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四十五章 经济(下)

“上板子!”大匠焦玉一声断喝,带头抬起一张铜板,整整齐齐地盖在了凹槽之上。两名普通工匠迅速转动手柄,将铜板牢牢固定。随即,焦玉用身体挡着朱重九向后退开,同时猛地一挥手。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一连串哨子声回应。紧跟着,脚下的地面忽然微微一颤,巨大的金属撞击声,如海浪一般砸了过来,砸进在场每个人的耳鼓。
陈基掌管军情处,张松负责内务处,二人的在平素议事时,说出来的话份量都不算大。但二人手中的权力,却大得有些吓人。特别是涉及到淮安军的核心机密时,凡是被军情、内务两处联手盯上者,过后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黄老歪见此,也不多浪费口水。轻轻笑了笑,带着大伙继续朝制钱作坊走,“大伙注意了,再往里头看到的东西,就只能烂在心里,谁都不能向外说。包括自己的家人,也尽量不要提起。否则,陈、张两位主事,少不得要登门求教!”
“成本如何?”朱重九经常在百工坊内跟各种合金打交道,一眼看上去,就察觉到板子的含铜量应该远超过了六成。
大伙听了,再度抿嘴而笑。相处越久,他们越是清楚,自家主公有多仁厚。而朱重九却深受另一个时空灵魂的影响,以和手下人平等相处为荣耀。所以大伙在潜移默化中,言谈举止一个个就变得越来越无拘无束,待人接物也越来越自信。
众人随着他的手势,目光再度落在第一座锻床旁边的铜板子上。果然发现,铜板子的颜色黄中带赤,如过不预先心里有所准备,很容易就将其误认为纯金所造。
注1:机器造币的工序,远比本文所述复杂。但为了读者看书时不至于烦躁,特地只选了其中冲饼和印花两道工序而省略了其他。
“黄主事说笑了。”好不容易才多少挽回了一点儿自己的形象,张松可不愿意给黄老歪当刀www.hetushu.com子用,趁着黄老歪没继续借题发挥之前,赶紧插了几句,“正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这里边的东西,除了你们工局和大匠院的人,剩下还有谁能看得懂啊?!顶多是瞧个热闹而已,想泄密都没够不上资格!”
“轰!”负责第一座锻床的匠师放开机关,巨大的锻锤带着风声迅速下落。将铜板砸得火星四射。
“成功了!”张松一个箭步窜过去,顾不得铜钱的烫手,抄起几枚,捧在掌心处,一边用嘴吹气,一边大声喊道:“恭喜主公,贺喜主公,我淮扬通宝,必风行天下!”(注1)
“滚,明知道主公不可能杀你!”苏先生一瞪眼睛,将黄老歪后半句话给直接憋了回去。
“哈哈哈……”众人被他的俏皮话,逗得莞尔。平素积累于心中的鄙夷感,也瞬间又降低了不少。
“这是焦大匠,上个月跟主公一道弄出来的新式锻床。原本用来给胸甲上面压花儿,为了压制铜钱,特地又改进了一回。焦大匠和我可是都花了不少功夫!”带着几分得意,黄老歪指着第二座锻床继续炫耀。
“倒车!”大匠焦玉当仁不让,扯开嗓子继续大喝。负责操作锻床的工匠迅速拉动朱重九先前拉过的手柄,随着另外一阵刺耳的“咣当咣当”声,锻锤再度被缓缓提起。将已经成型的钱饼全都露了出来。
“那不可能!只要主公在这儿!”黄老歪最服气的人,除了朱重九之外,就是苏明哲。举起胳膊,赌咒发誓,“我可以立军令状,如果……”
“总有人试图混到这里来,窥探咱们淮安军的秘密,却不知道,真正的秘密,在大江上就能看见!只不过,他们全都是睁眼瞎子而已!”黄老歪心胸一点也不宽阔,用先前大伙在议事厅看他一样的眼光看着大伙,慢条斯理的继续补充。
“微臣和焦大匠商量过,最后一道工序,不会放在这儿。和_图_书免得工匠们分心!”将处理好的铜钱递给朱重九,他又迅速抓起第二枚,一边加工,一边快速补充,“像这种收尾的活,新来的学徒也能干得。并且即便不处理也没啥关系。铜钱拿到市面上用一段时间,自然就将边缘给磨光滑了!”
“是!”黄老歪高声回应。从胸口的挂绳处抄起一枚哨子,奋力吹了几声,“嘟嘟,嘟嘟……”
“倒车!”黄老歪用与焦玉同样的口气,大声命令。站在他身侧的一名匠师飞快地拉动另外一根包着蓝布的手柄,“咣当当”,随着另外一长串撞击,金属柱子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回上方。
朱重九对先前的撞击和摩擦声音早已见怪不怪。笑着点点头,走向第一座锻床旁边的一个包着红布的手柄,先慢慢晃了晃,然后猛地向下一拉。
“你先别忙着邀功!”苏先生听得不耐烦,笑着打断。“要是一会造不出让大伙满意的铜钱来,看你如何收场!”
只是他这一观点,根本得不到多少认同。几乎绝大部分被朱重九强行拉来的参观者,都被耸立于江面上的那些密密麻麻的水车所震撼,直接把他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微臣想过,但是没必要!”黄老歪低着头,一边继续打磨剩下的铜钱,一边大声回答,“什么活都让机器干了,学徒们就都熬不出性子来了。不瞒的总管,微臣当学徒时,可是给师父抡了三年大锤呢。微臣那三个儿子,当年跟着微臣,也是终日大锤抡个没完。现在的学徒进了作坊,出大力气的活都被机器干了,只剩下搬搬抬抬,这样下去,很难学到真东西!”
“这只是毛钱,还差最后一道工序!”仿佛猜到了朱重九最关心什么,黄老歪快速蹲下身,抓起一枚滚烫的铜钱。然后又从贴身口袋中掏出一把小钢锉,对着放铜钱的托盘,三下两下,就将其外围轮廓上的瑕疵处理干净。
“主公,请开机!”黄老歪放下角旗,吐出哨www.hetushu.com子,走到朱重九面前,恭恭敬敬地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朱重九笑呵呵地还了个自创的军礼,然后大声吩咐,“不必客气。你们该干什么接着干什么?就当我们没来过。”
“卸饼、上新板!”焦玉的声音继续传来,每一声都充满了自豪与自信。工匠们手脚麻利地转动机关,将冲钱饼的母槽与里边的光板钱柄一同抬下。然后又换上新的一块母槽,固定好新的铜板,再度进行下一轮冲击。
“大总管,黄主事、张主事!”见到朱重九到来,工匠们立刻停下了手中的伙计,主动举手行礼。
“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就等大总管前来轧第一刀!”两个匠师俱是从淮安工坊初建时,就跟在朱重九身后干活的老人儿。笑呵呵退开半步,露出身后的机器。
“里边请,大伙继续里边请,留神脚下。江边湿气重,台阶有点儿滑!”张松一招得手,干脆再接再厉。干脆主动替换掉黄老歪的向导角色,带着大伙继续往制钱作坊深处前行。
“那就开始!”朱重九用力挥了下手,瞬间从淮扬大总管角色,变成了一个放在另外一个时空二十一世纪都合格的操作班长。
不多时,众人就进入了作坊内部。放眼望去,只见到一个空空荡荡的大厅,两名匠师带着十来个普通工匠,正围在两座四轮马车大小的铁疙瘩旁比比划划。而两座铁疙瘩旁边,则整整齐齐摆着一叠半丈见方的铅铜板,每一张表面都磨得非常光洁,可以清楚地照见人的影子。
虽然名为锻机,但两座机器的模样,却与最初在徐州拿来锻造铠甲的机器,有着天上地下的差别。每一座通体皆为精钢打造,表面和棱角处皆用砂石细细打磨过,温润如玉。第一座上头照例悬着一个巨大的生铁锻锤,第二座却连锻锤都没有,代之的是十数根小儿手臂粗精钢棍子,从锻床的顶端垂下来,笔直地深入下面各自的套管当中。就像猛兽和*图*书嘴巴里的一对对牙齿。
待所有钱饼都安装到位,黄老歪也迅速拉动了第二座机床上的红色手柄。十几根柱子带着令人头皮发麻的嘈杂声缓缓下落,缓缓钉在钱饼之上。“咯吱,咯吱,咯吱”,令人牙酸的摩擦声陡然开始发闷,紧跟着,锻床猛地哆嗦了一下,“咚!”十根金属柱子全部停了下来。
“咣当当!”又是一连串刺耳的撞击声,紧跟着,巨大的锻锤高高的抬起,露出下面数排浑圆型的凹槽。一个个黑中透蓝,隐隐带着幽光。
“收钱!”又是黄老歪一声令下。有两名工匠一左一右,同时扯动模具下的机关。“叮叮当当”,数枚金黄色的铜钱顺着第二座锻床下方的漏斗掉了出来,在特制的金属托盘中来回滚动。
那绝不是什么美妙的感觉,几个身体稍微差一些的文职,顿时就觉得头疼欲裂,五腑六脏一起从肚子内往外涌。而黄老歪和焦玉两个,却如同听了仙乐一般,双双变得精神百倍。各自从锻床旁抄起一面彩旗,走到窗口处,用力挥舞,同时,嘴里的哨子继续响个不停,“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还是收一下尾吧,精益求精!”朱重九将黄老歪加工过的铜钱和最初自己从张松手里抢过来的对比了一下,笑着吩咐。“你和焦大匠还可以考虑一下,用机器来磨,估计比人工更快。”
“有劳黄主事提醒了,这个,我等自然是知晓!”众官吏心中打了个突,非常不高兴地回应。
“嗯!”朱重九笑着点头。“既然你们已经有了把握,干脆现在就轧一批钱来看看。黄主事,外边的其他部件都准备好了么?”
“主公慧眼如炬!”张松立刻挑起大拇指,满脸佩服地夸赞,“铜大体上占到了六成半,锡一成半,剩下的是软铅。微臣和焦大匠,黄主事三个估算过,虽然这样铜钱的造价会高一些。但比起先化铜水再浇铸,依旧要省出许多!”
真正和*图*书的秘密,不在于炮管,也不在于火枪。那些东西只要能弄到样品,让工匠零敲碎打,一点点也能拼凑出来。在他眼里,淮安军,乃至整个淮扬大总管府,最大的机密,就是屹立在江水中的一架架水车,还有被大伙精心琢磨出来,由水车推动的那些各式各样的巧妙机械。那才是整个淮扬百工坊的灵魂,乃至整个淮扬的灵魂。
“准备好了!”黄老歪微微躬了下身,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肃穆,“只待主公一声令下。”
厂房外,继续有巨大金属的撞击声穿了进来,中间还夹杂着令人牙酸无比的摩擦。脚下的地面摇晃越来越剧烈,整个房子也开始摇摇晃晃。然而,随着哨子频率的降低,撞击声渐渐变少,摩擦声也一点点变得均匀,脚下的地面不再继续摇晃,而是以春夜细雨般的恒定节奏,稳稳地颤抖。
“拿来我看看!”见到铜钱一次性试制成功,朱重九心里也非常高兴。从张松手里抢过来一枚,对着窗口射进来的日光仔细把玩。只见该钱通体呈赤黄色,光泽诱人。正反两面的钱文清晰柔润,浑然天成。只是钱的外围边缘处依稀残存着些细小的金属毛刺,用手指摸上去,多少有点儿粗糙。
“只要主公在这儿,应该不会出任何问题!”论起邀功领赏的本事,张松远比黄老歪专业。趁着大伙笑声未落,抢先开始介绍,“卑职和黄主事、焦大匠三个,在最初造样钱时,其实已经试出了一些门道。锻床的力道绝对够,问题最可能出在板子上。为了让钱更有卖相,焦大匠和黄主事还特地带人重新调整了许多次铜、锡、铅的配比。现在这种,压制起来时最不容易开裂,压出来的新钱光泽也最诱人!”
已经卸下的母槽,与里边的钱饼一道,被抬至第二座锻床旁。黄老歪指挥其余匠师和工匠翻转母槽,将里边的光板钱饼倒在操作台上。然后用铁镊子夹起来,一个挨一个塞进第二座锻床的钢柱子下方正对的模具里。