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六章 赴会(一)

“那不一定吧。脱脱现在又不是大元朝的丞相了,有什么资格约他相见?”大当家江十一敲了敲自己的额头,犹豫着问道。“老三,你不是觉得,朱总管依旧还跟两年一般模样?不管跟什么人,都讲究一诺千金!”
“胡闹!”脱脱的声音紧跟着在他身后响了起来,冰冷得如半夜时的寒风。“让开,别给老夫添乱!”
“东翁莫非是嫌龚某当日没同蛤蝲将军一道赴死么?若不是,何必说出此等话来?!”龚伯遂将眼睛一瞪,流着泪反问。
“去吧,能做就做,不能做,也别勉强为之!”脱脱根本不愿意幻想自己还能有机会拉着朱重九一起去死,挥挥手,笑着吩咐。
“退下,老夫做了一辈子忠臣,不能只差了这最后几天!”脱脱用肩膀顶开他,傲然补充。随即,亲手将香案扶起来,冲着太监手中的圣旨再度跪倒,“臣,脱脱帖木儿接旨。谢主隆恩!”
正所谓树倒猢狲散,脱脱和也先帖木儿兄弟两个双方落难之后,那些依附于他们的幕僚、家将以及各族武士,早已经走了个干干净净。此刻再去与朱屠户江上相会,非但奈何不了对方分毫,恐怕连全身而退,都没有了任何可能!
“恭送天使!”脱脱将手臂张开,拦住欲上前拼命的沙喇班、李汉卿和龚伯遂三人,然后深深俯首。
“那他至少有防人之心!”副帮主龙二晃晃手中羽扇,不服气地批驳。“能做得了一方诸侯的人,怎么可能蠢到不管不顾的地步?明知道脱脱恨不得拉着他同归于尽,还自己送上门来?!”
“要我说,送一封信没什么大不了的!”副帮主和_图_书龙二向来以机智闻名,思前想后了好长时间,皱着眉头提议。“毕竟,最后肯不肯赴约,主动权还在朱总管手上。只要他断然拒绝,脱脱即便有再多的妙计,也是白耽误功夫!”
都到这个地步了,他也顾不上再讲什么冠冕堂皇的道理,大实话脱口而出。圣旨上对脱脱的处理结果,看似宽容,实际上却是在将他往绝路上逼。从大都到云南大理宣慰司镇西路,最安全的选择就是绕道陕西,然后纵贯四川,前往永昌。沿途道路加起来恐怕有四千余里,并且中间还有近千里举世闻名的蜀道,甭说两个月,能在半年内赴任已经算是及时。
“恐怕就是这样!”常三石接过话头,轻轻叹气,“两年前什么样,现在差不多就什么样。以前脱脱当丞相时,他未必在乎此人的官大。如今脱脱落了难,他也未必在乎脱脱地位低下。有些东西,就像长在他骨头里边,根本不可能改变!”
“唉,你这厮……”脱脱爱怜地拍了拍他的头,再度将目光转向龚伯遂,“你文武双全,老夫本想提携于你,让你能早日独挡一面。谁料却是今天这个结局!也罢,老夫此去,永无再归之日。你也不必再为老夫所累了!早早去中书左丞韩元善那里,觅一份清闲官职才是正经。他素来对你欣赏有加,又与你同为汉人,想必不会过于刁难!”
“东翁!”龚伯遂急得火烧火燎,用尽全身力气想把脱脱的胳膊推开。谁料脱脱的胳膊,此刻却像钢铸铁打的一般,任身后的压力再大,都纹丝不动。
“就怕朱总管不肯拒绝!”副帮主常三石和_图_书与朱重九交往最多,对后者脾气秉性也最了解。看了龙二一眼,用力摇头。“如果他不知道脱脱想见他,也就罢了。如果知道脱脱想在死之前再见他最后一面,恐怕肯定会答应对方的请求。”
待再直起腰,便说不出让其他三人各谋生路的话来。看了看李汉卿,笑着吩咐道,“老夫记得,在从淮安城下撤军之前,曾经与那朱屠户有江上相见之约。老四,你能不能先行一步,再去替老夫问他一问,当初的约定,如今还愿兑现否?”
“丞相——!”李汉卿的眼睛立刻又红了起来,热泪滚滚。但是他毕竟是脱脱的影子,很快,就明白了自家主人的意思。抬手在脸上胡乱抹了几把,咬着牙点头,“丞相放心,小四这就出发。只要朱屠户敢来赴约,小四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让他给咱们兄弟殉葬!”
“大胆!”前来传旨的小太监朴哲元没想到脱脱这头死老虎身边还藏着两头恶犬,被吓了一哆嗦,随即,便扯开嗓子叫喊了起来,“脱脱帖木儿,你可是要抗旨么?咱家如果把看到情形汇报上去,下次来的,可就不是这么几个人了!”
“想害丞相,先过老夫这一关!”第三个冲出来的是沙喇班,他是纯粹的武夫,脑子转得远比文官们慢。待听完了龚伯遂的话,才明白朝廷方面到底打得是什么恶毒主意。拔出佩刀护住脱脱和李汉卿、龚伯遂三个,对前来传旨的太监怒目而视!
漕帮的众位长老和当家得知,个个都被吓了大跳。谁也弄不明白,这脱脱都眼看着要被朝廷给活活逼死了,还想折腾些个什么花样。然而念着和*图*书守着一条运河吃饭的几万口子帮众,他们在明面上,也不敢将蒙元官府得罪得太狠。只好放出话来,让李汉卿稍等,他们想办法将信投递到淮扬那边。
这条路相对平坦,只要出发前备足的沿途更换的坐骑,两个月时间绰绰有余。然而,眼下河南江北行省内,朝廷和红巾的势力犬牙交互,以脱脱的身份,恐怕刚刚渡过黄河,就得被数万双仇恨的眼睛盯上。就算他走鸿运,能侥幸躲过其他豪杰的追杀,在渡江之时,恐怕淮安军水师也早早堵在了前头。
“不能接!”李汉卿一个箭步窜了出去,抬腿踢翻了香案,“要死,咱们两个也一道死在大都城内,绝不能再往南去,受那红巾贼的羞辱!”
“东翁!往云南去的路只有两条。西路两个月内肯定无法赴任,东边这条的话,从洛阳往下,哪里还有咱们几个的活路?”龚伯遂的反应,只比李汉卿稍稍慢了半拍,也冲了出来,用身体挡住了脱脱。
直到负责传旨的太监和怯薛们都离开了院门,他才回过头,用双臂将沙喇班、龚伯遂、李汉卿三个挨个抱了抱,笑着说道:“这样不是很好么,老夫求仁得仁。最终死在红巾贼之手。而陛下,依旧是有情有义的千古明君!”
对于朱重九和淮安军,恐怕没有人的感觉比他还复杂。如果按照彼此之间的关系,他早就该成为淮安军的一员了,至少在军情处的顶层,能有一席之地。然而事实上,虽然他明里暗里为淮安军做了很多事情,却至今没有加入进去。倒是他的亲戚和门生,前前后后被送去了几十个,并且几乎每个人目前出息得都不www.hetushu•com错!
而想按时抵达的话,就只能选择东路,自大都沿运河南下,在抵达徐州之前掉头向西,绕到刚刚被官兵收复的孟津,渡过黄河,再穿过河南江北行省的南阳、襄阳、安陆等地,从汉阳渡过长江,取道湖广,最后从南宁前往永昌。
“问题是,如果他一直与脱脱惺惺相惜呢?”常三石抬头看了龙二一眼,没好气地回应。“他们这些人的行事,你我怎能猜得出来?”
“丞相,射雕手……”李汉卿闻听,立刻低声提醒。
“老三,你……”这话就有点儿瞧不起人了,没法让龙二不生气。然而真的想反驳,却无从反起。毕竟朱重九以区区千把人起家,两年多一点时间,就成了天下数一数二的大反贼。而他们手底下空有数万帮众,却要天天看各方脸色做事!
他前一段时间专职负责替蒙元朝廷刺探消息,向四下安插细作。此刻虽然不再掌权,但昔时积累下来的人脉还残存着一些。再凭着某些上不得台面的江湖手段,很快,就与漕帮的人搭上了线。
“丞相!”沙喇班习惯性地奉命侧身,然后满脸焦急地跺脚。
“有种就来,左右是个死,大不了拼个干净!”沙喇班晃了晃手中钢刀,抢先替脱脱回应。
脱脱被问得微微一愣,旋即红着眼睛拱手赔礼,“是老夫唐突了,老夫谢罪!”
“这个时候,还想什么射雕手啊!”脱脱自己,倒是洒脱到了极致。笑了笑,摇着头补充,“老夫是不想将自己的大好头颅,交到庸才之手。反正死在别人那里也是死,还不如直接去送给朱屠户,倒也不算辱没了老夫半世英名!”
“丞相!”沙和*图*书喇班缓缓蹲在地上,放声大哭。八尺多高的汉子,就像一个与父母走散了的娃娃般失魂落魄。
但要是不送这封信,谁知道李汉卿会藏着什么后招?他既然敢托人辗转找上门来,手里肯定握着漕帮的一些把柄。一旦将其惹急了,通过脱脱以前的人脉,将这些把柄送到朝廷高官手中。恐怕对漕帮来说,肯定又是一场无妄之灾。
“丞相保重,属下在任城西北的刘家大宅里等着您!”李汉卿又跪了下去,给脱脱磕了一个头。然后站起身,快步离开。行事丝毫不拖泥带水。
“谅你也不敢不接!”小太监朴哲撇着嘴,七个不服八个不忿。“拿着,咱家回去交差了!”
话虽然说得很客气,但到底送不送这封信,却令众人好生委决不下。早在朱重九尚未崛起之时,漕帮就与他建立了非常良好的关系。如今淮安军的两支水师内部,至少有一半儿以上的将领,是原来的漕帮弟子。所以可以预见,如果将来朱重九真的坐了天下,漕帮的地位势必扶摇直上。即便不能公开称为天下第一大帮派,至少在南北大运河沿岸,再没有任何人敢随随便便欺负到头上来!
“咱们自己别吵,见不见,都是别人的事情!咱们兄弟争起来,算个什么?”大当家江十一见状,赶紧站起来给两名好兄弟打圆场,“要我说,咱们现在没这必要瞎操心。把信先送过去,把咱们的提醒也同时带到,然后看朱总管如何反应。大不了,在双方见面时,直接安排几个本事好的兄弟跟脱脱站在一条船上。发现不对,立刻出手!我就不信,玩这些上不了台面的东西,谁还能玩过咱们这些老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