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十三章 赴会(八)

“你尽管回去告诉脱脱,明天上午,朱某准时赴会!”朱重九心中早已有了准备,粗粗将脱脱的亲笔信扫了一遍,淡然吩咐。
比起渐渐走上轨道的军情处,船帮掌握的消息,明显在质量上差了好大一截。但船帮毕竟在运河上存在了多年,树大根深,消息渠道众多,所以在情报的涉及广度上,却又比军情处那边强了许多。朱重九一边听,一边和军情处提供的内容对照,倒也弥补了先前的许多疏漏。
换一句话来说,现在的他,早已经不是当初刚刚融合了两个灵魂的朱八十一,懵懵懂懂,走一步算一步。他现在的人生目标已经非常清晰,对自己,对未来,也充满了自信。
人的心思总是在变化的,朱重九自己,就是最好的明证。想当初,他的志愿不过是在乱世中活下去,然后再找机会去抱朱重八的大粗腿。第二年,就变成了哪怕是朱重八,也能不惧同场竞技,一分输赢。而现在,和_图_书则直接面向了冥冥中不可预知的天意,无论老天到底给别人开多少金手指,自己也要努力笑到最后,无所畏惧。
到了那种时候,作为朱重八的心腹爱将,常遇春又岂能独善其身?虽然朱重九今天很痛快的答应了不会伤害此人,并且以朱重九的过往经历,也的确没有杀害俘虏的恶行在先。但常帮主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侄儿常遇春性情耿直如剑,若是真的吃了败仗,恐怕宁可战死沙场,也不会放下武器去当对方的俘虏。
注:卡文,所以今天就先更到这儿。原本准备写一个有趣的会面过程,故事结构堵在脑子里好几天了,就是无法落于键盘之上。
“大总管客气了,还望大总管莫嫌船帮弟子鲁钝才好!”常三石直起腰来,哈哈大笑。笑过之后,却又根据自身所知,认认真真地向朱重九介绍起最近一段时间,蒙元那边的各种动向来。
“多谢几位帮http://m•hetushu.com主高义!今日之恩,朱某没齿难忘!”朱重九闻听,立刻与常三石相对着作揖。这可是正犯困时有人送枕头,让他没法子不高兴。按照他心里的计划,在成功稳定住原本属于芝麻李和赵君用两人的地盘之后,淮扬大总管府的下一步动作,就是染指海上贸易,开辟从胶州湾到日本和到南洋的黄金航路。
这个目标的实现过程中,肯定充满了血腥。非但很难得到方国珍和沈万三两人的全力支持。远在泉州,曾经欠下华夏大笔血债的蒲家,肯定更不甘心海上在出现一个分羹者。所以在进行海贸的同时,一支可在大海中作战的舰队,必然要相伴始终。而造船的工匠,操船的好手,则是打造一支舰队的两个重要条件,根本不可或缺。
“噢,不就见一个面么?居然需要这么麻烦!”朱重九皱了皱眉,随手抓起一支自己专门让大匠院开发出来的蘸水钢笔,“难道本和*图*书总管闲得没事情干了,才从扬州大老远地跑到徐州来闲逛?!也罢,既然你说了,我就给你留个纸面凭据便是!”
龚伯遂在临来之前,曾经设想了种种可能,甚至在口袋里藏了毒药,准备万一被朱屠户扣下,就果断服毒自尽,以全忠臣名节。谁料朱重九居然丝毫没有难为他,甚至连多看他一眼的兴趣都没有,让他如何不感到失落?当即,便又朝朱重九拱了下手,傲然提醒,“吾乃脱脱丞相帐下参议,左榜进士龚伯遂,今奉丞相之命前来投书,还请大总管能回一封亲笔信。一则龚某回去之后,跟我家丞相能有个交代凭据。二来日后此事传扬出去,也不会让人觉得大总管轻慢,无端坏了名头!”
这是明显的想追加投资了,朱重九当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因此笑了笑,轻轻点头,“常帮主这是什么话?你船帮子弟,个个水上本领非凡。他们愿意来为朱某效力,朱某求之不得,怎么可能和*图*书嫌多?”
对于朱重九身边的文武来说,自家主公身上的这些变化非常不明显,甚至很难察觉得到。但对于常三石这个一年也见不到朱重九几次的外人而言,却是着着实实的脱胎换骨。
“那常某就先替大伙谢过大总管了!”常三石再度朝朱重九施礼,随即又快速补充了一句,“回去之后,常某就把他们送过来。同来的还会有五百船工,都是以前造过大漕船的。虽然不懂得怎么造战舰,但从头学起来,应该比普通木匠强一些!”
“若是当初在找伯仁时多花些心思……”越是对朱重九刮目相看,常三石越惋惜自家的晚辈常遇春明珠暗投。否则,以他的本事,将来的成就又岂会在徐达和胡大海二人之下?而万一日后两朱交恶,起步足足晚了一整年的朱重八,怎么可能是重九的对手?恐怕最好的结局,就是部众丧尽,然后不知所踪吧!
想到这儿,他又不自然地笑了笑,拱着手道:“我那晚辈实在福薄和图书,才恰巧错过了为大总管效力之机。此事我船帮的帮主和长老们每每提起,都甚为遗憾。所以……”
说完,依旧没看龚伯遂的脸色,将脱脱的亲笔信翻过去,在信纸的背面快速批了四个大字,“不见不散!”
深深吸了口气,他看着朱重九的眼睛快速补充,“所以此番南来之前,我家帮主和几位长老都委托常某给大总管带句话,如果帐下还缺水手,他们想把自家的子侄送过来任凭驱策。”
这种自信不是突然从天而降,也并非是喝醉了酒躺在草地上做白日梦。而是凭借两年多来一次次艰难的胜利在不知不觉间堆积生成。并且背靠着十余万已经渐渐被磨砺出锋芒的淮安新军,还有扬州、高邮、淮安三地的工业化雏形。
时间在忙碌中过得飞快,几乎是转眼,就到了第二天下午,也就是朱重九等人离开扬州北上的第九天申时,脱脱麾下的心腹龚伯遂亲自前来下书,请朱总管明天巳时,在徐州城正北的黄河水面上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