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九十三章 困兽

“太不花大人免礼!军情紧急,切莫在乎这些繁文缛节。马上控制局面为要!”月阔察儿收起圣旨,双手虚虚地做了个搀扶动作,然后哑着嗓子地催促!
“废话!”月阔察儿把眼睛一瞪,王霸之气四射而出,“潍河东岸地形平缓,视野开阔,当然更适合长途行军。倘若沿着东岸走,那么多山山沟沟,天知道老夫会死在哪一路假冒的贼寇手里!至于为何事先没派人过来联络,老夫自然有老夫的考虑。你一个小小的汉官,有什么资格参与军机?!”
“文书验看无误,太尉大人的确是奉了圣谕!”尽管早已心如死灰,脱脱依旧保持着最后的自尊,不肯闭着眼睛说瞎话,“只是既然是来支援老夫,为何不派遣信使提前联络?”
“臣,不敢!”尽管脸色被气得铁青,脱脱却礼貌地躬着腰,没有露出丝毫的不敬。“请太尉继续宣读,诸将刚才的不敬之处,臣愿替彼等领任何责罚!”
周围更远处,有人听到动静,试图过来参与。也被脱脱的心腹爪牙之一,汉军万户李大眼带着弓箭手射了下去,短时间内,根本无法靠近。
“来人,将此人拿下,把圣旨收了,以作罪证!”探马赤军万户沙喇班更为直接,干脆越俎代庖,替脱脱下达了此刻最为“恰当”的命令。
“不敢,不敢!”太不花立刻连连摆手,尴尬得仿佛被人剥光了衣服,直接丢到了闹市中一般。
“圣上有旨,脱脱劳师无功,解除兵权,贬为亦集乃路达鲁花赤!”其麾下的蒙古亲兵扯开嗓子,大声重复,将圣旨上最基本的内容,一遍遍送入山上山下所有人的耳朵。
“陛下洪福齐天,臣等洗耳恭听!”周围的众将作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纷纷走到脱脱身后,躬身下拜。
汉官不得参与军机,是脱脱在朝中主政时,亲自定下的规矩。针对目标是中书左丞韩元善、中书参政韩镛等一干汉臣摆设,从没把李汉卿也包括在内。于脱脱眼中,李汉卿也从来不能算是个汉臣。
“将被冤枉的禁卫军弟兄,全都放上来!各路将士,到自家千户身边整队,等候命令!各千户整队之后,将部属交给副千户掌控,自行上来拜见传旨钦差,太尉月阔察儿大人!传阅圣旨!”太不花见状,行事愈发有调理。几道命令接连发出,迅速就掌控了局面。
“那,那末将就下去巡视了。两位大人慢慢商量,慢慢商量!”李大眼马屁拍到马腿上,却丝毫不觉得羞耻。抬手向太不花和月阔察儿做了个长揖,然后倒退着走下了山坡。
“也罢!”月阔察儿朝地上吐了口吐沫,悻然点头。能将脱脱成功驱逐,他已经能向大元皇帝妥欢帖木儿以及其他同党交差。剩下的事情,可以慢慢来,没有必要引起对手的临终反扑。
月阔察儿却愈发得意,手捧圣旨,一字一顿地用力念道,“然其兄弟却不知进退,再三因私废公。阵前丧城失地,有辱国威。朝中隐瞒军情,阻塞言路。朕为江山社稷计,不敢再念私恩。忍痛下旨,夺也先帖木儿官职,令其归家,闭门思过。除脱脱帖木儿丞相之职,贬为亦集乃路达鲁花赤。除脱脱大军主帅印,令其去任所戴罪立功。圣旨到时,各路大军交由河南行省平章政事太不花暂摄。钦——此!”
然而脱脱没把李汉卿当作汉臣,却不等于别人也不拿李汉卿当汉臣。所以月阔察儿一句“你一个小小的汉官,有什么资格参与军机?!”就把李汉卿的所有话头都彻底堵死。憋得后者面色发黑,眼前金星乱冒,却无计可施。
“住口!”月阔察儿根本没打算听众人的反驳,将眼睛一瞪,王霸m.hetushu.com之气四射而出,“脱脱帖木儿,你要带头抗旨么?”
然而让大伙绝望的是,月阔察儿拿出来的文书当中,竟然没有丝毫的纰漏。从出征时间,行军大体路径,到随行兵马人数,装备情况,都用八思巴文和汉文写了个清清楚楚。
“你等呢,是否还要胁迫上官抗旨?!”月阔察儿得理不饶人,将刀子一般目光转向李汉卿等人,冷笑着质问。
只有绝对嫡系才知晓的作战方案,居然会提前走漏出去。本应落进陷阱的朱屠户,居然能绕过二十几万大军的重重封锁,烧掉远在黄旗堡的粮草。而奉命前来宣读圣旨的月阔察儿,居然与朱屠户配合的天衣无缝,直接将万余蒙古子弟送到了自己的刀下。而今晚被自己设伏杀掉的那数千禁卫军将士,背后又有多少蒙古家族?
“丞相……”陆续有几名文武出列,追上脱脱,与他一道抬起蛤蝲的尸体。百余名丞相府家丁,也从山坡上冲过来,脱脱重新保护起来,缓缓脱离太不花的掌控。
“遵命!”太不花拱手施礼,然后再度抽出钢刀,跳上一块石头,大声呼喝,“圣上有旨,脱脱劳师无功,解除兵权,贬为亦集乃路达鲁花赤!”
说罢,将手朝貂裘内袋一探,将整套兵马调动文书全都掏了出来。
“为什么不拦下他?”直到他们的身影被夜色吞没,太尉月阔察儿才终于重新振作了起来,咬牙切齿地质问。
“事关重要,请恕老夫失礼!”脱脱轻轻皱眉,接过文书,挨个查验。众心腹将领则个个全神戒备,随时等待脱脱的命令。特别是河南平章太不花,干脆将自己的亲兵直接调了几个百人队过来,只待脱脱一声令下,就将月阔察儿碎尸万段。
今天的事情,主要由太不花以及另外几个蒙古将领操控。但是他也劳苦功高。至少,麾下那数百弓箭手,在关键时刻发挥了重要作用。令脱脱的一些支持者,根本无法靠近山顶。
从始至终,脱脱本人,都没做任何干涉。各级将领们只能听到太不花一个人的声音,即便心中存在疑虑,也只能低头奉命。很快,月阔察儿麾下那些刚刚被俘的禁卫军,就都获得了自由。一个个从地上或者周围的看押人员手里取了兵器,满骂咧咧地汇集到山顶周围。与太不花的亲信们一道,将蛤蝲、沙喇班、龚伯遂、李汉卿等一干脱脱的心腹,全都监视了起来。
骂过之后,他又被自己想象中的情景,鼓舞得热血澎湃。倒背起手,施施然走向自己麾下的弓箭手。这年头,有啥都不如手里握着一支兵马强。只有脱脱那种傻子,才会主动往绝路上走,若是他昨晚听了大伙的话,果断起兵清君侧,哪可能落到今天这种下场?!
如果看不出谁是阴谋的发起者,就看最大的受益人是谁。很显然,今天这场争斗中,太不花收获最大。非但成功上位,从自己手里夺取了兵权。并且还同时得到了月阔察儿和皇帝陛下的赏识,今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太尉,不要难为他们!”脱脱轻轻横跨了一步,如一堵高墙般,挡住了月阔察儿的无边官威。“他们都是为了老夫,才在情急之下,说了几句过分的话。老夫既然已经奉旨,还请太尉别再跟他们计较!”
先前周围情况太乱,他们这些底层小人物,一时弄不清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还能浑浑噩噩地勉强支撑。而现在,却豁然发现,自己砍杀了半个时辰的目标,是大元朝最尊贵的禁卫军。被辛苦抓获的“贼首”,是大元朝极品太尉,心脏怎能还承受得住?要知道,凡是能在禁卫军当差的,家中非富和_图_书即贵。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死在了自己人手里,其靠山岂能善罢干休?
如此多的阴谋,一环接一环套在一处,配合得简直天衣无缝。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在大元朝内,很多人恨自己更甚过朱屠户。为了剪除自己这个权相,他们不惜付出任何代价,甚至跟朱屠户暗中勾结。如果自己继续挣扎下去的话,不知道还要牵连多少无辜的蒙古儿郎……
“不敢就好!你我,毕竟还都是蒙古人!”脱脱又深深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
“冤枉!”没等月阔察儿将圣旨读完,蛤蝲、沙喇班、龚伯遂等人已经大声替脱脱鸣冤。“丞相大人劳苦功高,三军将士有目共睹。只有那奸佞小人,才会在陛下面前颠倒黑白,蒙蔽圣听……”
这几句话,可是如假包换的蒙古语,并且带着非常浓重的大都腔。脱脱和他身边的众心腹们,登时被问得无言以对。
“当啷!”一名百户精神恍惚,手中的钢刀悄然落在了地上,溅起一串暗黄的火星。
脱脱的亲兵家将们虽然有心护住,奈何寡不敌众。只能抽出兵器,在家主身边围了一个小小的圈子。不准太不花和月阔察儿的人靠得太近。然而,随着局势的倾斜,月阔察儿的胆子越越来越大,主动上前数步,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钢刀,冲着脱脱厉声喝问。“脱脱,你布置伏兵截杀老夫在先,又纵容手下抗旨于后。你,难道真的要造反么?”
“滚!”谁料太不花和月阔察儿两个,却不约而同地斥骂,根本没给他半点儿好眼色看。
说罢,将身体猛地一挺,大声断喝,“圣旨下,着蔑里乞氏脱脱帖木儿,河南行省平章政事太不花,以及全军将佐,上前听谕!”
“谢两位大人宽宏。罪臣也对太尉大人,佩服得五体投地!”脱脱轻轻拱了拱手,向月阔察儿表示谢意。
平章政事乃从一品官职,级别仅次于脱脱这个丞相。而最近几个月在军中,脱脱又对太不花信任有加,让其名副其实地执掌了仅次于自己之下的权柄。因此山坡山谷中的蒙元将士们听了,愈发没有心思抵抗。纷纷收起兵器,聚集到各自的直接上司身侧,等待着山上的争执出现最后结果。
“丞相,您出师前,也曾经奉了陛下的密旨!”岭北蒙古军万户蛤蝲,跟着大喊大叫,“陛下许诺过,军国大事,您皆可阵前自决,无须启奏!”
注1:长生天气力里,大福荫护助里,大元皇帝有圣旨下。这三句,是元代圣旨的基本格式之一。整体上,元朝的圣旨都比较随意。但根据重要性不同,也分为圣旨,诏书、册文、宣敕四类。其中以圣旨级别最高,通常为皇帝亲自书写,或者亲自口述,由近臣记录誊抄。而诏书等,则为臣子起草,最后交皇帝过目即可。
“老四,退到一边!”脱脱毕竟是一代枭雄,即便落魄时候,也不肯让手下人帮忙挡灾。伸手搭住李汉卿肩膀,将其轻轻推到一边。然后冲着月阔察儿轻轻弓了下身,大声说道:“老夫人今晚于这里布下陷阱捕捉恶蛟,却不料太尉大人自己跳了进来!其中是非曲直,恐怕一句两句很难说得清楚。但太尉大人带着兵马悄悄赶来军中,恐怕也非一时兴起。所以……”
“你,你怎么会从潍河对岸过来。为何事先没有派人联络?”稍微还剩一点思考能力的,只有兵部侍郎李汉卿。只见他猛地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挡在脱脱身前,冲着月阔察儿厉声反问。
“丞相,李某给你生死相随!”趁着周围的人被蛤蝲的激烈举动震慑住,李汉卿也推开监控自己的兵卒,大步追上脱脱。
“丞相——!”参和*图*书军龚伯遂红着眼睛大叫,“将在军,君命有所不受。”
“丞相!”众家将和亲兵放声大哭着,手中的兵器接二连三掉落于地。
半年多来,他一面要跟朱重九等人作战,一边又要提防着朝廷里射过来的明枪暗箭。身体和精神都疲惫到了极点。此刻将蛤蝲的尸骸抱在怀中,竟像个未发育完全的侏儒,抱着头公牛一般,对比鲜明。然而,周围的各族将士,无论是他以前的部属,还是太不花和月阔察儿两人的心腹,却谁也笑不出来。不由自主地就让开一条通道,目送他一步一个踉跄缓缓往山坡下走。
说罢,径自走到自家战马前,从亲兵手里取过帅印、令箭等物,逐一在火光下照清楚了,当着月阔察儿的面儿,挨个交接给太不花。然后,又朝着围的众文武团团做了一个揖,倒背着双手,缓缓下山。
“吓,老子觉着么,这件事不会这么痛快就完了么?!不用老子,你们早晚有后悔那天!”李大眼回头扫了扫志得意满的太不花和月阔察儿,心中好生快意!
“哭什么哭,老夫不是还没死么?是男人,就都给老夫把眼泪擦了!”脱脱眉头一皱,大声喝令。
周围的嚎哭声嘎然而止,众家将和亲兵红着眼睛,看着月阔察儿和太不花等,就像被逼到绝路的群狼。
“丞相——!”李汉卿等人再度红着眼睛大叫,却无法令脱脱回心转意。只好也躬身下去,继续陪着他受辱。
“丞相……”
“蛤蝲——!”探马赤军万户沙喇班抱住蛤蝲的尸体,放声大哭。就在昨夜,二人还一道谋划着,当粉碎了朱屠户和雪雪的阴险图谋之后,如何一道保卫着脱脱去对付朝中的奸佞。谁料,只过了一个白天,奸佞们就大获全胜,而蛤蝲却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想到那么多人都已经死在了这场倾轧当中,脱脱就心如死灰。再度向月阔察儿手里的圣旨躬身下去,大声说道:“罪臣脱脱,辜负圣恩,愿领任何责罚!”。
“罪臣不敢!”脱脱依旧没有任何怒色,再度朝月阔察尔手中的圣旨施了个礼,然后大声宣布,“罪臣领旨,谢陛下隆恩。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两位大人,还有什么事情是末将可以效劳的,尽管吩咐!”李大眼堆着满脸的笑意凑上前,低声暗示。如果背后插上一根尾巴,与竖起前腿走路的野狗,已经没任何两样。
“是!”附近的一队探马赤军,大声答应着,就要往前扑。谁料,河南平章政事太不花却忽然拔出腰刀,冲着身边的亲兵大声喝令,“保护钦差!敢上前者,杀无赦!”
李汉卿、龚伯遂等真正有本事的汉人,都跟着脱脱走了。而李大眼这个既没本事,又没骨头的家伙,却留了下来。两相比较,让人心里头没有办法不堵得慌。
然而,脱脱内心深处却彻底倦了,根本不想做任何挣扎。笑了笑,冲着众人轻轻拱手,“诸君高义,脱脱心领。然天子诏我而我不从,是与天下抗也,君臣之义何在?还请诸君念在相交多年的份上,让脱脱全了这份体面!”
“你——?”沙喇班大怒,手指太不花,就要骂起忘恩负义。然而还没等他将斥责的话说出口,周围已经有几把明晃晃的钢刀,架在了他的脖颈之上。
“不要将孤狼逼得太急!”太不花用一句草原上的谚语,低声回应。
“长生天气力里,大福荫护助里,大元皇帝有圣旨下!”月阔察儿深吸一口气,从怀中取出另外一份卷轴,徐徐展开,脸上的表情如寺庙中的金刚一样肃穆庄严,“脱脱帖木儿出师半载,略无寸功,倾国家之财以为己用,半朝廷之官以为自随。又其弟和图书也先帖木儿庸材鄙器,玷污清台,纲纪之政不修,贪淫之习益著。朕念其往日之功,一再宽宥。然其兄弟却不知进退,再三因私废公……”(注1)
想到这儿,他又迅速低下头,从群山的阴影下追寻脱脱等人的背影。却只见一座一座丘陵之间,树木摇曳,鬼影婆娑,哪里还能找得到人?倒是不少蒙古军、探马赤军和汉军兵卒,趁着月阔察儿和太不花两人忙着召集高级将领问话,而底层军官个个六神无主的当口,悄悄地溜进了树林,转眼就不见踪影。
“丞相,此乃矫诏,其中必有曲折!”李汉卿也豁出了性命,瞪圆了眼睛开始说瞎话。“月阔察儿来得蹊跷,丞相不可不小心。”
想要说是有人假传将令,误导了太尉月阔察儿吧,却根本找不出是谁从脱脱身边偷走了令箭。想要说是脱脱发现了雪雪与朱重九互相勾结,所以才将计就计,在贼军必经之路布置下了陷阱。却又解释不清楚,为何雪雪被扣在了脱脱身边,朱屠户却依旧没有落网?反而并且成功地迂回到了大伙身后,将黄旗屯的军粮付之一炬?!
“当然!”月阔察儿冷笑着点头,脸上不带丝毫畏惧。“丞相大人可要当众验看?”
“他们刚才声言要抗旨!”月阔察儿撇着嘴巴,继续狐假虎威。
“老夫说,不要难为他们!”脱脱的声音猛然增大,身体仿佛瞬间长高了数倍。月阔察儿身上的王八之气立刻被撞了个粉碎,接连后退了几步,才勉强重新站稳了身形。
“胡闹!”脱脱叹了口气,爱怜地摇头。随即,又将目光转向了全身戒备的太不花,“平章大人,老夫欲保手下人无罪,你意下如何?”
“此乃乱命,丞相不可接!”岭北蒙古军万户蛤蝲,红着眼睛走出来,挡在了月阔察儿和脱脱之间。“丞相若奉旨,我辈必死于他人之手!”
迅速用目光扫视了一下全场,河南行省平章政事太不花收起刀,大步流星走到月阔察儿面前,深深俯首“臣,太不花,恭谢陛下知遇之恩!”
“圣上有旨,各路大军,由河南行省平章政事太不花暂摄。各级将佐立刻整顿各自麾下兵马,无太不花大人的将令,不得上山!”冰冷的回音,在群山之间,反复激荡。
既然是密旨,拿不出来也没任何关系。那么,众将就可以奉脱脱之命令,干掉月阔察儿,令他手中的圣旨彻底失效。
只可惜,那数千禁卫军将士,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死在谁人之手!
“丞相慢走!”岭北蒙古军万户蛤蝲猛地一把推开身边的监控者,举刀横在了自家脖颈之上,“待蛤蝲活着无力侍奉左右,死后鬼魂,却可为丞相开路提灯!”
“呼啦啦!”闻听此言,河南行省平章太不花、岭北蒙古军万户蛤蝲、探马赤军万户沙喇班等武将,全都手按刀柄长身而起。从四面八方,将月阔察儿的去路牢牢封死。
拉长的声调,月阔察儿将圣旨最后两个字读完,然后冷冷地看着脱脱,等待他拜谢圣恩。
看到他那幅怂包模样,脱脱轻轻摇头。随即,将目光转向自己的亲兵和家将,“尔等,也把刀都给老夫收起来!老夫对陛下忠心耿耿,尔等,莫要毁了老夫的声名!”
“拦住他!”脱脱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几丝波澜。回过头,冲着自家的亲兵大声断喝。哪里还来得及?只见岭北蒙古军万户蛤蝲迅速将刀刃一抹,“噗!”红光飞溅,当场气绝身亡!
“得令!”早已蓄势以待的几个河南行省蒙古百人队齐齐抽出兵器,将奉沙喇班之命扑过来的探马赤军砍了个落花流水。
众将士正因为误杀了自己人而忐忑不安,听到这个圣旨,抗争之和*图*书心立刻降低了大半儿。太不花把握住机会,继续让自己的亲兵大声呼喊,“圣上有旨,各路大军,由河南行省平章政事太不花暂摄。各级将佐立刻整顿各自麾下兵马,无太不花大人的将令,不得上山!”
“当啷!”“当啷!”“当啷!”几名兵卒丢下兵器,无力地蹲了下去,头晕目眩。
“丞相,龚某帮你抬者蛤蝲将军!”参军龚伯遂将佩刀解下,朝对面士卒怀里一丢。也大步追上去,从脱脱怀里接过蛤蝲的一条大腿。
一行人就在数万大军的注视下,缓缓而行。从头到脚,没有半分畏惧。而每当他们从一支队伍面前走过,就有无数颗头颅低垂下去,无数双手捂住嘴巴,哽咽出声。
“蛤蝲,好兄弟,是老夫不好,是老夫耽误你!”脱脱也没想到蛤蝲做得如此果决,转过头,分开周围被惊呆的人群,双手从沙喇班怀里抢过尸体,老泪纵横。“老夫带你一起走,咱们兄弟,生不相离,死不相弃!”
“末将,末将……”太不花心脏猛地打了个哆嗦,硬着头皮拱手,“本官,本官当然没有异议!丞相受了委屈,他们心中有点怨气,也是人之常情。大人放心,本官发誓对今晚的事情绝不追究。过后,过后对大伙也都做到一视同仁!”
“你……”月阔察儿被太不花的软骨头举动气得咬牙切齿,然而看到周围将领们眼里压抑着的怒火,又果断地放低了身价,“也罢,既然你想一力承担,老夫就给了你这个面子。脱脱帖木儿,老夫此番,乃是为了国事而来。私下之间,却依旧对你佩服得紧!”
一时间,李汉卿、蛤蝲和沙喇班等脱脱的嫡系将领,全都变成了泥塑木雕。任由各自手底下的士卒乱作一团,却谁都没心思去约束。而被探马赤军押解着走上山岗的那名“敌将”,则毫不犹豫地推开了身边的看守。带着自己的亲兵,大步流星冲向了脱脱本人,“老贼,月阔察儿跟你何冤何仇?你居然在路上布下重兵,非要置某于死地?”
“你……”龚伯遂、李汉卿和沙喇班等人气得两眼冒火,却无力回天。
深深吸了口气,他努力将自己干瘦的身躯再度挺直,像一只护崽子的母鸡,于老鹰面前尽力张开翅膀,“所以老夫敢问太尉,汝今日因何而来?可是奉了圣旨,手中可有兵部的相关文书?”
没有了粮食,甭说占据济南拥兵自重。就是将手下这二十几万大军平安撤离潍水,都成问题。那朱屠户虽然号称佛子,却不是宋襄公那样的蠢货。在烧粮得手之后,后续招数必然接踵而至。更何况,就在官军不远处,还有徐达和胡大海两人虎视眈眈!
当将头转向黑暗处,他却是满脸狰狞,吐着猩红色的舌头小声嘀咕,“德行,你们吃肉,居然连口汤都不给老子喝?两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你们等着,早晚有一天,老子要让你们跪下舔老子的靴子底儿!”
“丞相休要自误,临阵换将,乃取死之道。我等恕不敢从!”李汉卿、沙喇班等,也纷纷手按刀柄,大声提醒。
冲过来的探马赤军士卒见状,立刻顾不上再去捉拿月阔察儿。掉过头,舍命上前相救。然而,他们的人数却比太不花悄悄调来的兵卒少得太多,转眼间,就被纷纷砍翻在地。
再度迅速侧过头,他又冲着太不花微微一笑,“你也不错,老夫,老夫往日未曾看差了你!但愿你这份心机,日后都用在叛匪身上。切莫手足相残,平白便宜了那朱屠户!”
“因为老夫,奉了圣谕!”月阔察儿的回答,则又冷又硬,仿佛此刻从北方吹过来的白毛风,“圣上命老夫前来宣旨,没抵达军营之前,不得走漏任何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