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四章 借刀(下)

立刻有几名手脚麻利的小太监,捡起灯笼,小跑着去追妥欢帖木儿。朴不花自己,则趁着大伙不注意,悄悄爬了起来,冲着广寒殿外轻轻摆手。
“老奴不敢!”朴不花再度“噗通”一声跪倒,头如捣蒜,“陛下明鉴,老奴是仗着您的势,才能在宫内宫外横着走。哈麻大人权力再大,能给老奴的好处也比不得您那!老奴,老奴笨是笨了点,却没傻到连自己该护着谁都不清楚啊!”
“是,是前天桑哥失里大人的请求变钞书,丞相大人说他是胡闹,给否了。他二人僵持不下,最后就送了过来,请求陛下做最终裁核。陛下您昨天已经亲自在后面写了字!”正在磨墨的朴不花凑上前看了一眼,小心翼翼地提醒。
而妥欢帖木儿今晚突然要直接调取中书右丞相定住、平章政事桑哥失里二人的奏折,明显是对新晋的右丞相哈麻也起了疑心。所以这个节骨眼儿上,朴不花无论如何都要表现出自己坚定的立场。撩起棉袍子下摆,飞一般地朝远处的灯笼追去,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地喊道:“陛下,陛下小心。天冷,路滑!待,待老奴替您头前开道!”(注1)
“别胡扯,是朕要你说的!”妥欢帖木儿把眼睛一竖,厉声逼问。
“替朕磨墨!”妥欢帖木儿满意地点头,然后将奏折拿起来,亲自动手批阅。其中有好几份,都是新晋的右丞相哈麻替他预先梳理过,他也表示了赞同的。此刻重新再看,却发现很多地方,都不甚合自己的心思。
还有几份,则是定住和桑哥失里二人根据各自负责的领域,书写的条陈。还没等呈到御前,就被右丞相哈麻批上了否决意见。所以妥欢帖木儿前几天也习惯性的没有细看,直接在上面加了自己的朱批。
“老奴,老奴丢了陛下的脸,老奴该死!”朴不花的声音从脚下传来,不断刺激着妥欢帖木儿脆弱的神经。当丞相的欺上瞒下,当皇后的忙着揽权,当百官的忙着贪赃枉法,唯一还在努力替自己分忧的,只有这个高丽太监。虽和*图*书然他的手段,是那样的无耻!
“谢陛下洪恩!”朴不花再度躬身下拜,目光与地面接触的瞬间,眼角处悄悄闪过一抹得意。但没等任何人察觉,这一抹得意的就消失了个无影无踪。抬起头来,脸上写的全是真诚。
“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哪那么多废话!”妥欢帖木儿狠狠瞪了他一眼,心头涌过一阵莫名其妙的烦躁。“莫非你还要替朕做主不成?”
“陛下是九五至尊,何必在乎别人嚼舌头!”朴不花也跟着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全力安慰妥欢帖木儿。“况且陛下要杀脱脱,有很多办法,根本用不着赐给他什么毒酒!”
“回宫!”广寒殿通往外边的木桥上,二皇后奇氏的脸色看上比冬天的雪月还要冰冷。
“那宫中采买,平素都用什么来支付?”妥欢帖木儿还不愿意相信,皱着眉头继续刨根究底。
“陛下恕罪!”朴不花吓得立刻趴在了地上,叩首不止,“老奴,老奴没有这个心思,老奴,老奴真的没有这个心思啊!”
“宫内用度有限,老奴也是逼得没办法啊!”朴不花吓得打了个冷战,大实话脱口而出。“那些大商号,背后站的都是达官显贵,老奴自然不敢让人胡乱盘剥他们。可,可纸钞根本就不值钱了,金银还要拿来布施给寺院,老奴也只好捡些不要紧的小商小贩下手,好替陛下节省些开销!”
注1:元代官制,右丞相是正一品,文官之首。平章政事是从一品。中书省右丞是正二品。
“你怎么不去明抢!”妥欢帖木儿长身而起,拍打着桌案大叫。半匹红绡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碳值!是白居易指责晚唐当年宫廷采买官吏对百姓的掠夺所作,自己读书时能倒着背,并大声讥笑过所谓盛唐,不过如此。而如今自己麾下的这帮家伙,居然比比晚唐时代的官吏更为不堪,直接丢一堆旧衣服去抢百姓的财货!
这几句,里边可没有一句是废话。妥欢帖木儿听了,说话的口气立刻放缓了许多,“滚起来,别跟个磕头和-图-书虫一般,朕看着烦!”
“算了!看就看了!”最后一句话,让妥欢帖木儿顿时又是一阵难过。“你能念旧情,也是好事,朕不跟你计较!”
“陛下不急,这事儿尽管交给老奴。只要陛下决心已定,老奴保证把事情给您办得妥妥帖帖的。让外人挑不出半点毛病来!”朴不花声音从耳畔传来,隐隐带着早春的料峭,令人不寒而栗。
“你起来吧,朕不怪你!”深深吸了一口气,妥欢帖木儿缓缓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朕明天一早,会跟哈麻商量。让他从国库中尽量多拨一些钱财来,缓解宫里的燃眉之急。但是你以后也进来别再明着去抢了,至少,别在大都城里头抢。朕这个皇帝,不能一点儿脸面都不顾!”
“行了,别耍花样了!”妥欢帖木儿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扭过头看了他一眼,轻轻撇嘴,“二皇后回宫去了?!”
“是,老奴记下了,老奴谢陛下恩典!”朴不花又磕了个头,站起来,轻轻抹眼泪。
“又是脱脱!”妥欢帖木儿深深吸气,“朕还以为,他真有些委屈呢!可朕要是下旨杀了,肯定又有很多人不服。觉得朕天性凉薄,连总角之交都不肯放过!”
“老东西,朕又没拿你怎么着!挤什么猫尿?赶紧给朕擦干净了!”妥欢帖木儿笑骂。随即,又沉吟着问道,“照你这么说,这新钞,是发不得了?”
“回,回去了!”朴不花微微一愣,然后像做错事被抓个正着的孩子般,满脸通红,“陛下,陛下恕罪。老奴,老奴是怕陛下担心。所以,所以才朝二皇后那边,多,多瞭望了几眼!毕竟,毕竟老奴从小就跟在您和二皇后身边,心里,心里头……陛下恕罪,老奴真的是心里头放不下!”
“当然是先把纸钞拿到国库去兑了金银和铜钱!”朴不花擦了把脑门上的汗珠,声音变得极低。“如果,如果是向普通百姓买,并且只是少量买的话,有时候,有时候就随便给点宫中淘换下来的旧衣服烂布头什么的,反正他们也不敢不和_图_书应!”
“嗯?这是什么?”前所未有的仔细之下,很快,妥欢帖木儿就发现了问题。右手的食指关节压住其中一份奏折,眉头紧锁。
当初他落难高丽,朝不保夕。身边只有二皇后奇氏和几个同样不受待见的小太监。朴不花恰恰是其中之一。而今天虽然对奇氏心生警觉,当年相濡以沫的情分却依旧在,不愿意让后者受到太多委屈。所以朴不花能主动留在后边,替他多看上奇氏一眼,非但不令他恼怒。反而给他一种此人重情重义,并非见风使舵之辈的感觉。
注2:至正交钞,脱脱主政时,为了弥补国库空虚,力推发行的纸钞。仅仅是将用旧日的中统交钞加盖“至正交钞”四个字,就以强行将面值增加一倍。导致纸钞彻底失去信用,没人敢留。史载,京师料钞十锭(每锭50贯),易斗粟不可得。
“你,你……”妥欢帖木儿气得直打哆嗦,却无脸命人将朴不花拖出去治罪。脱脱上次推行新钞法,是他支持的。大把大把地拿金银去布施寺院,也是他本人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朴不花眼看着宫内没钱可用,除了去抢劫小老百姓,还能有什么办法?朝那些达官显贵们勒索,他有那本事么?自己这个当皇帝的都无法从那些人手里抠出一文钱来,朴不花抱着脑袋冲上去,不是找死么?
“没用的东西!”妥欢帖木儿又横了他一眼,低声责骂。随即,又长长地叹气,“看来这钞,是不能再变了。朕的穷日子,不知道何时才是尽头!”
骂过之后,抬脚将朴不花踢在一边,大步流星走入黑暗!
“嗯——!”妥欢帖木儿抬起手,轻轻敲打自己的额头。的确有这么一回事,自己当初肯定要全力支持丞相哈麻。不过这份奏折上面的话,今天再看第二遍时,却未必没有道理。国库空虚,但地方上大户人家却建了仓库来储藏金银。这要是在世祖时代,私藏金银而不更换为钞票的话,就是死罪啊。朝廷为什么不严肃一下法纪,重申世祖时代的律法,严禁金银的流通?http://m.hetushu.com如果趁机再颁发新钞,以五千兑一的比例,收回市面上已经流通不下去的至正交钞。则当前国库空空如野的窘况,立刻能得到缓解。民间那些土财主,也没有机会拿着手中的钱粮,暗中与反贼们眉来眼去。
“是,老奴遵旨!”朴不花脑门上顶着一个青色疙瘩爬起来,继续拿手巾抹眼泪和冷汗。
“老奴,老奴只是觉得。前年脱脱大人开钞法,硬生生就将交钞变成了废纸。如今百姓们心中余悸未去,桑哥失里大人又急着变钞。也许他的想法有道理,可,可老百姓愚昧,未必敢明白他的道理啊!”朴不花转了几下眼珠,用尽量简单的方法语气解释。
“陛下,陛下慢走,来人啊,赶紧给陛下掌灯!”朴不花在地上打了个滚,大喊大叫。
“陛下,那,那至正变钞,乃脱脱在任的恶法。民间五千贯钞,都换不到一斗粟啊!”非常熟悉妥欢帖木儿的秉性,一见他开始做思考状,朴不花就吓得魂飞天外,赶紧惨白着脸补充。
“谅你也不敢有!”妥欢帖木儿回头向广寒殿处扫了一眼,声音陡然增高了数倍,“该给你的,朕一份都不会少了你。不该给你的,你也别太贪心。否则,即便朕念旧情,祖宗家法也容不得你!”
“很多办法?”妥欢帖木儿皱眉。他不是不懂阴谋,可对付一个坐以待毙的人,任何阴谋都看起来非常多余。好像自己心虚了一般,根本不敢将处置此人的理由端到明面上来!
“又是脱脱?”妥欢帖木儿的眉头再度皱紧,脸色杀气陡现。“你收了哈麻多少好处,居然一再替他说话!”
毕竟是从小就坚持练武的人,他的身手远比妥欢帖木儿敏捷。转眼之间,就追上了后者的身影,故意装作筋疲力尽的模样,继续补充,“陛下,老奴,老奴刚才跌了一跤。君前失仪,请陛下责罚!”
“是!老奴将陛下送回御书房后,就去找奏折!”朴不花赶紧大声回应,随即,又回过头来,满脸惶恐地提醒,“陛下,这可已经是三更天了!老奴把奏折取来给您和_图_书摆案头上,您明天早晨过目也不迟啊!”
“陛下,老奴平素也负责宫中采买,这,这纸钞到底值不值钱,老奴可是清清楚楚!”朴不花被看得满头大汗,跪下去,大声补充。
惋惜归惋惜,他这个人最大的好处是分得明白轻重。不惜代价地讨好二皇后奇氏乃是为了变相地讨好妥欢帖木儿,当奇氏与妥欢帖木儿之间起了冲突时,则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跟后者站在一起。
“陛下勿急,老百姓的记性都不会太长。您再等上两年,等脱脱当年变钞的事情被他们忘了,新钞就可以发行了!”朴不花想了想,小心翼翼的安慰。
“老奴不敢!”朴不花拿出块汗巾,在自己脸上胡乱抹了几把,然后小心翼翼地回应,“老奴没资格干涉朝政!”
“有这么回事儿?”妥欢帖木儿抬头看了看朴不花,将信将疑。至正交钞发行不久后就剧烈贬值,是群臣先前弹劾脱脱的罪名之一。但妥欢帖木儿却真的不是很清楚,他的至正交钞居然已经贬到了如此地步!五千贯钞票换不来一斗粟,那五千贯钞,摞起来称一下,恐怕比一斗粟还重吧,就算以物易物,也不该如此啊?!
“是!”众宫女战战兢兢地走上前,搀扶住她的胳膊,战战兢兢地走回殿内。大门“吱嘎!”一声关闭,将内外彻底隔断为两个世界。
“这是何苦来哉?”望着广寒殿紧闭的大门,朴不花摇了摇头头,满脸惋惜。今晚他和奇氏的目的,原本是讨好妥欢帖木儿,加强二人在宫中的地位。谁料到,奇氏做事情如此不靠谱,居然把一锅熟粥给硬熬成了夹生饭。这下好了,非但宠没邀成,反而引发了皇上的警觉,稍带着让丞相哈麻也遭受了池鱼之殃。等过后哈麻大人知晓了原委,少不得又是一番是非!
主仆等人加快脚步,转眼回到了御书房内。自有手脚麻利的小太监和宫女,小跑着准备茶汤,点心,燃起各种提神醒脑的香料。朴不花则亲自动手,从靠近墙壁的一个特制书橱里,选出妥欢帖木儿先前提到的奏折,小心翼翼地摆在了案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