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八十九章 将计就计(上)

眼前的脱脱帖木儿,哪里还像四十岁年纪,分明已经英雄迟暮!如果大伙继续逼迫他现在就去诛杀雪雪的话,恐怕没等将官司打到御前,脱脱已经被他自己心头的压力活活累死!
“丞相何必自欺欺人?!”话音刚落,岭北蒙古军万户蛤蝲又跳了起来,挥舞着淌满了鲜血的手掌咆哮,“陛下岂是有容之君?若是,当年伯颜一家就不会被斩草除根!燕帖木儿也不会被开棺戮尸!”
他是唯一能抗住脱脱盛怒的人,虽然此刻的他看起来比平时还要猥琐十倍。“若君侧不清,丞相必死于奸臣之手。而丞相一死,大元朝社稷……”
伯颜众叛亲离,只能领旨赴任。不久,妥欢帖木儿就又颁下第二道圣旨,将伯颜一家流放到南恩州阳春县。伯颜接了圣旨之后继续忍气吞声,收拾包裹上路。然而妥欢帖木儿却依旧不放心,特地派了爪牙追上去,在驿站里给他强灌了一盏毒酒。
“尔等俱为国家栋梁,未曾报效君恩!大敌当前,却念念不忘自相残杀?难道,难道尔等就不知道羞耻么?”烛光跳动,将脱脱的身影映在中军帐的毡壁上,这一刻竟是无比的高大。
“好了,谁都不要多想了!”很久之后,脱脱嘴里吐出一口白烟,笑着从地上把自己的金刀拔出来,在眼前反复擦拭。“都振作些,老夫不是还没被皇上撤职法办呢么?老夫这辈子不求别的,只求无愧于心。振作起来,咱们都振作起来,一道制定个完整的方案。将计就计,明m.hetushu.com晚务求将朱屠户派去烧粮的人一举全歼。”
刹那间,屋子里的气氛就又恢复了先前模样,如地狱般压抑而冰冷。所有人都不再说一个字,眼睛盯着地面,心脏和血液,也越来越凉,越来越凉,凉得像外边呼呼刮过的白毛北风。
“诸君莫悲,此刻并非儿女情长的时候。我与陛下乃总角之交,他顶多是收了我的兵权,让我回家荣养而已。”脱脱自己心里,此刻也是又酸又苦,却强装出一幅气定神闲模样,主动开导众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自己也愿意,也早该好好休息些时日了。倒是诸君,过了明晚之后,还需同心协力,共保我大元山河无缺!”
“抓到朱屠户的人,雪雪就无从抵赖!”仿佛感觉到了众人的失望,脱脱缓缓抬起头,低声解释,“之后,纵使陛下再怀疑于我,在朝堂之上,也不好公然回护哈麻、雪雪他们兄弟两个。而我大元朝人才济济,只要不自己从内部先乱起来,纵使下次换了他人领兵,也未必不能将朱屠户斩于马下!”
顿了顿,他的声音也越来越沉重,“况且燕帖木儿之前,我大元睿圣文孝皇帝还能颁布通制,废除岁赐,令四大汗国年年入朝。而‘南坡之变’后,我大元的国运则每况愈下。若老夫再做一轮燕帖木儿,恐怕不用朱屠户来反,我大元自己也分崩离析了!”
“丞相……”众文武还欲再劝,看到脱脱那佝偻的身体和满头白发,又纷纷含着泪闭上了hetushu.com嘴巴。
虽然燕帖木儿到死都一直手握大权。但大元朝却在他的折腾下,迅速由盛转衰。而如今,大元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关头,如果脱脱再去做一回燕帖木儿故技,不是唯恐宗庙倒塌得还不够快么?!
“丞相!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丞相一去,我等必死于他人之手。与伸长脖子等哈麻来杀,我等宁愿与丞相一道起兵清君侧!”李汉卿也迅速接过话头,咬牙切齿地鼓动。
如今脱脱如果带兵回大都清君侧,按照蒙古各部的约定,最好结果,就是废掉妥欢帖木儿,拥十五岁的太子爱猷识理答腊上位。然后等到爱猷识理答腊羽翼渐丰,重复当年伯颜一党的悲剧!
说罢,他猛地拔出佩刀,倒转刀柄,亲自递到了李汉卿之手,“老夫乃当朝丞相,百官之首。你若清君侧,就先从老夫清起!”
“放肆!”脱脱猛地一拍桌案,大声断喝。仿佛一股夹杂着冰雪的寒风,直接吹在大伙心头的火焰上,令中军帐内的温度急转而下。
“一派胡言!”脱脱不肯跟李汉卿对视,将头侧开,继续厉声咆哮,“托起大元朝万里江山者,岂是老夫独自一人?尔等太瞧得起老夫,也太看低了朝廷了。老夫唯一能做的,就是约束住尔等,不得倒行逆施而已!”
“丞相……”众文武闻听,顿时再也忍不住。望着脱脱,泪如泉涌。特别是太不花、蛤蝲和李汉卿这等平素受脱脱器重的,个个都呜咽出声。
他两度为相,多年领兵http://m.hetushu.com,此刻虽然落魄了,盛怒之下,依旧威风八面。顿时,就令中军帐内的呼和声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则是一阵阵沉重的喘息。
“丞相,我等献此良策,正是出于拳拳报国之心!”粗重的喘息声中,鬼才李汉卿仰着头,就像蚂蚁仰望着狮子。
没人敢上前拔刀,所有人都被逼得缓缓后退。刀身震颤,冷光照亮众人铁青的面孔。
“这……”李汉卿哪敢接刀,被逼得大步后退。脱脱紧追着他走了几步,将金刀直掼于地,深入数尺。“有再喊清君侧者,就将刀拔出来,先杀了老夫。老夫死在尔等手里,也算死得其所!”
脱脱本人文武双全,能被他看得上眼并委以重任的,也肯定不是什么不管不顾的粗胚。因此听完他推心置腹的告白之后,虽然依旧愤懑,却谁也不敢再提“清君侧”三个字了。大元朝已经不是当年的大元,再“清”一次“君侧”,恐怕赌上的,就是全天下蒙古人的福祉。这个赌注太大,谁也不敢下。
转眼间,一股名字叫做“清君侧”野火,就又在中军帐内熊熊燃烧了起来。热浪一波接一波,烤得所有人血浆沸腾。
“清君侧,清君侧!”众武将原本就已经义愤填膺,被李汉卿一鼓动,瞬间再度热血上头。纷纷将腰间佩刀、佩剑抽出来,高高地举过了头顶。
“清君侧!清君侧!龚某不才,愿为丞相提笔传檄,历数哈麻、雪雪等贼的罪行。让天下英雄知晓,丞相此举,乃不得已而为之!”参议m.hetushu.com龚伯遂带头,李良、穆斯塔法等文职幕僚紧随其后,纷纷表态,愿意与脱脱共同进退。
而脱脱帖木儿却唯恐大伙不肯死心,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纵使老夫始终大权在握,将两代皇帝都视作傀儡,最终结果又能如何?人寿终有尽时,燕帖木儿当年行废立之事易如反掌,待其死后,他的子孙后代旋即个个身首异处?”
这番话,说得全是历史上的事实。大元朝一直到谥号为睿圣文孝皇帝的英宗时期,国力仍处于上升阶段,民生也因为战争的终止而得到极大的自然反弹。但英宗皇帝却被权臣铁木迭儿的死党铁失谋杀。新即位的泰定帝不汲取教训,大权尽被燕帖木儿掌握。导致泰定帝之后,燕帖木儿行废立之事如同儿戏,先杀泰定帝之子,拥元文宗登位,不久又逼迫文宗将帝位让给其弟明宗。随即又毒死了明宗,再立文宗复位。而元文宗被其折腾死后,又将明宗的儿子,也就是现在的大元天子妥欢帖木儿扶上的皇位,视作傀儡。(注1)
“若是能清君侧,老夫岂会等到现在?”知道大伙心里不服,脱脱轻轻吸了口气,将嗓门缓缓降低,“诸位别忘了,我大元,向来是孛儿只斤家的子孙才能为帝。换了其他任何人,都必将天下大乱。而老夫今日纵使带领诸位清了君侧,甚至行了那周昭之举。日后孛儿只斤的子孙重掌权柄,又岂会放过老夫?放过尔等?到头来,老夫还不是另外一个伯颜,连自家亲侄儿都倒戈相向!”
历史上没有新鲜事hetushu.com,只是世人缺乏记性。想起丞相伯颜及其党羽的最终结局,众文武心中的火头就渐渐开始发冷,握在手里的刀柄,也仿佛重逾万斤。
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此刻大元朝的空虚。禁军根本不堪一战,辽东各地暗流汹涌,岭北的各族武士被抽调一空,而四大汗国却早已厌烦了脱欢铁木儿的没完没了的求援,不会再派出半粒兵马来。
注1:元英宗,名硕德八剌,元仁宗长子,元朝第九代皇帝(1320年——1323年在位),蒙古语称格坚皇帝。在位期间励精图治,裁撤冗官,限制回回人权力,令大元朝隐隐有了中兴之相。但他激烈的改革举动,也导致了蒙古贵族和伊斯兰化官员的联手的反弹。1323年,被谋杀于上都西南三十里的南坡店,史称“南坡之变”。他死后,伊斯兰化的官员重新染指朝政,使得蒙古帝国加速穆斯林化。经济迅速走向崩溃的边缘。
所以,眼下军营中这二十余万,已经算是举国精锐。如果脱脱带领大伙掉头回扑,一路上必然势如破竹。最迟在两个月之内,就能杀入大都,进而杀入皇宫。到那时,所有针对脱脱的阴谋,都将如烈日下的露珠一样转眼不见踪影……
这段典故,可谓字字血泪。当年丞相伯颜大权独揽,却始终必须把妥欢帖木儿摆在台面上做傀儡。结果待妥欢帖木儿长大之后,立刻联合了伯颜最器重的侄儿,也就是脱脱,趁着春猎之机,关闭大都城门。将来不及赶回来的丞相伯颜贬为河南行省左丞,夺取君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