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三十一章 余波(下)

“早些安歇,这和后继有没有人什么关系?”几乎出于本能,朱重九满头雾水地反问。随即,便意识到了,苏明哲是在委婉地提醒自己,抓紧时间去造人。待自己有了儿子之后,当初在淮安定下的传位次序,自然就失去了效力。而哪怕自己身遭不测,淮安众文武也有了一个稳定的效忠对象,不至于内部自相残杀。
“主公上次领军北上,定下了淮安军的传位次序。当时只是权宜之计,微臣心里头明白。但主公想过没有,万一当初徐达起了坏心思,或者他手下的人想拥其上位,主公会落个什么下场?”
“徐达已经免了他的职,用快船把他给主公送回来了。因为不知道主公要如何处置他,所以从昨晚到现在,微臣一直命人将他关在了大总管府的禁闭室里。”见朱重九又开始顾左右而言他,苏明哲非常不高兴地回应。“微臣以为,他的事情……”
再这样下去,说不定一出门,苏明哲就会自己去抹了脖子。朱重九心里不忍,叹了口气,上前再度将对方扶起,“行了,行了,你给我点儿时间,让我再想想!别动不动就跟别人学什么死谏,你死了,我把背后交给谁去?!”
“主公不会叫微臣去死。主公若叫微臣去死,微臣绝不犹豫!”苏明哲却仿佛魔症了般,继续认认真真地回应。
说着话,他又落下泪来。推开朱重九的手,缓缓跪倒:“如果杀了微臣,能让主http://www.hetushu.com公心肠变得硬起来,微臣宁愿自行领死!”
“嗯!”朱重九想了想,不置可否。自己所做的事情,的确有很多地方,与本时空的其他人都不太合拍。但那都是已经被另外一个时空历史所证明了的有效经验,怎么可能因为不合拍就轻易放弃?
原本在红巾军中,根本没有禁闭这一处罚。是朱重九自己觉得动不动就将人拉出去打屁股实在有失雅观,所以才参考了另外一个时空的记忆,增加了这个选择。但是设置之后,才发现这办法威慑力大得惊人。很多低级将领犯了错误之后,宁愿被痛快的打一顿,也不愿意被关在小黑屋里无所事事。
“我知道!”朱重九轻轻点头。对方说得完全是实话,根本毋庸置疑。没了自己在背后做依仗,苏明哲分分钟就会被别人踩在脚底下。而没有了苏明哲在自己身后挡各种明枪暗箭,干各种脏活,自己也不会顺利取得今天的成就。
“主公家事,臣不敢置喙太多。但臣闻扬州女子多贤良美貌,主公不妨派人多多留意一些!想那禄长史,也不忍见主公成亲数年,膝下尤虚!”见他不肯接自己的茬,苏先生还以为他顾忌逯鲁曾等人的反应,想了想,继续低声劝谏。
论及个人信誉,他倒是向来有一诺千金之名。所以苏先生也不敢再逼得太狠,点点头,低声道:“微臣从没怀疑过主公。即便怀疑http://m.hetushu.com过,也是刚刚起事那几个月,随后,就把性命交到了主公手里。微臣读书不灵,本事也稀松。但微臣唯一比别人强的,就是永远对主公忠心耿耿。”
想到对方这些年来在自己身后的默默付出,他也有些动了感情。红着眼睛笑了笑,继续说道,“我不想跟朱重八开战,是怕被别人捡了便宜。倒也不是一味的心软。高邮之约眼瞅着就过去两年了,朱重八自己也说,三年之内,他的兵马见了淮安军会主动退避三舍。咱们多等三年又怕什么,难道他还能比咱们跑得还快?”
“所以臣斗胆奉劝主公,不要整天忙于公务,每天早些安歇,让您的事业后继有人!”苏明哲后退半步,正色补充。
“嘶——!”朱重九被气得双手挠头,再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多年来苦心积虑,就是怕自己哪天走了另一个时空中朱元璋的老路,把徐达、胡大海、苏明哲、吴良谋这些并肩作战的老兄弟们,一刀一刀杀个干净。谁料苏明哲这老混蛋根本不领情,反而巴不得他早日杀伐果断起来,早日做个暴君!
“主公恕罪!”苏明哲今天是铁了心要跟他论个是非曲直,红着眼睛说道:“主公之仁德,天下皆知。但凡事都得有个度,过于仁德,就是愚蠢。就像,就像那个宋襄公!臣等跟着主公,所求的是封妻荫子,名标青史。却不是最后跟主公一道被朱重八给杀了,落hetushu.com个鸡飞蛋打一场空!”
“那,那个倒不必!”听自己如果再不阻止的话,苏先生保不准就准备去强抢民女了。朱重九赶紧出言打断,“你的意思我明白。我心里也自有分寸。咱们今天不说这事儿。对了,俞通海呢,他回来没有?”
……
四周围,传来一阵喧闹的喝彩声。所有充当狱卒的卫兵,都挤在俞通海的禁闭室中,把后者像个大英雄般围在中间,争着抢着献殷勤。
“滚你的蛋吧!”朱重九抬起脚,将苏明哲给踹了个跟头。然后又快步追过去,将此人扶起来,皱着眉头数落,“我说,老苏,你这么就这么不争气呢?我叫你去死,你就去死。敢情你这条命就是大风刮来的?”
“俞哥,俞哥,酒,你小点儿喝几口,大总管最近正在气头上,估计没时间来处罚你!”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在这个时代,男人三十岁就可以自称老夫。像朱重九二十出头却依旧没孩子,已经足以让许多人急得去求神拜佛。所以拼着得罪正禄氏家族,苏先生也要催着自家主公再娶上十个八个,将继承人问题早点儿解决掉。
“主公,主公……”苏明哲挡了一下没挡住,跟在后边,低声叫嚷,“不过是开了一炮的事情,又没把朱重八当场轰死。主公,微臣以为,俞通海当时的处置没什么不妥。要是让朱重八的船队混入战场,谁知道他安得什么心!”
不过这个谏言,他采纳起来实在hetushu.com有些难度。一则在他眼里,禄双儿尚未完全成年,真的怀了孩子,以目前的医疗水准,弄不好就是一尸两命的结果。二来,受另一个世界朱大鹏的影响,他对做种马也没太大兴趣。所以尽管禄双儿以当家大妇的身份一在表示,那八个陪嫁,都已经是他的妻妾。但他却始终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更甭提将八个女人全都拉过来轮番侍寝。
“徐达不是那种人,但他手下,却未必个个都靠得住。黄袍加身之前,赵匡胤未必想过欺负别人家的孤儿寡母!”苏先生也摇了摇头,声音一点点加重。“当初的事情,微臣就不多说了。如今主公已经回来小半年了,为何不把当初的安排收回?此番南下,又是徐达做主帅,莫非您正愁他没有机会自立么?”
“俞哥威武!”
“徐达不是那种人!”朱重九心中一凛,用力摇头。权力带来的快意,胜过任何欲望。他已经尝到了其中滋味,知道自己未必抵抗得住其中诱惑。所以,对别人,慢慢变得也没有太多信心。
“俞哥厉害。当初就该直接用开花弹轰朱重八的座舰。看他小子敢不敢再乱占便宜!!”
“那倒不至于!他终归是在邯郸学步!”苏明哲对淮安军的未来抱着极大的信心,立刻摇着头回应。旋即,他就发现自己又被朱重九避重就轻带歪了思路,皱了皱眉头,无可奈何地道,“三年之后,主公别忘了今天的话就好!”
不过俞通海显然是个例和图书外,隔着老远,朱重九就能听见他的嚷嚷声,“我跟你们说啊,老子当初那几炮,打得那个叫过瘾啊。要不是船上的炮长胆子小,故意瞄偏了角度,绝对当场将朱重八的船给干翻掉……”
“处罚就处罚,我豁出去了!反正大总管不会砍我的脑袋,顶多把我一撸到底。那样也好,下次再跟朱重八遇上,老子就偷偷打他的黑枪!”俞通海听得心中得意,接过酒葫芦长吸了一大口,红着脸叫嚷。
“我知道,我会酌情考虑!”朱重九的脚步越来越快,转眼就将苏明哲遥遥地抛在了身后。转过侧跨院,出了内院的门儿。见后者没有追过来,他才长长地吐了口气。然后冲着当值的近卫团长路礼摆了摆手,缓缓朝禁闭室走去。
“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忘。你想想,我答应大伙的事情,什么时候改过口?”朱重九心中偷偷松了口气,笑着反问。
“主公做得很多事情,微臣都不懂!”苏明哲年纪的确有点大了,话匣子一打开就轻易收不住,“所以微臣很少给主公出主意,就怕耽误了主公的大事。但是今天,微臣却想劝主公一句,凡事不能太过于标新立异。”
“他的事情很重要,你把他给我叫来,算了,我现在去收拾他!”朱重九猛地一推桌案,准备逃之夭夭。
“这……”朱重九被问得无言以对。他派胡大海和徐达联袂南下,看中的是二人的本领。心里头却从没想过,如果徐达被黄袍加身会出现什么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