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九十一章 将计就计(下)

神臂弓乃大宋太宗时代创造的利器,有效射程高达三百余步。被如此多的弩箭对上,神仙来了都得被射成刺猬。
“全体下马!”“全体下马!”“全体下马!”
无数点火光雪雪的身边,对面,还有目光能及处亮起,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在寒风中埋伏了数个时辰的大元将士蜂涌而出,冲下山坡,杀向那支刚刚从禁卫军营地穿过,就一头扎进陷阱的敌军!
“几位大人,也请麻利些,别逼着老子动粗!”沙喇班先目送脱脱离开,然后转过头,冲着雪雪等人阴阴地吩咐!
“朱屠户手下的人都悍不畏死!他们即便陷入包围,轻易也不会投降。只要没有重要将领被抓住,脱脱就无法确定我跟朱屠户之间有勾结。那样,他就不敢杀我。顶多跟我去打御前官司……”用力紧了紧自己身上的貂裘,雪雪继续给自己壮胆儿。同时,偷偷从衣领处摸索出一个硬硬的药丸儿。那是大食人秘制的断肠丹,据说比鹤顶红还好用十倍。只要将其往嘴里一吞,就可以将所有秘密彻底掩盖。
“请大人也下马!”探马赤军万户沙喇班再度回过头,目光中充满了报复的快意。“小心些,一旦掉进山谷,神仙也救不了您!”
“住口!”脱脱大声断喝,锐利的目光从众人的脸上一扫而过。“看看尔等,都成了什么样子?身上哪里还有半点儿咱们蒙古人的血性?”
“是!”沙喇班等了好几个月,才终于等到了这次机会。立刻大声领命。旋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www•hetushu.com白玉做成的哨子奋力吹响,“吱——”
“衔枚!”“衔枚!”“衔枚!”……
“这……”一些平素跟雪雪走得近的将领,原本还想聚集到一处给脱脱来个法不责众。看到冒着寒气的弩锋,个个都傻了眼睛。
被几十张神臂弓对着,众将领谁也不敢再多废话。满脸幽怨地看了一眼雪雪,垂下头,缓缓挪动双脚。
说罢,也懒得再跟众软骨头们多废话。冲探马赤军沙喇班挥了下手,大步流星走出中军帐外。
唯一还有几分为将者气度的,只剩下雪雪本人。也不知道是被吓傻了,还是有恃无恐,他居然半句废话都没多说。交出了兵器之后,就将双手抱在了自家肩膀上,冷冷地看着周围发生的一切,仿佛中军帐内所有动作,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脚下的道路很崎岖,他每走一步,都要花费极大的力气。而脱脱却已经在山顶,好整以暇地等着欣赏他的绝望。“老子不会让你如意!”雪雪用力捏了捏手指缝隙里的断肠丹,咬牙切齿。“老子被你欺负了半辈子,最后却一定要昂着头!”
“倒是个有种的,就是心思没用在正地方!”见雪雪始终不肯向自己服软,脱脱心中暗暗叹了口气,继续说道,“都给我住口!老夫向来没冤枉过任何人,哪怕他跟老夫有生死之仇!尔等如果内心没有鬼的话,今晚就跟老夫走一遭。待抓到了前来劫粮的淮安贼,谁是内奸,自然会清清楚楚!”
“丞相,末将,末将http://m.hetushu.com可一直对您忠心耿耿!”隆兴路蒙古军千户满杜拉图,也佝偻起腰,低声表白。
“丞相,丞相这是何意?!末将可从来没有得罪过您的地方!”真定府蒙古军万户布鲁方仗着朝中还有一些人撑腰,结结巴巴地质问。
用力挺直了脊梁骨,他强迫自己走好最后这段路。眼角处隐隐有水珠在往外涌,却被他用鼻子狠狠吸了回去。“不能哭,不过是一死而已。即便脱脱平安逃过了此劫,早晚,他还会被妥欢帖木儿抄家灭族。那是皇权与相权之争,自武宗时代就已经开始的无解之局,已经争了近七十年。只要脱脱不肯主动放弃,他就必死无疑!”
“末将不胜荣幸!”雪雪将手指紧了紧,悄悄捏碎药丸外边的蜂蜡。催动缰绳,跟在沙喇班身后,缓缓走向队伍正前方的一处高坡。距离太近了,平时没留意,他几乎没有发现,脱脱的中军,距离禁卫军的营地居然如此之近。骑在马上也就需要短短半个时辰,还是在走夜路,不敢急行军的情况下。而自己先前居然还答应了朱屠户,让他的人马在脱脱的眼皮底下横穿而过……
“噤声!”“噤声!”“噤声!”低低的命令,从队伍前端传过来,逆着雪雪行进的方向,一直传到队伍末尾。
“丞相,丞相,我等冤枉,冤枉!”其他被下了兵器的各族将领反应也不慢,也纷纷大声哀求。一时间,中军帐内喊冤声不绝于耳,连窗外的北风声都给盖了过去。
“唏嘘嘘——”一声低和-图-书沉的马嘶,打断了他的自我安慰。是有士卒走夜路不小心,连人带马掉进了临近的河谷。谷底的潍河早已上冻,从数丈高的山崖上掉下去,谁都不可能幸免!
陆续还有新的命令传来,揭示着整个队伍已经移动到位。探马赤军不愧为脱脱最为器重的精锐,很快,就与周围的石头和野树融为一体,即便有夜枭从半空中飞过,也发现不了半丝破绽。
“吱——!”“吱——!”“吱——!”中军帐四周,无数道凄厉的哨子声相应,紧跟着,雕花玻璃窗子被人从外边强行拉开,数十支早已上好了弦的神臂弓探了进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呼呼哈哈……”远处的山谷中,传来一串夜枭的鸣叫。这种该死的鸟儿,据说是地狱里的怨气所化。凡是听到它的叫声者,很快就要噩运临头。
“将军今日之恩,某一定没齿难忘!”雪雪冷笑着回了一句,翻身跳下坐骑。
“呜——!”有一声龙吟般的号角,将夜枭声猛地打断。
血性算个什么东西!这当口哪里有小命儿重要!况且大伙以前巴结雪雪,不过是看中了他在朝堂上的后台,想在将来多一条退路而已。漂亮的话说说便罢,死到临头了,谁会真的跟他共同进退?
“冤——!”众将的求饶声骤然停顿了一下,然后又以更洪亮的幅度响了起来,“冤枉,丞相,我等从来没想过帮别人对付您。我等冤枉!”。
“这么冷的天,朱屠户很可能不会来了!”被六名契丹武士用战马夹在中间,禁卫军达鲁花和-图-书赤雪雪,咬紧牙关给自己打气。“他那个人向来机敏,这么大一队人马在黑夜里行军,他那边不可能听不到动静。只要他能派出足够的斥候……”
已经存了必死之心,他就认为自己没必要再低三下四。而只要自己一死,所有罪责就都可以独立承担。兄长哈麻那边不会受到太大牵连,妥欢帖木儿陛下念在自己到死都没敢泄漏当初君臣之间的谋划的份上,说不定也能对家小网开一面。
想到脱脱早晚都得为自己陪葬,雪雪脸上忽然涌起一股残忍的笑意。自己背叛朝廷,勾结反贼,死有余辜。脱脱呢,他倒是对朝廷忠心耿耿!等他死的时候,恐怕墓碑上照样要写着奸臣两个字,哈哈,哈哈,这可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一点火光紧跟着在距离雪雪不远处的山顶跳起,流星般窜上半空,在身后拖起一道长长尾巴。
这种时候,可不能考虑什么义气不义气。门口和窗外的武士,全都出自探马赤军的契丹人,一个蒙古人都没有。可见,脱脱是被彻底逼急了,根本不会再念什么同族之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呼呼哈哈……”更多的夜枭声,在山间回荡。仿佛数不清的鬼怪,在架着北风夜行。
号角声与夜枭的笑声交织在一起,令脚下的山坡战栗不止。
正值寒冬腊月,北风夹着草屑和尘土,打在铠甲上啪啪作响。很快,众人的眉毛,胡须上就结满了暗黄色的冰霜。而脚下道路,却仿佛没有尽头。纵使把人全身力气耗尽,也未必能达到终点。
“雪雪,hetushu.com丞相叫你过去!”仿佛察觉到了雪雪的小动作,探马赤军万户沙喇班突然从黑暗中探出一个布满冰霜的大脑袋,“上老爷山的山顶,从那里可以清楚地看到贼军如何自投罗网!”
中军帐外,早有人备好了坐骑。在两千精挑细选出来的探马赤军和千余丞相府家丁的保护下,所有军中文武,不分嫡系还是旁系,快速涌出营门。沿着最近一段时间人脚和马车踩出来的通道,奔向距离禁卫军营地最近的一处山谷。
看到众人如此孬种模样,大元丞相脱脱的心里愈发愤怒。这种脓包软蛋,还配做蒙古人的子孙么?一旦自己亡故之后,指望着他们,怎么可能撑得其大元朝的残山剩水?
“呜——!”“呜——!”“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呼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呼呼哈哈……”
“用布把马嘴巴扎起来!”“用布将马嘴巴扎起来!”“用布将马嘴巴扎起来!”
“老夫不愿同室操戈,让朱屠户看了笑话!可诸位也别逼老夫下死手!”大元丞相脱脱仿佛换了一个人般,以近年来少有的矫健,一步步走向雪雪等蒙古贵胄,浑身上下都包裹着无尽的寒意,“沙喇班,把他们几个的兵器都给我下了。然后伺候他们上马!”
“是!”探马赤军万户沙喇班再度大声答应,从挥手军帐外叫进来一群膀大腰圆的契丹武士,将雪雪、乌恩起、阿木古郎等禁卫军将领,以及一些平素作战消极,又跟雪雪交好的其他贵胄,全都搜走了兵器,控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