晚会将其犁庭扫穴!”
正感慨间,却见中枢左丞韩元善又抹了把眼泪,哽咽着向自己施礼,“陛下,臣有一计策,可令朱贼死无葬身之地!”
朱重八不知道眼下脱脱的大军具体在什么位置,也不知道跟在脱脱身后的徐达具体到了哪里。这可不是后世那个电子时代,天上底下都布满了眼睛,随便一道电波发出去,便可以令半个地球外的人收到消息。
而脱脱那边,情况也没比他好多少。战报照例是一天一送。可山东东西两道的官吏逃得逃,死得死,没人敢继续履行职责。唯一跟淮安军还能保持接触的只有雪雪,但此人直接受命于大元皇帝,根本不肯卖脱脱的账。等雪雪的战报送到大都,再经过大都城的各级机构转发到军中,黄花菜早凉了。以朱屠户和图书的奸猾,早就不知道又去了什么地方。
“尔等这是做什么,速速平身!”妥欢帖木儿先是一愣,然后哭笑不得地摆手。不怪脱脱瞧不起这些汉臣,的确膝盖太软了些。几句话,居然就给感动成了如此模样!
这就有些无耻了。脱脱动作缓慢,迟迟追不上朱屠户的脚步。别人想为国收复失地居然也不行!还必须留在原地等着他脱脱带领大军慢慢赶到,让最后的功劳也全归于他?!
倒是妥欢帖木儿自己,咆哮了一阵之后,心中的烦恼稍微化解。咬了咬牙,冲着汝中柏摆手,“汝卿平身,朕没有怪罪你的意思。但是你以后出言也谨慎一些,不要总是对人不对事!”
“臣,臣只是想提醒陛下谨慎,并无他意。请陛下明察!”侍御史汝中柏被刺激得满脸通红,立刻跪倒在地上,大声抗辩。
注1:蒙元官制,御史大夫为从一品,侍御史为从二品,都有监察百官,并向皇帝进言,纠正施政得失之责。
一番话,说得声色俱厉,到最后,几乎完全变成了咆哮。被召集来一道探讨军情的众文武官员被吓得两股战战,谁也不敢再多讲一个字。
如果脱脱的眼光也与雪雪同样敏锐,不光是一味地谨慎谨慎再谨慎的话,他就根本不可能被徐达给缠得寸步难行。到此刻,朝廷的两路大军早就把朱贼歼灭于泰山脚下了,根本不至于让山东两道的局势糜烂如此。
事到如今,也只能继续往交战地区调集兵马了。虽然李思齐和察罕二人去了未必能起到多大作用,至少可以让脱脱失去继续拖延的借口。
从旁观者角度,也先帖木儿的说法极可能正确。但身在局中的雪雪,却能准确地把握住朱屠户的脉搏,趁机为朝廷挽回颜面,这份胆色和判断力,足以令人惊叹。
被他寄予了厚望的脱脱,带着二十万大军,北渡黄河之后行军的速度就一天慢似一天。据说是为了应付紧跟在身后的淮贼徐达,所以不得不加倍小心。而本该被脱脱剿灭在河南江北战场上的朱贼,却以平均每两天下一城的速度,在大清河两岸肆意驰骋。留守在地方上的武将,根本挡不住朱屠户的脚步。要么被阵斩,要么失踪,几乎没有第三种结局可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