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八十二章 歧路(中)

“是啊,是啊,李将军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黄敬夫、蔡彦文二人,也干笑着打趣。
“走了,走了。咱们自己人之间,有争执难免,但谁都不准往心里头去!”张士诚也趁机大手一挥,结束掉刚才的话题。掉转头,继续大步流星走向辕门。
“高邮之约……”张士诚愣了愣,紧握在身侧的拳头缓缓松开。
“嘿!”李伯升却冷笑着将头扭到了旁边,不肯再接黄、蔡二人的话茬。对于这个两个所谓的饱学之士,他现在是打心眼里头厌烦。甚至觉得之所以张士诚变得越来越凉薄,也是受到了这两个家伙的蛊惑的缘故。但是,以他的能力和影响力,却已经无法再阻止张士诚对读书人的倚重,所以只能自己敬而远之,以求将来能问心无愧。
“王兄弟客气了!”
张士诚原本就觉得李伯升最近变得越来越婆婆妈妈,对自己有许多擎肘。被黄、蔡两个人一提醒,m.hetushu.com立刻意识到,这不仅仅是个婆婆妈妈问题,根子还在对方心里头,依旧没把自己当作主公来看待。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双目中闪出一道冷光。
一干谋士当中,他们两个追随张士诚时间最久,清楚地知道高邮之约的整个制定过程以及上面的每一段文字。更清楚的知道,常州军即便吞并了镇江军,短时间内,实力与淮扬那边相差依旧巨大,根本挡不住对方全力一击。所以,心中一些蠢蠢欲动的念头,立刻被吓得缩了回去。再也不敢继续怂恿张士诚,去行什么杀人夺军之策。
黄敬夫和蔡彦文二人被当众扫了面子,脸上的表情好生尴尬。互相看了看,打着哈哈说道,“走了,走了!主公说是出来迎接贵客的。被几句废话一耽搁,又耗费了不少功夫。王克柔将军不知道内情,保不准会以为主公是故意怠慢于他呢!”
“见过黄夫子,和*图*书蔡夫子,还有诸位兄弟!”王克柔笑着拱手还礼,随即,冲着张士诚身后的众文武团团做了个罗圈揖。
“那高邮之约,张某当然记得。李老哥,你这是想哪去了。我是让士信他们两个去把中军帐收拾一下,免得让王将军看了笑话。怎么可能包含别的意思?!”数息之后,张士诚又变回了原来那个义薄云天的张九六,笑呵呵上前扶住李伯升,拍打着后者手背说道。
同室操戈,乃朱重九最痛恨的事情。当初据说他之所以拉着赵君用、毛贵和郭子兴等人立约,就是为了避免蒙元未退,而汉家豪杰兄弟相残。如果常州军今天把镇江军强行吞并掉,除非让朱重九死在黄河之北,否则,他回到扬州之日,就是淮安军杀向江南之时!
王克柔目光从大伙脸上迅速掠过,惊诧地发现张士诚几乎把常州军的所有核心人物都带了出来。顿时被吓了一大跳,又拱了拱和_图_书手,大声说道,“弟兄们,客气,客气!我不请自来,给大伙添乱了。”
如果李伯升不提,他还真的把这份盟约的存在给忽视了。但一经提醒,有些话却立刻在耳边敲响如洪钟大吕:
“九四,那可是咱们在高邮就同生共死过的老兄弟!”旁边的李伯升却是大惊失色,喊着张士诚没发迹前的名字,大声劝阻。“你想想,当年咱们一起出来的老兄弟,如今还剩下了几个?”
“得令!”回答的声音格外响亮,也不需要张士诚仔细叮嘱该如何去准备。张士德与张士信两人,垂涎王克柔手中的兵权与地盘已经很久了,巴不得立刻就取而代之。
“见过王将军!”
李伯升顿时被这道冷光逼得满头是汗,接连后退了好几步,才重新站稳了脚跟,向张士诚深深俯首,“主公勿怪,末将不是有意冲撞于您。但是,主公您即便不念当年旧情,也应该记得,那高邮之约的第一条,hetushu.com写得是什么?”
吾等起义兵,志在光复华夏山河,鞑虏未退,豪杰不互相攻杀。有违背此誓者,天下群雄共击之。
……
那王克柔早已得到了通知,正在营门口跟当值的小将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家常。猛然间看到军营里冲出了一大群人,知道是张士诚到了。赶紧将战马的缰绳丢给亲兵,自己则大步流星地向前急行了数步,拱着手说道:“张都督,我有急事找你。所以才事先没约一下,就匆匆赶过来了!怎么样,没耽误你的大事吧!”
“王将军威武!”
“李将军,主公之名,你我岂能直呼?还不速速退下,找个地方闭门思过!”蔡彦文也紧随黄敬夫之后,义正词严地给李伯升上起了礼仪课。
吾等起义兵,志在逐胡虏,使民皆得其所。必约束部众,无犯百姓秋毫。有残民而自肥者,天下群雄共击之。
“不亦乐乎?”黄敬夫赶紧接了一句,替张士诚掩饰尴尬。“见过王和*图*书将军!有道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半月不见,王将军这举手投足间,可是更具名将气度了!”
随即,又将目光转向张士诚,“张都督,都是自家兄弟,何必弄得如此郑重?早知道你这么做,我干脆不亲自来,写信商量就是了!董抟霄死了,咱们此番出兵的目的已经达成。我想把湖州让给你,自己带兵返回镇江去。不知道老哥是否能抽出几千兵马来,过去与我交接?”
“李将军不得无礼!”没等张士诚回应,黄敬夫抢先一步,大声呵斥。
“咱们兄弟,你还跟我扯这个?”张士诚则又换了第三幅面孔,冲上前,与王克柔相对见礼,“再大的事情,能比你来了还大么?那句话说什么来着,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不什么来着?看我这个脑袋瓜子,简直比榆木疙瘩好不到哪去!”
众文武根据各自与对方的关系远近,纷纷拱手相还。有的还故意向前挤了挤,以示自己跟周围的文人们有所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