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七十二章 旁观者(下)

有些废话根本没必要说。整个河南江北行省的东部都被朱贼重九所掌控。另外一个朱贼则卡住了安庆,随时都可以封锁长江水道。朝廷今后甭说派遣官员和兵马到两浙了,想知道那边的消息,恐怕都得先从陕西、湖广两省绕个大圈子,或者派人冒死从海上直接泛舟到松江。这两条路线中任何一条,来回少说都得半个月。哪怕江南发生天大的变故,待朝廷插手之时,黄花菜也早凉了。
“臣有一子名峥,蒙陛下之恩,进士及第。如今在通州组织民壮屯田。陛下如果不嫌其粗鄙,可以先将他召回来,替臣去扬州开道。想以他个屯田使的身份,倒也不至于抬高了苏贼,令其得意忘形!”韩元让用力磕了个响头,大声回应。
到底是个人精,一番话,非但将紧急军情说了个清楚。并且同时替妥欢帖木儿向群臣做出了解释。以二皇后奇氏和朴不花两人为首的高丽细作们,只是针对朱屠户而临时招募。没打算关注除了淮扬地区之外的任何事情。
“什么?”妥欢帖木儿再度长身而起,眼前一阵阵发黑。“哪个,哪个姓朱的?你从哪里得知的消息?你说明白一些!”
“父亲大人放心,儿此番出使淮扬,必舍命报效朝廷。以为我韩家换取日后风光!”韩峥在回来的马车上,已经想清楚了前因后果。冲着自家父亲勉强笑了笑,低声宽慰。
“原来陛下在机速局之外,又让二皇后私下招募了一批高丽细作!”平章正事哈麻偷偷看了妥欢帖木儿一眼,又看了看与自己同样满脸诧异的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儿,脚底板隐隐有些发冷。
“父亲大人……”没想到转折如此之大,韩峥愣了愣,满脸错愕。
当即,君臣等人就把出使细节,以及能许给朱元璋和苏明哲两人的好处给定了下来。然后公开下旨褒奖韩元善父子,以壮其行色。
“臣以为,者别大人所言,乃老成谋国之策!hetushu•com”中间派桑哥失里想了想,第三个表态。
“嗯!你继续说!”妥欢帖木儿推开搀扶着自己的哈麻,缓缓坐回龙椅。
“你个痴儿!”中书右丞韩元善气得连连摇头,“枉你读了那么多书,居然如此愚钝!为父叫你去淮扬,不是去送死,而是去寻找机会,投靠朱总管。你见了苏长史后,只管将朝廷的所谋和盘拖出,他们便无法再拿你当朝廷的使节对待。而为父到了朱元璋那边之后,则全力说服他效忠朝廷,并尽力留下你弟在他那边。无论其答应不答应,咱们韩家父子兄弟之间,从此都老死不相往来。待他日江山重定,自然,自然有一支会重新崛起,让我韩家的富贵荣华,代代不断!”
者别帖木儿的话很委婉,既隐晦地点明了眼下朝廷兵力捉襟见肘的事实,又杜绝了镇南王叔侄东山再起的可能。不由得他不耐着性子给予重视。
说罢,又回过头来,狠狠瞪了一眼朴不花,“你这高丽奴才,消息到底是从哪得来的?还不赶紧说个明白!”
其他众人,要么属于脱脱一派,要么属于哈麻一派,更不可能出言反对。纷纷跟着表态,赞同朝廷拿出高官厚禄,尝试对朱元璋进行收买。
这件事,从头到尾,他这个平章政事居然一点都不知情。看表现,恐怕脱脱之弟,另一派系的首脑人物也先帖木儿也是第一次听闻。谁说陛下昏庸糊涂来着,谁说陛下怠慢朝政来着?如果他再勤快一点,做臣子的,哪里还剩下什么活路?
能爬到一二品大院位置上的,没一个是傻子。哪怕是最以耿直闻明的侍御史汝中柏,权衡完了利弊之后,都没有主动跳出来直谏。而是轻轻吸了口气,低声向妥欢帖木儿说道:“安庆乃水上咽喉,上接江州、武昌,下俯太平、集庆。万一让朱贼,朱贼元璋站稳了脚跟。江西和江浙俱危矣!”
“陛下和*图*书小心!”平章政事哈麻反应极快,赶紧扑过去,抢在妥欢帖木儿倒下之前,紧紧搀扶住他的胳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个小小的安庆,无关痛痒!”
最近一年多来,朝廷派往淮安和扬州的细作,一批接一批的失踪。而朱屠户那边,对待失手的细作,也远不及战场抓到的俘虏那般客气。要么直接推到城外用火铳打烂脑袋,要么送到窑场和矿山服十年以上苦役。导致整个机速局上下,早就将潜入淮扬地区视为送死之旅,只要有办法,谁避之唯恐不及。
韩元善自然又是泣谢君恩,随即出宫回家,收拾行李,准备出发。其子韩峥,也被朝廷派遣快马轻车,专门接回了大都。父子两个见了面后,又是一阵豪言壮语。待朝廷派来的马车和官员全都离开了家门,彼此却相跟这来到书房内,对坐垂泪。
如果没听到朱元璋打进安庆的消息,哈麻肯定依旧要带头极力反对。而眼下前一个姓朱的还没解决,第二个姓朱的已经站起来了。他就不能不权衡轻重了。皱着眉头思考了好一阵之后,很谨慎地回应道,“臣以为,者别大人所言有理!眼下朝廷的确没有太多精力放在安庆。而那安庆又与徐寿辉的老巢比邻,朱贼元璋如果能洗心革面的话,无论对朱重八,还是南派红巾妖孽,都成了极大威胁!”
“有,有,在这儿,奴才已经带来了!”高丽太监朴不花立刻明白过味道,迫不及待地从贴身口袋中掏出一份被汗水润湿的密报,双手捧过头顶,“奈曼不花大人是五天前在庐江战没的。随即另外一个朱贼,伪和州总管,朱贼元璋就扑向了安庆。奴才知错了,奴才记得陛下当初的叮嘱,只管去对付淮扬朱贼。但,但奴才的族人都是些小商小贩,什么都不懂。请陛下念在他们一片为您效忠的赤心上,饶恕奴才和他们这一回。”
“你这狗奴才,朕让你找那些做生意m•hetushu.com的高丽人刺探淮扬反贼的消息,你怎么连安庆的事情也管起来了?”妥欢帖木儿的反应也不慢,强忍着头晕目眩的感觉,大声呵斥。“事情到底是哪一天发生的?有具体的密报么?”
“父亲大人可是说,十代曾祖晋王隆运公?”毕竟是进士及第,韩峥立刻从熟悉的家谱里,找到相应答案。
“是,是二皇后,二皇后命奴才组织高丽人,四处替陛下打探军情!”朴不花被吓了一大跳,赶紧跪下去,急切地解释。“奴才那些同族,都对陛下忠心耿耿。他们在长江上得知安庆失守的消息,立刻想方设法以最快速度,将消息传了回来!”
所以妥欢帖木儿如果只是针对淮扬布置下高丽探子的话,倒也没损害任何臣子的利益。当然了,即便有损害,这个节骨眼儿上,也没哪个不开眼的敢跳出来指摘妥欢帖木儿绕开满朝文武的行为有失恰当。否则,妥欢帖木儿只要把脸色一拉,质问众人为何奈曼不花战死这么多天了,朝廷却现在还没得到任何消息?众当臣子的,一样要面临说不清的麻烦!
“这,这,朕岂能让你父子同时去冒险?!”妥欢帖木儿大为感动,摇着头否决。
“卿且稍安勿躁,朕正在看!”刚刚命人从朴不花手中将密报替自己拿过来的妥欢帖木儿白了侍御史汝中柏一眼,没好气地回应。
韩家虽然是大元朝的汉臣,却是地地道道的北方人。其十代高祖韩隆运,就是历史上辽国南下的急先锋韩昌。在大辽国自统和元年到统和二十年间,六次对北宋的大规模战争中,都立下了赫赫战功。所以赐姓为耶律,封晋王,子孙后代显赫了上百年。
“臣附议!”月阔察儿虽然很不满哈麻的行为,但也不好公然跟自己属于同一阵营的人唱反调。耸了耸肩,上前回应。
“嗯,卿此言何意?”妥欢帖木儿刚好将密报完整地看过了一遍,轻轻吸了口气,让自己和图书尽量恢复镇定。
辽国被女真毁灭之后,韩家子孙又恢复了就姓。出仕大金,辅佐完颜宗弼攻入汴梁。女真被蒙古所灭,韩家进入大元,凭着地战场和官场的无双适应能力,渐渐在大元朝里也站稳了脚跟。虽然数十年来,韩家子侄都是清贵官儿,没有掌握任何实权。但该有的土地、俸禄以及各项好处,却半点儿都没少捞!
“臣誓不辱命!”韩元善立刻跪倒,大声回应。
出使安庆,也许还能像者别帖木儿分析的那样,平安而归。出使淮扬,却绝对是九死一生。韩元善身为一个牌位汉臣,能为大元做到如此地步。哈麻、月阔察儿等蒙古、色目大臣即便心里非常不痛快,反对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爱卿平身!”妥欢帖木儿冲着他抬了抬胳膊,强挤出一丝笑容。“那朱贼元璋既然装作礼贤下士,即便不肯招安,应该也不会为难韩卿。只是苏贼那边……”
“陛下……”汝中柏闹了个大红脸,濡嗫着嘴巴讪讪退到一边。原本跟他属于同一个阵营的兵部侍郎者别帖木儿,却顾不上替队友抱打不平。拱了下手,急切地提议,“陛下,那朱贼元璋,虽然名义上归朱贼重九统属,但据说其巢穴内所行之政,却与淮扬那边有诸多不同。其对天下士绅的姿态,也远比朱重九这个屠夫要有礼数。”
如果妥欢帖木儿再拒绝的话,可就寒了忠臣之心了。于是他想了想,咬着牙答应,“也罢,朕给你父子这个机会便是。无论出使结果如何,只要你父子活着归来,朕定不负你父子的耿耿忠心!”
“既然朱贼元璋并不甘心被朱贼重九掌控,又肯礼敬士大夫。那朝廷何不派一个德高望重的文臣,前去招安于他?正像先前几位大人所说的那样,无论成与不成,至少都在他和朱屠户二人之间打下了一根巨刺!”
谁料,中书右丞韩元善却是大急。走到门口,迅速朝外边看了几眼,才死死关紧门,返回http://www•hetushu.com自家儿子身边,低声呵斥,“胡扯,为父让你想想祖先所为,岂是让你前去送死。为父今天苦苦在陛下面前讨了这个差事,不是嫌自己和你都活得太长了。而是我韩家,又到了选择的时候!当年晋王殿下正是看出了大辽国运上升,而大宋自高粱河之战后兵马一蹶不振。才舍命报效辽国。而如今,那朱屠户连战皆胜,已经露出一代霸主迹象,我父子怎么能去做那螳臂当车之举?”
“嗯,卿言之有理!”妥欢帖木儿再度点头。然后目光转向御书房内的其他文武重臣,“诸位爱卿以为如何?”
“我儿,你可记得我韩家祖先崛起之事?”半晌之后,韩元善忽然在自己脸上抹了抹,站起身,关紧了门窗。
“若无大元,岂有臣父子的富贵荣华?臣一直惭愧无法回报陛下知遇之恩,如今,终于得到机会。臣父子愿意为陛下粉身碎骨!”韩元让眼含热泪,大声表白。
“那就烦劳韩卿,替朕去招安朱元璋。算是千斤买马骨吧,给其他反贼也做个样子!”见朝臣们难得不再对着干了,妥欢帖木儿冲着中枢左丞韩元善挥了下手,满脸疲惫地吩咐。
如今到了回报朝廷的时候,韩元善岂能忘了祖宗遗训?冲着自家儿子勉强叹了口气,低声说道,“正是!吾儿,你莫怪为父心狠。硬生生拆得你妻离子散。实在是咱们韩家,几百年来,就是靠此才绵延不绝,富贵不断!”
“臣附议!”难得哈麻没有反对自己这派人的谏言,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儿赶紧敲砖钉脚。
“镇南王叔侄去年冬天被朱贼重九所败,至今元气未能恢复!”兵部尚书者别帖木儿还是比较有眼色的,开口先摆脱了劝朝廷重新启用镇南王叔侄的嫌疑。“所以,他们叔侄,能保住半个庐州已属于不易,根本没有力气去阻挡朱贼元璋。而达失八秃鲁和帖木儿父子,眼下又鞭长莫及。所以,眼下朝廷对于朱贼元璋,只适合智取,而不宜再出兵征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