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十四章 赴会(九)

正所谓理直则气壮,义正而词严。朱重九自问在两个灵魂融合以来所做的事情,强过对方万倍。所以一番话说出口时,有股浩然之气凛然而生。
此番南下,他们几个都怀了必死之心。所以原本就不该纠缠这些礼仪方面的细节。只要朱重九敢来赴约,等待着他的就是跟大伙一起粉身碎骨的下场。到那时,再大的冤仇,都烟消云散了。更何况区区几句口头上的折辱。
见到脱脱那半死不活模样,龚伯遂、沙喇班两个彻底慌了神,信口找说辞安慰。
“对面可是脱脱帖木儿,在下刘基刘伯温,奉我家主公之命,前来接你过船相见。”眼看着就扁舟就要与快船相接,舟首站立的长衫文士忽然从背后拿出一个铁皮喇叭,举在嘴边,大声呼唤!
四个人又忙碌了小半个时辰,反复确认了所有点火、引火和爆炸物品,都准备就绪之后,才各自在客舱里找了个床铺,躺在上面开始喘息。
一路上都魂不守舍,直到双脚重新踏上黄河北岸的土地,见到了在此等候自己的脱脱、沙喇班和李汉卿等人,才终于缓过了几分心神。“噗通”一身跪在地上,从怀中拿出朱重九“批阅”的书信,捧过头顶,放声大哭,“丞相……”
“啊……”站在脱脱对面的龚伯遂躲避不及,被喷了个满头桃花。“丞相,丞相息怒。快来人啊,丞相吐血了!吐血了!”
反观龚伯遂,则被庞大的气势逼得接连后退,心深处,坚和图书守半辈子信念在那一瞬间都发生了动摇,整个人变得失魂落魄,手捧信纸,语无伦次。“你,你,你这是,这是……”
“下官再去检视一遍,明日必为丞相报此大仇!”龚伯遂也立刻清醒了过来,咬牙切齿地向脱脱请示。
“是!”李汉卿、沙喇班二人含泪回应,架着脱脱的胳膊,踉跄着走向停在河畔的快船。
“怎么回事?”脱脱上前接过自己的亲笔信,迅速翻了翻,然后转给李汉卿,伸双手将龚伯遂从地面上拉了起来,“那朱屠户曾经折辱于你么?还是他忽然又反悔不敢来了?以他过去的所作所为,想必应该不会如此胆小?”
受朱大鹏的思维影响,他对英雄豪杰的定义,与这个时代大多数人都不一样。在他眼里,所谓英雄豪杰,乃是为了为了国家民族,为了父老乡亲,为了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不受欺凌,而努力奋斗的人。却不是什么土匪头子,或者朝廷高官。更不会是龚伯遂这种,明明已经被异族入侵者弃如敝履,却依旧不领干粮也要为虎作伥的带路党。对于后者,他的鄙夷甚至远远超过了对入侵者自身!
“去!你尽管去。沙喇班,老四,你们两个扶着老夫一起去。务必做到万无一失!”想到明日就能为朝廷除掉一个心腹之患,脱脱精神也开始慢慢好转。那是自己为大元,为妥欢帖木儿陛下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务必要做到万无一失。而于千载之后,无和图书论换了哪朝哪代,史书上写起脱脱帖木儿来,都将是一个忍辱负重,忠义无双的诤臣形象。相比之下,朱屠户将永远是个有勇无谋的跳梁小丑!
“亏,亏得老夫还拿他当个豪杰,他,他居然如此折辱于老夫!他,他……”咬着猩红色的牙齿,脱脱低声诅咒。自己之所以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完全是由于那朱屠户不肯安安心心地做一个普通百姓所致。自己都不计较个人恩怨了,就想在死前看看他到底是何等人物。他,他居然如此不知好歹,居然,居然……
朱重九的座舰,也扯起风帆,从南岸迎了过来。看上去无比庞大笨重,行动迟缓。
眼看着距离朱重九的座舰只剩下了最后两三百步,所有人的心脏都抽得紧紧。猛然间,半空中忽然响起一连串霹雳。随即,数道巨大的水柱,依次在快船的正前方跳起,将李汉卿等人晃得一个个全都跌坐在了甲板上。
李汉卿和沙喇班两个闻听,也顾不上再欣赏朱重九的“墨宝”,赶紧冲过来,抱住脱脱。锤的胸口锤胸口,捋后背的捋后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让后者缓过一口气来。
“丞相勿怒,明日会面时,便让那朱重九粉身碎骨!”唯一始终保持着头脑清醒的,只有李汉卿。扶起脱脱,指着不远处的一艘快船,大声提醒。
正束手无策间,忽然看到挡在正前方的舰队缓缓向东西两侧拉开。从正中央处,放过一叶扁舟来www.hetushu.com。扁舟头上,有一名长衫文士负手而立,袍子下摆被河风吹得飘飘荡荡,傲然绝尘。
“该死!”沙喇班将紧紧握在掌心的火折子,也重重地摔在了甲板上。来不及跟朱重九拼命了,对方早就有所防备。那四艘战舰上,虽然每艘的单侧,只装了五门火炮,并且每艘船上的火炮只能依照顺序点火发射。但以往的作战经验却清晰地告诉他,脚下的快船,根本冲不破二十门火炮编织的死亡之网。只要有一颗命中,就能引起船上火药的殉爆。“轰隆”一声,让脱脱大人没达成最后心愿之前,就直接炸得粉身碎骨。
“他们为什么要耻笑我?!”朱重九终于抬起头来,将写好的回信朝龚伯遂怀里一丢,冷笑着反问。“朱某又慢待了哪个豪杰?你为虎作伥的东西算个什么狗屁豪杰?你尽管拿着这四个字回去覆命,脱脱如果不高兴,明日尽管别上船就是,又何用你来跟朱某吱吱歪歪?!”
“停船,先停船,看朱屠户怎么说!”事到此时,继续往前硬闯的话,除了让对方的炮手练习一下准头之外,不具备其他任何意义。是以鬼才李汉卿也拿不出太好的对策。只能咬着牙下令,让死士们暂且将船停下来,等待新的机会。
这天晚上,谁也提不起吃饭的兴趣,睡觉也是半梦半醒。第二天早晨起来,则个个都顶上了两只黑眼圈。匆匆找了些干肉、奶酪、炒米等物,对付了人生中的最后一顿饭m.hetushu.com。然后又坐在船舱里发了一会儿呆,抬头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命令高价雇佣来的六名死士,扯起竹帆,缓缓将快船朝黄河中央驶去。
“丞相勿急,末将早晚为丞相报此大仇!”
还没等李汉卿等人弄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四艘由大食纵帆船改装而来的淮安战船切着水波,插在了朱重九的座舟和脱脱的快船中间。船舷处,一个个黑洞洞的炮口清晰可见。
“靠过去,靠过去,全速靠过去!”鬼才李汉卿亲自跳到船尾,牢牢地控制住船舵,掌握方向。将隐藏着倒钩的船头稳稳对准目标,风驰电掣。
“姓朱的罪该万死!丞相别跟他生气。先养好了身体,然后再慢慢图谋他!”
注1:元末的农民起义,带有很浓重的民族主义倾向。朱元璋的檄文里,也明告天下,自己要驱除胡虏,恢复中华,立纲陈纪,救济斯民。酒徒一直认为,假如没有民族独立,所谓民生和民主,则是无本之木。换了外来势力做主,怎么可能保证原住民的利益?当年的灭绝了印第安人的那群家伙,可是个个手持圣经。
“呜呼——!”脱脱长长地吐了口气,终于慢慢恢复了冷静。那艘船,是李汉卿动用了手中最后的力量和人脉所得,船舱底下,至少装了五百斤精制火药,船头上,还用高粱秸秆隐藏了数个精钢打制的倒钩。明日在会面的时候,只要将此船猛地朝朱重九的座舰上一碰,然后再点燃上面的火药引线,就能拼个玉和*图*书石俱焚!
那脱脱此刻正处于人生的最低谷,弟弟被赐毒酒自杀,两个儿子发配地方,心脏原本就已经非常疲惫。再听了龚伯遂搬弄是非的话,一口老血立刻就从嘴巴里喷射而出,“大胆狂徒,老夫与你不共戴天!”
“你……”龚伯遂被气得脸色煞白,浑身战栗,“你如此慢待豪杰,不怕天下人耻笑么?”
“黑丁,送客!”朱重九没功夫跟一个甘愿做奴才的家伙瞎浪费口水,摆了摆手,大声命令。
“呯!”龚伯遂被摔了个七晕八素,眼前全是小星星。趴在地上喘息了好一阵,才重新爬了起来,将脱脱的亲笔信小心翼翼地收好,在一小队淮安军的监视下,踉踉跄跄地走出了徐州城。
“丞相,属下,属下无能……呜呜,呜呜……”龚伯遂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地向脱脱汇报了整个出使过程。虽然不至于添太多的油醋,却也将朱重九骄横跋扈的形象,刻画得“生动”了十倍不止。
“滚吧,有话让脱脱亲自来跟我家总管说。你一个家奴瞎操什么心!”比起朱重九这个半穿越客,丁德兴、傅友德和冯国胜三个,民族主义情节更为严重。见自家主公三两句话就打得龚伯遂溃不成军,心中比大夏天喝了冰水还要畅快。大步流星走上前,架起龚伯遂的胳膊,像拖死狗一样拖了出去。狠狠朝门外一丢……(注1)
“是淮安水师,朱屠户反悔了,派了水师来截杀丞相!”龚伯遂今天的反应最为敏锐,扯开嗓子,大声尖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