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八十章 算计(下)

“其一,火器犀利,至今天下无出其右。其二,财货之丰,亦堪称富甲天下。然此二项皆不可持久,脱脱此番南下,元军所携带火炮就突然从无到有,并且数以百计。而徐寿辉、朱重八、刘福通等人,亦在自行铸造枪炮,虽然此刻各方所造之物,俱不及淮扬精良,但日积月累,差距会越来越小。而朱重九所得财货,皆依仗四下贩卖火器之暴利。一旦各方皆领悟到了制造火器之秘,谁还肯以超过十倍本金的价格,从他那边换取自己唾手可得之物?”
这一桶水的确有点满,非但浇得张士诚脸上喜色消失不见,周围的文臣武将,也是好生尴尬。从北往南攻取杭州,向来是要绕着太湖走。一条路是走湖西的宜兴、湖州、临安,中间卡着一个天下闻名的独松关。另外一条则简单得多,沿着大运河一路南下,途中没有任何险阻。
有些话不用说得太明白,真的到了需要争夺天下那天,傻子才会再卖给朱重九半粒粮食?甚至不用到了那天,只要待到实力足够与朱重九同场竞技,张家军恐怕就会立刻想出各种借口,减少对淮扬的粮食供应。到那时,朱重九手中的火器再强又如何?没有粮食,士兵们总不能饿着肚子打仗。况且只要蒙元那边不被拖垮,朱重九就绝对不敢倾力南下,否则,一旦他露出破绽,曾经被他击败的那些蒙元将领肯定要立刻露出牙齿。
出于上述原因,朱重九费了尽了力气,甚至通过科举考试才能聚集起来的幕僚班底规模,张士诚非常轻松就和图书达到了。并且从名望上看,还远远超过了朱重九。
黄敬夫手捋胡须,傲睨顾盼,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周围的文士们,则又纷纷抚掌击节,喝彩连连。
“老李啊,你就会给我填堵!”张士诚的眼睛立刻眯缝了起来,换了个粗豪口吻回应。“不是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么?大伙考虑长远些,有什么不好?!”
所以黄敬夫所谋,在他听起来,几乎字字句句,都是为了吴越量体裁衣。字字句句,都落在了实处。如果真的完全执行下去的话,其意义,绝对不亚于当年诸葛亮的《隆中对》。只是最初的立足点,选取得略有差异罢了。
“愿辅佐主公,救苍生于水火!”众才子也是豪气干云,声音一个比一个响亮。
亦不像当初朱重九初下淮安那会儿,只有极少人才能看出大元朝气数已尽。如今,只要是眼睛没长在脚后跟上的,恐怕都不认为蒙元能够再度中兴了。所以,吴越各地的读书人们被张士诚拉入幕府之后,不管最初是被迫还是主动,都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准备辅佐张士诚成就帝王之业。一则,大伙可以有机会尽展心中所学,治国平天下。二来,与天性固执的朱屠户相比,从谏如流的张都督,也更值得追随。至少,他得了江山之后,会与士大夫们共享权柄。而不像朱屠户那样,试图混乱纲常,让贩夫走卒和读书人平起平坐。
注1:此为史实,非杜撰。南宋与金元对峙期间,淮扬为战场,人口损失极大。而吴越一直没遭到太大破和-图-书坏,南宋朝廷最后也是在谢太后的带领下选择了集体投降。保持了比较完整的两宋文化传承。
“啪!啪!啪!”张士诚听得两眼发光,双手不停地在胸前拍打。
没等黄敬夫把话说完,四下里,已经传来一阵喝彩之声。高启、徐贲、张羽等一干江南名士们,纷纷抚掌而赞。
此番南征,虽然打的是张士诚一家的旗号,但队伍实际上却是两支。如今西路在王克柔率领下,已经攻破了湖州,随时准备跟张士诚在杭州城下会师。而常州军这边,却先是在无锡城下被拖了整整十天,然后又朱亮祖带着一伙残兵败将挡在了嘉定城外,多日无法寸进。就这战斗力,还提什么日后跟朱重九争江山呢,不被王克柔一口吞了,就得烧高香了!
“黄大人所言甚至!”
而随着地盘的快速的扩张,他也像的婴儿般,以吸奶般的速度补充着自己的知识厚度和广度。明白吴越乃南宋的菁华所在,知道南宋朝廷在只拥有小半壁江山的情况下,依旧远比大金好蒙元富庶,凭得就是海贸。更知道吴越之地,比天下任何地方文气都盛,都推崇士大夫。得了士大夫之心,就令此膏腴之地风平浪静。
“好,好!”在一片兴高采烈的议论声中,张士诚心情大悦。四下看了看,笑着说道,“黄先生真乃孤之子房也!咱们吴,咱们常州军,就按这个方略办。不过得悄悄的来,不要大张旗鼓。有些事情,做可以做得,眼下却万万说不得!”
……
这一段时间,他算是见识了和*图*书江南的富庶。在北方三十亩地才能养活一家人,在吴越差不多五亩就足够。如果家里的男女稍微勤快些,农闲时再捕鱼、打猎和织布补贴一下的,拥有五亩水田,足以过得相当滋润。
“此外,那朱重九眼下气势虽盛,然刚不可久!”受到同僚们的鼓励,黄敬夫清清嗓子,继续指点江山,“俗语云,欲壑难填。凡以利驱人者,利尽则心散,心散则势衰。其二,淮扬军得运河之便,亦受运河之苦。蒙元只要能集中起兵马,从大都出发,水路最多一个半月,就能抵达徐州。而粮草补给,亦可以凭漕运源源不断。所以蒙元每次拿下,朱重九都首当其冲。两虎相争,必有一死,存者亦筋疲力尽矣!其三,淮扬自古缺粮,徐宿刚刚经历一场大水,山东则成了战乱之地,朱重九治下各地,数年之内,粮荒会始终如影相随。而如今天下豪杰或者有求于他,或者迫于其兵势,或者因为唇亡齿寒的缘故,不得不向他输送粮食。日后却不会永远如此。万一蒙元威胁已经不再,而朱重九又试图问鼎逐鹿,呵呵……”
“不妨!”黄敬夫凛然摆手。都被逼到这个份上了,他如果再往后躲的话,先前一整年的努力,就要彻底白费了,“主公且给黄某一道军令。黄某愿意拿着它去那嘉定城中,向那朱亮祖摆明厉害,说举城来降。此计若成,则主公非但转眼即可兵临杭州城外,并且麾下再添一员猛将!如若不成,则黄某之头,必会挂于城墙之上,也免得李将军日日看了生厌!”
m.hetushu.com淮扬大总管府,至今能拎出来提一提的名士,只有老榜眼逯鲁曾,参军陈基、叶德新,施耐庵和罗贯中师徒和宋克、章溢。而张士诚这边,除了黄敬夫、蔡彦文、宋濂等谋臣之外,还将吴中四杰中的高启、杨基、张羽、徐贲一网打尽。此外,闻名遐迩的北郭才俊,除了一个宋克之外,也都尽数落入了其囊中。
“听黄大人之言,顿有拨云见日之感!”
“怕是好高骛远!”李伯升皱了皱眉头,继续不客气地大泼冷水,“社么想法都总得实际一点儿吧?如果攻不下杭州,我军所据之地,不过常州和平江两府。太湖之西各地,按照此番出兵前的约定,则要交给王可柔。他那边若不是隔着一个独松关,说不定比咱们先一步还把杭州给拿了去!”
“愿与主公一道重整河山!!”黄敬夫抬起袖子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油汗,朗声回应。
然而,好不容易才在张士诚心目中确立了士大夫们的完美形象,众幕僚们岂肯被李伯升几句话就将其破坏掉?当即,黄敬夫和蔡彦文两个互相看了看,把心一横,齐声回应,“李将军休要涨他人志气,只要张都督肯依某等之计,嘉定城唾手可得?!”
此时江南的文气,远浓于北方。淮安、高邮和扬州三地虽然因为商贸发达,吸引了一小批读书种子,但人才储备厚度,依旧远逊与吴越。打个具体的比方,在淮扬,读书人的入门标准是识文断字。而吴越,却是能吟诗作赋。二者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注1)
“呀,李某倒是看走http://m•hetushu•com眼了,没想到二位能有如此本事!”李伯升草莽之气未脱,对黄蔡二人没有任何礼敬之心,冷笑着耸肩。“也罢,从明日起,李某就将弟兄们从嘉定城外后撤三十里,任由二位随意施展!”
“蒙元精兵,皆集中于北方。若想南下,第一个要面对的就是朱重九,第二个面对的则是刘福通。由朱、刘二人做屏障,我军可以从容操演士卒,厉兵秣马。而那朱重九之所以能在两年时间内雄踞淮扬,窥伺天下,所凭不过有二。”受到张士诚的表现鼓舞,黄敬夫头脑愈发清晰。非但将献《隆中对》时的诸葛亮给取而代之,并且迅速化身为官渡之战前的郭嘉,比较其自家主公和竞争对手的优劣之势来。
“老李!”张士诚气得紧握拳头,大声喝止。“他们两个的本事在于运筹帷幄,而你的本事在于阵前争雄。从古至今,你看到谁曾派读书人拎着刀子上阵来过?”
武将如张世德、张士信、潘原明、吕珍等,或者为张士诚的弟弟,或者为其亲戚,当然希望张士诚做皇帝才好,大伙也能跟着一道享受荣华富贵。但是当初与张士诚一起临阵倒戈的另外一个重要人物李伯升,却相对有些胆小。努力将文士们向两边推了推,走到张士诚近前,低声说道,“将来之事,总要将来再根据情况再定,没必要连卤水都没打出来,就先想着如何分盐巴!眼下横在大伙面前的嘉定,就是一道坎儿。如果连它都拿不下,我军就摸不到杭州城的大门,更甭说什么南下泉漳,自成一国的大话!”
“然也,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