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一章 立春

早就跟朴不花商量好了,要在新春伊始这天向妥欢帖木儿献宝。所以奇氏已经做足了准备。听到门口传来的脚步声,立刻带着宫女和太监迎了上前,盈盈跪倒,口称:“恭喜陛下,贺喜陛下!恭喜陛下又得一镇国利器,造福万万子民。愿陛下早日整顿兵马,涤荡群丑,还宇内太平!”
“陛下乃真佛爷,当然气度抢过他那个假佛子的一百倍!”朴不花连连点头,大拍妥欢帖木儿的马屁。
主仆两人尽捡着高兴的事情谈谈说说,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二皇后奇氏的住处,位于皇城内湖上的广寒殿门口。
“你们几个,也下去歇息吧。先到朴不花那记下名字,待朕有了空,再度宣召!”扭头看了看全身赤裸的宫女们,妥欢帖木儿继续说道。演蝶儿秘法讲究的是机缘,并不强求处子之身。所以这些宫女用完一次之后,今后还可以根据她们给主修者留下的感觉,再次启用,无须立刻“处理”掉。
过了腊月就是新年,而一年中第一个节气,立春,也总是于大年前后姗姗到来。阳和起蛰,春气始建,气温、日照、降雨,都逐步开始增多。冷气北移,蜇虫始振,青草、冬麦还有百花都开始复苏。
“机器是二皇后派出的高丽商人,花费重金从淮扬商号购得。制造局的郭大人,见到实物之后,立刻带领能工巧匠,不眠不休地拆解、测量、仿制,前后花了足足两、三个月,才终于破解了其全部奥秘。”带着几分发自内心的兴奋,朴不花一边给妥欢帖木儿提着灯笼引路,一边低声汇报。“二皇后说,只要陛下准许,她就立刻让这东西卖得满大街都是。狠狠打击一下淮人的嚣张气焰!”
“他倒是会说!”妥欢帖木儿立刻被逗的展颜而笑,朝地上啐了一口,低声骂道。
“妾身听闻,那朱屠户治下,早已经开始向扬州城内的百姓贩售此物!”知道他心中必然有困惑,二皇后奇氏继续低声补充。“寻常人家,只要把机器买一整套回家,就能让女人坐在家里纺纱,织布,织汗巾,甚至织锦。速度至少比原来快了五倍。如果家中女人肯勤快些,光凭着纺纱织布,就足以让全家老小吃上饱饭!”
每年这个时候,也是大元天子妥欢帖木儿最忙碌的时候。作为长生天的宠儿,连接世俗与神明的重要通道,他必须一大早爬起来,带领满朝文武到东郊迎春,举行祭m•hetushu.com祀仪式。然后亲自扶着犁杖,跟在一头黄牛身后在地里走上几步,宣告春回大地,天下可以恢复生产耕种。接下来还要回到皇宫,在大明殿上接受百官的朝贺。然后再赐予百官,金银、绸缎等物,以酬鼓励其在新的一年里继续鞠躬尽力去贪赃枉法,勿负皇恩。再然后还要去寺院向喇嘛们送上几大车金银细软,命其代替自己向佛祖祈福。让佛祖保佑大元朝江山万代,保佑自己福寿绵长。
“嗯,二皇后有心了!”妥欢帖木儿笑着端起茶碗,细细品味。朴不花在替同为高丽人的二皇后奇氏邀宠,这点儿他心知肚明。但是他依旧觉得非常受用,毕竟,能称为多个女人的全力竞争目标,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一种满足。况且奇氏已经跟别人争夺他争夺了这么多年,从青梅竹马一直到现在。
“佛爷要是觉得还合口,就多喝一些!”朴不花将托盘交到随行的小太监之手,然后从自己怀里掏出一块用体温捂热乎了的毛巾,轻轻替妥欢帖木儿擦掉额头上的暗黄色汗珠。“这是二皇后按照国师进献的秘方,亲手替陛下熬制的。足足熬了六七个时辰,将草木之精华全都熬了出来!”
但是今年,各项礼节都被有司主动压缩到了最短时间,花销也被消减到了妥欢帖木儿亲政以来最低,除了最后一项献给寺院的功德钱大体与去年等同之外,其他诸多开支,都是能省则省,略具意思就嘎然而止。
说起幼年时共同担惊受怕的日子,他不由自主地又动了真感情,昏黄的双目之中,隐隐亮起了泪光。奇氏见了,鼻子立刻一酸,低下头去,拉着妥欢帖木儿的手嗔怪,“陛下,陛下说这些干什么?妾身为陛下做任何事情,不都是应该应份么?陛下请跟妾身过来,郭大人仿制的机器,就在妾身的寝宫里头。如果能推行天下的话,不但可以打击朱屠户,对您治下百姓,也是一件无上功德!”
注1:蝶儿秘法是喇嘛教中一些邪派创立的双修术,讲究采阴补阳。元顺帝曾经沉迷此道,使得大批喇嘛可以随便出入后宫,与他一道跟各地进献的采女“修炼”。后军头孛罗帖木儿起兵清君侧,血洗大都城内的寺庙。这项秘术的修炼才被迫停止。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妥欢帖木儿被奇氏所创造的新鲜说辞逗得开怀大笑,快走几步和_图_书,身手拉住奇氏的手指,“起来,起来,皇后起来。有你在朕身边,朕还有什么坎儿过不得?快起来,让朕看看,你最近是不是累瘦了!”
“只要陛下开心,妾身瘦一些算得了什么?即便舍了这幅躯壳,也是甘之如饴!”奇氏顺着妥欢帖木儿的搀扶,缓缓站起。灵动的眼睛里头,隐隐带着几分幽怨。
“嗯,朕不跟他比、朕是大元天子,他不过是个草寇!”妥欢帖木儿笑着点头。最初被喇嘛们称为真佛转世的时候,他的确存了在辈分上,占一占朱屠户便宜的念头。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心思就慢慢淡了下来。不肯再让后者做自己的晚辈!
六指通常都生在大拇指旁边,从小拇指数起,刚好第六。可如果从大拇指一侧数起,第六根手指就是正常的小拇指了。割掉之后,郭恕肯定就再也干不出任何像样活计。
“陛下,陛下恕罪!”朴不花吓得打了个哆嗦,赶紧出言补救,“是二皇后和大皇后商量说,要等机器仿制出来之后,再给陛下您一个惊喜。当时,当时郭大人立了军令状的,说,说他如果仿制不出来,就任由奴婢割了他的第六根手指头!”
“佛爷,请用参汤!”前脚采女们刚走,后脚,朴不花就双手端着一个漆盘跑了进来。漆盘正中央,放着一个带着盖子的掐银瓷碗。隔着老远,就散发出浓郁的高丽参、枸杞和其他草药混煮的味道。
“国师暂且回寺,等待朕明日相召!”心智恢复了清醒之后,妥欢帖木儿就对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了一点负疚。挥挥手,示意辅导自己修炼演蝶儿秘法的伽璘真可以先行告退。(注1)
“他当时可没跟奴婢说好,要从哪边数起!”存心逗妥欢帖木儿高兴,朴不花吐了下舌头,小心翼翼地补充。
只是后宫中的品级和名分,是绝对不能给的。并非妥欢帖木儿寡恩,而是在他眼里,修炼秘法,算不得行夫妻之实。更何况修炼秘法时,要经常跟喇嘛们一道进行,才能获得后者的法力“加持”,他这个大元天子再不济,也得保留一些皇家脸面。不能封一个跟别人共享过的女人作为后妃。(注2)
外边的夜风仍带着浓浓的寒意,但妥欢帖木儿的心思却是滚烫。按照他跟文武百官多次探讨总结出来的论断,朱屠户之所以能为祸两淮,凭得就是那些奇技淫巧。而一旦那些奇技淫巧,都被www.hetushu.com朝廷所掌握。先前失去的平衡,就会重新向皇家倾斜。再经过一段时间养精蓄锐,新的大军就可以带着新的火器,再度赶往益都。先解决掉半岛上那股朱屠户的爪牙,然后挟大胜之威一鼓作气杀向徐州!
没办法,去年那场历时六个多月的战事,将国库给掏得一干二净。而以往能向朝廷输送大量金银的两淮和吴松,又被朱屠户和张贼士诚窃据,收不上半文钱来。要不是泉州路达鲁花赤偰玉立联合泉州路总管孙文英两个,向市舶司施压。强逼着蒲家船队从海路向直沽港运送了一批今年的舶课,恐怕朝廷连孝敬佛祖的钱都拿不出来。那样的话,妥欢帖木儿这个皇帝,就真的没信心再干下去了!
“这块汗巾,也是二皇后亲手所织。质地上,丝毫不比南边来得差!”朴不花非常擅于把握机会,看看妥欢帖木儿的脸色,继续笑着替二皇后奇氏邀功。
“嗯——!”妥欢帖木儿端起茶碗,狠狠喝了一大口,然后长长地吐出一道佛气。有股柔和的热流,迅速沿着嗓子直达丹田。然后又从丹田里跳起来,随着血液涌遍全身。四肢百骸中的舒适感觉,在原来的基础上,迅速又增加了数倍。令他愈发觉得自己耳聪目明,精神抖擞。
注2:元代后宫女子,只有皇后和妃子两个等级。而皇后又可以按数字排序,分为第一,第二,第三乃至第无限皇后。
“啊!这么厉害?”妥欢帖木儿从没想过,一套完整的纺织器械,居然能涉及到千家万户的生活。加快脚步,跟着奇氏大步流星往寝宫里头走去。
“这个是手摇纺纱机,可以同时纺十二根纱。中间哪个是脚踩提花机,可以在布面上钩纱生绒,一个时辰可钩织一整匹。最大那个,是横厢腰机,也是用脚踩着动的,专门用来将纱纺织成布。妾身亲手试过了,速度非常快。如果普通人家有妯娌三个,刚好一人负责一台。忙活两个晚上,就够全家穿一整年。再多余的布匹,就能让男人挑出去换钱换米!”
那奇氏原本住在延春阁,但最近因为忽然喜欢上了一部关于月宫嫦娥的折子戏,所以向妥欢帖木儿讨了旨意,搬去了广寒殿中。至于她真正搬离延春阁的原因,是倾慕嫦娥的美貌,还是受不了“演蝶儿”秘法修炼时的动静,就没人敢深究了。妥欢帖木儿自己,细想起来,也觉得心虚紧,根本不愿细问m.hetushu•com
那国师伽璘真曾经在市井中招摇撞骗多年,对人心的把握极具分寸。见了妥欢帖木儿躲躲闪闪的眼神,就猜到后者内心的不安。笑着念了声佛号,满脸宝相庄严地离开寝宫。
“谢陛下隆恩!”那四名被视作修炼物资的少女,从没经历过人事。虽然朦朦胧胧中觉得刚才皇帝陛下和番僧的做法,与自己被选入后宫之前,家里女性长辈悄悄教授的东西大相径庭。一时间,也没办法去对证到底哪个才是正确的夫妻行为。只好拖着酸软的身体施了个礼,然后在冲进来的一大堆高丽太监的催促下,穿好衣服,匆匆离开。
再大的风雪,最终也要停下来。
能完整的仿制出淮扬那边的纺织机器,就意味着也能仿制出其他东西。妥欢帖木儿闻听,心情立刻比连做两次“演蝶儿”秘法还舒爽。拿着汗巾,反反复复看了三遍,才从床榻上翻身而起,大笑着吩咐,“来,给朕更衣。去二皇后那,看看朱屠户视若珍宝的机器,到底是什么模样!”
上面图案很简单,不过是常见的鸳鸯戏水。但汗巾本身的厚度和松软程度,却跟贵胄们偷偷从淮扬走私来的汗巾相差无几。特别是正面的细纱提花,又密又软,整齐得如同初生羔羊的皮毛。一看就是女红行家所为,绝非一般村妇所能比肩。
“所用的机器,也是从南边买来的么?朱屠户那边,已经开始向外卖机器了么?”作为一个睿智的帝王,妥欢帖木儿很快就意识到,这块汗巾,是采用了和淮扬那边差不多的技巧纺就。那就意味着,奇氏手里,至少已经拿到了一整套纺织器械。这可是一个难得的好消息,对于把各类机关器械封锁得密不透风的朱屠户,简直就是一记响亮的打耳光。足以替朝廷把去年劳师无功的面子给找回一部分来!
妥欢帖木儿信佛,是虔诚的喇嘛教徒。从幼年时被安置到高丽,到少年时被伯颜视作傀儡,再到他熬死燕帖木儿,斗垮伯颜,喇嘛教都给了他极大的鼓舞。虽然拿了钱财后就满口吉祥话,是大部分喇嘛们的一贯伎俩。但如果没有那些吉祥号支撑着,也许妥欢帖木儿的心神早就垮在了半路上,根本不可能坚持到了最后。
而现在,喇嘛教给予他的,就不止是精神上的安慰了,还有肉体上的极大放松。在与国师伽璘真一道修炼了演蝶儿秘法,汲取了四个妙龄女子的原阴之后,早逝的青春仿佛瞬间就http://www.hetushu.com回到了他的身体内,心智在此刻也显得无比清醒。
“嗯?”妥欢帖木儿虽然很欣慰郭恕能仿制出淮扬的整套织纺器具,却没重视到如此地步。听奇氏说得夸张,忍不住轻轻皱起眉头。
“已经到手两三个月了么,为何不早点儿告诉朕?!”谁料,妥欢帖木儿却敏锐地从他的话语里找到一个细节,皱起眉头,大声质问。
“朕,朕会永远记得你这份情谊!”与民间大多数做了亏心事的丈夫没什么两样,妥欢帖木儿的应对之策,就是甜言蜜语。“就像咱们小时候在高丽时,你帮朕缝补衣服,朕到现在,还记得你当时模样。朕,朕此生永远不会遗忘!”
妥欢帖木儿的心脏,立刻像是被蜜蜂轻轻蜇了一下,又痒又痛。他知道自己最近频繁修炼秘法,冷落了两位皇后,所以觉得十分内疚。但那双修秘法,却也给他提供了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愉悦,让他根本不可能下定决心割舍。
入眼的,是三套样式各异的物件,有手柄,有梭子,还有皮带和圆圆的轮子。最古怪的一件,则是半人多高箱子,中间拉着横梁,下面带着一个踏板。看上去充满了神秘味道。
“奴婢遵旨!”朴不花非常应景地,拖起长音回应。然后率领一群小太监,将妥欢帖木儿收拾打扮,再用厚厚的貂皮大衣裹将起来,搀扶着走向殿门。
自打脱脱的心腹李汉卿被赶出兵部后,军械监和内廷制造局的差事,就都由深受妥欢帖木儿宠信的勋贵子弟,六指神童郭恕兼任。而后者,两只手都天生有六根指头,割掉多余的那个,对其根本没任何影响。
同为制器之道的爱好者,妥欢帖木儿当然清楚,这对“六指神童”郭恕来说意味着什么?因此笑了笑,摇着头说道:“你也别整天给他挖陷阱。那小子是个奇才,他只要用心去琢磨,没有完不成的道理!即便时间上稍微向后拖了拖,也无需苛责!朱屠户那边,肯封一个无名杂工为大匠师,朕这边,不会连他的气度都比不上!”
“不光是拿到了一套纺纱、织布和提花的机器,内廷制造局那边,还自己造了两套差不多的出来。这汗巾,就是二皇后拿着制造局所造机器纺的。总计才用了不到一个时辰,就大功告成了!”朴不花得意的笑了笑,大声宣告。
“是么,拿来我看!”妥欢帖木儿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到了毛巾上,一把将其从朴不花手里抢过来,对着灯光仔细观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