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三十八章 监军

帘外雨潺潺,有数对黄鹂在芭蕉的叶子下浅鸣低唱。
……
“夫君?外边还有人呢?”禄双儿羞得浑身发红,闭着眼睛低声提醒。
他原本就不是一个喜欢乾纲独断的人,在最初搭建淮扬大总管府架构时,也尽力赋予了各部门独当一面的权力。再加上如今淮扬系正处于上升期,各级官吏将心思放在正事上多,放在扯皮上少。所以必须他本人亲自来处理的事情就变得少之又少。即便长时间领兵在外,也不会耽搁整个体系的运转。
八局一院,外加总参谋处各级核心官吏,也纷纷开口,大声对朱重九的昨天的决定表示支持。每个人眼睛中,都流露出心照不宣的神色。
“无规矩不成方圆,主公撤他的职,也是应该。至于出任护航队提督,则是对他当机立断的奖赏。主公处理得极为恰当!”逯鲁曾也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大声回应。
“俞通海和路礼的分工不同!”一片礼赞声中,朱重九声音逐渐提高,“俞通海乃是水师万户之子,熟悉海战,所以负责这http://www.hetushu•com支护航队的所有军务,无论大小。但路礼去了那边,却是要看着他,监督他不要再触犯军律。今后,打不打得嬴,归俞通海负责。打与不打,他必须与路礼取得一致后,方能决定!”
学局主事禄鲲站起身,有条不紊地回应,“秋试的题目已经在拟,府学今年会有一百五十四人结业,已经被其他各局预订,待本学期结束,就可以录用。淮安、高邮、扬州等地的小学,也都在各县城重设。徐州、睢州和宿州等地受洪水破坏较大,人丁稀薄。所以暂时只能在府城开设。此外,集贤馆那边,本月又有二十七名才俊前来应募,学局和内卫处准备联合对他们的能力和人品进行考察后,推荐给大总管府其他各局量才录用。”
“蒙元淮西宣慰使,水师都元帅康茂才请求投降。但徐达认为他开的条件太高,双方正在继续谈判。估计三日之内,就会有最终结果。”
监军之策,古已有之。但从史册留下的记录中,监军往往都和*图*书没起到什么好作用。如唐代的边令诚、宋代的童贯等,个个都是毁灭了一支自家精锐的罪魁祸首。
“今天有什么要紧事情么?各局之间有没有纠缠不清的官司?”快步走到自己的书案后坐稳,他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询问。
八局一院的主事凡是留在扬州的,都早已经到齐了,正在交头接耳的商量一些需要彼此配合的公务运作。看到朱重九这个大总管姗姗来迟,却没一个人起身指责其“耽误政事”,反而会心地相视而笑,仿佛自家主公终于迷途知返了一般。
几个高级参军站起来,继续异口同声地给出答案。
“啊?哈哈哈,哈哈哈……”朱重九这才想起来,自己和妻子眼下都在床上,彼此不着寸缕,忍不住又是一阵哈哈大笑。笑罢之后,看着妻子已经渐渐丰满起来的身体。心中突然发热,轻轻将其放下,随即来了个乌龙翻身……
待夫妻二人再度醒来,却已经是日上三竿了。禄双儿脸薄,匆忙伺候朱重九洗了把脸,就将他推出了卧房门外www.hetushu•com,然后自己开始收拾战场。朱重九却是神清气爽,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然后信步赶去了自己日常处理公务的地方。
通过两年多实践检验,淮安大总管府的核心队伍中,每个人都清晰地意识到了,商贸对整个淮扬体系的重要性。而远洋贸易,恰恰又是整个商贸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如果不尽快补上这一短板,淮扬商号的尽两成产品销售和粮食输入,就要把持于沈家之手。而沈万三家族的野心却远不止在商贸方面,据军情处查探,眼下在南洋数座盛产香料的巨岛,都已经都被沈家直接变成了私人领地,外界船队根本没有靠近的资格。
“臣等毫无异议!”
“嗯,很好!”朱重九闻听,只能轻轻点头。
“双儿,我的好双儿,你太伟大了!”仿佛夜行的旅者看到了一道晨光,朱重九猛地打了个激灵,然后大笑着将禄双儿平举了起来。“我没跟他们说,我从没跟他们说清楚。他们当然按照自己的习惯乱猜。我有办法了,至少可以试试的办法!我…m•hetushu•com…”
故而接连点了好几个人,他也没找到自己的发挥空间。只好尴尬地咳嗽了几下,低声说道:“俞通海擅自向友军开炮,我已经下令撤了他的职,转去胶州港组建护航队。路礼和他的手下明知道俞通海有罪在身,却于其被关禁闭期间为其提供酒水,也被我一并踢了出去!诸君对此,有什么意见?”
朱重九闻听,顿时又是一阵气结。屏住呼吸数了一百个数,然后又笑着询问,“江南的军情如何,徐达和胡大海他们打到什么地方了?”
“主公莫非要让路礼做监军么?”逯鲁曾被吓了一跳,第一个做出了反应。
朱重九一看到大伙这般模样,就觉得倍受打击。人家古代臣子都讥笑“从此君王不早朝”,唯独自己麾下这群奇葩,却偏偏恨不得自己每天赖在女人肚皮上!况且按照另外一个时空标准,自己现在顶多读到大学三年。有谁听说过,大学三年级的男生和一大堆高二女生开后宫养孩子的荒唐事情?
“主公处置得当,兵局上下无不叹服!”兵局主事徐达出征在外和*图*书,新任副主事冯国用站起身,大声回应。
“没有,大总管敬请放心,政事如常!”仿佛预先排练过许多遍般,众文武异口同声地回应。其中年纪较大者,如苏先生、黄老歪等,还偷偷地挤眉弄眼。仿佛在说,“你尽管去造小人儿,外边的事情有我们帮你看着!”
“算是监军,但与监军略有不同!”朱重九想了想,笑着点头。“第一,我不会用太监。第二,监军本身,也必须精通军务。第三……”
所以组建自己的贸易船队,并通过武力侵袭其他商家的航线,早就成了淮安大总管府上下一致的共识。只是大伙前一段时间都忙着,谁也没顾得上将其提出来而已。
“学局那边呢,今年的秋试安排的如何了?各级学校的开办进展怎么样?”朱重九又吸了一口气,继续刨根究底。
“主公赏罚分明,臣等叹服!”
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着重强调,“路礼这次是个特例,今后凡是出任监军者,都要去讲武堂做专门训练。我亲自担任训导官,科目、教材的编写,都由我看过了之后,才能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