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四十三章 铸钱

“扬州古时属吴,主公可选钱文为,吴元通宝!”
所以今天难得有机会能当着朱重九的面表现,张松自然要尽展所长。三言两语,就道出了自己一方的优势所在。并且每一句,都落在朱重九最熟悉的范围,令后者的目光里头,不知不觉间就露出了几分欣赏。
“主公自认是宋王臣子乎?还是欲成为天下豪杰的笑柄?!”逯鲁曾劈手从黄老歪手里抢过拐杖,杵在自己胳膊下,一边喘息,一边继续大声咆哮,“造钱,造钱,咱们造得再好,也是龙凤通宝,也借了汴梁那边的势。早晚有被人家找上门来的那一天!”
况且同样是钱,老百姓之在乎其成色和份量,根本不会在乎其上面印的是谁的钱文。就像如今淮扬市面上,有大元朝的元贞通宝,大宋朝的绍兴通宝,甚至连徐寿辉的天完通宝也在交易中使用。民间对于各种不同成色的铜钱,自有一整套约定俗成的兑换规矩。谁也不会傻到人为,一文就是一文,无论其真正价值。
早在当初努力统一淮扬自己的度量衡时,朱重九就曾经答应过黄老歪和焦玉,有机会要自己铸钱。今年战事不多,他刚好能腾出精力来把此事推行下去。一则可以堵住杜遵道借铸币敛财的机会,二来,也能加快新度量衡在民间的认可速度。
然而逯鲁曾接下来的话,却令他所有不服都烟消云散。“主公做事向来光明正大,为何这次却非得行此阴暗手段?不就是想让杜遵道的钱没地方花么?主公现在就造咱们淮扬自己的钱便是。只要赶在龙凤通宝颁行之前,直接用起来。那杜遵道的所有图谋,自然就落在了空处。岂不好过等别人的新钱出来,再去兵行险招?”
“说罢!”朱重九点点头,笑着鼓励。尽量不受逯鲁曾那满脸的怒气干扰。对于用人,他有自己的一套观点。所以尽管张松品行上未必符合这个时代的士大夫标准,但是只要后者hetushu.com肯努力,他依旧愿意给与其足够的施展空间。
“夫子?”朱重九被吓了一跳,回过头看着气喘吁吁跑过来的逯鲁曾,眼神里露出了几分困惑。“张主事到底怎么得罪你了?让你生这么大的气?”
唯恐听众不明白自己的意思,他故意顿了顿,然后放缓了语气解释,“铜再硬,也硬不过钢。钱文再繁,也繁不过我淮扬所制板甲上的花样。而昔日铸钱,将铜化水,最是费功夫,也是除了人为动手脚之外损失最大的一道工序。我淮扬若是铸钱,就能直接刻了模子,在铜铅板子上锻压,根本不需要化汁,边角料也可以收集起来重新铸板子。只要模具不坏,咱们这边锻造出来的钱,就一定比汴梁那边均匀,一定比那边好看。在老百姓眼里,咱们淮扬钱就是真的,他汴梁钱就是假的。杜遵道造的钱花不掉,就赚不到。赚不到,就没钱养兵,没本钱去跟刘福通起内讧!”
“臣附议,请主公自定钱文!”
“精钢的成本,微臣不清楚,所以需要请黄主事和焦大匠两个帮忙!”张松非常懂得把握分寸,如实回应,“但据微臣所知,我淮扬百工坊内,精钢也分为许多等级。造钱不比打造铠甲,钢料质地不需要那么坚硬。选其中成本较小的一种来造就是。虽然最初时可能会折些本儿,但只要民间能够流通开来,从长远计,却依旧对我淮扬有百利而无一害!”
回头看了看满脸困惑的逯鲁曾和苏先生等人,他又笑着补充,“铜钱之上,再铸一种银币。就叫华夏银元,仿照波斯人那种方式,正反两面各放一个图案。具体是什么,你们几个一起商量着来。重量么,现在市面上铜银比价是多少?”
“你说的是货币的信用价值!”朱重九凭着另外一个时空的记忆,迅速总结出一个精辟的答案。“不错,的确有百利而无一害。本总管准了。此外……http://m•hetushu.com
只要淮扬所铸的新钱成色好,份量足,又能敞开量供应,绝对能将市面上任何铜钱打得溃不成军。哪怕是韩林儿和徐寿辉两个下令,禁止淮钱在其境内流通。老百姓也会因为其信用价值,偷偷地在交易中使用。根本不会在乎官府的一纸空文!
你一句,我一句,七嘴八舌。到最后,明面上听起来是帮朱重九出主意选择合适钱文,实际上,已经在鼓动他尽快建立国号了。
“嗯,你也通晓锻造之术?”朱重九的眉头又跳了跳,带着几分惊喜追问。
正所谓上兵伐谋,既然知道杜遵道的打算了,就该提前出手,令其计划胎死腹中。哪有明知对方计划,还等着其出招再拆招的道理?聪明人根本不用仔细琢磨,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此计落了下乘。
按照淮扬百工坊的内部标准,一枚足色的开元通宝,重量不过是三克出头。如果大总管府颁行五克重的铜钱,势必导致面值过大,民间不便找零问题。而用价值较低的钢来铸小钱,则可以有效弥补这一缺陷。并且以淮扬目前的炼钢工艺,钢钱的质地也同样横扫市面上的私人铸造小铁钱,让后者永远失去效用。
“何必那么麻烦,干脆叫淮扬,干脆就叫华夏通宝算了。”朱重九被吵得一个头两个大,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乾纲独断。钱必须铸,但无论如何,他都得遏制住众人蠢蠢欲动的心思。立国之事急不得。朱大鹏历史学得再差,总还记得“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这句话。他没必要现在就去戴上那顶招灾惹祸的吴王帽子!
自打前年将张明鉴作为见面礼,送给了淮安军。他在淮扬大总管府内承担的,就一直是些见不得光的任务。虽然涉嫌谋反的大案没少破,也抓了成百上千各地派来的细作,功勋赫赫。但在大伙和他自己眼里,却始终都是宁城、来俊臣之类酷吏角色。一旦失去用途,就会落www.hetushu.com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嗯!那用精钢铸钱的话,会不会赔本?”朱重九略一琢磨,就明白了张松的真实意思。点点头,微笑着咨询。
“自宋以来,民间私钱亦屡禁不绝!”见众人都被自己喷得无言以对,逯鲁曾老怀大畅。又用铜拐杖在地上顿了顿,继续说道:“主公不想现在就与小明王交恶,随便选一钱文铸在我淮扬钱上面便是。主公图的是平抑物价,统一我淮扬当年市面上混乱的币值。老臣不信,外人还能说出什么来!”
“大人勿怪,晚辈的确才疏学浅!”怕气坏了此人,被禄双儿惦记上,内务处主事张松不敢还嘴。心里头,却是一百二十个不服气。主公连给宋王的晋卫大典都拒绝参加了,又怎么会在乎造一造汴梁那边的假钱?即便明着造,杜遵道对付刘福通都费力气,哪有胆子主动找上门来?
能在淮扬大总管府核心站稳脚跟者,全都足够聪明。当即,便有人带头附和道:“老大人所言甚是,我等先前所谋,的确有失短浅。”
“老大人说得对,咱们淮扬铸钱,何必用他人年号?!”
“造假钱!”饶是做过多年黑心小吏,苏先生也被张松的大胆想法惊得目瞪口呆。造假钱,那在历朝历代可都是千刀万剐的罪名。更何况假钱祸害的直接对象就是普通百姓,一旦被发现,就足以让始作俑者身败名裂。
“大概两千一百个钱,换一两足色银子。不过市面上的钱按照咱们的标准,两克多一点儿。两千一百个钱,顶多四大斤。并且成色也差,铜四钱六,甚至铜三钱七,铜二铁八都很多!”张松像早有准备般,非常精确地给出答案。
唯独张松,出身于旧式科举,又每天忙于公事,却还有心思抽出时间来学习新事物,光是这份干劲,就值得大为嘉奖。当即,朱重九便准备下一道命令,对张松委以重任。谁料话还没等说出口,耳畔却忽然传来逯鲁曾愤hetushu.com怒的呵斥声,“无耻小贼,休要蛊惑主公!只要老夫活着一日,你就甭想得逞!”
这就是典型的拿外边的人当瞎子了,然而比起先前张松所献之策,却依旧光明正大了许多。更关键的一点是,钱文自选,则表明了淮扬已经彻底独立于任何红巾体系之外。与事实上的改元建国,已经只差了最后一层窗户纸。
……
顿了顿,他又抬起右手食指,恶狠狠戳向张松的鼻子,“古人有云,上有所好,下必有所效!似这类佞臣,最擅长的就是揣摩圣意。主公今天专注于百工之学,他也会一门心思从这上面寻找出头之机。哪天主公喜欢杀人越货了,他就会立刻拔出刀子来去割别人脑袋。总归是一条狐假虎威的好狗,眼睛里头怎么可能会看得到半点长远?”
“微臣不才,愿为主公承担此铸钱之事!”察觉到自家主公的态度变化,内务处主事张松心中暗喜,脸上的表情却愈发地谦卑。
“那就照着二百个钱换一块银元的比值来造,银元的重量你们自己折算。就像你先前说的,咱们可以多少吃点亏,关键把华夏钱的信用先建立起来!”朱重九又用力挥了下手,豪情万丈。
“你还好意思说疏失?你但凡不是一门心思急着投主公所好,岂能看不出伪造龙凤钱的隐患来?!”逯鲁曾将眼睛一瞪,继续大声咆哮。
“微臣,微臣遵命!”内务处主事张松又惊又喜,赶紧哆哆嗦嗦地上前施礼。“微臣,微臣还有一言,请主公容微臣细说!”
“是造真钱!”而张松一句话,就彻底表明了贪官与污吏二者之间境界上的差距。“都是铜钱,用料差,重量轻者才是假钱,用料足,份量重者则为真。即便都化成了铜疙瘩,也是后者更受待见!”
“臣请在铜钱之下,加铸精钢小钱!”机会难得,张松毫不犹豫地抓住,“故宋之时,朝廷每年铸钱数十万贯,但民间依旧劣质铁钱横行。缘由便是铜钱面值和图书太大,交易不便。而铁钱却能以十当一。”
正所谓能当贪官也需要天分,在对金钱的认识上,张松的确比在座其他人深刻许多。非常含蓄地就点明了,朱重九先前命令中的缺陷之处,并且给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完善方案。
朱重九闻听,心中人愈发觉得此人机灵。连续数年,尽管他一直在努力提高工匠的收入和地位,尽管百工坊所制造的火器令淮安军所向披靡,在这个时代的大多数官员和读书人眼中,工业技术依旧属于杂学,永远不能与古圣先贤们的语录相提并论。也没几个士大夫愿意静下心来,认真揣摩给淮扬带来巨大变化的那些初级工业技术背后所包含的人类文化精髓。
“吴元通宝,不如吴兴通宝。喻示我淮扬之政今后大兴于世!”
“老大人,晚辈先前所献之策纵有疏失之处,却是出于一番公心。可真的当不起老大人如此苛责!”内卫处主事张松被骂得灰头土脸,接连后退了好几步,才脱离了禄老进士的口水波及范围。拱了拱手,满脸委屈地辩解。
“微臣不敢说通晓,只是肩负防贼重任,自然要明白贼人最惦记的是什么!”张松又躬了一下身,非常小心地回应。
“按照大唐开元通宝的成色造,每枚一钱……”稍作犹豫,朱重九又迅速改变了想法,“每枚五克,外圆内方。十枚通宝刚刚算作五十克,二百枚大通宝刚好一大斤。张主事,你去大匠院找焦玉,然后再叫上工局副主事黄正,一起把钱模弄出来。字找宋克写,他的字看起来大气。”
后半句话,隐隐已经带上了责备之意。因为在他看来,张松刚才的话根本没有任何错误。工业化生产,哪怕是最初级的水动力工业化生产,其可控精度和效率,也远非手工作业所能相比。就凭着这一优势,哪怕淮扬在造钱的过程中与汴梁方面损耗相等,单位成本也会远远低于对手。只要将钱币敞开量投放于市面儿,最后肯定立于不败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