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四十章 糊涂案(下)

“在和州附近出了事情,怎么可能与朱重八没关系?”
……
“一定是朱重八的人干的!”黄老歪在旁边立刻跳了起来,大声咆哮。“那厮窥探咱们的造炮秘法很久了!上次派人来偷被抓到,就找借口搪塞了过去。这次,又是贼心不死!”
“主公速速做决断!”
“是朱重八,一定是朱重八!”周围的几个大匠和工部官吏,也纷纷站起来,义愤填膺。
正百思不得其解间,却看见近卫旅长徐洪三又匆匆忙忙跑了回来。隔着老远,给大伙敬了个礼,然后红着脸汇报,“启禀主公,虚惊一场。蔡主事回来了,刚刚和货船一道入了港。后面还跟着……”
带着满腹的困惑,他匆匆离开了江湾新城。坐着给自己特制的马车,以最快速度返回了大总管府。人刚进院子,就听见议事堂内,有一个爽利的女高音传了出来,“你这老汉忒地啰嗦,我跟你说多少遍了。我不是自己看上了他,而是给我家妹妹前来提亲。只要你们大总管替他点个头,从今之后,江南所有水路,我保你们淮安人横着走!”
而朱重九自己,在命人给军情和内卫二处下达了召集令之后,则再度陷入了沉思状态。怎么琢磨,他都觉得此事疑点颇多。他所认识的朱元璋不可能如此鲁莽,至少,在和州军没有实力和淮安军硬撼,或者蒙古人没再度打过来之前,朱元璋不可能主动给淮扬这边发起战m•hetushu•com争的借口。
但是工局主事黄老歪,反应却与徐洪三大不相同。他这边的事情原本就多,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好不容易培养出来一个可以依仗的臂膀,却稀里糊涂就被人截了去。这让他如何能够隐忍?所以没等徐洪三的背影去远,就转到朱重九的正面,大声进谏:“主公,微臣,微臣斗胆,请主公不要再纵容朱重八。就算他是您失散多年的亲兄弟,您以前对他种种,也已经足够了。今天他敢劫持工局主事,明天,谁敢保证他不把主意打到您本人的头上?!”
“他事事儿都跟主公较劲儿,地面上儿怎么可能还有野生的水贼?”
黄老歪和焦玉等人见状,心里这才觉得舒畅了些。至少他们可以确定,自家主公不会像以前那样对朱重八百般容让。
“是!”近卫连长崔胜敬了个礼,小跑着离开。
“是!”徐洪三举手敬了个礼,转身快步离开。作为朱重九最信任的侍卫长,他习惯性地不去质疑自家主公的任何决定。
“谁?在哪?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朱重九大吃一惊,瞪圆了双眼,连珠炮般追问。
“回来!”朱重九把眼睛一瞪,大声呵斥,“原因还没查清楚呢,你卖什么乖?老实给我蹲在这里,哪也不准去!”
一众大匠和工局官吏们,再度纷纷开口。苦劝朱重九早动刀兵,彻底铲除朱重九这个不要脸的后患www.hetushu•com
“工局副主事蔡亮,第一届科考第五名,今年年初刚升任的工部副主事。”徐洪三想都不想,如数家珍地汇报。“他三天前于当涂那边跟本地大户购买了一船铁锭,应该怕百工坊急着用,就没等水师护航,直接搭了货船回来。谁料船刚过了和州就被水贼给劫持了。据逃回来的伙计们说,水贼是半夜偷偷摸上的船,个个都蒙着面,只抢了蔡主事和货物,没杀人!”
“兵局已经制定了紧急应对方案,准备将第五军团调回来,与毛总管一道兵临乌江,逼着和州军交人。水师的舰队也紧急集结,只要大总管一声令下,就将和州军的所有港口全部堵死,掐断朱重八狗贼与江南之间的联系!”见朱重九皱着眉头迟迟不做决断,徐洪三将声音稍稍提高了一些,主动提醒。
“啊?”黄老歪等人听得面面相觑,原本替蔡亮求情的心思,全都被徐洪三的话给冲了个干干净净。
“就是!”大匠院主事焦玉原本与黄老歪不太和睦,今天却难得给后者帮了一回腔,“蔡主事虽然是个读书人,却难得是个肯低下头来做事的。铸炮和水力镗床的机密,他早就掌握得清清楚楚。万一他在朱重八那边熬不住刑,把这些秘密交出去。将来和州军必然成为我淮安的心腹大患!”
“人安全回来就好,其他都可以慢慢弄清楚!”在一片好奇目光当中,朱重九镇定m•hetushu•com自若地拍板。“各位继续做事,我先回去一趟,改天再来。”
“小崔,你去军情处和内卫处传令,让陈基和张松两位主事,带着各自的得力下属,到议事堂等我!”见到众人垂头丧气模样,朱重九少不得又主动亮出自己的下一步安排。“这么大一艘船突然就消失了,不可能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军情处和内卫处联手去查,我就不信,有人能把船藏到水底下去!”
“这小王八蛋,我看是给点颜色就皮痒了!”黄老歪闻听,脸立刻红得像棵鸡冠子花儿。露胳膊挽袖子,就准备冲出去给自己的下属以教训。“主公且莫生气,我现在就把他给您拎过来。该打军棍还是罚他的俸禄,工局上下绝不给他求情。”
老婆,娘家人,还是一堆?这怎么可能?为了对外保密,这两年,工局、火器坊和大匠院内,连只耗子都被内卫和军情两处联手查了个底掉?谁曾听说过,小吏蔡亮在和州附近还有一个未婚妻?!并且这名未婚妻十有七八还是出身于绿林,娘家亲戚个个使得一手好船?
“主公,您赶紧出兵,把蔡主事给抢回来。朱重八那臭不要脸的,肯定什么招数都敢使!”
“大伙各干各的事情,与不与和州军开战,我自会考虑!”朱重九被吵得头大如斗,摆了摆手,沉声回应。“线膛炮不仅仅是拉几道膛线那么简单,即便抓了蔡主事去,他也不可能在一两个月内就造http://m.hetushu.com出跟咱们这边一样的大炮来。如果有了确凿证据,我这次肯定不会跟他善罢甘休。可如果没有确凿证据,我淮安军也不能落下个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口实!”
朱重九闻听,心中也是非常怀疑。他对朱元璋的敬重完全来自史料,而按照另外一个时空民间的传统说法,古来成大事者一概都是心黑手狠脸皮厚。朱元璋既然能做皇帝,自然能看出火器的重要性。然后是偷是抢,就属于小节范畴了,只要他能取得最后胜利,就不必受任何谴责。
整个淮扬大总管府上下,除了朱重九和刘伯温两人之外,几乎就找不到第三个对和州军有好印象的。一时间,什么“忘恩负义、卑鄙无耻、阴险狡诈”之类的形容词,都毫不客气地往上端。
“这……臣等遵命!”黄老歪等人虽然不甘心,却没勇气跟自家主公硬顶,一个个耷拉下脑袋,低声称是。
自打前年底饮马长江之后,淮安水师就对横行在江面上的水寇进行了一次又一次针对性打击。此后一年之内,被捣毁的贼寇巢穴逾百,被击毙或俘虏的强盗总数过万。到了如今,江面上大一点的匪帮要么被犁庭扫穴,要么远远地逃到了武昌以西的上游。少数漏网的小鱼小虾,也是见了淮扬的旗号就远远地遁走。究竟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主动来捋水师的虎须?
“先别急,小心是有人栽赃嫁祸!”朱重九心里猛地打了个突,果断摆手http://m•hetushu.com。“你赶紧派人去传令给兵局和水师,让大伙稍安勿躁。朱重八为人如何姑且不论,但他绝不是一个傻子。会于这种时候,一而再,再而三地主动挑起事端!”
事实上,他心中此刻的惊诧,丝毫不比大伙少。被人掠走了一天一夜,随后带了一大堆娘子军回来,这工部副主事蔡亮,魅力可不是一般的高。可偏偏据他的印象,此人分明是个肉滚滚的小胖子。非但模样普通,而且木讷寡言,怎么看,也看不出有被女人劫去做夫婿的潜质来。
说罢,他又迅速将目光转向徐洪三,“后面还跟着什么?他一共失踪了多长时间,期间去了哪里?”
并且和州总管府目前的大部分政令,也都与淮扬泾渭分明。扬州这边越是提倡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和州那边就越是宣扬秩序伦常。这边越是限制宗族势力,取消对读书人和传统缙绅的种种优待,那边就越对士大夫们礼敬有加。弄得朱重九有时候忍不住都会偷偷地猜疑,朱重八是不是在故意跟自己唱反调。就逼着自己主动对其下手,以便在道义上获取上风。
“他,他……”徐洪三四下看了看,脸上露出了几分哭笑不得的表情,“他身后还跟着一群娘子军,说是他的没过门老婆和娘家人儿。失踪这一天一夜,他都跟那些女人在一起。苏长史已经会同内卫处的张主事,把他和那些女人分开招待了。特地又派人过来请主公也赶回大总管府去,共同商量如何处理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