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十九章 千头万绪(下)

上述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除了其在本派势力中的地位之外,还都顶着一个刘福通给委派的官职。虽然有些人,从来就没宣布接受,但至少从颍州红巾这边算起,他们属于红巾将领,理当受右丞相兼兵马大元帅刘福通调遣。
说着话,他将手指朝东北方比了比,脸上隐隐带出了几分焦虑,“张士诚和朱重八两个,正愁没机会彻底脱离淮扬掌控。如今刘福通将他们与朱重九并列邀请前往汴梁观礼,简直就是做梦送枕头!”
“陛下放心,臣这就派人给彭相那边送信。听听他到底什么意思?”倪文俊丝毫不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已经杵了徐寿辉的逆鳞,依旧非常自信地许诺。
什么叫作茧自缚,这就是!朱重九当年,恐怕也想不到他的实力能在转眼之间,雄踞天下豪杰之首吧。而他的《高邮之约》,最短定的还是五年。也就是说,今后三年半之内,张士诚和朱重八两个无论怎么折腾,只要没有主动向淮安军发起进攻,他就找不到借口消灭二人。
否则,他就是自己犯下了《高邮之约》第一条,然后被“天下群雄共击之!”
“那杜相就先回去做些准备吧,老夫事情很多,就不留杜相了!”刘福通轻轻打了个哈欠,挥手送客。
韩林儿秉性如何大伙不清楚,毕竟其年纪尚小,什么事情都处于学习摸索阶段。但韩林儿之母杨氏,却绝非一个等闲的女人。如果发现他们的能力与实力,连他们自己先前所夸耀的一半儿都不够,恐怕立刻会改变立场。
“住口!”杜遵道听得心头火起,厉声断喝。“没用的话,都少说几句。我等手中所有兵马加起来,也凑不足万人。盔甲兵器缺口甚大,火炮更是没有一门。想替少主铲除奸佞,拿什么去铲?能不被姓刘的倒打一耙,都算是烧高香了!”
“左相说得当然有道理,但,但朕怕别人会上当受骗。毕竟,毕竟我天完帝国的兵马,如今都分散在各地,彼此之间联络不畅!”徐寿辉在http://m.hetushu.com自立为帝之后,沉迷于给帝国制造继承人的大业。雄心壮志好像早就被消磨得差不多,听倪文俊没有出兵的打算,也就立刻改变了主意。
至于张士诚和朱重八,则属于受过淮安军的周济,却又明里暗里准备跟淮安军分道扬镳的地方实力派。据说前途都不可限量。
“丞相切莫掉以轻心,此事恐怕还有些麻烦。”彭和尚的帐下爱将,前军都督陈友谅凑上前,低声提醒。
一番话,句句都说在了关键处。听得众人脸色发白,眼神飘忽不定。的确,眼下最大的问题,就是在座诸人手中根本没有跟刘福通抗衡的实力。而韩林儿母子的支持,也只是道义上的,并且丝毫不能落于明处。万一刘福通被逼急了,连韩林儿这个少主都不认,等待着大伙的,就是死路一条!
“嘶——”彭和尚立刻色变,用力倒吸冷气。他去年之所以能在连番大败的之后,还重新站稳脚跟,全靠着赵普胜和陈友谅等人出使扬州,成功地与淮安军那边达成了以粮草换取火器的协议。从某种程度上说,朱重九算是对他有雪中送炭之恩。而有朱重九在,长江沿线的大部分蒙元兵马,就被牢牢地吸引在各自的防区之内。谁也不敢轻易离开老巢,来找他的麻烦!
刘福通是借着实际行动向他和韩林儿母子示威,这一点,杜遵道看得非常清楚。但是他却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反制对方。甚至心中隐隐涌起了一股莫名其妙的畏惧之意。告诉他自己,千万别把刘福通给逼急了,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杨后那边,也不要急着去解释!”杜遵道皱起眉头,沉吟着回应。“经过今天之事,老匹夫定然会心生警觉,不会再如先前一样,任由外界消息传入延福宫。而我等恰好利用老匹夫对杨后的不敬,把今天的事情含糊过去!崔将军,你不是奉命修茸宫殿么,正好带些心腹进去,尽量不让闲杂人等随意靠近少主和杨后。李将军,你尽快m.hetushu•com抽调好手,训练一支精锐,让杨后和少主能直接指挥。并不需要人太多,有五百足够!”
可以预见,这些信发出去之后,将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弄不好,有人甚至会立刻掉过头来,跟颍州红巾兵戎相见。而他们所恨的人,绝不是奉命修书的杜遵道和罗文素,更不会是刚刚出道的韩林儿。他们只会将矛头指向刘福通,让后者百口莫辩,甚至不得自贬身家,以做交代!
“那是自然。此乃杜某份内之事!”杜遵道的脸,就像被人来回抽了二十几个大耳光般,红里透紫。
而万一朱重八和张士诚两个上当受骗,那朱重九恐怕就要被逼着抢先下手清理门户了。毕竟,当年刘福通就用极为类似的手段,分化过他和芝麻李。而朱重九和这两个人的关系,却远不如当年芝麻李和他之间那样,可以毫无保留地相信彼此。
很快,他们就都笑了起来,刀砍斧剁的脸上,写满了残忍。
“那,那我等,我等就这么算了?少主,少主跟王后那边,该如何去交待?”足足沉默了一刻钟之久,参知政事罗文素才终于又鼓起勇气,喃喃地询问。
“嗯?”闻听此言,彭和尚微微一愣。扫了后者一眼,低声吩咐,“你把话说清楚些,切莫说一半儿留一半儿。麻烦在哪?莫非倪相会上了别人的当么?”
“杜相,杜相,您倒是说句话啊。杜相……”
“是!”罗文素先是微微一愣,随即俯身下去,大声回应。
“杜某告辞!”杜遵道又恨又怕,咬着牙拱手。然后转过身,与罗文素、崔德等人一道,灰溜溜离去。
你不是想借少主母子的势跟老夫争么?那老夫就成全你,给你创造更多的机会。看没老夫的手谕,你能否动得了颍州红巾的一兵一卒?
一连串命令连珠箭般发布下来,根本没跟任何人商量,也没给任何人商量的机会。待杜遵道和罗文素等人终于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太对劲儿的时候,众将领已经纷纷从刘福通手里接了令箭和*图*书,转身下去厉兵秣马。
“这……”徐寿辉依旧有些迟疑,但看看倪文俊的脸色,又悄悄地将心中的疑虑收了回去。左倪右彭,已经联手瓜分干净了朝中全部力量。他这个皇帝如果敢做出什么拖后腿的举动,恐怕用不了太久,椅子上就要换个人来做。所以,在第三股力量崛起之前,他还是继续糊涂着好。
接下来半个月里发生的事实,也正如杜遵道所料。接到信后,徐寿辉第一个跳起来,大骂刘福通卑鄙。不知道从哪找来一个孤儿冒出韩山童的后裔,挟天子以令诸侯。发誓要立刻带兵杀入汴梁,看看那个假冒的韩林儿,到底是谁的杂种?
倪文俊与彭和尚,则是徐寿辉的左膀右臂。只是如今彭和尚被元军隔离在池州一带,无暇再顾及天完王朝的内部运作。而倪文俊,据说已经慢慢将徐寿辉给架空了起来,军政大事,皆凭其一言而决。
“杜相,咱们不能就这么忍了。再忍下去,老贼肯定要得寸进尺,少主也会对我等彻底失望!”
“末将不敢苟同陈兄弟的意思!”然而没等彭和尚想清楚到底该何去何从,门口却又闪进赵普胜那魁梧的身躯,冲着他肃立拱手,“丞相三思,此事绝对含糊不得!且不说那朱重八未必会如陈兄弟想得那般目光短浅,即便他果真应了刘福通之邀请,也与当年的《高邮之约》无任何相悖之处。而我军如果贸然引兵江北,恐怕与淮扬方面会立刻反目成仇!”
“要不然,末将带着水师去北岸兜几圈儿,给朱重八那厮提了醒?”正郁闷间,却又听见陈友谅低声提议。
“前年末将奉命出使扬州,去年又曾经多次押运粮草去那边交割。所以对那边的事情,也算多少有个了解!”赵普胜咧了下嘴,苦笑着补充。“丞相莫非以为朱总管不想与张士诚和朱重八两人兵戎相见,非不想,而是不能也!他当年实力孱弱之时,借着芝麻李的支持,在高邮与群雄立约。第一条便是,‘鞑虏未退,豪杰不得互相攻杀。’那张士诚和朱m.hetushu.com重八虽然有负于他,却懂得约束部众,爱惜百姓。所以他自己就被《高邮之约》束缚住了手脚,根本无法出尔反尔!”
他与彭和尚并肩作战多年,虽然最近联系少了,但彼此之间,却一直肝胆相照。无论外界如何传言,彭和尚从没怀疑过他准备谋朝篡位。而他,也从不相信彭和尚准备在外边回自立门户,将来会给天完帝国反戈一击。
他是个干脆利落性格,当天下了朝,就立刻修书一封,派人乘坐快船,冒死送到了彭和尚手中。而彭和尚在此之前,早就给颍州方面回了信。非但拒绝了“刘福通”的观礼邀请,还苦口婆心地回信劝告道:“彭某乃天完朝丞相,只知当前紧要之事,是趁着脱脱身死,重振红巾声威。而不是关起门来自相倾轧!”
“麻烦当然不在倪相那边!”陈友谅躬了下身,以极低的声音回应,“倪相目光长远,有他在,咱们天完朝应该没人会接刘福通的茬儿。但那边,却恐怕有些为难了?”
杜遵道刚才说得每一句话,他们两个都懂。但这些办法,要么属于剜肉补疮,要么是远水难解近渴。没有一招能立刻挽回局面的,甚至连给刘福通造成实质性威胁的都没有。
“这笔账,早晚得跟他算个清楚!让教中兄弟,认清老贼的丑陋面孔!”
赵君用和彭大,都担任过红巾军的大都督之职。然而他们两个,在去年兵败之后,却成了寄人篱下的丧家之犬。麾下兵马,迟迟得不到重新补充。曾经的地盘,也都被芝麻李在临终之前,以红巾军副帅的身份,转赠给了朱重九,从此再也与他们无关。
“刘某出征在外期间,少主那边,还请杜相多多看顾一二!”刘福通冲着杜遵道笑了笑,声音里隐隐带着几分快意。
“杜相,你下个令吧。纵使粉身碎骨,我等也认了!”
“这……”彭和尚和陈友谅二人恍然大悟,也陪着他苦笑不止。
“嘶——!”不知道猜没猜出来陈友谅的真实企图,彭和尚继续倒吸冷气。从军略角度上讲,这是一个不http://www•hetushu•com错的选择。既然朱重八受了刘福通的拉拢,背叛了淮扬。淮安军就不可能再替朱重八出头。而自己正好可以打到安庆去,将其扼杀在羽翼未丰之时。一则报了朱重九去年雪中送炭之恩,二来,也能将天完帝国的领土重新连接成一整片。
“陛下不理睬便是!他们颍州红巾再这么折腾下去,早晚有一天会自己把自己折腾垮掉。到那时,微臣刚好挥师北上,替韩山童清理门户!”天完帝国的左丞相倪文俊,却远比徐寿辉冷静,笑了笑,将给自己的信也拿了出来,当着徐寿辉的面儿,扯了个粉身碎骨。
此番所受打击颇为沉重,直到返回了他的左丞相府,关闭了大门,四下里都布置了心腹卫士。众人心里才终于找到了一丝安全感,咬牙切齿,破口大骂,“天杀的老贼,居然背叛教义,辜负教主当年知遇扶持之恩。我等跟他不共戴天!”
“是!”崔德和李武两个齐齐拱手领命,但是目光里头,却写满了狐疑。
“这点,陛下无须过于担心。以彭相的见识气度,断不会被刘福通的这点儿小伎俩所骗!”倪文俊想了想,很是自信地替同僚保证。
“左相……”崔德、李武等兵头们,也隐隐感觉出一些不对劲的地方,皱着眉头,以目互视。
“罗参政,这几天你就和老夫一道,替少主修书给其他红巾豪杰。请他们派人来观宋王登位之礼!”知道大伙对自己有些失望,杜遵道深深吸了一口气,冷笑着补充,“这是右丞相交代下来的大事,咱们必须做好。无论是赵君用、彭大,还是倪文俊、彭和尚、张士诚和朱重八那边,都要发到。莫让人家觉得,少主怠慢了英雄!”
“什么?”彭和尚被说得满头雾水,眉头紧锁。陈友谅也是大吃一惊,两只眼睛在眼眶里咕噜咕噜乱转。
这才是后者的真正目的,并非平白无故地替淮扬那边抱打不平。而是想借着此机会,狠狠敲打一下跟自己只有一江相隔的朱重八。当然,能趁机在北岸夺下几座城池就更好了。他就有了更多的机会大展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