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八十七章 双赢(下)

朱重九只有半个河南及登莱数州,而朝廷,却有二十倍于他的地盘,百倍于他的人口。铲除了脱脱这个权臣之后,政令畅通,上下齐心,一年之内,就能重新组织起三十万大军,再度杀向淮安……
这个问题,令雪雪彻底下定了决心。朱重九的确是个魔鬼,的确擅于蛊惑人心,但是他这个魔鬼,却是一言九鼎。所以,在生死关头,雪雪宁愿将自己的后背交给这个敌人,也不会选择自己的那些同族!
军无战心?如今脱脱麾下这二十几万大军,的确早就对战事生厌。君臣相疑?如果妥欢帖木儿依旧信任脱脱,就不会把自己也派过来。然而这两条,都无法令脱脱撤军,因为脱脱自己心里头很明白,没取得任何结果就班师还朝的话,等待着他本人的,肯定是一场灾难!
“你,你准备强攻?”雪雪抬手抹掉额头上的汗水,诧异地追问。
“二十万大军的粮草不是个小数目,肯定会存放在一个稳妥的地方!并且这个地方,距离前线不能超过一日的路程!有水路的话最好,没水路,则也要与前线畅通无阻,沿途不能有太多的山川河汊!”正迟疑间,耳畔却又响起了朱重九的话,字字如同重锤,敲打着他心中最后的防线。“你告诉我在哪,我派人去放一把大火。脱脱除了撤军之外,就别无选择!”
“你想得倒是美!”一想到自己的战绩随时会被脱脱识破,雪雪的心脏就不停地往下沉。手抓着地上的干草,艰难地喘息,“脱脱一退,你刚好尾随追杀。益州、潍州、还有济南,转眼又会落到你的手里。我当初,根本就是空欢喜了一场。朱重九,你个杀猪卖肉的奸诈小人。我怎么先前就没看出你的图谋?!”
“我,我,你个奸商!”雪雪举起拳头,冲着干枯的草地砸个不停。自己当初领军前来,当然不是为了帮助脱脱。而脱脱兵败之后,朝廷http://www.hetushu.com再解决掉他也易如反掌。只是,只是二十四万大军,二十四万大军没了粮食,怎么可能全师而退。朱重九占尽了优势之后,又怎么可能中途在停下来?
说罢,他猛地一挺身,像个输红眼的赌徒般,跳了起来,伸出手掌,手背上的血管突突乱跳。“多少人,你说个数。我明天傍晚派心腹来接!记住,这是最后一次。从此之后,咱们两清!”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雪雪停止了后退,有气无力地摇头。双方兵力悬殊,是朱重九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否则,他就不会跟脱脱两个耗了这么久,却始终耗不出个结果来!
“你说,中断脱脱的粮草供应?”雪雪抬起头,眼睛里充满了困惑。
“并且你刚才的算法,明显不对!?”朱重九又缓缓向前踏了一步,苦笑着摇头。“你也不想想,我手下总计才多少兵马,怎么可能去再把济南等地抢回来。打下来是容易,可我得分兵去守吧?城池既然归我了,我得派文官治理吧!老百姓没饭吃,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饿死吧。刚刚得了一个归德,一个宿州,我还地盘不够大么?我是疯了,还是吃饱了撑的,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而眼下的局势,不正像极了当年的曹军与袁军么?曹操侥幸得胜,奠定了威名,但根基和实力依旧距离袁绍相差很远。而只要袁绍那边,不再出现主君亡故,两子争位的惨祸,未必就没有卷土重来的那一天。
“我为什么要强攻?让弟兄们换上元军的衣服,偷偷潜过去便是。雪雪,你不会连通行的令旗,都没有一支吧?!”被雪雪的问题弄得微微一愣,朱重九看了看他,理所当然地回应。
说着话,他以头抢地,放声大哭。
只是老天爷实在眷顾曹操,让袁绍突然病死。而他的两个儿子又太不争气,手足相残。才最终和_图_书导致被曹操各个击破,身死族灭的悲惨结局。
“你这就不是做生意的路子了!”朱重九也不生气,笑了笑,非常耐心地反驳,“做生意的讲究是,只算自己赚没赚,不要眼红别人赚多少。你敢说脱脱兵败之后,对你就没有其他好处么?别告诉我,你当初来这里,是真心想帮他!”
“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解决办法,对你,对我都有好处!”朱重九却丝毫不觉得他的要求过分,缓缓向前走了一步,非常耐心的解释,“按照生意人的说法,这叫双赢。事成之后,脱脱只能领军大步后撤,再也没机会拆穿你的战绩。而我这边,也成功地达成了将他击退的目标,可以从容返回淮安!”
解决掉脱脱,就算将妥欢帖木儿交代给自己的任务完成了一大半儿。然后自己回到大都城去,再也不用面对这个魔鬼般的朱屠户。至于下次谁领兵南来,也与自己再没有任何关系……
“好朋友啊,难道不是么?”朱重九低着头,继续诧异地看着雪雪,“如果不是一直拿你当朋友,我何必为你做了那么多事情?我的雪雪安达,你不会九十九拜都拜了,就差最后这一哆嗦时突然又后悔了吧?!那行,你明天就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如何带着一万多弟兄,从脱脱的二十几万大军当中杀出一条血路来,一直杀到黄旗堡下!”
潍水河发源于莒县箕屋山,上流经莒县、沂水、五莲,从五莲北部进入潍州,最后从昌邑注入大海。将山东东西两道从南向北一分为二,往西,则是益都,济南、般阳等富庶险要之地。往东,则只剩下了登州、莱州和胶州这几个鸟不拉屎的小渔村而已。
“这……”雪雪先前的确没考虑到淮安军膨胀过快,已经濒临撑死的问题。捶打地面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两只眼睛瞪得滚圆。
“成交!”朱重九笑着伸出手,与雪雪的手在半空中相击。和_图_书
“啪!啪!啪!”黑漆漆的夜里,击掌声听起来格外响亮!
“不——!”雪雪再度无力地扑倒,泪如泉涌。朱重九不嗜杀,这是朝廷上下公认的事实。自己之所以活到现在,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而脱脱,却恨不能将自己和哈麻等人挫骨扬灰,虽然从血脉关系上,后者比朱屠户距离自己更近。
“黄旗堡!”雪雪一边摆手,一边向后快速缩动身体,直到屁股顶住了一棵野树,“军粮就在黄旗堡。但是你甭想打这个主意!潍河上所有桥梁都有重兵把守!从黄旗堡到各营的防区之间,烽火台一座接着一座。只要一点起来,脱脱的大军就会从四面八方杀到!”
“要不怎么说你糊涂呢!”朱重九叹了口气,再度蹲下身,从地上捡起毛巾,替雪雪抹去脸上的鼻涕眼泪,“结束战斗,就一定要杀人么?结束战斗的办法有许多,弟兄们都无战心,不想打下去了。领兵者受到了其主公的猜忌,勒令其班师。还有,最简单的,粮草辎重供应不上,军心浮动。随便哪一条,脱脱不都得撤军?你为什么偏偏就要往杀人方面去想?!”
受他这只大蝴蝶所影响,罗贯中正在扬州做知府做得有滋有味,根本没时间去写那本举世闻名的《三国演义》。所以世人对汉末三国争霸这段历史,也没被《三国演义》误导得太厉害。而雪雪又受过相当完整的汉学教育,对正史《三国志》中的典故了如指掌。特别是几个著名的战役的过程和结果,简直都耳熟能详。
官渡之战,曹操虽然凭着指挥得当,给了袁绍当头一棒。过后却没有能力尾随追杀,继续扩大战果。而整体实力上,袁绍军依旧强于曹家军,甚至在官渡之战的第二年,就平定了治下的内乱,重整旗鼓,准备与曹操再决雌雄。
一丝明亮的火焰,渐渐于雪雪的眼底燃烧了起来。树林中的世界,不再是昏暗无光。他知www.hetushu.com道,朱重九刚才说得对,这是一个双赢的选择。一方赢在眼下,另外一方,却赢得了整个未来!
将大军的粮仓所在地说出来之后,他觉得自己心头轻松了许多。但同时,却又开始患得患失了起来。万一朱重九烧粮不成,却被脱脱击败,自己可就彻底把自己给卖了。挟着大胜之威,脱脱肯定会继续高歌猛进。而万一淮安军中哪个不争气的在兵败之后投降了朝廷,自己跟朱屠户的所有交易都将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我以前跟你说过的话,可有没兑现的时候?”朱重九没有直接回答雪雪的话,而是笑呵呵地反问。
“我不!”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雪雪将朱重九推开,瑟缩着用膝盖向后挪动,“我不!不能帮你杀自己的同族。你,你现在就杀了我吧,赶紧杀了我吧!你即便杀了我,我也不能帮你杀自己的同族!”
“不,不可能!”刚刚恢复了一点儿力气的雪雪,迅速又瘫倒于地。手脚并用,绕过树干,继续连连后退,“不可能,我不能给你令旗,让你的人去烧我自己的军粮!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我凭什么要豁出命来帮你?!”
然而,心里却有最后一分理智在坚持,坚持提醒雪雪不要上当受骗。朱屠户不会就这么放过自己,每一次他提出来的建议看似都对自己有利,但是最后,他却一步步将自己拖入了陷阱。他恨朝廷,恨所有蒙古人,他准备革皇上的命,革所有人的命……
“解决掉脱脱……最后一笔……一拍两散……”雪雪顶着一头草屑,梦呓般,随着朱重九的话缓缓重复。
“谁说要你杀你自己的同族了?”朱重九看了他一眼,歪着头缓缓站起。“我连俘虏到的蒙古人都很少加害,你又不是不知道?别哭,别哭,男子汉大丈夫,哭哭啼啼算什么样子?不愿意跟我做交易你走就是,我保证不拦着。等脱脱做好了准备,希望他也像我这样http://www.hetushu.com么好说话!”
如果淮安军只困守登莱,就对中书省其他地区构不成任何威胁。而此战即便由脱脱指挥,再继续打上一整年,恐怕也是同样的结果。凭着坚船利炮,淮安军可以在莱州和胶州两地,不停地调动兵马,甚至可以直接从淮安运来援军。而脱脱即便再知兵善战,对以莱州和胶州为犄角,背靠大海死守不出的朱重九也无可奈何。
所以,唯一的办法只有一个,切断大军的粮草供应。这一条,朝廷做不到,百官不敢做,但让朱重九来做,却最恰当不过。
“当真?”雪雪的眼神瞬间开始发亮,有一抹阴寒的火焰猎猎燃烧。抬起头,盯着朱重九,唯恐自己刚才听到的说法有误。
而让自己派遣心腹死士,拿着令旗去给他带路,去烧自己的军粮。雪雪无论怎么想,都无法不觉得此举荒唐。从古至今,有这么干的将领么?即便跟主帅仇深似海,也不可能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举!
“我跟你雪雪没冤没仇,甚至还非常投缘!”唯恐雪雪动摇得还不够彻底,朱重九缓缓又向前迈了一步,以极低的声音说道,“我之所以要杀脱脱,是因为他派人炸开黄河,令百余万黎庶葬身鱼腹。但我跟你,跟其他蒙古人,却没有不死不休之仇。只要将脱脱逼上了绝路,我就可以立刻返回淮安。你要是仍觉得吃亏的话,我可以答应你,事成之后,一年之内,我淮安军不过潍水半步!”
“我的斥候也认为,粮仓应该在那。毕竟是当年淮阴侯韩信的点兵之所,脱脱这个人又特别喜欢附庸风雅!”仿佛根本没听见雪雪后面的话,朱重九笑着分析。
“没有!”望着朱重九的眼睛,他咬着牙点头。“你这个人,的确非常讲信誉!”
“官渡之战你知道不?袁绍的粮食被曹操一把火给烧了,他不也全师而退了么。曹操为啥没追过黄河去,不就是力有不逮么?”朱重九缓缓挪到雪雪身边,笑着举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