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十一章 赴会(六)

“丁将军暂且忍耐,待了结掉主公当日之诺,刘某必帮你将老贼碎尸万段!”紧跟在二人身后的刘伯温怕丁德兴一怒之下莽撞行事,赶紧低声劝慰。
“傅将军,傅将军赶紧起来!”没想到先前寡言少语的傅友德,竟突然闹出如此一出。刘伯温被吓了一大跳。慌忙弯下腰去,用力拉扯,“都是刘某份内之事。即便你不说此话,为了主公将来计,刘某也要想方设法除了他!”
“怪不得他总是把那平等两个字,挂在嘴边上!”放眼整个天下,做学问能做到刘基这个地步的,也屈指可数。而论及思维之敏捷,更是鲜有人能出其右。所以霹雳之后,先前心里的很多隔阂与困惑,便都烟消云散。(注1)
然而真正的明主,谁知道又生得怎样?折子戏里倒是见过许多,可那毕竟是戏子们的想象,并非事实。想到这儿,常三石心中又默默叹气。然后猛地一拍自己的脑袋,大声说道:“不见外,不见外,是常某糊涂了,将朱总管当成了那一般人。常某今天过来,还有一件事,想请朱总管成全。只是不知道该不该,该不该现在就提出来?!”
刘基,傅友德、丁德兴文武,则从另外一道舷梯下了船,紧紧追随于后。众人在徐州城内刚刚重新修茸过的府衙里又休息了几天,顺带着处理了一些公务。到了第八天上午,终于接到军情处的细作密报,脱脱已经在任城上了小船,正星夜兼程朝着黄河与运河交汇处赶来。
“多谢常帮主!”随便彼此之间已经有了很多隔阂,朱重九依旧非常敬重眼前这位曾经给过http://m•hetushu•com自己巨大帮助的江湖大豪。笑着拱了拱手,低声道:“既然先前已经答应了,现在改口,还好像我怕了他一般。我这边备下了五条战舰,即便蒙元水师杀到,也能周旋一二。不信那脱脱还有什么翻江倒海的本事!”
“论实力肯定是你这边强,但最好还是小心些!”听朱重九说得豪气,常三石笑着点头。随即,又快速补充了一句。“我原本想借着给他们提供船只的机会,自己跟着一起过来。这样,万一发现什么不测情况,还能及时补救一二。谁料那李四却不知道从哪弄到了一艘轻舟,并且勾结任城官府,出动兵马将船帮的几处分舵都给围了起来。所以我也没办法再上他的船,只能偷偷跑过来,先给你送个消息!”
“走了,走了,赶紧进城去,还有许多事情需要跟你商量!”朱重九又笑着挥了挥胳膊,怎么看,怎么觉得刘基今天的行止好生古怪。
所以傅友德心中,对脱脱的仇恨肯定丝毫都不比丁德兴少。只是他这个人大心思颇重,不像丁德兴那般直来直去,所以才在接到担任侍卫的任务之后,强行压抑住了他自己的真实想法。
只是这句话对他来说很简单,听在刘伯温这个钻研了数十年五德轮回,还曾经切切实实把蒙元朝廷当作天下正朔的大儒耳朵里,却犹如晴天霹雳!根本没把你当人,这就是脱脱毫不犹豫命人炸掉河堤,水淹数百万军民的道理。而七八十年前蒙古人崛起,将金、宋、西辽百姓杀得十室九空,原因也是同样。在征服者眼里,www.hetushu.com被征服者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同类!
道理很简单,在他们眼里,自己的族人是人,而被被征服者,根本没被视为同类!在脱脱眼中的徐宿军民,恐怕也是一个样。根本没被当作人,所以杀戮起来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
这种在彼此间实力差别已经天上地下,却依旧平等相待的态度,令常三石愈发的感动。同时心中也隐隐一丝后悔。当年的时候,自己为什么忽然间就失去了辅佐朱都督的心思呢?要说,他那时做的事情,也没什么错处。只是与自己心目中的明主,有许多差别罢了。
并不是他有多睿智,而是另一个时空的记忆里,类似的事情看得太多了而已。想当年西班牙人征服中南美,直接屠杀掉的印第安人就有两千三百余万。而英国人在抵达北美之后,执行的种族灭绝政策更彻底。居然高价收购印第安人的头皮,连妇女儿童都明码标价。偏偏这些杀人恶魔们,却大多数都是虔诚的教徒。平素对待本家同族彬彬有礼,念颂经文时也满脸慈悲,但转过头来,却立刻就变成了凶神恶煞。
“能有这些消息,已经是对朱某这边最大的帮助!”朱重九又拱了下手,很认真地回应。“如果不是以前船帮能及时提供消息,朱某恐怕没那么容易逼退蒙元数十万大军。所以,贵帮先前为淮扬所做的一切,朱某已经命人秘密记录在案。他日寻到机会,定然会有所回报!”
注1:刘伯温非但见识、谋略都有独到之处,其文章,当当时也非常有名。在文学史上,刘基与宋濂、高启并称“明初诗文和图书三大家”。
当即,刘伯温再度重新打量正在走下舷梯的朱重九,同时心里对自己的位置暗暗做出调整。出山辅佐朱重九,不再是迫不得已的一种选择。而是他这辈子早就该做出的决断。为万世开太平,也许难如登天。但为万世争平等为人的权力,却是当务之急。哪怕最后遗憾地没看到理想中的结果,至少,子孙后代们会知道,他们的祖辈为此曾经拼命抗争过,他们的祖辈没有低下高贵的头颅。
正尴尬间,朱重九已经从舰长舱探出了头来。看到傅友德、刘伯温等扎成了一个人堆,忍不住好奇地追问:“伯温,你们三个干什么呢?好端端的别堵在那里,小心被人撞了落下水去!”
“走了,河上风大,小心着了凉!”朱重九却不知道自己随随便便一句话,能在刘基刘伯温心里掀起滔天巨浪。见对方继续站在原地发呆,笑着挥挥胳膊,大声催促。
两世为人,他早就学会了不把任何帮助当做别人应尽的义务。对淮安军来讲,船帮是一个非常好的合作伙伴。双方谁都不欠谁的,更不可能为了成全一方,无条件的让另外一方牺牲到底。
这句话听起来市侩无比,却给了船帮上下最迫切需要的东西,承诺。因此常三石听了之后,立刻激动的脸色发红,呼吸急促无比。过了好一阵儿,才终于又平静了下来。后退半步,再度冲着朱重九郑重施礼,“船帮上下,多谢朱总管厚爱。这次实在是被逼无奈,毕竟我船帮子弟,全靠这一条运河谋生。即便恨不得大元朝立刻倒掉,却依旧没勇气将官府得罪太狠!”
“指和*图*书望外来征服者拿你当人看,哪那么容易?!”朱重九对此,倒是看得清楚,一句就道破了其中关键。
到了第八天下午,船帮三当家常三石也亲自来到了徐州。见了朱重九,先寒暄了几句。然后就非常认真地提醒道,“大总管最好小心些,那个脱脱和他手下的李四,都是少见的阴狠之人。此番前来会面,未必不存着拼个玉石俱焚的心思。他们两个死了,对朝廷那边来说没有任何损失。可大总管若是受到半点伤害,对眼下的淮扬,对我船帮,恐怕都是一场大灾!”
话音未落,傅友德已经直挺挺地跪了下去,“多谢刘参军,若能杀得了脱脱,傅某今后必粉身以报!”
的确,士绅大户比寻常百姓读的书更多,见识一般来说也更长远。的确,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策略,给两宋带来了无比的稳定与繁荣。然而,一旦被外族征服,所谓士绅大户,不过人别人养在圈里的猪羊,随时都可以拉出来宰掉吃肉。而士大夫,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勇气跟征服者谈什么共治不共治?能赏块饼子做个牌位,就已经果断地摇晃起了尾巴!
“主公,我等,我等……”闻听此言,刘伯温额角上的汗珠立刻又多出了一倍,讪讪地拱了拱手,大声解释道:“启禀主公,我等再说,脱脱当年的手段太过。既然决堤放水,令好端端的徐州,破败成如此模样!”
“对参军来说是份内之事,对傅某来说,却是不共戴天之仇!”傅有德又拜了一拜,才缓缓站起。
“微臣多谢主公提醒!”刘基忽然又清醒了过来,冲着朱重九遥遥地做了个长揖和_图_书
远在二十一世纪朱大鹏那个时空,因为有很多人或者出于一时激愤,或者为了各种目的,恨不得自己的国家立刻灭亡,换了手持圣经的异族来统治。而同时,也有很多清醒者,明白地看到这些想法的不靠谱之处。唯恐自己的族人落到当年印第安人同样的下场,不得不奋起抗争。两种力量终日在网络上激辩不休,彼此的观点都被阐述得淋漓尽致。所以让朱大鹏这个工科宅男,对其中一些词句耳熟能详。与眼前情景彼此对照,立刻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淮安军内废除了跪拜之礼已久,所以他的举动,看上去着实有些怪异,惹得周围军士纷纷回头。刘伯温被大伙看得额角见汗,这才想起来,傅友德以前乃是赵君用麾下爱将。正因为那场突如其来的洪水,才被敌军所虏。虽然很快就被朱总管以王保保等敌将换了回来,但先前的偌大名声也付之流水。甚至被短视的赵君用抛弃,四处受人白眼。幸好朱总管有识人之明,力邀其加入了淮安军,方令此人重新恢复了振作。
不过他这个人性子粗豪,不喜欢打听别人的隐私。所以尽管觉得刘基今天的情况不对劲儿,也没有兴趣刨根究底。三步两步下了舷梯,跳上栈桥,然而被一干亲卫的簇拥着,直奔城门而去。
“常帮主见外了!这些事情,何必解释?”朱重九听完,继续笑着摆手,“谁家过日子,还没自己的难处?若是为了保护朱某,让你船帮上下失了活路,那才是短视行为。非但会令朱某心中不安,今后再想找人帮忙探听蒙元那边的消息,恐怕也没有如此合适的伙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