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十八章 千头万绪(中)

“刘丞相此言,令杜某茅塞顿开!”但是毕竟在蒙元官场上打过滚儿,杜遵道即便再不甘心,也不会在明知大局已定的情况下,再继续咬牙跟刘伯温死磕。拱了拱手,退而求其次,“我军若能打出少主旗号,横扫南阳和洛阳,然后再谈拥立之事,当然会比现在更有底气!不过……”
这几句话,接得可是太经典了。非但进一步阐明了刘福通的意图,并且将其形象也竖立得无比高大无私。两相比较,杜遵道和罗文素等人,只是一群蝇营狗苟的鼠辈尔!
……
当然,等刘福通将这部分权力分出来交还给小明王之后,小明王再将其转交给谁。大伙就不好意思直说了。但是很肯定的结果是,刘福通今后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一言九鼎!
正因为胜利来得太快,太容易,所以给人的感觉非常不真实。仓促之间,不光杜遵道一个人无法适应,罗文素和其他几名同派系的武将,也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才好。有心大声响应吧,又怕刘福通设了圈套给自己钻。而想去出言反对,偏偏又担心刘福通再度顺水推舟收回提议。让他们全都空欢喜一场。
“怎么,杜相还要再客气一番么?”刘福通迅速将目光转过头,看着杜遵道的眼睛催促。
“是!”没等杜遵道做出反应,崔德、李武和罗文素三个,已经躬身领命。根本不仔细考虑,这一躬之下,将失去了多少先机。
……
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明教从来就不是和*图*书铁板一块,今后恐怕也不会是。但以前杜遵道和罗文素两个带着党羽跟他争,至少还有几分顾忌。而今天,随着小明王的归来,所有顾忌居然瞬间被消弱到了极点。仿佛一张被雨水打湿了的窗户纸,随便捅几天,便是四处漏风。
然而事到如今,刘福通想后悔也来不及了,只能见招拆招。“嗯,尔等说得也有道理。少主既然回来了,咱们当然不能把他再藏起来!”意味深长地看了左丞相杜遵道一眼,他微笑着做出决断,“罗大人先前不是说要诏告天下么?下去之后,尽管草拟出一份诏书便是。以明教尊者的身份,告诉全天下的子弟,小明王不日正位。接替已经亡故的主公,担任教主之职。”
“打出去,打出去。少主的位子,要靠我等替他去争,不需要任何人的施舍!”
“眼下脱脱刚死,蒙元朝廷那边人心惶惶,李思齐和察罕两条野狗暂时找不到新主人,粮草辎重无处可筹。”又四下看了一眼,刘福通大手一挥,果断发布新的命令,“是以,本相决定,亲自带兵去讨伐张良弼。除了关铎率领禁军留守汴梁,保卫少主之外,其他诸将,只要眼下手头没有其他任务,全都要跟本相同行。本相要在少主正式登上王位之前,把洛阳从元军手中替他夺回来!”
“不敢,杜某愿替少主捉刀!”杜遵道被刀子般的目光逼得心里头发寒,后退半步,轻轻拱手。
“人不能忘本,当和_图_书初明王如何待我等,诸位摸摸胸口,自然能想得清楚!”
微微顿了顿,他非常谦虚地向四周拱手,“不过少主毕竟已经回来了,我等将如何置之?总得有个说法。否则,肯定会让军中的明教老兄弟无法心安,万一外边的人问起来,咱们颍州红巾也不好给人家答复!”
“然也!”罗文素如影随形,非常卖力地补充,“少主登基的事情可以放缓,但少主毕竟是明王的唯一骨血,我等总得给天下英雄一个交代!”
“要我说,何必管那么多。直接让少主登基,然后谁不服,打到他服气便是!”
“早知如此,老子又何必这么着急去接小明王!”看着杜遵道等人卖力的表演,刘福通心里一阵阵发凉。
“善!”另外一个参知政事盛文郁,立刻抚掌喝彩。“丞相此计甚善,那张良弼前一段时间狗仗人势,四处横行无忌。我颍州红巾早就该打上门去,将其挫骨扬灰。一则能将南阳、河南、汴梁、汝宁三府一路彻底融为一体,二来,也能替北锁红巾报了当年的血海深仇!”
他是身经百战的义军统帅,笑声里,自然有一股寻常人无法企及的慷慨豪迈。直震得议事堂的窗户纸,嗡嗡作响。外边房檐下角,也有簌簌土落。而杜遵道和罗文素等人听在耳朵里,心中立刻就涌起一股说不清的滋味。仿佛陈年老醋里边泡了茱萸、八角、豆蔻、和姜粉、茴香等物,让人既咽不下去,吐又舍不得。
“如http://m.hetushu•com果诸位不反对的话,这件事就定下来。”将几个政治对手的表现看在眼里,刘福通冷笑着下令,“杜相,你文彩远在众人之上,就由你来修书给天下红巾首领,请他们三个月后派人前来观礼。罗参政,你来选个六月份的黄道吉日,然后上报给杜相。还有崔、李两位将军,延福宫被和尚挪用多年,作为宋王的宫邸,许多地方都得修茸。就烦劳二位来做一次监工,尽量将其弄得符合少主的身份一些。若需钱款,尽管找盛参政去批就是!”
一片纷乱的叫喊声中,杜遵道的脸色渐渐开始发黑。很显然,周围这帮粗俗的兵痞们,眼里只有刘福通,没有他这个满腹经纶的左丞相。
但是,刘福通为什么要退让这么多?他什么时候变得脾气如此好了,还是他在其中另有图谋?
“有劳杜相!”刘福通坦然受了他的一拜,轻轻点头,“按理说,起草诏令,可是你的份内之事。以前少主未归,王位空置,你这个左相也没太多事情做。今后,可是有的忙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武、崔德等几个平素不受重视的武将,彻底准备跟杜遵道共同进退了,也先后乱哄哄的开口。
然而,他又无法指责刘福通的话没道理,毕竟韩林儿出现的时间,非常地不恰当。哪怕早露头两三个月,赶在朱重九跟脱脱两方没分出胜负的时候,好歹也算跟大伙福祸与共过。如今,朝廷的大军被逼退了,他却大模大样跳hetushu.com出来要继承亡父意志,如此清楚的摘桃子行为,让人怎么可能心服?!
作为母亲,延福宫里的那个女人很聪明。但作为王后或者皇后,那个女人绝对不够格。她不该替小明王去争权,至少,她不该这么早,就开始争。
“那当然不够!”既然已经准备退让,刘福通就不在乎退得更多一些。因此没等罗文素等人帮腔,就迅速接过杜遵道的话头,“主公生前曾言,他乃大宋徽宗陛下的八世嫡孙。当年为了避祸,才改姓为韩。如今少主回归,我军又雄踞汴梁,刚好应了大宋复兴之兆头。所以依刘某之见,不如让少主暂且称王,立国号为宋。先看看天下群雄的反应,待日后有了威望,再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杜像,罗大人,还有在座诸位以为如何?”
杜遵道自己肯定没这么大胆子,以往二人争斗的经验,已经清晰地告诉了刘福通,对手到底有几斤几两。此人今天之所以有了公然叫阵的勇气,肯定是得到了外力的支持。而这股外力究竟来自何处,刘福通根本不用仔细去想,就能确定其源头。
“丞相此计甚妙!少主寸功未立,贸然登位,甭说朱屠户和徐贩子两个未必肯服气,末将心里也觉得不他娘的太爽利。毕竟前两年我等跟鞑子真刀真枪的拼命的时候,少主始终不见踪影。如今脱脱被朱屠户给逼死了,察罕和李思齐两个也去了黄河以北。少主却突然就从山里走了出来,哼哼,很多话好说不好听!”
颍州红巾内hetushu.com部,刘福通的支持者远比杜遵道要多。见盛文郁带了头,无论真的明白了刘福通的意图,还是听得懵懵懂懂,都纷纷大声附和,“善,丞相看得长远,我等望尘莫及!”
“只是接任教主之职?”终于逼迫刘福通做出了巨大让步,杜遵道非但没有见好就收,反而试图得寸进尺。
说一千,道一万。他们这伙人的底线就是,小明王韩林儿可以先不做皇帝,但刘福通必须将颍州红军的大权,交还一部分出来给小明王。否则,刘福通就是忘了已故明王韩林儿的大恩,也是背叛明教教义的千古罪人。
“末将愿为先锋,在洛阳城下,等待少主的旌旗!”
……
刘福通既然肯派人将他们母子接回汴梁,并且千方百计帮他们母子证实身份,就意味着早晚会将手中权柄交还给小明王。根本不需要杨氏在于外边寻找其他支持者,更不需要她们母子玩什么拙劣的平衡之术!
如果说先前的明教教主,只是个虚职,对颍州红巾影响力未必太大的话,现在这个宋王,肯定比前者强了十倍。只要韩林儿一将王爷的蟒袍穿上身,刘福通就不再是颍州红巾的最高权力拥有者。所有文武官员的座次,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可能要重新来一次定位。到那时,杜某人日这个左丞相就不再是一个摆设,甚至与右丞相刘伯温分庭抗礼都极有可能!
“宋王?”没想到刘福通一下子退出了如此之远,杜遵道感觉自己仿佛一拳打在了空气上,肚子里头说不出的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